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十六章:誰暗算誰  
   
第十六章:誰暗算誰

食堂門口,一個人迎了上來.

"柳師兄,為何這幾天沒來育獸坊呢?"

關山遠拱手抱拳,笑吟吟看著柳毅,"師弟我在山中打了一只狍子,准備烤著吃了,還請柳師兄賞臉,今晚和我一起烤肉吃?"

他剛剛完,段木怒領著侯四喜等人,也從一旁走了過來.

段木怒道:"柳師兄,關師弟也是一番好意,正好前幾天我下山去買了些酒回來,不妨今晚我們就熱鬧熱鬧?"

"烤肉的胡椒粉,算我胡圖圖的!"胡圖圖捧著一大碗飯菜,從食堂里竄了出來,"有酒有肉,不吃白不吃……"

完之後,胡圖圖又咽了一大口唾沫.

這個食堂就建在坤字院宿舍之外.

宿舍門口,有許多進進出出的外門弟子,聽到胡圖圖這麼,一個個站在門口看著,處于強烈圍觀狀態.

坤字院有弟子九十多人,卻只能分到五十碗飯菜.

這些圍觀的弟子,多數都是和以前的胡圖圖一樣,沒有資格吃食堂的藥膳,只能啃一些干糧度日.

柳毅掃視周圍眾人,略微沉思片刻,道:"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依我看不妨把坤字院的師弟都叫起來."

段木怒皺眉道:"一只狍子,只怕人多肉少,不夠大伙吃的."

"不怕!不怕!"

關山遠一心想要結交柳毅,怎會放過這等機會,趕緊:"這些天大雪封山,我打了不少野味,絕對夠吃."

"就這麼定了!"

柳毅莞爾一笑,走進食堂.

吃過飯後,柳毅就去了造紙坊.

坊中弟子要麼吃飯未歸,要麼就是呆在房間里造紙,整個大院里人影稀少.

卻有一個歪瓜裂棗的身影,筆直朝柳毅走來.

"喲!這不是柳師兄嗎?"

范建鞋子上有一些白黴,發著淡淡惡臭.口中哈著白氣,手里頭玩弄著一個雪球,歪著脖子看著柳毅,"柳師兄這些天去哪兒了,怎地沒見著你的人影?莫非是去女弟子宿舍,找師姐師妹們約會去了?"

每一次見到范建,柳毅都有一種沖上去揍他的沖動.

這一次也是一樣,柳毅剛聽到范建話,就想掏出紫電錘砸他,可想想之後又忍住了,朝自己房間走去.

畢竟造紙坊莊敦申明令禁止,任何人不能鬧事.

范建見柳毅不理他,又追上去,口中念念有詞,"柳師兄你就死心吧,咱們玉溪派的女弟子,喜歡的是我范建這種類型的,不可能看上你!"

"真的,犯賤師弟你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柳毅轉過身來,朝范建看了一眼,"就你這歪瓜裂棗的模樣,天然一顆歪脖子病樹,能招惹女子喜歡?"

范建卻沒有反駁,只是一臉冷笑看著柳毅,心中想道:"看你能得意到什麼時候!"

半晌之後,柳毅來到自己造紙的房間.

打開門鎖,推門而入.

一股惡臭撲面而來.

牆角池子里浸著的竹子,泛起了一層厚厚的白黴,還有一些蛆蟲在竹子上爬來爬去,讓人覺得嘔心至極!

這些竹子,是柳毅用了一個多月時間,從一天幾根,到十幾根,到二十幾根,日複一日從竹林中砍回來的.

為了這些竹子,柳毅手掌上不知磨破了多少個血泡,今日卻毀于一旦!

這房中白黴與惡臭,與范建鞋子上的白黴,以及身上惡臭,一模一樣.

"范建!"

柳毅怒吼一聲,摔門而出.

而那范建,居然等在了造紙坊大院中,滿臉冷笑看著柳毅.

"我房間竹子發黴了,是你干的好事,對吧?"

柳毅咬牙切齒,盯著范建,氣得手指都有些發抖.

范建得意樣樣走到柳毅面前,仗著自己二十多歲了身高超過柳毅,低頭俯視著柳毅雙眼,譏諷道:"你房間發黴,與我有什麼關系,你有證據證明是我干的?你自己沒守著竹子,能怪得了誰?再你房間不是上了鎖嗎,竹子發黴了關我屁事?"

柳毅只等范建靠近,趁著他話分心的時候,抬起膝蓋猛地撞在范建胯下,暴喝道:"老子滅了你!"

這是他進入玉溪派之後,第二次用這種招數.

柳毅本就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當年在地靈村里也是個混世魔王,打架斗毆的事沒少干.他要麼不動手,一旦動手,手段必定異常辛辣,絕不留.

從來都只有他欺壓別人的份,哪里忍耐得了別人的欺壓?

像這種專攻弱點的招數,柳毅早已用得極為純熟,可謂千錘百煉.

范建胯下被膝蓋猛撞了一下,疼得腰背弓了起來,就像一只烤熟的蝦米.

啪!

柳毅將真氣運轉于三陽經脈,抬手就是一拳,打在范建耳根處.

二十三歲的外門弟子范建,養氣八層的修為,就這麼被柳毅打翻在地.

柳毅一腳一腳,踹在范建身上,罵道:"我讓你暗算我!……我讓你毀我竹子!……我讓你一天到晚想著害我!"

范建掙紮著想要爬起來,柳毅又是一拳襲來,將他再度打翻.

范建只覺得眼睛一黑,耳朵腦袋一陣嗡嗡作響.

不少外門弟子站在遠處,對柳毅指指點點,卻無人前來阻止.

各人自掃門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唯有那陸凝霜,抱著兔子穿著白衣,走到柳毅身邊,"再打下去會出人命,眾目睽睽之下,柳師兄你難逃罪責."

"看在陸師妹的份上,饒你一命!"

柳毅把鞋子往范建臉上擦了擦,拍了拍身上雪花,朝陸凝霜拱拱手,"這次多謝陸師妹提醒,不然我差點就中了范建的*計!我要是真殺了他,只怕師門會讓我賠命.一命賠一命,他算是賺大了."

"師兄明白就好."

陸凝霜拱手離去,她只有十三歲,相貌已經長得異常秀美絕俗,除了一頭柔順的青絲之外,全身上下一片雪白,就是臉上少了點血色,渾然一朵冰蓮模樣.

竹子被毀掉,自然要重新去砍.

今天毒打了范建一頓,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柳毅拿著柴刀,去竹林砍竹子.他本想用紫電錘來砸斷竹子,可砸斷十來根之後,體內真氣就消散一空,干脆就不使用紫電錘了.打通手三陽經脈,砍竹子的速度快了許多,幾刀下去就能斬斷一根.

黃昏時刻,柳毅背著一捆竹子,回到造紙坊.

陸凝霜卻站在他門口.

"范建被你打了,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柳師兄最好心些."她穿著打扮宛如白雪,語氣也同樣冰冷.

柳毅懷中那只狼,此刻也伸出了頭來,直勾勾看著陸凝霜懷中的兔子,露出森森白牙,嚇得兔子趕緊往陸凝霜懷里鑽.

柳毅拱拱手,心中琢磨著是否能融化這個冷冰冰的妹子,道:"謝陸師妹關心."

"我師傅和你師傅是道侶,她讓我多多照顧你."

陸凝霜摸了摸懷中白兔,轉身離去.

修行之士口中的道侶,就是夫妻的意思.

柳毅把竹子放進房中,關門離去,心中念想著,"陸師妹年紀還比我些,師娘卻讓她照顧我,難道這陸師妹修為很高,是一個世間少有的天才?"

從造紙坊回到坤字院,要經過一片密林.

柳毅走入這片樹林不久,就聽到後面有人高呼,"柳師兄請留步!"

"范建!"

柳毅轉過身去,皺起眉頭,"莫非你皮癢了,又想找打?"

"今天我不過是被你暗算了,才吃了大虧,現在我已有准備,必定要打得你滿地找牙,跪地求饒!"范建臉上依舊腫,胯下纏著一些布條,朝柳毅狂奔沖來.

范建已經有了養氣第八層的修為,修煉了一種拳法,一拳能打死一頭牛.

在范建看來,柳毅剛剛入門二月,修為低劣,如果正面對敵,絕不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沖到柳毅身前一丈之時,范建忽而凌空跳起.就像是一只下山猛虎,雙手如同虎爪,掀起呼呼風聲,撲向柳毅.

柳毅掏出紫電錘,運轉真氣,錘子脫手飛出,砸向范建.

一道紫光當空襲來.

啪!

錘子砸在范建右腿上,再嗖的一聲,飛回柳毅手里.

范建腿被砸斷,立馬就從空中跌倒在了地上,疼得齜牙咧嘴,雙手捧著正在汩汩流血的大腿,怒罵道:"你竟敢暗算我!"

上篇:第十五章:賜寶紫電錘     下篇:第十七章:你若敢死,我就敢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