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十章:危機  
   
第十章:危機

鍾樓下面,站著兩個身穿道袍之人.

其中一人柳毅認得,是造紙坊的管事莊敦申,另外一人則是陌生面孔,長著一張四方臉,粗短的眉毛,眼神十分精明.

"柳毅,到這邊來."

莊敦申見到柳毅抱著十二根毛竹,臉上由不得泛起一股笑意,把柳毅叫到了鍾樓下面,問道:"一下午砍十二根青紫毛竹,想必這幾天你修為突破了,已經打通了一根經脈吧?"

對于這個造紙坊管事,柳毅還是很尊敬的,答道:"弟子打通了手三陽經脈中的一條."

"不錯!不錯!如此一來,只需再過一個多月,你就能做出第一張符紙,我這做師叔的也算功德圓滿,到時候你可以離開我造紙坊,去其他作坊,繼續曆練."

莊敦申點了點頭,"我身邊這位,是育獸坊管事,名作牛青云,你叫他牛師叔即可.等你學會了造紙,就去牛師叔那里學習孵化育養靈獸."

"弟子拜見牛師叔."

柳毅朝牛青云拱手一拜,忽然想起前不久唐佳文給他的《基本靈獸圖解》,心中已是明白,想必他去育獸坊的事,是早就安排好的.

"嗯,你資質倒是不錯."

牛青云笑著點頭,受了這一禮,眼中閃爍著一抹精光.

柳毅看到牛青云目露精光,心中忽然覺得有些不安.

他總覺得,這牛青云師叔對他的態度,與甯玉柱以及莊敦申二人,有所不同.可具體哪里不同,柳毅卻不出來.

此後,柳毅依舊是三點一線生活,不是在造紙坊砍竹子,就是在坤字院苦修.

而牛青云,也時不時會來到造紙坊,不著痕跡的觀察著柳毅.

十一天後,柳毅將手三陽經脈,再度打通一條.

一個上午的時間,整整砍了二十五根毛竹,帶回了造紙坊.

牛青云站在鍾樓下面,見柳毅抱著二十多根竹子走來,眼中猛地閃現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喜色,走到柳毅面前,朝他笑了笑,"柳師侄,你又突破了!"

"弟子見過牛師叔."柳毅點了點頭,抱拳施禮.

牛青云道:"照師侄你這個修煉速度,再過幾天就能砍伐到足夠的竹子,不久後就可以造紙成功,來我育獸坊曆練曆練,不妨今日就隨我去育獸坊,也好先熟悉熟悉環境,我順便帶你見識見識各種靈獸."

柳毅不疑有他,把毛竹抱回房間收好,鎖好門之後,隨著牛青云去了育獸坊.

牛青云腳踏一柄拂塵法寶,帶著柳毅禦空飛翔,宛若云中仙人.

初冬時節,山中濃霧遮天.

育獸坊與造紙坊相隔不遠,只有十來里路程,即刻就到.

"柳師侄你倒是性格謹慎,區區幾根毛竹,也要放在房間里鎖好,是怕造紙坊那些弟子,偷走你的毛竹嗎?"

牛青云領著柳毅,走進育獸坊大門.

育獸坊,是玉溪派孵化育養靈獸幼崽的地方.

坊中遠遠近近,傳來獸吼鶴唳的聲音,嘰嘰喳喳的鳥叫……

能見到仙鶴棲息在樹上,猛虎豹子躺臥在樹下,端的是一幅仙家景象.

柳毅眼中滿是驚奇,左看右看,聽到牛青云在問他,隨口就將這些時日,在造紙坊中的遭遇了一.

"哼!莊敦申師兄只顧著自己修煉,卻沒有把造紙坊中的弟子管好,倒是讓柳師侄你受委屈了."

替柳毅抱不平了一句,牛青云嘴角勾起一道笑意,指著那些正在替靈獸梳理毛發的外門弟子,對柳毅道,"我這育獸坊中弟子,個個都守規矩,等你來到這里之後,牛師叔保證你不會受到半點委屈."

兩人且且走,不一刻間,來到了育獸坊里頭一座庭院中.

牛青云當先進了院子,來到大廳之內,示意柳毅坐下,"柳師侄,你用十一天時間,就打通了第二根經脈.這種修煉速度,在我玉溪派也是極為少見,不知柳師侄體內,是否有非同尋常的靈根?"

聽到這個問題,柳毅第一時間就想起了那根白色羽毛.

如果柳毅是剛剛進入玉溪派,他或許會將羽毛之事,給牛青云聽.

可現在他已經在造紙坊中曆練了一個多月,見慣了別人的妒忌詆毀,冷嘲熱諷,知道這玉溪派雖是名門正派,可未必人人都是君子.柳毅心中更是明白,羽毛之事絕對不能輕易對人出.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柳毅打定主意不羽毛之事,只是搖了搖頭答道:"弟子也不知道."

"我修行之士,有靈根和沒靈根,差距極大.要是體內有靈根存在,修行速度就會遠遠超過別人,而我玉溪派對于這種弟子,也會重點照顧……"

牛青云十分和藹,給柳毅倒了一杯茶,擺在他面前,"不如讓牛師叔,替你把脈探查一番,看看你體內到底是什麼靈根.如果師侄你的確資質不凡,師叔會將此事稟告給掌門,到時候掌門肯定會對你另眼相看,而牛師叔我也有推薦人才的功勞."

聞,柳毅把手伸了出來,讓牛青云替他把脈.

"不對呀?"

牛青云用兩根手指,搭在柳毅脈門上,探查了一番之後,搖了搖頭,眉頭慢慢的皺了起來,"柳師侄你雖然資質不錯,可體內並沒有靈根存在."

柳毅回答道:"我第一次去造紙坊的時候,莊敦申師叔也探查過我的資質,他也只我資質不錯,沒有發現我體內有靈根."

"哦……"

牛青云沉吟了一聲,朝柳毅揮揮手,道:"你先回去吧."

這時候,牛青云仿佛忘記了,他曾經過要帶柳毅去看靈獸這件事.

柳毅走後,牛青云獨自一人坐在房中,眼中光輝閃爍不定,心中想道"我還以為柳毅體內有靈根,是天縱之才,想著把此事彙報給掌門,謀取一點功勞,可這柳毅卻只是中等偏上的資質,白費了我一番心機."

良久之後,他猛地站起身來,在大廳中走來走去,口中念念有詞,"中上的資質,卻能用十來天的時間,打通一條經脈,這不合理啊!"

不合理!絕對不合理!

牛青云眼中精光一閃,再想道:"這柳毅要麼是服用了唐佳文給他的靈丹妙藥,要麼是有寶物在身!唐佳文做事規規矩矩,要求門下弟子踏踏實實修行,絕不可能把提升修為的丹藥交給柳毅服用,那麼柳毅身上,肯定有了不得的寶物!"

想到此處,牛青云臉上遽然生出一抹笑意,轉身朝門口了一句,"關山遠,來大廳見我!"

這一句話聲音雖,卻清清楚楚傳遍了整個育獸坊.

關山遠正在給一只待產的母豹子梳洗毛發,聽到牛青云召喚之後,一路跑來到大廳,"弟子在此,不知管事有何吩咐?"

牛青云眼神一抬,"我記得你住在坤字院,對吧?"

關山遠答道:"弟子正是坤字院的."

牛青云再問:"你認識柳毅麼?"

關山遠恭恭敬敬回答道:"弟子認識,柳毅就是剛剛和管事一起來到育獸坊的那個人."

"從今日起,你就偷偷的跟著柳毅,不必來育獸坊了.你只需偷偷跟在他身後,注意他的一切事,所作所為,衣食住行……不過,此事不可被他發現了."

牛青山衣一揮,掌中出現一顆丹藥:"你要是做好了此事,我就把手里這顆聚氣丹賞賜給你,等你突破至煉氣境,還會收你做弟子,你可願意?"

"弟子願意!"

關山遠滿臉狂喜,樂不可支,跪在地上連連叩頭拜謝.他資質平平,已經二十四歲,要是一年之內不能突破至煉氣境,就會被遣送回家.

如此一來,關山遠修行之途就付之流水.

聚氣丹,有著聚攏真氣,幫助養氣境修士打通經脈,突破養氣第十層的功效.

這顆丹藥對于關山遠來,就像是落水之人面前的一塊木頭,實實在在算得上是救命之物.

上篇:第九章:三陽經脈     下篇:第十一章:曲意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