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四十一章 准備逃離  
   
第四十一章 准備逃離

三日的時光飛一般的度過了,在九轉玄功的強大作用下,尾巴的傷已經好了一半.

"公主殿下,難道就這麼將那些妖兵留在叛軍領地?"

蘇耀不甘的聲音自一邊傳了過來,驚醒了正在打坐養神的尾巴.尾巴並沒有睜開眼睛,每當他看到公主幽怨的眼神都會非常的內疚…

"咱們這幾個人能不能成功逃脫還是一回事呢,那些妖兵帶在身上只是累贅…"公主苦澀的笑了笑歎了口氣.

望了望依舊閉目的尾巴,蘇耀不滿的道,"累贅?帶上這個廢物就不是累贅了麼?還不如多帶幾件妖兵呢!"

"此事不需再提,本宮是不會丟下尾巴的!"聽了蘇耀的抱怨,公主淡淡的著,但是態度卻強硬無比.雖然和尾巴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公主對尾巴卻有種不出的親切——那是血脈深處的共振.雖然尾巴現在只有獸級一階的水准,而且還與叛軍糾纏不清,但是她就是無法拋下尾巴…

"公主殿下,請三思.這子和叛軍逆黨糾纏不清,帶上他實在是不智以極!"蘇耀陰沉著臉,冷冷的看了尾巴一眼.

"不錯!公主殿下,咱們也信不過這子!當初就是他蠱惑人心,將咱們的雇傭兵給驚走的!若不是這樣,兄弟們也不會死傷得如此慘重!"就在這時,周圍一直沉默著的士兵們也爆發了.

"三哥得對!不定他就是叛軍的細作呢!"

"不能帶上他!他的妖力等級才一階,根本就是個廢物!為了一個可疑的廢物犧牲忠心耿耿的將士們,公主殿下,您真忍心嗎?"

"不錯!帶上他還不如給兄弟們每人一件妖兵!將士們手握妖兵的話,成功逃離的幾率也大些!"見此形,蘇耀眼神微閃的著,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咬唇不語的公主.

"對!公主殿下!發放妖兵吧!這里的兄弟都曾和您一起出生入死,您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公主殿下!只要妖兵在手,在座的諸位每人都可以以一當十!"

"不錯!就算不是為了減少兄弟們的傷亡,公主殿下也該為自己考慮考慮啊!咱們這些殘兵敗將,沒有妖兵的話根本走不出這片土地!"

"這里也就二十二個人,每人一件也只需二十二件!那五十多車妖兵足有千把不止,公主殿下還在猶豫什麼?"

"咱們為公主殿下出生入死,不求衣錦還鄉,也不懼戰死沙場!但是這樣明明能夠減少傷亡卻顧前顧後的做法,實在令人寒心!更何況,公主殿下居然還執意要帶上那個廢物!以戰士們的血汗去換取一個可疑廢物的周全,屬下不敢苟同!"

聽著四周身上掛滿了傷痕的將士們的抱怨,公主咬了咬唇,低下了頭.她又何嘗不想減少將士們的傷亡,可是,她卻有著不出口的苦衷.望了望身邊仍自閉目的尾巴,公主苦澀的笑了.

見公主仍然猶豫不已,蘇耀冷冷一笑道,"公主還在猶豫什麼?難道在公主眼里,咱們這群浴血奮戰的戰士的性命,還抵不過一件妖兵?"

聽了蘇耀的話,所有的將士們齊刷刷的望向了公主!這——正是他們想要知道的.

"閉嘴!"就在這時,聶月龍行虎步的自地洞之外走了進來.

蘇耀眼角抽搐了一下,冷哼了一聲,將臉撇到了別處.

畏懼的望了聶月一眼,所有的將士們也都識趣的低下了頭.

"聶月將軍,外面的況怎麼樣?"見到聶月及時趕到,公主輕輕的松了口氣道.

"很糟!四周都是帝國軍隊!叛軍的人馬也到處都是!想要悄無聲息的離開很難!"聶月歎了口氣,沉重的道.

聽了聶月的話,那些低頭不語的戰士們再次交頭接耳了起來.

"將軍!發妖兵吧!"不知是誰輕輕的開口了.

"是啊!將軍!發妖兵吧!"

"這種形勢再不發妖兵,咱們都得死在這里!"

"將軍——!"所有的將士們都一臉期待的開口了!

"都給我閉嘴!"聶月大怒,"妖兵!妖兵!就算給你們妖兵又怎樣?你們以為憑你們二十幾個人就能夠殺出去?"

"可是!沒有妖兵的話,咱們更加殺不出去…"一個將士低低的嘟囔了一句,然後在聶月的怒目之下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誰告訴你的咱們要殺出去?"聶月恨鐵不成鋼的道,"你這個白癡!外面至少有上萬人在找咱們!殺出去?你還能再狂妄些麼?"

"不殺出去?"聽了聶月的話,戰士們都不解的撓了撓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硬來的話根本無法逃脫…"聶月歎了口氣,坐了下來,瞥了瞥仍自閉目打坐的尾巴.

"外面的況很緊急嗎?能不能等風頭過了咱們再悄悄離去?"公主皺了皺眉頭,輕輕的問道.

"唔…"沉吟了一會,聶月皺著眉頭道,"帝國方面與叛軍的戰爭一觸即發,而且他們似乎都已知道了我們的存在,咱們必須在此之前想辦法悄然離去.否則,無論誰勝誰負,咱們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聶月完,皺著眉頭望了望尾巴道,"只怕咱們不能帶上他了."

"!"

聶月話音剛落,公主便愕然的抬起了頭.而尾巴,則暗自的捏緊了拳頭.

看著一臉錯愕的公主,聶月苦澀的笑道,"公主殿下,帶上他的話可能反而會害了他.帝國方面和叛軍要找的人是我們,無論我們成功逃離還是被抓,帝國和叛軍都會就此收手!他只要躲在這里,等風頭過後再出去,根本不會有什麼危險!如果跟著我們的話…咱們根本無法保護他!"

聽了聶月的話,公主深深的皺起了眉頭,而尾巴則是輕輕的松開了拳頭.

"我們…什麼時候動身…"公主頹然的歎了口氣,聶月的話已經得很明白了,他們別無選擇.

"丑時!那時人的警覺性最差!咱們逃脫的幾率會大些!"望了望洞外微弱的陽光,聶月堅毅的捏緊了拳頭.

"那麼…大家早些休息吧,養足了精神以便晚上行動!"輕輕的點了點頭,公主捋了捋額前已經干枯的秀發,下達了命令.

下完命令之後,公主望著盤膝而坐的尾巴深深的歎了口氣.

看著一臉憔悴的公主,聶月亦是長長的歎了口氣.一國公主,竟然落得如此境地…

眼神微閃的望了望聶月,蘇耀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側臥著身子,嘴角微微的上揚了一個弧度.

……

轉眼,夜幕已悄悄降臨.尾巴一直沒有睜開眼睛,但是體內的氣機卻越來越強了起來.

這時,所有的戰士都已經醒了過來,並且緊張的檢查起了自己鎧甲以及兵刃.接下來的戰斗將會非常慘烈,任何一點細節上的疏忽都有可能導致——死亡!

"哼!還真是廢物呢!都休息了一天了還沒醒!"蘇耀望了望仍自閉目的尾巴,不屑的笑了笑.

"尾巴受傷頗重,多多休息又不是什麼壞事."聽了蘇耀的諷刺,公主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輕輕的替尾巴辯解著.

"公主殿下!恕我多嘴,咱們出發在即,是不是應該叫醒這個廢物了?"眼見著公主如此維護尾巴,蘇耀冷冷的笑了笑,話鋒一轉道.

"讓他在休息一會吧…"看了看尾巴瘦弱的身軀,公主輕輕的道.

"公主殿下!"聽了公主的話,蘇耀微微的提高了語調,"在下實在弄不明白,他只不過是個獸級一階的廢物,何德何能讓公主您如此維護!?"

聽了蘇耀的話,公主愣了一會神,沒有話.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忍不住維護尾巴.也許是為了上次尾巴揪出伏兵的恩,也許是為了他那神奇的修為境界,也許是為了他那認真的辦事態度,也許是為了他那真誠的性格,也許,只是為了那一雙妖力水晶一樣的眸子…

見公主沉默不語,蘇耀陰沉著臉也陷入了沉默,只是一雙眼睛時不時的掃向公主曼妙的身姿——充滿了不出的淫邪!

良久,尾巴終于鼓起了勇氣,睜開了雙眼.

"我們的決定,你應該已經聽到了吧."看也沒看尾巴一眼,聶月淡淡的開了口.

輕輕的點了點頭,尾巴抿了抿唇道,"你們心些…"他現在傷勢依舊很重,跟著公主只會拖累他們.

聽了尾巴的話,公主輕輕的點了點頭,"你也是!我們會留些食物和水給你,這幾日你就不要出去了,安心的在這里養傷."

"謝謝…"感激的望了望公主,尾巴羞愧的低下了頭.

"好好的活下去就是對我的最好謝禮."輕輕的著,公主優雅的站起了身來.

見公主站起了身,其余的戰士們也都神色肅穆的站起了身來.

"聶月將軍,咱們出發吧!"

輕輕的點了點頭,聶月將長劍插回了腰間.

上篇:第四十章 掙紮     下篇:第四十二章 狐族大亂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