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四十二章 狐族大亂之始  
   
第四十二章 狐族大亂之始

呆呆的坐在空無一人的地洞之中,尾巴出神的望著跳躍的火光.

公主等人已經離開了,現在他又成了孤身一人.回想起當初踏上旅途的那一日,仿佛已經是很遙遠的事了…

(他們應該能成功脫身的吧…)

煩惱的抓了抓自己雜亂的白發,尾巴頹然的歎了口氣.眼看著公主他們身陷囹圄,他卻無能無力…

深深的自責了一會,尾巴舒了口氣,再次盤膝坐了下來.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養傷,並且靜靜等待!

……

又是三日眨眼般飛過,尾巴的傷勢已經基本康複了,是該出去打探一下況了.

緩緩的站了起來,將公主留給自己的長劍綁在了背上,尾巴心的向著洞外探了探頭.

月色如洗,四周甯靜無比.

心的爬出了地洞,尾巴左右望了望,然後一閃之下消失在了無邊的夜色之中.

尾巴心的飛奔于無邊的叢林之中,四周除了蟲鳴便是斑駁的月光樹影.

半柱香的功夫過後,尾巴終于離開了叢林,來到了叛軍領地以北的一座鎮中.

靜靜的伏在一家酒樓的頂部,望著下方的萬家燈火,尾巴皺了皺眉頭.

(帝國的軍隊似乎已經撤退了,公主他們現在怎麼樣了呢?是逃了出去?還是不幸被捕?)

輕輕跳下酒樓樓頂,尾巴捏了捏腰間的鼓鼓的口袋,走了進去.打探消息的最佳去處,莫過于酒樓飯店了.

找了個人多的位置坐下來之後,尾巴便沖不遠處正在招呼客人的店二揮了揮手.

"客官,吃點什麼?"身穿青布短衫的店二一路跑了過來,笑呵呵的的道.

"來一道燒田鼠,幾樣菜,再上點酒."老練的點了幾樣菜,尾巴便自己給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口.再然後,便伸直了耳朵,聽起了四周食客們的觥籌笑.

然而,聽了一會之後,尾巴便撇了撇嘴,放棄了繼續聽下去的打算.

一點有價值的消息都沒有…

就在這時,店二已經為尾巴端來了一壺酒和一碟花生,"客官,您的菜稍後就到."

點了點頭,尾巴看了看店二,心中一動,"二,我聽這附近最近有很多官兵來著,怎麼現在卻半個也沒見著?"

"呵呵,客官是剛到本鎮的吧?"店二呵呵一笑道.

"正是,前些日子剛從朝陽鎮趕來的,聽人這邊官兵很多,局勢混亂.結果過來一看,完全不是那麼回事,所以很是納悶."尾巴打了個哈哈道.

"這就難怪了!客官有所不知,一日以前,這里都還是遍地官兵呢!然而昨天,不知什麼原因,所有的官兵都去了東面,所以現在這里一個官兵都沒有."二呵呵笑道.

"去了東面?"聽了二的話,尾巴疑惑不已.

(難道公主他們已經成功逃脫了叛軍的追捕?)

"二!"就在這時,遠處的一個客人拍了拍桌子喚了店二一聲.

"哎!來嘞!"店二大聲的應了一聲,然後跟尾巴打了聲招呼就跑著過去了.

尾巴本來還想問些什麼,但店二已走,他也就自顧自的喝起了悶酒.

"東面麼…"輕輕的呢喃著,尾巴陷入了沉思.

不管公主他們有未被抓,他都必須去一趟東面!若是公主他們被抓了,他得想辦法救出他們,若是他們沒有被抓,他就可以放心的趕往青丘了.

就著酒菜飽飽的吃了一頓之後,尾巴便星夜向著東面趕了過去.他還沒有確定帝國對于他的通緝是否已經取消,所以他必須心行事.

夜風拂過,清涼無比.

尾巴筆直的站在樹梢,望著遠處通明的火光,深深的皺起了眉頭.即便隔得如此遙遠,慘烈的殺伐之聲清晰可聞.

破障妖瞳乍然開啟,遠處五十多輛熟悉的馬車陷入了眼簾.

(妖兵!難道公主出事了?)

心的向著戰場移動著,尾巴終于看清了場中的形!"混亂"一詞第一時間跳出了尾巴的腦海——

——帝國軍與叛軍厮殺也就罷了,居然還有一些帝國軍在自相殘殺,而且還不止一兩處!顯然,那些帝國軍分屬于不同的集團!

就在尾巴焦急的尋找著公主的身影時,戰場的難免突然爆發出了一陣狂亂的氣流,尾巴當場便被這股颶風一樣的氣流給吹得橫飛了出去.

"蘇霸天!你敢與我曉明宮為敵!?是誰給你的膽子!是蘇放麼!?"一聲大喝傳遍了整個叢林,如雷霆之音.

"哼!什麼狗屁曉明宮!老子眼里只有清明宮!天下已經大亂,既已翻臉,就不要再妄圖以權位壓人!打贏了老子,妖兵歸你!"又一聲大吼傳來出來.然而,這一切並未結束!

在蘇霸天口出狂之後,一個冷漠的聲音傳了出來,雖然輕柔,但是卻讓人無法忽視,"你們兩個夯貨,居然敢無視本大人的存在!"

"東西,回去開啟了天賦神通再來這里亂吠!這里沒你的場子!"蘇霸天完之後,大地便猛得震動了起來.

尾巴駭然不已,他雖然沒有看到那些人大戰的形,但是光憑余波他便已經可以窺見一斑了.

"蘇霸天!你休要狂妄!"就在這時,那先前開口之人再次開口了,只是話之聲明顯有些中氣不足的樣子.

"蘇霸天!欺負一個靈級的娃很光榮?"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

"哈哈哈哈!看來你們並未將我短尾狐義軍放在眼里啊!居然當著本尊的面玩起了內訌!"老者話音剛落,一個淡淡的男聲傳了過來.

"內訌?不!不!聶耀陽,你這話可就錯了.本尊可是從來沒將這些人當成過自己人!內訌?可笑以極!"就在這時,一個儒雅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們這群混蛋!要造反麼?"就在這時,那曉明宮之人憤怒的開口了.

"正有此意!"那人話音剛落,其余之人竟異口同聲的了出來.

那曉明宮之人頓時像吃了只蒼蠅一樣,一句話都不出來了.而且他人,則是非常默契的大笑了起來.

"狐主陛下大限將至,膝下三子一女皆不成氣候,我青丘狐國理當易主!"大笑過後,先前的蒼老聲音緩緩的道,"爾等愚忠之輩,必將禍害狐族,老夫今日便要為民除害,鏟除你們這些帝國的毒瘤!"

"蘇越匹夫!我曉明宮一向帶你不薄,你竟敢以下犯上!你這個吃里爬外的東西!"那曉明宮之人大怒道.

"蘇秦!不要再騙自己了,你看不到二皇子和大皇子的人麼?"聽了那名曉明宮高手的話,先前那個儒雅的聲音再次開了口,諷刺的道.

"殷曉!蘇梅!你們天明宮和尚明宮是什麼意思!?難道兩位殿下要顛覆自家朝綱不成!"蘇秦惱怒的道.

"若是大皇子得登大位,這朝綱才能算是自家的朝綱!"一個聲音冷冷的道.

聽了那人的話,蘇秦氣得全身發抖,"蘇梅!二皇子也是這個意思?"

那蘇梅沒有話,但是沉默卻已經是最好的回答了.

尾巴聽著那些大人物的對話,整顆心涼了半截,這就是帝國的高層?

盡管早已知道帝國高層局勢混亂,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局勢居然混亂到這種地步!

——等等!清明宮!?

就在這時,尾巴的腦海里浮現出了一段模模糊糊的話語,那段話的主人,正是清明宮的——蘇耀!

如果,清明宮也有造反的意圖的話,那公主——

想到這里,尾巴整顆心都提了起來.

迅速的掠過戰場,尾巴隨手抓了幾個士兵,逼問起了公主等人的消息.

……

叛軍領地叢林的某處營地,一個鋼制的籠子中,公主與云兒面色蒼白的摟在一起.籠子外,聶月雙手帶著鐐銬,光著上身懸掛在一個鐵架上,兩根粗大的鋼鎖死死的扣著他背後的琵琶骨.鮮血,潺潺的流著…

四周,十幾個手執各式兵刃的靈級衛士肅穆而立.

"你這個卑鄙人!"聶月憤恨的望著不遠處沖著公主淫笑著的蘇耀,發出了微弱的咒罵之聲.

"抽他十鞭."邪惡的目光在公主曼妙的身姿上掃了幾下,蘇耀淡淡的下達了命令.

"蘇耀!住手!我求你了!"看著不遠處鮮血淋漓的聶月,公主流著淚哀求了起來.

"公主!不要求他!就算是死,屬下也無怨無悔!"看著公主蒼白的臉龐,聶月大吼了起來.

"你給我閉嘴!"陰沉著臉看了聶月一眼,蘇耀轉而換成了一張輕浮的笑了,用食指挑了挑公主淚跡斑斑的下巴,緩緩的道,"公主殿下,求人可不是這樣求的哦,您是不是應該先給點我認為能夠滿足于我的誠意?"

"你——你還想要什麼?妖兵的位置聶月將軍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嗎?"公主淒慘的縮回了脖子,冷冷的道.

上篇:第四十一章 准備逃離     下篇:第四十三章 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