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三十八章 贏家  
   
第三十八章 贏家

微微皺了皺眉頭,望著眼前的兩名軍衛,尾巴默默地計算起了時間——此刻,老板和草兒應該已經進入密道了吧.

"上次本大人一時大意,遭你暗算.今次,再讓本大人識見識你的虛影法相吧!"

就在尾巴思索著下一步怎麼做時,聶高已經忍不住悍然出手了.上次的事一直被他視作畢生的恥辱,他必須憑借自己的強橫實力挽回那破碎的自信——他要撕碎眼前的少年!

眼見著聶高出手,聶明眼神微微的閃爍了一下,也毫不猶豫的一拳打向了尾巴.雖然他也很想看聶高出丑,但卻不應該在這個時候.

呼嘯的風聲剛起,尾巴便乍然捏緊了拳頭,斗戰魂衣瞬間加身,狠狠的沖著兩名軍衛掃了一爪.

承受了斗戰魂衣一爪,兩名軍衛倒飛了出去,雙腳踏地,留下了四道深深的劃痕.然而,兩人卻都是毫發未傷!

在兩名軍衛強大力量的沖擊下,尾巴也倒飛了出去,倒飛出去的尾巴輕輕一笑,斗戰魂衣猛然間收了起來,然後踏地速閃與風行術同時加身,仿佛一道影子,一晃之下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看著殘留在黑暗之中的那道細的影子,兩名軍衛皆是大怒,當下大吼一聲,猛然發力,追了上去.其余的軍士更是不需命令,一窩蜂的追了過去.

回頭看向身後不遠處漸漸靠近的兩道身影,尾巴凝重不已——果然是妖級的高手,速度還真是快呢!

(可惜,斗戰魂衣不適合久戰!)

這樣想著,尾巴自嘲的笑了笑,若是斗戰魂衣適合久戰的話,他基本上可以算是靈級以下的無敵存在了…這也太逆天了…

咬了咬牙,尾巴再度發力向著義軍營地的方向狂奔了起來!現在,唯有進入義軍營地的范圍,他才能逃脫追捕.

"全力攔住他,他想進入叛軍領地!"神色陰冷的沖著聶明吼了一聲,聶高猛然間催動起了全身妖力,身形一閃之下便來到了尾巴的身後!妖級利爪術毫不猶豫的發動了起來,三道血光閃過,尾巴一聲慘哼,撲向了前方.

感受著背後火辣辣的疼痛,尾巴就勢一滾,躲開了聶明緊隨而至的攻擊,同時背後的傷口也因為沾滿了泥土而止住了潺潺流下的鮮血!

聽到背後一聲巨響之後,尾巴並未回頭,他只是陰沉著臉,連續施展了七次踏地速閃!在不施展斗戰魂衣的況下,他的妖力可是相當綿長的,足以支撐他越級久戰了.

"我倒要看看,你能支撐多久!"看著依舊拼命狂奔的尾巴,聶高快意的笑了,心中的屈辱終于得到了最完美的釋放,發泄!

"哼!兩個大人打我一個孩兒!你似乎還覺得挺光榮?"尾巴絲毫停頓也沒有,只是冷冷的笑了笑,嘲諷著道,"你若敢一個人追上來,爺我一巴掌拍死你!"

聽了尾巴的厥詞,聶高漲了臉,卻無力反駁!讓他一個人面對尾巴是決計不可能的!那強大的白狐虛影可是在他心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呢!

"現在逞口舌之利又有何用?先逃過我等的追捕再自鳴得意吧!"看著一旁漲了臉的聶高,聶明皺了皺眉,冷冷的著,拼盡了全力十幾個踏地速閃來到了尾巴的身側,狠狠的一腳踢了過去!

聶明的攻擊仿佛一陣狂風,尾巴咬了咬牙打開了妖力護盾,然而卻並沒有起到多大作用.下一刻,尾巴橫向飛了出去,直直的撞到了不遠處的大樹之上.

吐了一口血,尾巴強忍著疼痛飛快的爬了起來,然後再次拼命的狂奔了起來.

聶明一擊之後喘了喘氣,再次追了過去,但是速度卻明顯慢了一絲.顯然,方才的十幾個踏地速閃以及強力的攻擊很是消耗妖力!

(媽的!他是怪物麼?受了這麼重的傷還能跑這麼快?)

聶明陰沉著臉,心里震撼不已!

同樣震撼的可不止聶明,聶高此刻已經傻眼了,"媽的!這子的妖力怎麼仿佛沒有極限一般!"

聽著後面聶高的咒罵,尾巴苦澀的笑了.他哪里是沒有極限?他不過是極限遠大于常人罷了,他現在已經是檣櫓之末了!

"聶高兄,不聯手不行了!馬上就要進入叛軍領地了!"觀察著四周的景物,聶明陰沉著臉一邊追趕著尾巴,一邊對著一旁的聶高道.

聽了聶明的話,聶高點了點頭,"咱們一前一後,包圍他!"著緩緩的落後了幾丈,然後偶猛然幾個踏地速閃向著聶明沖了過來.

聶明眼神微閃,輕輕一躍,單腳踩在了飛速前行的聶高的拳頭上,施展了一個強力的踏地速閃!

聽到頭頂的風聲,尾巴大叫不妙,想要停下身形,然而——還是遲了!

聶明凌空一個回旋踢狠狠的印在了尾巴的胸前,清晰可聞的肋骨斷裂之聲乍然想起,尾巴仿佛斷了線的風箏一般,飛向了後方.

一臉死灰的抬起了頭,一身鎧甲的聶高陷入了眼簾.

尾巴劇烈的咳嗽著,時不時的有鮮血自口中流出,顯然,方才聶明的一擊已經傷及了他的內腑.

冷冷的看著跪在身前的弱男孩,聶高怨毒的笑了,然後狠狠的一腳踢在了尾巴弱的身軀上.已經身負重傷的尾巴根本無法抵擋,直接飛了出去,瘦弱的身軀仿佛枯死的樹葉一樣,無力的翻滾了幾周,頹然的落在了地上.

"跑啊!再跑啊!怎麼不跑了?"聶高戲謔的笑著,再次走向了伏在地上微微喘息的尾巴.

聶明看著幾乎病態的聶高,皺了皺眉頭,卻並未阻止.人已經抓到了,是死是活都無所謂.

"呵呵——呵呵呵!"勉強的支撐著無力的身軀,尾巴低低的笑了起來.

看著仍自歡笑的尾巴,聶高病態的憤怒了,他快步的走上了前,再次給予了那個弱的男孩狠狠一腳.

"笑!繼續笑啊!看我怎麼弄死你!"

猙獰的笑著,聶高快意無比.

"你很得意?"嘴角掛著鮮的血跡,尾巴蒼白的臉依舊微笑著.

聽了尾巴的話,聶高再次憤怒了,他要撕碎眼前的男孩!

"他在求死!所以激怒你!"皺了皺眉,聶明伸手攔住了聶高.

聽了聶明的話,聶高喘著粗氣,微微冷靜了下來,只是表卻依舊猙獰無比,"想死?哪這麼容易?我要將你的四肢一個一個的撕下來,然後將你掛在城樓之上,暴曬而死!"惡毒而又冷酷的話語,輕輕從聶高口中傳了出來,一向冷酷的聶明也不自禁的倒吸了口涼氣!

尾巴慘慘一笑,望著遠處一臉猙獰的聶高,失去了語.只是暗地里,尾巴卻在拼命的運轉著九轉玄功的療傷篇!

"帝國軍隊里,果然沒一個好東西!"輕輕吐了口嘴里的血沫,尾巴冷冷一笑道.

"那又如何?"聽了尾巴諷刺,聶明嘿嘿一笑,"好好的活著,才是王道!什麼正義,什麼邪惡,都是狗屎!"

"你真可憐…"望著自鳴得意的聶明,尾巴憐憫的開口了.

"可憐?"聶明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後故作輕松的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一個快死了的人,居然還有臉我可憐?聶高兄,是我耳朵壞了還是他腦子壞了?"

"哼!許是方才下手中了些,把他打得精神錯亂了."聶高冷冷一笑道.

"你們不懂憐憫,不知對錯,沒有夢想…"望著冷笑不已的兩個軍衛,尾巴輕輕的道,"最重要的是,你們身邊,有真心待你們的人嗎?抑或者你願意真心相待的人."

聽著尾巴的輕語,聶高和聶明沉默了下來,眼角不停的抽搐著.

是的,他們冷血,無,只聽上級命令,而且不論對錯!他們更沒有理想,他們只需要榮華富貴,金錢美女,他們的生活充滿了浮躁與奢華,沒有一點真實感.他們沒有朋友,所有人都是自己的利用對象,就算是請兄弟也是自己的敵人!那些口口聲聲愛他們的人,都是些唯利是圖的人!

"因為上級的一個命令,你們可以毫無心理負擔的殺死我這樣一個無辜的孩,正常人,能夠做到麼?"不理會兩名軍衛難堪的表,尾巴繼續娓娓的著,"一個像你們這樣的人,難道不可憐麼?""哼!危在旦夕的你,又有什麼資格我們可憐!?"聶高陰沉著臉著,緊緊地捏緊了拳頭.

"危在旦夕又如何?至少,我成功的引開了你們!"靜靜的著,尾巴戲謔的笑了,"在你們自鳴得意之時,我得伙伴,已經成功的逃脫了呢!一條性命換兩條性命,怎麼算似乎都是我賺了!"

"混蛋!"聽了尾巴的話,聶明和聶高的臉色頓時鐵青無比.在收到線報後,他們便盯緊了客棧的老板,他們之所以沒有動手,一則無法確定客棧老板的叛逆身份,二則他們希望通過調查,找到更多留在城內的叛逆眼線.現在,一切都毀了,真正的叛逆逃了,而且一逃就是兩個!

上篇:第三十七章 暴露     下篇:第三十九章 獲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