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三十二章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寬恕  
   
第三十二章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寬恕

"哼!忘恩負義之徒!以為自己是誰?俠級都沒有,裝什麼清高!留下來也就一個送死的貨,誰稀罕!"看著黑著臉漸漸遠去的尾巴,云兒憤怒的叫罵了起來.

"夠了!"公主輕輕的呵斥了云兒一聲,"他接的不是護衛任務!"

聽了公主的話,云兒漲了臉,她也知道尾巴的離開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是所有人當中最無辜的一個——他只是一個打雜的——然而,她還是止不住的憤怒.

"他只是拿到了打雜的錢,打雜的事他也做得很好,我們最不該指責的就是他,由他去吧.咱們的當務之急是想一下,怎麼將公主完好無損的送離這里."苦澀的笑了笑,聶月打斷了欲又止的云兒.

"不止是我,還有他們!"聽了聶月的話,公主認真的指了指身後的幾個沉重的馬車.

苦澀的望了望固執的公主,聶月無奈的點了點頭…

離開車隊之後,尾巴便一路向西走了過去,他決定找個客棧先住下來,等到風聲過後再趕路前往青丘.

然而想法是好的,現世卻是殘酷的…

嘴角抽搐了下,望著不遠處的一隊帝國士兵,尾巴苦澀的笑了.

"殺!"簡單而直接的命令自領頭的軍衛口中傳了出來,一群俠級妖狐士兵面無表的將尾巴圍在了中間.

這一隊俠級士兵並不是尾巴的顧忌所在,他真正顧忌的是那沒有出手的軍衛,"這位軍衛大人是什麼意思?難道草民有什麼地方觸犯了帝國的法律嗎?"一面賣力的躲閃著士兵們的攻擊,尾巴一面焦急的問道,他並不是要得到什麼回答,他只是想拖延一下時間,想一下對策.

聽了尾巴的問話,軍衛戲謔的裂開了嘴角,"孩子家不在家好好呆著,偏要往外面跑,兵荒馬亂的,要恨就恨這個世道吧!"著,軍衛強大的氣息瞬間壓向了尾巴瘦弱的身軀.

(妖級?)感受著軍衛的氣息,尾巴先是愕然的呆了一下,然後開懷的笑了.一直以來,他都以為只要是軍衛都應該是靈級以上的存在,所以他一直很是顧忌眼前的軍衛.他不知道的是,他所遇上的兩個軍衛其實都是軍隊里的異數,一個是專門負責叛逆追捕的高級軍官,一個則是假扮身份的大將軍.

在萬妖世界,無論什麼族群,軍隊里等級的劃分都與實力息息相關.俠級一般為軍士即普通士兵,妖級為軍衛領一百軍士,靈級則為軍都領三軍衛千軍士,丹級則為將軍領三軍都萬軍士.絕大部分妖族的職位與其修為都是相對應的,但也不是沒有什麼異數的,至少,尾巴就見到過兩個…

看著眼前軍衛自信的笑容,尾巴突然覺得諷刺無比——有些人到死都還以為自己才是勝利者.

軍衛猙獰的笑著,手中的長槍猛的刺向了尾巴的胸口,這一槍去勢極快,而且角度刁鑽,在他看來尾巴是萬萬躲不過這一槍的,所以他根本沒有准備下一招.他邪惡的笑著,仿佛惡作劇一般的捏死了一只螞蟻一樣!他的腦海里已經出現了少年妖狐鮮血迸發的場景,他似乎已經看到了少年妖族生命的流逝!

抱著這樣的心態,當他看見槍頭上所刺之人時,一股強烈的不信湧上了心頭!

槍頭刺穿的,分明是他的一個部下!

移相——十階妖技,欺騙對手的眼睛,將自己指定的目標在對手眼中的影像,與自己在對手眼中的影像調換,使得對手判斷錯誤,攻向錯誤的目標!這是叔叔傳給他的唯一一個幻術.

移相其實只是一個低級幻術,很容易識破,因為轉移的影像的動作和位置與實際的況都是有著明顯的沖突的.這次軍衛之所以沒有識破,其實是尾巴設計的結果,當軍衛散發出妖級靈壓的時候,他就和那個被誤殺的軍士扭打在了一起,然後不知不覺的引導著那名軍士和自己一起側向的在軍衛的面前打斗了起來,而這時,四周的軍士剛好圍成了一個圈——尾巴和那名被誤殺的軍士在軍衛的視線內形成了對稱!也就是,無論尾巴的影像出現在哪邊擺著什麼攻擊姿勢,對于軍衛來都是合乎理的!

得意的一笑,尾巴左手一把抓住了長槍,戲謔的道,"殺錯了人哦!"完,在軍衛還未反映過來之前,手中雷光閃動了起來.

"啊~"強大的電流順著長槍湧入了軍衛的體內,尖銳的慘叫之聲瞬間傳遍了四野.

這——就是輕敵的下場.

這一切起來話長,其實從發生到結束也就是幾息的功夫而已——尾巴對于時機的把握已經精確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這可是打就養成的精打細算,仔細謹慎的習慣!

施展出五指雷霆之後,尾巴並未停止攻擊,對方可是妖級高手,必須謹慎對待,死透了才能收手!

這樣想著,尾巴的右手輕輕一揮,在如此的近距之下,三道冰箭射向了軍衛的面門!射出冰箭之後,尾巴並未停止攻擊,緊隨其後的是蓄力一擊,狠狠的一拳!

冰箭與拳頭幾乎同時到達軍衛的身體,只不過一個攻擊的是頭部,一個是丹田!

尾巴倒飛了出去!所有的攻擊都沒有落空,只是全部被反震了回來!

軍衛陰沉著臉,扔掉了手中的長槍(那杆長槍並不是妖兵,所以扔了也不可惜),擦了擦額頭上長長的傷口中流下的鮮血"好子,軍爺我倒是看你了!"

嘴上得輕松,但是軍衛的身體卻並不輕松,方才他大意之下遭到了尾巴的暗算,雖然全身而退了,但是卻已受了不輕的內傷,特別是最後的兩擊!為了擋住那致命的兩擊,軍衛在體內妖力被電得狂亂的況下強行的動用了妖級妖技——銅皮鐵骨,雖然勉強保住了性命,但是妖力狂亂之下,經脈已經有了錯亂的跡象!

在這個時候,他最需要的就是找個安靜的地方調息養傷.然而,一想到上面的死令,軍衛便心中一凜,放棄了就此撤退的打算.

有些時候,有些事,比死更可怕!

想到自己的家人,軍衛咬了咬牙,強忍著體內狂亂的妖力,猛地蹬了一下地面,沖向了尾巴,使得正是踏地速閃的妖級版本!

尾巴駭然的支起了妖力護盾,還沒來得及給自己加上石膚術便眼前一花倒飛了出去,幸好中途砸到了兩個無辜的軍士,這才避免了粉身碎骨的下場!但饒是如此,他還是止不住的噴出了一大口血,胸前的肋骨更是斷了三四根不止!

捂著胸口,踉蹌著站了起來之後,尾巴便連續施展三次踏地速閃——這一招可是跟蘇角學的呢!

聽著身後呼嘯之聲以及沙石濺射的聲響,尾巴駭然的同時也慶幸了一下,然後便義無反顧的發動了斗戰魂衣!

巨大的白狐影像宛若實體的披在了尾巴弱的身軀上,轉身便是一抓,猛攻而來的軍衛瞬間倒飛了出去,然而他身形還沒落地,巨大的白狐便一張口,噴出了一個巨大的氣彈!

氣彈飛出結結實實的打在了軍衛的身上,軍衛乍然落地,砸出了一個丈許的大坑!

這一招斗戰魂衣氣彈術尾巴可是研究了許久才學會的,可以是尾巴目前最強的妖術了!用斗戰魂衣施展妖技和尾巴自身施展妖技完全就是兩回事,尾巴自身施展妖技自然是輕而易舉,但是要想使用斗戰魂衣施展妖技卻是千難萬難,光是一個氣彈術,尾巴就琢磨了將近一年的時光!

滿意的看了看大坑內衣甲皆碎的軍衛,尾巴並沒有下殺手,無怨無仇的他可不願平白殺人——雖然對方是來殺他的!

收起了斗戰魂衣,尾巴粗粗的喘氣了氣,剛才的戰斗已經讓他有些透支了——畢竟,斗戰魂衣可是妖術來著!

勉強的調整了一下氣息,尾巴淡淡的掃視了一下四周畏懼不前的軍士們,回想起了已故的部族長老曾經過的話,不自禁的呢喃了起來,"狐族的黃昏麼…"

一股淡淡的哀傷襲上了心頭,良久,尾巴淡淡的但是堅定的道,"我不明白什麼大道理,我只知道,我絕不會平白無故的對著自己的同胞出手.凡是膽敢隨意殺戮自己同胞的族人,我都不會承認他狐族的身份!下次再見之時,我殺你們,便如同殺死侵略而來的狼族一般,不帶一絲的愧疚!"完,緩緩的走向了遠處…

這是他對那些敵人的宣,也是自己內心的告解.他知道,不久的將來,他會殺死很多很多同類——不管他願不願意!

"你——不——可——以——走——"身上的衣甲碎片深深的插進了血肉之中,軍衛渾然不知,他無力的仰著頭望著漸漸遠去的尾巴,張開了血流不止的嘴唇.

尾巴回過了頭來,不解的望向了軍衛.

"你們——還——愣著——干——什麼——不——殺——死他——咱們——的家——人——一個——都——活——不了!"憤怒的望了望四周畏畏縮縮的軍士們,軍衛斷斷續續的吼著.

聽了軍衛的話,尾巴恍然大悟的望了望四周的軍士們,然後帶著一絲憐憫,一絲酸楚以及一絲憤恨,離開了.

他幫不了這些可憐的帝國士兵們,他不可能將自己的性命白白的交出來.

上篇:第三十一章 行蹤暴露     下篇:第三十三章 搜查與藏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