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七章:人心  
   
第七章:人心

"怎麼了?"

柳毅有些不解,"制造符紙很難嗎?"

"你是不知道,這制造符紙,比我挑水砍柴難多了!造符紙之前,你要先造紙,造紙要砍伐竹子木材,再挑水把竹子木材泡著,這就相當于我們砍柴挑水的工作了.其後還要用造紙的方法,把那些木漿制造成紙張.再用造紙坊獨特的手段,把白紙造成白板符紙.高手們用朱砂,玉筆在白板符紙上刻畫陣法,箓紋,就叫做'畫符’……"

胡圖圖搖頭晃腦了一大串,再用一臉憐憫的神態,看著柳毅,"毅哥兒,一般的外門弟子,要修煉到煉氣境,才會派去造紙坊.甯竹竿居然派你去制造白板符紙,簡直是讓你去受罪啊!"

養氣境十重之後,才是煉氣境.

等到晚飯時分,柳毅額頭上那片鮮的痕跡,已經消散得干乾淨淨.唐佳文的花玉露丸,對這種外傷果然有奇效.

柳毅領著胡圖圖,去食堂吃飯.

這一次再沒有人找他麻煩,食堂的那些外門弟子,只是一個個遠遠的看著柳毅二人.

段木怒坐在食堂角落里,見柳毅看向他,立刻朝柳毅笑了一笑.

"段師兄,這柳師兄額頭上中午還腫了一個大包,怎麼現在就沒了."

侯四喜歪著頭看了看柳毅,又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難道是我看花了?"

"你懂個鳥!"

段木怒呸了一聲,"這是拜師叩頭叩腫的,我看柳師兄肯定是得了唐首座的靈丹妙藥,才會這麼快消腫."

侯四喜趕緊拍馬屁,"段師兄英明."

"英明你妹啊,趕緊和我去准備准備,我們送柳師兄一份大禮……"

段木怒拉起侯四喜,領著一片外門弟子,一路招搖著走出食堂.

至于王三炮被打的事,似乎已經被段木怒刻意忘記了.

胡圖圖在打飯的時候,還有些擔心,就怕段木怒找他的麻煩,這時候看段木怒等人走了,胖子才安下心來.

"毅哥兒,這段木怒是不是被你打了一頓,才不敢找咱們的麻煩?"

"打什麼打,要以德服人,知道嗎?"

柳毅白了胡胖一眼,"我不過是和段師弟談了談心,了一些萬事以和為貴之類的話語,他就和我化干戈為玉帛."

胡胖滿臉不信,"我剛剛來坤字院的時候,也要和他化干戈為玉帛,他那時候可沒有答應我."

"那是你沒送禮."

柳毅連連搖頭,指著胖子塞滿了薯的衣,"你要是和我一樣,舍得把你子里的薯給他幾個,他肯定答應你."

"毅哥兒,你沒騙我吧?"

"那你就當我是騙你好了."

"我窮得只剩下薯,毅哥兒你騙我也得不到什麼好處……我那薯多得是,早知道就給他一籮筐了."

胖子後悔自己當初沒送禮,化憤怒為食量,端起飯菜啪嗒啪嗒吃著,食堂里響起了一陣肥豬拱食的聲音.

二人回到坤字院的時候,天色已晚.

段木怒領著一些外門弟子,抱著嶄新的被褥以及一些家具,早早就來到柳毅門口,這是他送給柳毅的,算是賠禮道歉.

等柳毅開了門,侯四喜等人一窩蜂沖進房中,將房間仔仔細細打掃了一番,再把木床,凳子,衣櫃等家具,以及被褥之類的東西,統統擺放好……

"段師兄怎麼這麼熱了?"

胡圖圖看著侯四喜等人忙里忙外,心中實在有些想不明白.

"謝謝段師弟了."

柳毅這房間本就空空蕩蕩,別人給他送來家具被褥,柳毅自然不會拒絕.

"不用謝!不用謝!"

段木怒連連搖頭,朝柳毅拱了拱手,"我段木怒承蒙甯玉柱管事看得起,讓我做了坤字院的宿舍長,本來就該關心同門師兄弟,區區一些家具被褥,何足掛齒."

胡圖圖眨巴著眼睛,心中想道:"莫非真是兩顆薯的效果?"

他趕緊走進房中,抱著一大籮筐薯,往段木怒面前一放,臉上陪著笑,道:"段師兄,我房間里也沒有家具和被子,僅僅鋪了些茅草,深秋時節有些冷了,不知段師兄能否幫我解決解決困難?"

"胡師弟這麼客氣干什麼?以後你的事就是我段木怒的事,區區幾床被子,算不得什麼."段木怒抱起那一籮筐薯,領著侯四喜等人走了,心中卻在想:"誰他媽稀罕你的薯,吃了盡放臭屁,要不是看在柳師兄的份上……"

"哈哈哈哈!我真是天才,一籮筐薯換來了被褥家具,以後再也不用受凍了."

胡圖圖十分高興,硬是給柳毅送來了一筐薯,這是他從家鄉帶來的.

"家鄉……"

柳毅獨自一人,坐在嶄新的被褥上,看著窗外夜空,又想起了地靈村,想起那個世外桃源一樣的故鄉.

好在他性格本來就十分開朗,在坤字院又遇到了胡胖這麼個好玩的同伴,這才把悲傷藏在了心底,可到了晚上,卻被胖一句話勾起了鄉愁.

"在長台峰的時候,師傅聖火魔宗之人留下了一些法寶.修行之士把法寶看得十分重要,這些人肯定是被人殺了,才會留下一些法寶在山上.連聖火魔宗的高手都死了,婉兒必定凶多吉少……"

柳毅在心中暗暗發誓,"我要好好活著!把大家沒有活完的生命,都活回來,還要活得更精彩!爹,娘,還有婉兒……我一定會替你們報仇雪恨!"

柳毅以為,婉兒也死在了地靈村.

盤膝坐著,運轉《太玄引氣經》,十二周天之後,柳毅才鑽進被褥.

打坐練氣,早中晚各要一次,不可松懈.

"食堂的藥膳,功效果然不錯!修煉一天,比得上以前三天.照著這個速度,我只要修煉半月時間,就能突破養氣四層,進入養氣第五層."

躺在床上這麼想了一下,柳毅對未來充滿了憧憬,再想道:"進入養氣第五層,就步入了打通十二正經的層次,分別是手三陽,手三陰,足三陽,足三陰,每打通一道經脈,都要花費大量的時間……"

想了一會兒,就睡意來襲.

柳毅把羽毛貼著胸口放好,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醒來,再度打坐練氣,可修煉速度卻只比當初在玉溪村快了少許,遠遠沒有達到三倍的速度.

柳毅運功十二周天之後,滿臉不解,摸了摸額頭,"為何現在修煉,速度又變慢了?"

正當柳毅冥思苦想的時候,卻看到原本貼身藏好的羽毛,掉到了枕頭旁邊.

盯著羽毛看了一會兒,柳毅眼神一亮,想著:"難道……難道是這支羽毛的原因,並不是藥膳有那麼大的功效?昨晚我把羽毛貼身收著,修煉起來才有三倍的效果.今早羽毛掉在了枕頭旁邊,並沒有在我身上,所以修煉速度又變了回去?"

只是等下他就要去造紙坊,這個有關修煉速度的問題,柳毅只有等到回來之後,才能有時間再驗證一番.

穿好衣服之後,柳毅又將羽毛貼身藏好,洗漱了一番.

"毅哥兒,吃早飯去咯!"

胡圖圖對吃飯這件事,保持著無限熱.他早早等在了柳毅門外,一見柳毅出門,就拉著柳毅朝食堂狂奔.

二人吃過早飯,胡圖圖去砍柴挑水,柳毅則去了造紙坊.

辰時未到,許多外門弟子,已經早早的來到了造紙坊中.這些人三三兩兩,站在一起聊天扯談,見柳毅走進造紙坊大門,紛紛轉過頭來,朝柳毅指指點點.

"這子,簡直走了狗屎運,居然被唐首座收做了弟子."

"剛剛拜入我們玉溪派,就被派到造紙坊受苦受罪,他肯定會痛苦無比,這樣一來我心里也就平衡了些."

眾人議論紛紛.

突然,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你們是不知道,這子是用惡毒手段,殺了自己全村,連父母也殺了,然後嫁禍給魔道門派.來到咱們玉溪派之後,又自己有血海深仇要報,掌門看他可憐,才讓唐首座收了他."

此話一出,眾人一片嘩然.

有人感慨:"天底下竟然有這麼狠毒的人!"

有人怒罵:"這簡直是禽獸不如的……的禽獸!"

有人猜測:"你們他會不會把咱們也全都害死,再裝一次可憐?"

上篇:第六章:初戰     下篇:第八章: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