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八章:講道  
   
第八章:講道

造紙坊中,許多外門弟子在討論著柳毅.

柳毅默默的走進造紙坊大門,將周圍那些人的話語聽在心中,把這些譏諷辱罵過他的人,牢牢記住.

柳毅雖身份不凡,是唐首座的弟子,可他修為卻只有養氣四層,絕不是這些外門弟子的對手.

虎落平陽被犬欺.

正是因為柳毅修為低下,這些人才敢如此出不遜.

不過,柳毅絕不是任人辱罵的膿包,他要將今日這些譏諷的嘴臉記在心上,等日後一一回報.

有一個相貌氣質出眾,身穿白裙的女弟子,懷里抱著一只白兔,卻並沒有譏諷柳毅,只是默默的在遠處看著她.

這女子,幾乎是唯一一個沒有譏諷他的人.

柳毅將這女子相貌,暗暗記在心頭.

坊中有許多院落,中央廣場上建立著一座高樓.

青銅色古鍾,掛在樓頂.

嗡嗡嗡.

鍾響三聲,辰時已到.

眾多外門弟子三三兩兩散開,各自做事去了.

"柳毅,你隨我來."

莊敦申神出鬼沒般出現在柳毅身後,當柳毅回過頭來的時候,莊敦申已經把手指放到了柳毅的手腕上,正在替他把脈."你資質倒也算是不錯,不過區區養氣四層,想要制造符紙,還有些不夠資格.你且隨我來,聽我講道……"

講道的地方,正是造紙坊中間那座閣樓.

兩人來到樓頂,面對面坐好.

一口青銅大鍾,有二米多高,吊在兩人頭頂.許許多多符文,密密麻麻,像是蝌蚪一樣,雕刻在銅鍾上面.

柳毅抬著頭,不斷打量著大鍾.

"你既然在看這座聽風銅鍾,我們就從這一口大鍾開始講起."莊敦申莞爾一笑,指著頭頂大鍾.

柳毅收回目光,心想:"原來此鍾,叫做聽風,這名字倒也有點書生文雅."

莊敦申道:"這口鍾,是我莊敦申的法寶,因為太重太大,又沒有變化大的功用,我這才把他掛在了造紙坊,專門用來敲鍾報時.銅鍾看似威武,重達二千多斤,實際上中看不中用,沉重而不靈活,除了用來砸人,沒多少其他的用處."

柳毅心神領會,回答道:"原來這口鍾,就像是一只漆馬桶,虛有其表.馬桶做得再怎麼華美,實際上還是馬桶,除了用來拉屎撒尿,沒其他妙用."

"不錯,你子的確有幾分悟性."

莊敦申點了點頭,頗為贊許,"我們修行之士,最忌諱華而不實,也最忌諱好高騖遠.修行要靠一步一個腳印,穩步前行,馬虎不得.所以我玉溪派,所有人都要從外門弟子做起,先是挑水砍柴,再學著制造符紙,研磨朱砂,調制百藥,喂養百獸,精煉鉛汞,鍛煉銅鐵……學好這一切之後,你才有能耐刻畫符箓,煉制丹藥,煉制法寶,培養靈獸;才能學飛天遁地之法,修煉延年益壽之功."

柳毅拱手拜道:"弟子受教了."

"我比你師傅,低了半輩,你叫我一聲師叔即可."

莊敦申再道:"今日,我就與你講一講養氣四層之後,該如何修煉."

養氣四層,能在體內生出真氣.

等到體內真氣充盈,真氣在經脈中運轉之時,發出輕微的呼嘯聲,就到了養氣第五層.

人體之內,有十二條正經,加上八條奇經.

養氣第五,六,七,八層,各需要打通三條正經.修為到了養氣第九層,就要打通八條奇經.

第十層大圓滿,則要貫通全身經絡,真氣運轉暢通無阻.

養氣十層之後,就是煉氣境.

這煉氣境,也有十層境界.

若想呼風喚雨,騰云駕霧,須得突破煉氣境,達到神魂境.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萬丈高樓起于平地.

養氣與煉氣,就是萬丈高空的根基.

煉氣境講求精煉一身真氣,化為真元,內蘊五氣,上貫三花.其中內蘊五氣,指的是五髒之內,滋生出五行氣息,由此可以施展出五行法術,禦使風火雷電.至于上貫三花,三花講的是精,氣,神,此乃人之三寶,三者缺一不可.

"天有三寶為日月星,地有三寶為水火風,人有三寶為神,氣,精……"

莊敦申搖頭晃腦,了一大串,也不管柳毅聽不聽得懂,隨後從衣中,掏出一卷《造紙經義》交給柳毅.

柳毅接過《造紙經義》,問道:"莊師叔,精,氣,神里面的精,是不是我們男子體內的精元?這麼來,我們是不是不能娶老婆,不能近女色?"

"哦?"

莊敦申眉毛一抬,"這麼,你很喜歡女色?"

"談不上很喜歡."

柳毅煞有其事沉思了片刻,點了點頭,道:"食色性也,我要是不喜歡,估計師叔你也不信."

"人鬼大,你才十四五歲,毛頭子一個,也惦記著女色?孺子不可教也!這《造紙經義》你好好讀一讀,吃過午飯後,就去竹林砍竹子,回來按照經義上的方法,開始給我造紙!"

莊敦申似乎是被柳毅氣到了,拂而去.

《造紙經義》只有三四頁,柳毅看了幾遍,將里面記載的造紙步驟牢記在心,已快到了午飯時間.

中午,造紙坊有一個半時辰的休息時間.

柳毅在食堂吃了飯,回房修煉了一次,這一回他故意沒有把羽毛放在身上,而修煉速度果然變得和平常一樣.

運功十二周天,柳毅把羽毛貼身藏好,想道:"等到了晚上,我再把羽毛放在身上,要是修煉速度變成了三倍,那麼我修煉速度產生變化的原因,肯定是因為這支羽毛……養氣境,煉氣境,神魂境!等我到了神魂境,就能學到法術,習練修行之士的手段!"

離開坤字院,在造紙坊領了一把柴刀,柳毅來到竹林砍竹子.

竹是毛竹,只有中指大,煥發著一股青紫色.

嘣!

柳毅一刀砍下去,柴刀反震回來,險些傷到了他自己.

再去看那毛竹,居然只被砍出了一個淺淺的痕跡.

"真他娘的硬啊!"

柳毅心中感慨,將真氣運轉到手上,緊握柴刀朝毛竹砍去,才稍微砍得深了一些.

一連砍了幾百刀,才把竹子砍斷.

等到黃昏時分,柳毅才砍了五根竹子,手上卻磨出了十幾個血泡.

只是天色已晚,柳毅不得不下山去了.

"哎呦!這不是我們柳師兄嗎?"

此人叫做范建,也是在造紙坊做事的外門弟子,早晨柳毅來到造紙坊的時候,就屬他的嘴臉最惡毒.

現在見到柳毅抱了五根竹子回來,范建又走過去冷嘲熱諷了一番.

"柳師兄,你這竹子,砍得可真多啊!"

"柳師兄,你算是破了我們造紙坊的記錄,簡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念天地之悠悠……"

范建就像一只綠頭蒼蠅,不斷騷擾著柳毅.

"滾!"

柳毅被惹毛了,遠遠又看到莊敦申站在鍾樓下面,他猛地轉過身去,一口唾沫吐到了范建臉上.

"好哇!好哇!"

范建拉著子擦了擦臉,朝柳毅沖去,"你他媽膽子也太肥了點,竟敢朝老子臉上吐痰,今兒個是你柳師兄先動的手,等下被我打殘了,你可別怪我不顧同門誼."

許多外門弟子站在一旁,就等著看熱鬧.

先前那抱著白兔的女弟子,也站在人群中.

"范建!"

莊敦申飄然而來,冷哼一聲.

范建滿臉怒火,指著柳毅,"是他先動手的!"

"君子動口不動手!"

柳毅彬彬有禮,朝著莊敦申拱手道,"師叔,我是君子."

此刻,那白衣女弟子也走了出來,神態冷若冰蓮,眼神從莊敦申身上一掃而過,"莊師叔,是范建先招惹柳毅的."

"陸凝霜師侄的話,我自然是信得過的!"

莊敦申點了點頭.

上篇:第七章:人心     下篇:第九章:三陽經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