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五十五章 靈丹長老  
   
第五十五章 靈丹長老

沒有理會一群目瞪口呆的看客,尾巴大搖大擺的向著聶月走了過去.

"怎麼這麼晚才來?不是囑咐你准時到的麼?"摸了摸尾巴好不容易梳好的頭發,聶月輕輕一笑道.

聽見了聶月的問話,蘇芳,蘇蜜兒以及蘇夏的心中都是齊齊的一跳,心道,"完了!"

蘇芳雖然貴為郡主,但帝國的郡主沒有千個也有百個,在公主面前她什麼都不是.而蘇蜜兒則更糟,他的父親本來就是聶月的舊部!

蘇夏的父親雖然是鎮西大將軍,號稱坐擁青丘西部數百萬人馬,但是真正屬于他父親的人馬其實也就幾十萬而已,其余的人馬最少有一半是聽公主號令的.所以,蘇夏的父親連和聶月平起平坐的資格都沒有,因為聶月可是手握近百萬大軍的存在呢!

"哦!沒什麼,路上被狗咬了,廢了老大的勁才逃脫呢!糗死了!不這個了,我還沒吃飯呢!等會都有什麼好吃的啊?有燒田鼠肉麼?"瞥了瞥一臉死灰的蘇夏三人,尾巴打了個哈哈,並沒有出實.

"唔!一只野狗就將你弄得如此狼狽,看來是得送你去中央聖山好好鍛煉鍛煉了!"若有所思的著,聶月瞥了瞥尾巴背後的劍傷,話鋒一轉,對著蘇蜜兒道,"派出所有城主府內的閑散侍衛,把整個俱滅城的野狗都給我殺乾淨!一個也不准留!"

完,聶月摸了摸尾巴柔順的頭發道,"想吃田鼠肉還不簡單?只要你每天堅持練習短兵的基礎武技,我包你天天都有田鼠吃!"

"呃!師傅!今天天氣真好啊!"撇了撇嘴,尾巴打了個哈哈,走向了遠處.

無奈的搖了搖頭,聶月冷冷的掃了掃在場的眾人,跟了上去.

聶月走後,蘇芳,蘇蜜兒與蘇夏齊齊的松了口氣,四周的看客則是識趣的散了開來.

"你確定請帖真是你發的?"黑著臉,蘇芳咬牙切齒的對著蘇蜜兒問道.糊里糊塗就得罪了一個大人物,蘇芳現在很憋屈.

聽了蘇芳的話,蘇夏亦是黑著一張臉望向了蘇蜜兒.顯然,二人已經將一切的過錯都推到了蘇蜜兒的身上.

"哼!那人手中的請帖你沒看見嗎?那種獨一無二的請帖怎麼可能是我發的?"冷哼了一聲,蘇蜜兒輕輕的轉過了身子,眼神中閃爍著異樣的神光,向著尾巴離去的方向走了過去.

蘇蜜兒走後,蘇夏也自黑著臉一不發的走向了遠處.這次為了討美人歡欣,誤了大事,回去只怕是要挨罵的!

(哼!都是這個賤貨害的!自己不長眼也就罷了!還把老子扯進來!)

憤恨的想著,蘇夏忍不住回頭狠狠的瞪了蘇芳一眼.

望著蘇夏滿眼的厭惡,蘇芳心中一痛,呼吸亦是為之一窒!

(他在怪我?他怎麼可以怪我?明明是他主動出手的,為什麼要將責任全都推到我的身上?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他怎麼可以怪我?)

如是想著,一股怨毒油然而起,她對尾巴深深的恨意瞬間轉移到了蘇夏身上.

她不是不恨尾巴,只是她恨不起…

……

"尾巴,過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叔叔便是當今的聖子大人,這位姐姐則是當今的聖女閣下!"輕輕的拉過正在狂啃著一只田鼠腿的尾巴,公主指著身前的一男一女輕輕的道.

抹了抹嘴上的油漬,尾巴尷尬的一笑,然後恭恭敬敬的對著聖子和聖女行了一禮,"草民大耳狐部族尾巴,拜見聖子大人,聖女大人!"

"不必多禮."聖子,聖女微微一笑,沖著尾巴輕輕的點了點頭.

"二位覺得如何?"望著微笑著的聖子,聖女,公主輕輕的問道.

"先看看舉薦信再吧!若是某些長老所要的雜工的話,咱們可不好逾越!最多也就是幫公主提一下,答不答應還得看那位長老怎麼."略微的沉吟了片刻,聖子點了點頭道.

聽了聖子的話,公主微微一笑,點了點頭,然後對著一臉疑惑的尾巴道,"尾巴,把介紹信和信物拿出來."

"哦!"隨口應了一聲,尾巴便自胸前的貼身口袋里掏出了一封白色信箋,遞給了聖子.

接過舉薦信,聖子當即便抽出了信件,閱讀了起來.片刻之後,聖子搖了搖頭,輕輕的笑了.

"怎麼?有什麼不妥嗎?難道尾巴是某個脾氣古怪的長老所要的雜工?"見聖子搖頭,公主急忙問道.

輕輕的搖了搖頭,聖子微微笑,羨慕的望著尾巴道,"這倒不是!只是,就算我們能讓他以學子的身份進入聖山進修,他只怕也是不會放棄這份工作的!"如是著,聖子將手里的信件遞給了一旁疑惑不解聖女.

聖女看過信件之後,輕輕的捂住了檀口,驚訝的道,"靈丹長老居然會招雜工!?"

"什麼!?尾巴是靈丹長老指明想要的雜工!?"聽了聖女的話,公主亦是驚呼了起來!

一旁的賓客們聽到"靈丹長老"四個字,齊齊的噴了一口水酒!

聶月一臉震驚的自不遠之處跑了過來,大聲的問道,"靈丹長老還沒死?"

聽了聶月的話,噴出酒水之人更多了…

"聶月將軍!"責備的望了聶月一眼,公主沒好氣的道.聶月這話得也太不上道了些…

望了望正自眼角抽搐的聖子和聖女,聶月尷尬的一笑道,"呵呵!在下是個粗人,滿口胡的,得罪之處還請多多見諒!"

"將軍這話在咱們面前也就算了,可千萬別被靈丹長老聽到了…"輕輕的點了點頭,聖子若有所指的道.

"呵呵!那是!那是!"趕忙著點了點頭,聶月尷尬的捏了捏尾巴瘦弱的肩膀,然後弱弱的道,"那個——呃——都快三千多年了吧——靈丹長老真的沒死?"

聶月話音剛落,在座之人再度噴出了一口水酒!

——這貨居然還敢問!?

(PS:今天開啟收藏以及票催更系統!各位多多收藏啊!哥堅挺著呢!時不時的就爆發一下的!不要擔心我沒貨!)

上篇:第五十四章 戰蘇夏     下篇:第五十六章 未來的煉丹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