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四十五章 再遇義軍首領  
   
第四十五章 再遇義軍首領

"我是該殺了你,還是殺了你呢?"戲謔的望著遠處緊張戒備著的蘇耀,聶月出了這樣一句話.

完之後,聶月便一把拔出了身後的長劍並扔給了尾巴,然後輕輕的張口一吐,一把銀光閃閃的大戟便出現在了手中!

感受著聶月周身狂亂的氣流,蘇耀微微的顫抖了起來,然後微微的望了望公主那邊,卻愕然發現尾巴不知何時已經橫著長劍擋在了公主和云兒身前!

"怎麼?還想用公主要挾本將軍?"戲謔的笑著,聶月手中的大戟狠狠的跺了一下地面,整個大地猛烈的震動了一下,就連原本筆直站立著的妖俠侍衛也不自禁的晃動了幾下!

"給本公子擋住他!"大吼了一聲,蘇耀便不管不顧,連滾帶爬的奔向了遠處!他已經被聶月的威勢嚇破了膽!

看著威風凜凜的聶月,尾巴羨慕的笑了——真厲害啊!那就是丹級大妖的實力麼?

"跑?你能跑到哪里去?"冷冷的哼了一聲,聶月左掌微張輕輕一攝,蘇耀便被一股巨力吸得倒飛了過來!

見此形,那名黑著臉的侍衛無可奈何的擋在了聶月和蘇耀之間,代替者蘇耀承受起了那一股強大無比的吸力!雖然蘇耀混賬至極扔下了他一個人,但是他卻不得不拼命保護蘇耀!

看著再次拼命奔逃的蘇耀,尾巴捏緊了長劍正要追上去,卻被公主抓住了衣角!

輕輕的搖了搖頭,公主的眼中充滿了擔憂.尾巴嘴角的鮮血還沒干呢,她可不想尾巴出什麼意外.

輕輕的點了點頭,尾巴提著長劍,警惕的守在了公主和云兒的身邊.

看著尾巴堅毅的側臉,公主輕輕的笑了.云兒輕輕的扶著酥胸,望著尾巴輕輕搖動著的銀白色短發,微微呆了一下,然後便微微的垂下了頭.

遠處,那名妖俠侍衛已經與聶月大戰了起來.雖然之前聶月已經受了嚴重的內傷,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那名侍衛依舊不是聶月的對手.

只是拼了三擊,那名侍衛已經喘氣了粗氣,手中的長槍槍頭更是崩裂了好幾個缺口!同樣是妖兵,但是高下之別顯而易見!

體內妖力噴湧而發,聶月手中的大戟泰山壓頂一樣的從上而下砸向了那名侍衛!那名侍衛駭然的橫起了手中長槍,整個長槍更是自內部透出了一股強烈的赤芒,仿若地底的炎流!

冷冷一笑,聶月手中的銀色長槍微微的抖動了一下,槍身四周閃動起了細的銀色波紋.下一刻,整個長槍猛然間化成了一道光影仿佛無形無質一般穿過了那名侍衛的槍身!

長戟落地之聲乍然而現,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了那名侍衛的腳下.侍衛依舊保持著橫槍而立的姿勢,只是長槍周身的赤色流光卻已不見了蹤跡.

輕輕的自侍衛手中拔出了長槍,扔給了尾巴,聶月沖著一動不動的侍衛冷冷的笑了笑,然後豁然間轉過了身子!下一刻,侍衛原本僵直不動的身子乍然之下分做了兩半,鮮血濺滿了聶月碩壯的後背.

呆呆的看著這震撼的一幕,一手捏著長劍,一手捏著槍頭正緩緩愈合的長槍,尾巴徹底的失語了.

"傻愣著干什麼?蘇耀跑了,追兵馬上就要來了!一人背一個,趕緊的!"揉了揉尾巴滿頭白發的腦袋,聶月微微一笑,然而恭敬的蹲在了公主身前.公主沖著尾巴感激的笑了笑,然後輕輕的伏在了聶月傷痕累累卻堅實無比的背上——非常之時,她可不會一副兒女之態.

見此形,尾巴也是有樣學樣的蹲在了云兒身前.俏臉微,云兒亦是輕輕的伏在了尾巴身上,只是身上破布一樣的衣物卻無聲的花落了一些.焦急之下,云兒雪白的酥胸不自覺的貼緊了尾巴的後背.感受著身後的溫柔,尾巴一張臉通了起來,還好當時光線微弱,所以也沒人察覺.

見尾巴背起了云兒,聶月便身子一縱,背著公主飛向了東方.

輕輕的用手臂勾著云兒雪白的大腿,尾巴輕輕的踏了一下地面,緊隨著聶月飛奔了過去.

靜靜的伏在尾巴瘦了脊背之上,云兒緩緩的閉上了雙眼,雪白的肌膚章幾道猙獰的傷口靜靜的蟄伏著.

月光下,斑駁的樹影飛快的後退著.遠處隱隱的傳來厮殺的聲音,這一夜注定了是血染的一夜.

這一夜,很多人為自己而戰,有些人則為了夢想而戰,然而更多的人卻是迷茫的戰斗著.他們不知對手是誰,他們也不知道勝利了能得到什麼,他們甚至不知道這場戰斗因何而起.他們只知道——必須活下去!

擔憂的回望了一下西面義軍營地的方向,尾巴咬了咬牙,加快了步伐.現在的他,能夠做到的就只有這些了.想要做得更多,他必須變得更強!

"尾巴!有況!向東南!"猛然間,聶月皺著眉頭,迅速的轉向了東南.

聽了聶月的話,尾巴心中一沉,一不發的跟了上去.

穿梭著茂密的叢林,聶月臉色漸漸的陰沉了下來,"還真是陰魂不散呢!"著,蹬著地面緩緩的止住了身形.

見此形,尾巴亦是蹬著落葉遍布的地面穩住了身形,然後輕輕的放下了云兒.

"出來吧!"聶月輕輕的放下了公主,手中的長戟狠狠的跺了一下地面.

地面震動之下,一個身著青衫的中年狐妖踉蹌著掉下了樹梢,輕輕的落在了諸人不遠之處.

"聶月將軍,果然名不虛傳!"輕輕的著,青衫狐妖緩緩的抬起了頭.

借著月光,望著不遠處熟悉的面孔,尾巴震驚不已,"主事?"

"哼!這個'主事’可不是你能叫的,我可沒收錄過你這樣的叛徒!"冷冷的望著尾巴,聶海黑起了臉,雖然尾巴不是義軍的人,但是當他看到尾巴和帝國的人糾纏在一起,他還是忍不住的怒火中燒.故而,"叛徒"兩個字脫口而出!

尷尬的笑了笑,尾巴並沒有在意聶海的措辭,而是急忙問道,"主事大人,草兒和老板現在怎麼樣了?他們還好嗎?他們成功逃脫了嗎?"

聽了尾巴焦急的詢問,聶海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一些,然而出的話卻並不中聽,"他們很好!我義軍的將士自有我義軍照顧,輪不到你這個叛徒來多管閑事!"

"哼!好個不識好歹的家伙!你可知尾巴為了就那兩人差點就送了性命麼?自家的將士無力保護卻要外人以死相救,居然還有臉出這樣的話!?"聽了聶海的話,聶月頓時大怒了起來.當日若不是他及時趕到,尾巴已經是一具尸體了.尾巴的拼死相救,居然換來如此惡語相向,聶月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聽了聶月的話,聶海皺了皺眉頭,望了望尾巴瘦弱的身軀,一臉不屑的道,"就憑他也想拖住兩大妖階軍衛?只怕是串通好的,演戲給人看得吧?你也無須狡辯,他現在和你們厮混在一起就已經是最好的證明了!想要借此混進義軍?門都沒有!"

聽著聶海的話,尾巴委屈不已,一顆赤誠的心深深的刺痛了.他低著頭,沒有話,只是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兩杆妖兵.

靜靜的望了望身旁的尾巴一眼,聶月狠心的道,"尾巴,看到了沒有!這就是你拼死要幫的人!這就是你救他們的下場——"

"聶月將軍!"惱怒的瞪了一眼還要刺激尾巴的聶月,公主輕輕的抓住了尾巴冰冷的手,"尾巴,別人怎麼看你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的事有沒有愧對自己的良心!"著冷冷的望了聶海一眼.

"如果沒有,那麼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認為你是錯的——你也是對的!"一雙明眸靜靜的與尾巴暗淡的眸子對視著,公主微微的笑了,仿佛一抹動人的煙火!

感受著公主柔荑溫軟,尾巴原本暗淡的眸子緩緩的明亮了起來!

(是啊!只要草兒和老板還好好的活著,主事怎麼看待于我又有什麼關系?我和他又不熟!)

這樣想著,尾巴輕輕的裂開了嘴角,緩緩的化作了一個燦爛的臉.略顯稚嫩的臉上,多了一絲鐵一般的剛毅!

看著解開心結的尾巴,公主緊緊的握住了他的手,她知道,這個少年,再也不屬于義軍了!

看著手拉著手的尾巴和公主,聶海深深的皺起了眉頭.他不明白,為什麼一個獸級一階的廢物,能夠得到公主的青睞,而強大如聶月將軍,亦對之另眼相看!正如他不明白這個少年是怎樣擋住兩大妖級高手一般!

"主事大人!妖兵所在已經暴露了,您為何還要緊追不放?殺死公主殿下對義軍有百害而無一利!望主事三思!"平靜的望著聶海,尾巴淡淡的道.

"我義軍如何行事,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多嘴!"冷冷的著,聶海陰沉著臉轉向了公主,"公主殿下,在下有一惑不解!"

上篇:第四十四章 逆轉形勢     下篇:第四十六章 成功逃離(謫仙很給力,災星很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