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七十章 將死  
   
第七十章 將死

尸橫遍野的戰場上,蘇夏拄著地緣搖搖晃晃的站直了身子.地緣契合度的突然提高,讓蘇夏反敗為勝,重獲了生機.然而戰斗卻並未結束,敵軍的軍士們還在負隅頑抗,"給我殺光這幫雜碎!"完,提著地緣沖向了敵軍.

蘇夏體內的妖力雖然已經耗盡了,但是武技猶在.

眼見著自家的將軍打敗了敵方的凶猛將領,蘇夏手下的軍士一個個氣勢如虹的撲向了敵軍!

而另一方則沒這麼幸運了,失去主心骨的他們可謂是兵敗如山倒,面對蘇夏一方如狼似虎的軍士,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招架之力.不久,第一個逃兵出現了,接著第二個,第三個…

一劍一劍的砍殺著四周的敵軍軍士,蘇夏蒼白的臉上升騰起了一陣異樣的暈.身負重傷後久戰之下,他已經有些脫力了,就連視線都有些模糊了.

此時蘇夏的幾個尚存的侍衛紛紛靠近了蘇夏,並再次將蘇夏圍在了中間.

"少將軍!將士們的仇已經報了,咱們還是退吧.糧草已經安全運走了,咱們沒有必要在這里白白犧牲啊!"

"是啊!少將軍!罪魁禍首已經伏誅了,敵軍主力也已經被打散了,再在這里糾纏實屬不智啊!"

聽了身邊的侍衛們的話,蘇夏提著地緣動了動喉結,卻不出一個字來.最終,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強烈的妖力波動猛的自那堆石箭之中鼓蕩了開來!一陣爆鳴之後,一個衣甲盡毀,渾身是血的高大身影飛了出來——正是那名手握大槊的敵軍將領!

眼角抽動著,將幾根依舊插在身上石箭拔了出來,那名將領嘿嘿的冷笑了起來,"你這招的確厲害!但是那些石箭卻似乎並沒什麼准頭,這麼多箭居然都沒有命中我的要害!"

不可置信的望著遠處雖然一身是傷但卻中氣十足的敵軍將領,蘇夏面如死灰的搖晃了一下身子,本來就已經模糊不已的視線變得更加的模糊了.

蘇夏四周的將士們和蘇夏的表也沒有多大差別,雖然敵軍的將士也已經所剩無幾了,但是一個靈級高手的戰斗力可是堪比近千俠級軍士的!

"真的是天意麼?"輕輕的呢喃著,蘇夏輕輕的抬起了頭,望向了青灰色的天空,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一滴晶瑩剔透的淚水在他那布滿血跡的英俊臉頰之上,劃下了一道淺淺的痕跡.

良久,深吸了一口氣,蘇夏猛的睜開了雙眼.望著漸漸靠近的敵軍將領,以及不遠之處已經身首異處的幾名侍衛,蘇夏的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前所未有的堅定,"你們快離開,能走一個是一個!"著,蘇夏一把推開了身邊的幾名幸存的侍衛.

那幾名侍衛呆呆的望著眼前的蘇夏,一股難的酸澀瞬間堵在了胸口.一直以來,他們都是將蘇夏當作一個紈绔子弟在看,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就是這樣一個紈绔子弟,在生死存亡之際,居然會出這樣的一句話來.

"你們還愣著干什麼!?我的話就是命令!都給我滾!"憤怒的著,蘇夏瘋狂的揮舞起了手中的地緣.

四周的侍衛們心的避開了地緣的鋒芒,然而卻並沒有離開.他們大聲的叫著蘇夏,然而蘇夏卻根本無法聽見,他只能模糊的看到侍衛們一張一合的干枯開裂的嘴唇.

一陣耳鳴之後,蘇夏失去了聽覺,他的傷太重了…

望了望漸漸變形的血腥戰場,蘇夏一再提醒自己不可以倒下,拄著地緣,望著敵軍將領模糊的身影,蘇夏踉蹌著沖了過去.

然而!還沒走上幾步,脫力的蘇夏便踉蹌著歪到了地上.

看著不遠之處掙紮著想要爬起來的蘇夏,敵軍將領戲謔的笑了,"連站都站不穩了,你拿什麼拼?"

"保護少將軍!"就在這時,那些一直徘徊于蘇夏身側不遠之處的侍衛們再次圍在了蘇夏的周身.

"不自量力!"冷冷的哼了一聲,敵軍將領猛虎下山一般的撲向了蘇夏周身的侍衛們.他並沒有急于取走蘇夏的性命,而是貓戲老鼠一般的對著蘇夏四周的侍衛下起了殺手,他要讓蘇夏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身邊的軍士一個個的死去,以此折磨眼前少年那接近崩潰的心神.

蘇夏右手拄著地緣,無力的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似想挽回什麼——

——模糊的視野中,一個個熟悉的身影敗革一樣的倒在了鮮的大地之上,蘇夏喉結抖動著,垂下了蒼白的手臂.

歪著頭,望著身前不遠處的敵軍將領.蘇夏知道,自己的死期已經臨近了.他並不畏懼死亡,他只是他覺得就這樣被那名將領殺死的話,這一生也過的太窩囊了一些…

從到大,他的一切都已經被安排好了,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見什麼人什麼話,什麼時候吃飯,什麼時候睡覺,什麼時候練功,和什麼樣的女孩在一起,結交什麼樣的朋友,一切的一切,都是父親和家族強加給他的!他從來不曾按照自己的心意活過!

(既然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活著,那麼就按著自己的想法去死吧!我這一生,總是要做一件合乎自己心意的事的!)

如是想著,蘇夏輕輕的拔出了地緣,愛惜的捧在了手上,"你是嗎?地緣."

抬頭望了望漸漸靠近的敵軍將領,蘇夏一臉戲謔的再次張開了口,"你殺不了我!"完,輕輕的握著地緣,橫在了胸前,"能夠殺死我的,只有我自己!"

"是嗎!"敵軍將領冷冷一笑,一個踏地速閃沖向了蘇夏.蘇夏將他傷得如此之重,他可不甘心讓蘇夏這麼平靜的自我了斷!

戲謔的望著飛速靠近敵軍將領,蘇夏手中的地緣猛烈的顫抖著,緩緩的靠向了蘇夏蒼白的頸部…

往昔的苦與樂,酸與甜,仿佛一張張韻味十足的畫卷,在腦海里飄飛著,一股溫熱的液滴自雙眼之中洶湧著流了下來…

(本來決定不流淚的,我真沒用…)

如是想著,蘇夏苦澀的裂開了嘴角.然後,裂開的嘴角開始了劇烈的抽動——

上篇:第六十九章 蘇夏     下篇:第七十一章 蘇夏的死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