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六十二章 約戰十年之後(稿件丟失了..)  
   
第六十二章 約戰十年之後(稿件丟失了..)

"鳴天學堂校規第二篇權利篇,第一條,記錄在冊之學堂學子,擁有同等地位,殘殺同學者,受血脈干枯之刑."緩緩的著,尾巴面無表的取下了腰間的青色牌子,在眾人面前晃了晃,隨後又放回了腰間.

隨後,大搖大擺的站在了原地,云淡風輕的撥弄起了自己的指甲.

見到尾巴青色腰牌,蘇耀整張臉瞬間黑了下來.

"怎麼可能!?這家伙不是靈丹長老的雜工麼?怎麼成了鳴天學堂的學子了?"

"不可能!不可能!一個卑微的雜工怎麼能成為鳴天學堂的學子!?"

"你的腰牌一定是假的!想唬弄咱們?門都沒有!"

一道道質疑之聲穿了過來,尾巴巋然不動,只是淡淡的道,"就算我的妖牌是假的,你現在敢動我麼?不確定我的腰牌的真偽,你們永遠只能遠遠的站著!"完,轉向蘇耀道,"雷鵠就在我背上,你敢來取麼?這里的人似乎有些多呢!"

陰沉著臉,望了望四周圍觀的人群,蘇耀緊緊的捏起了拳頭.

"我要向你挑戰!"良久,蘇耀的嘴里蹦出了這樣一句話,"你若輸了,雷鵠歸我!"

聽了蘇耀的話,尾巴依舊笑而不語.

蘇耀額頭的青筋跳動了一下,然後自身邊的一個學子腰間拔出了一把赤色的寶劍,"我若輸了,此劍歸你!"

"啊!蘇耀大哥!不可啊!烈火劍可是——"那名學子先是一愣,隨後便大急了起來.

"怎麼!?你還怕我輸了不成!?"憤怒的打斷了那名學子的話,蘇耀一臉怨毒的對著尾巴道,"像這樣的俠級貨色,本公子一巴掌就能解決!"

完,一臉挑釁的將烈火寶劍插到了尾巴的腳下.

微微的勾了勾嘴角,尾巴淡淡的道,"鳴天學堂校規第三章對決篇,第四條,修為較高者向修為較低者發起決斗,修為較低者可以拒絕.另,第六條,若申請決斗之人修為高于對手兩級以上,則所申請之決斗無效."

聽了尾巴的話,蘇耀眼角劇烈的抽搐了起來,整張臉漲成了豬肝色.

"膽鬼!"良久,蘇耀憤怒的道.

"嘿嘿!膽鬼?若我是膽鬼的話,那你又是什麼?聶月師尊的修為不過高你一級而已,而你卻連一戰的勇氣都沒有,遇之即狼狽逃竄,如喪家之犬一般.似你這麼不堪的人,也敢我是膽鬼?你的臉皮是城牆做的麼?"冷冷一笑,尾巴嘲諷的道.

聽了尾巴的嘲諷,蘇耀緊緊的捏起了拳頭,卻不能發作.

見蘇耀陰沉不語,尾巴冷冷一笑道,"其實,就算你不來找我,總有一天我也會去找你的!我過,我這輩子最恨你這種出賣同伴的家伙!所以,你的挑戰,我會接受,但不是現在!等我妖級的時候,再來將你打得趴在地上!"完,尾巴冷笑著轉身走向了遠處.

聽了尾巴的話,蘇耀微微一愣——答應了?這家伙居然敢答應我的挑戰!?

"那家伙居然答應了!?真是個白癡!"

"是啊!什麼妖級的時候來挑戰蘇耀大哥,簡直就是不自量力!"

"嘿嘿!你們懂什麼,他這是在以退為進,怕拒絕了挑戰面子上會過不去,所以才許了這麼一個條件!哼!以他的微末資質,等他妖級的時候,都不是到是多少年以後了呢!"

"嗯!有理!好狡猾的子!"

聽了四周的議論,蘇耀亦是幡然悔悟一般,連忙攔住了尾巴冷冷的道,"哼!什麼妖級之後再接受我的挑戰,若是你一輩子不到妖級,那我豈不是一輩子也拿不回雷鵠?"

"那你想怎樣?"皺了皺眉,尾巴冷漠的道.

"五年!最多五年!你必須接受我的挑戰!"沉吟了數息之後,蘇耀神色微閃的道.

"五年?你在笑麼?憑我的資質,短短五年時間怎麼可能到達妖級?"冷冷一笑,尾巴直接否定了蘇耀的提議.

"那六年——"

"十年!你以為你在買菜麼?本來我完全可以把你的話當成一個屁的!跟你了這麼多只是看在雷鵠的面子上!再啰嗦爺我直接拒絕你的挑戰,有本事你咬我?"看著得寸進尺的蘇耀,尾巴黑起了臉,毫不客氣的打斷了蘇耀的話,然後奕奕然的走了.

看著漸漸走遠的尾巴,蘇耀憤怒不已,強壓著怒火道,"十年就十年!十年之後,我要將你扒皮抽筋!"

聽著蘇耀的咆哮,尾巴輕蔑的笑了笑.

"蘇耀大哥,難道咱們就這麼放過他?"

"是啊!這子囂張得很,不能就這麼放過了!"

"哼!"冷冷的哼了一聲,蘇耀怨毒的道,"本公子又何嘗不想好好的教訓他一頓?只是這里人太多了,根本不是下手的地方!哼哼!下次找個人少的地方,再來好好的修理他!到時,只要不傷他性命,你們想怎麼弄就怎麼弄!"

"還是蘇耀大哥想得周到,這里的人確實也太多了些!"其中一個學子著,目光不自主的就落在了不遠處的美豔少女身上.

"蘇玉老師的媚功是越發的厲害了呢!哥們我隔這麼遠都有些受不了了."另一個學子使勁的擦了擦鼻口的鮮血道.

"切~!沒用的東西!這樣就受不了了,還自稱什麼久經沙場呢!"

走在返回丹堂的路上,尾巴靜靜地撫摸著雷鵠的劍身,不知何時,他已漸漸的喜歡上了身為短兵的雷鵠.

回到丹堂之後,尾巴先去煉爐室無聲的行了一禮,隨後便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將赤炎和雷鵠放到了武器架上,尾巴盤著膝,坐了下來.

緊閉雙眼,雙手結印,尾巴直接開始了修煉.九彩云霧繚繞之間,尾巴心神漸漸的沉寂了下來.

(十年,若是聶月師尊還沒有找蘇耀報仇的話,那這個仇就由我來報吧!)

回想起當初聶月被穿琵琶骨以及云兒傷痕累累的形,尾巴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

上篇:第六十一章 再遇蘇耀     下篇:第六十三章 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