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十八章:送上門來的丹藥  
   
第十八章:送上門來的丹藥

"灰灰!"

柳毅把酒杯放到一旁,朝狼看去,卻見狼朝他搖了搖尾巴,然後撒開了腳丫子,往他房間跑去.

一邊跑著,一邊回過頭來嗚嗚直叫.

"這灰灰難道是困了,要跑回去睡覺?"

柳毅追向狼崽,一路回到九十七號房間,卻發現房門已經被人打開,一道人影正在房間中四處摸索.

"抓賊!抓賊啊!"

柳毅心中一個激靈,大聲呼喊,抓著紫電錘沖進房里.

昏暗的視線中,出現一道人影.

柳毅朝著人影丟出錘子,紫光迸射.

啪!

那人見紫光襲來,轉身就躲,卻被砸中了手臂,臂骨斷裂,血肉模糊.

"柳師兄是我!我是關山遠……"

那人在用沒受傷的右手在床上摸了幾下,滿頭大汗朝柳毅呼喊道:"柳師兄!是我!"

關山遠!

"關師弟,你不是在喝酒吃肉嗎,怎麼跑到我房里了?"

柳毅手中揚起火折子,把燈點上了,心中更是疑惑,看向關山遠之時,雙眸冷光四溢.

玉溪派外門弟子的宿舍,都要用身份竹牌插入門鎖,才能打開.

每個弟子,都有自己的身份牌.

而柳毅那個身份牌,此刻正握在關山遠手中,這讓柳毅心里怎能不懷疑?

"柳師兄,我來你房間,實則……實則是另有事."

關山遠把柳毅的身份牌放在桌上,口中不停的解釋著.

等柳毅冷靜下來之後,關山遠才伸手指著床鋪,道:"我偷了柳師兄的身份牌,進入柳師兄房間,是想送柳師兄一個禮物.可我又怕柳師兄不接受,這才出此下策,偷偷進房,把禮物放在了你枕頭下……"

嗚嗚嗚!

狼崽齜牙咧嘴,瞪著關山遠,只想沖過去咬他幾口,卻被柳毅一把抱住.

"真是為了送禮而來?"

柳毅掀開被子枕頭,卻發現一個青碧溜溜的丹藥,擺在枕頭下面.

丹藥約莫有鴿蛋大,散發出陣陣藥香.

柳毅拿起丹藥,仔細看了看,問道:"這是什麼丹藥?"

關山遠趕緊解釋,"這是聚氣丹,有些養氣境弟子,無法在二十五歲前突破至煉氣境,只需服用了這顆丹藥,就有很大的可能,一舉突破瓶頸,達到煉氣境."

"毅哥兒!毅哥兒!"

胡圖圖狂奔而來,沖入柳毅房中,呼喊道:"你剛剛喊抓賊,賊在哪里?"

"我喝多了點,亂喊了幾句而已."

柳毅朝胡圖圖搖了搖頭,轉而看向關山遠,"關師弟這份心意,我就收下了."

"只要柳師兄喜歡,我就心滿意足了.我先去與師兄弟們喝酒,下回再來拜會柳師兄."關山遠拱手離去.

等到走遠了,關山遠才用那沒受傷的手掌擦了擦汗水,想道:"好險!柳毅手那個錘子紫光閃閃,一下就砸斷了我右手,這肯定是唐佳文傳給他的法寶.要不是我靈機一動,把聚氣丹拿出來,裝作是要給他送禮,只怕他一錘子丟過來,就能要了我的命!"

******

"毅哥兒,這關師兄來是干什麼的?"

胡圖圖問了一句,伸手就要去抱狼,可狼張口就咬,嚇得他趕緊縮回手來.

"他他來送禮的,這聚氣丹就是他的禮物……"

柳毅把聚氣丹遞給胡圖圖,將剛剛發生的事了一遍,又問道:"他的話,你信嗎?"

"信!當然信!"

胡圖圖盯著聚氣丹,直流口水,然後戀戀不舍把丹藥還給柳毅,"不就是一個抱大腿的嗎,有什麼信不信的?"

柳毅道:"他要真想抱大腿,直接把丹藥送給我就是了,何必偷走我的身份牌,偷偷摸摸來我房間?"

"對呀!這事不對勁……莫非他想來偷東西?"

胡圖圖也是連連點頭,隨後又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他肯定是想要偷我們的薯!我先回房把薯藏好,等下再和你……"

罷,一溜煙跑了出去.

柳毅只覺得這胡圖圖的思維,完全無法理解.

狼崽在胡圖圖出門之後,也跑出了房門,速度比起胡圖圖居然慢不了多少,一會兒後又回來了,嘴里還叼著一塊烤肉.

院子里那些外門弟子,大多喝醉了,剩下許多烤肉擺在篝火旁.

狼用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充分發揮了愚公移山的精神,來來回回跑了一百多趟,叼來的烤肉都堆成一座肉山.

胡圖圖藏好薯後,又回到了柳毅房中,滿眼感慨指著肉山,"毅哥兒你這狼崽子,實在是太貪婪了!"

"我決定了,要給灰灰起一個正經名字,叫做貪狼!"

柳毅抬頭看著門外天空,北斗七星高懸于夜空,其中以貪狼星最為明亮,灼灼生輝.

"貪狼就貪狼!"

胡圖圖對起名字之事不感興趣,他又想起了關山遠,"我思來想去,還是覺得那關山遠,肯定不安好心."

"這我也知道,今夜砸斷他一只手,算是給他一個教訓!"

柳毅又問:"你那薯藏在哪里了?"

"我把薯擺在了門口,用一件長袍罩著."

"那人家一進門,就會看到你的薯."

胡圖圖腆著大肚子,一臉得意:"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柳毅實在不知該如何和胡圖圖繼續討論下去,干脆道:"我准備休息了,胖你也回去睡吧."

"我胡圖圖,就是個天才!"

胡胖搖頭擺尾,回房去了.

柳毅關門上床,運功修行.

貪狼則不肯離開那堆肉山,干脆趴在旁邊睡覺.

******

這一夜柳毅過的十分暢快,打了范建出了口惡氣,關山遠又乖乖的送上一顆聚氣丹……

可范建卻痛苦至極.

他一路爬出樹林,好不容易遇到了好心的外門弟子,帶他回了宿舍,又耗費了許多的錢財,托人買了一顆療傷的丹藥,才不至于落下病根.

可要想下床走路,至少要療養半月.

"柳毅!我與你不共戴天!"

范建越想越氣,只恨自己太大意了,居然單槍匹馬去找柳毅的麻煩.

折斷的骨頭,已經接好.

范建下半截身軀,都被繃帶纏住,就像出土的干尸木乃伊.

"柳毅手里有法寶,只怕我帶上幾個幫手,也打不過他.明的不行,我范建就來陰的……"范建躺在床上,眼中泛著怨毒的光芒.

而那關山遠此刻的想法,也與范建有幾分相似.

關山遠趁著坤字院弟子喝酒聚會,偷走柳毅的身份牌,進入柳毅房間,是奉了牛青山的命令,將柳毅的房間搜索一番,看看柳毅到底藏了什麼寶物.

可萬萬沒有料到,居然被貪狼發現了.

不僅沒有在柳毅房間找出任何東西,反而把那顆難得的聚氣丹,給送了出去.

時也?命也?

關山遠翻來覆去睡不著,直到第二天清早,他飯也顧不上吃,直接來到育獸坊,求見牛青云.

牛青云正在替七星白云狼的幼崽熬制藥膳,見關山遠來了,頭也不回,開口就問,"你手怎麼斷了?"

"昨天我和柳毅,與那個離字院弟子范建打了一架,我替柳毅擋住了一鐵棍,手臂被范建打斷了."

關山遠面不改色,睜著眼睛瞎話,"這些日子,我和柳毅關系越來越密切,這一次又替他擋了一棍子.相信不久之後,就能找到柳毅的秘密,不過……"

牛青云問道:"不過什麼?"

上篇:第十七章:你若敢死,我就敢埋     下篇:第十九章:失心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