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四十四章 逆轉形勢  
   
第四十四章 逆轉形勢

那名留守的侍衛駭然轉身,可是,已經遲了!當他面向尾巴時,蘇耀已經在一陣骨骼碎裂之聲中飛向了遠處,激起了一地的塵埃!

"放肆!"靈級侍衛大怒不已,手中長槍猛的一揮,一道赤的彎月形波紋便飛快的擊向了尚未回過神來的尾巴.

"妖俠!"感受著猛烈的妖力波動,尾巴猛然將背上長劍拔了出來,橫在了身前.

赤波紋剛一接觸長劍,長劍便應聲斷成了數截,尾巴則是被震得倒飛出了數丈之遠!

"尾巴!快走!他是靈級妖俠!你根本沒有任何勝算!"望著背對著自己喘著粗氣的尾巴,公主擔心的叫喊了起來.

"走?你以為他還走得了嗎?"吐出幾顆斷裂的牙齒,蘇耀一臉怨毒的自塵埃中爬了起來.

(怎麼可能!?)

駭然的瞥了左臉紫黑的蘇耀,尾巴的額頭冒出了點點細汗.他方才的一擊可是相當于俠級四階的存在的全力一擊呢!那個蘇耀居然一點事也沒有?

"公子,您沒事吧?"眼見著自家的少主安然的站了起來,那名侍衛微微的松了口氣,但仍就是一臉關切的道.他不能不關切,少主若是有什麼損傷,他的責任可是相當的大的.

"哼!"黑著臉,摸了摸原本英俊無比現在卻青黑腫的臉,蘇耀沒有話,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對著尾巴道,"狗東西!本公子正要去找你呢,想不到你就自動送上門來了!"

見少主臉色難看,侍衛識趣的閉上了嘴.而此刻的公主,整張俏臉已經沒有了一絲血色.蘇耀,靈級?

"尾巴!你快走,你救不了我們的!快走!"公主竭斯底里的叫喊著.

聽著公主的叫喊,尾巴並沒有任何表示,只是靜靜的站在哪里,瘦弱的身軀卻散發著一股不屈的力量!

望了望那名妖俠侍衛,又望了望疑是靈級的蘇耀,尾巴緊張的捏緊了拳頭,然後輕輕的瞥了瞥被人貫穿了琵琶骨的聶月,最後轉向了蘇耀,淡淡的道,"爺這輩子,最恨的就是你這種出賣同伴的貨色!"

"都死到臨頭還牙尖嘴利!"冷冷的望著尾巴,蘇耀不屑的笑了,一個獸級一階的存在他根本就沒放在眼里.方才若是沒有注意,尾巴根本無法悄無聲息的靠近他.

"就算是死,爺也要拉著你這個畜生墊背!"輕輕的著著,尾巴的斗戰魂衣瞬間發動了,面對兩大靈級存在,再不動用斗戰魂衣他根本連對戰的資格都沒有.

斗戰魂衣剛一顯現便一爪抓向了身後的牢籠,幾聲脆響之後,偌大的鐵籠轟然破碎了開來.

看著周身傾塌的牢籠碎片,公主呆呆的望向了身前那個瘦弱的少年,流下了複雜的淚滴——為什麼,你這次,不走了呢?為什麼,明知道不敵,卻還要留下來?

"大膽!"見牢籠被毀,侍衛大怒,正要沖上去收拾尾巴,卻被蘇耀單手攔了下來.

"這種獸級一階的貨色,就算有些特別,本公子一樣能夠將之反掌滅殺,你去給我看好公主和那個賤人."瞥了瞥飛快的奔向公主的云兒,蘇耀輕輕拔出了腰間的佩劍,單掌輕輕一抹,整個劍身頓時閃起了無窮無盡的藍色雷光.做完這一切,蘇耀得意的望著尾巴,戲謔的道,"本公子,可是妖俠呢!"

眼見著蘇耀拿出了妖兵,尾巴的瞳孔微微的收縮了一下,隨後斗魂戰衣乍然而動,飛快的撲向了蘇耀——怕也沒用,此刻他唯有戰斗!

看著漸漸遠去,撲向幾乎無法匹敵的對手的尾巴,公主和云兒相擁而泣.在她們看來,尾巴的結局已經注定了…

"螳臂擋車!"戲謔的一笑,蘇耀手執長劍亦是飛快的沖向了尾巴——他要將那不自量力的子,斬成碎片,就在公主的面前!

噗哧~

一陣利刃劃破布匹的聲音傳了過來,斗戰魂衣的前爪狠狠的擊在了蘇耀的前胸,而蘇耀的長劍也是狠狠的斬在了斗戰魂衣的腹部.

"哈哈哈哈!就只有這點能耐,也敢來此逞英雄裝好漢?"倒飛而出的蘇耀哈哈大笑著,一個翻身仿佛樹葉一樣失去了重量,然後輕輕的懸浮在了空中.

看了看斗戰魂衣上緩緩愈合的傷口,尾巴皺著眉頭道,"休要得意!"完披著斗戰魂衣輕輕的踏了一下地面,飛向了蘇耀.

看著飛速而來的尾巴,蘇耀哈哈一笑,手中長劍輕輕一揮,頓時七只由雷霆形成的怪鳥飛出了劍身,撲騰之下便迎向了尾巴.

眼看著就要撞上那些怪鳥,尾巴額頭冒著冷汗,右手沖著右邊的大樹虛抓了一下——隔空攝物術悍然發動!借著反作用力,尾巴生生的折轉了方向.

落在大樹之上,尾巴剛要擦擦額頭的冷汗,卻駭然發現那些怪鳥仍舊跟在他的身後,而且正飛速的靠近著!

看著眼前的形,公主與云兒齊齊的發生了一聲驚呼,而聶月則是奮力的掙紮著想要怒吼,卻奈何嘴巴被堵,而且琵琶骨被鎖,根本使不出任何力氣!只能無奈的搖動著巨大的鐵架,發出一陣一陣叮叮當當的聲響.

戲謔的望著尾巴,蘇耀狠狠的蹬了一下地面,踏地速閃極速之下,手執長劍與七只怪鳥合作了一處,目標——尾巴!

眼角抽搐了一下,斗戰魂衣猛然間長大了血盆大口,一個巨大的氣彈極速的飛了出來,擊向了空中的蘇耀.

感受著前方的強大氣流,蘇耀原本戲謔的表瞬間凝固了,然後體內妖力運轉之下,整個人再次失去了重量,正要反身飛向別處,卻已經遲了.他和怪鳥沖向尾巴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他離尾巴也太近了些,他根本沒有想到那個虛幻的狐影居然可以使用妖技——而且威力還是如此之大!

因為蘇耀的閃躲,巨形氣彈並未擊中蘇耀的軀干,但卻結結實實的打在了蘇耀的右手胳膊之上.猝然之間,蘇耀的胳膊發出了無數的脆響,右手乍然間失去了知覺,手中長劍更是飛射了出去.與此同時,七只由雷霆形成的怪鳥亦是化成了無數的雷霆,飛回了長劍劍身.

那名一直緊張觀戰的侍衛大叫了一聲"不好"然後,踏地速閃發動之下,接住了翻騰墜落的蘇耀.然而抬頭時,卻愕然發現,長劍已經落入了尾巴手中!

睜大了一雙美眸,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那手執長劍的弱身影,公主已經忘記了語,云兒更是不可思議的捂住了檀口,就連胸前一抹誘人無比的春色乍現而出都猶若未覺!

聶云停止了掙紮,睜大了一雙虎目,喉嚨之中緩緩的發出了嚯嚯的聲響——那是開懷的笑聲!

收起了斗戰魂衣,尾巴蒼白著臉,劇烈的喘息了數下.然後和蘇耀先前的作為一樣,左手手掌輕輕的抹了抹長劍的劍身.妖力緩緩的注入之下,整個長劍劍身閃爍其樂無盡的雷光.隨後,尾巴緊緊的握著劍柄,狠狠的橫揮了一下,七只由雷霆組成怪鳥再次翻飛了出來,只是這次的目標卻是地上捂著右手胳膊的蘇耀!

"混賬!"眼見著自己最得意的攻擊飛向了自己,蘇耀憤怒不已,左手雙指輕輕的指了一下地面,隨後一道道的地刺由蘇耀為起點飛快的刺出了地面,一路蔓延著便來到了尾巴的身邊.

這一切起來很長,但是從發生到結束卻不足三息.故而,尾巴根本沒有任何准備之下便被地刺狠狠的頂在了胸口.

狂噴了一口鮮血,倒飛中的尾巴卻開懷的笑了,詭異無比!仿佛——一個惡作劇成功了的男孩!

看著尾巴詭異的笑容,侍衛不明所以,但是蘇耀卻一下子黑起了臉——他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猜測!

果然!下一刻,尾巴手中的長劍乍然飛出,仿佛一道白光,狠狠的斬在了聶月背後那鎖著琵琶骨的巨大鐵鎖上!

叮當~

長劍插在了聶月的身後,劇烈的抖動了起來,而隨著長劍微微的晃動,聶月背後的鐵鎖緩緩的脫落了下來——夾帶著干枯的血跡!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公主喜極而泣!一切都仿佛做夢一般,原本的必死之局,竟在尾巴的精心戰術之下,逆天一般的扭轉了過來!云兒捂著雪白的前胸,一雙美眸死死地盯著遠處嘴角帶血卻開懷暢笑的尾巴,一顆原本冰冷不已的心髒毫不爭氣的狠狠跳動了起來——突然之間,她驚奇的發現,原來,那個雜工是如此的帥氣!

贊賞的望了望遠處微微笑著的尾巴,聶月緩緩的拔出了周身的鐵鏈,然後將嘴里的破布抽了出來.

"呸!"輕輕的吐了口唾沫,聶月緩緩的轉向了坐在地上的蘇耀以及其身旁忠心守護著的護衛——目光之冰冷猶如初春之雪!

上篇:第四十三章 是嗎     下篇:第四十五章 再遇義軍首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