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二十八章:那幾劍的風  
   
第二十八章:那幾劍的風

打通了十二條正經的養氣境弟子,則施展出各種棍法,槍法,刀法.不過玉溪派是正道門派,外門弟子雖敢打架斗毆,卻不會施展那些置人于死地的招數,刀光劍影,都砍在皮厚肉多的地方.

畢竟門規嚴厲,殺人要償命.

眾人的招式,用得有模有樣,黑虎掏心,雙龍戲珠,海底撈月……

尤其是那王三炮,當初被柳毅打了一頓之後,手段犀利了許多,一出手就是一招"猴子偷桃",將一個乾字院弟子打倒在地,嗷嗷直叫.

煉氣境的弟子,體內蘊養五行,倒也能施展出一些法術.

有的用火焰覆蓋在手掌上,大喊一聲"火焰掌".

有的手掌上冒著一層寒氣,"寒冰掌."

有的運轉五行中的土行手段,揮手灑出一把沙子塵土,專門瞄准對手的眼睛.

雙方你來我往,打得好不熱鬧.

外事堂中,有八座男弟子宿舍,除去乾字院與坤字院之外,余下六座宿舍的弟子雖沒有參戰,卻都來到了坤字院之外.

外事堂一些女弟子,也在人群當中.

就連不少內門弟子,也聞訊趕來看熱鬧.畢竟百人以上的大戰,平日里難得一見,機會難得,不可錯過.

幾百人圍在遠處,處于強烈圍觀狀態.有的站在高坡上,有的爬到樹枝上,有的爬上房梁,登上屋頂.

"打得好!"

"揍他!"

"快回頭,有人偷襲你!"

圍觀之人,叫喚得十分熱鬧,居然還有不少人在鼓掌叫好.

更有人在遠處開盤設下賭局,賭誰輸誰贏.

陸凝霜也在遠處觀戰,孤身站在一顆青松頂端,巋然不動,給人一種飄然若仙的感覺.

一顆雪白晶瑩的珠子,被陸凝霜握在掌中.

"陸師姐,你還在想著要幫柳毅?"

萬蕊蕊站在青松下面,一臉疑惑看著陸凝霜,"這一次童人傑是為了替陸師姐你出氣,才帶人來找柳毅的麻煩……"

陸凝霜並未話,明亮的眸子一直在看著柳毅,手中珠子,時不時調轉方向,瞄准那些准備暗算柳毅的人.

可陸凝霜也沒有想到,柳毅居然一步敗一人,乾字院那些弟子,無一人是柳毅的敵手!

尤其是柳毅舉手投足間,那種宗師氣度,讓陸凝霜看得有些出神,心中念想道:"師伯前幾天才給他一本劍譜,短短幾天時間,柳師兄就能揮手如劍,步法進退有據.這種修煉天賦,師門再無第二人!"

柳毅滿臉怒意,直接沖過了雙方混戰的地方,來到童人傑面前,目光如劍,盯著這個乾字院舍長.

幾個煉氣境弟子,站在童人傑身邊.這幾人在乾字院實力最高,自恃身份不去打群架.按理來,坤字院實力比不上乾字院,他們無需出手,就能打贏.可沒想到,柳毅居然沖到了他們面前!

柳毅竟如此厲害!

看著氣定神閑站在面前的柳毅,這幾個乾字院弟子,心中忽然生出一絲懼意.

童人傑本以為今天勝券在握,認為柳毅區區一個養氣境弟子,翻不起什麼大風浪.完全沒想到柳毅居然這麼勇猛,一步一人打翻十來人,就像打翻紙人一樣容易.

"這柳毅,竟然如此厲害!……不過,我有煉氣境七層,體內五氣朝元,學了一道術法,身邊又有幾位師弟幫忙……"

童人傑心中驚疑不定,眯著眼睛看向柳毅,忽然暴喝一聲:"各位師弟!干翻柳毅,我給你們每人白銀萬兩!"

聞,幾人就像打了雞血,沖向柳毅.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童人傑則是站在原地,手中捏動一道法訣,食指中指並攏如劍,指向柳毅.

一抹暗色火光,出現在童人傑指尖,彙聚成雞蛋大的火球,嗖的一聲飛出,打向柳毅.

火球術!

修行之士最經典的術法之一.

除了掌心雷和雷電術之外,這火球術普及率最高,只要修為到了煉氣境第七層,幾乎人人都會這個法術.

見到火球出現,陸凝霜神色乍然一變,掌中雪白珠子當空飛起.

她知道,憑著柳毅血肉之軀,哪怕招式再厲害,也擋不住火球襲擊.

可柳毅手中,卻乍現一道銀光,變作三尺長劍,劍鋒以一種玄之又玄的角度,由下往上托住火球.

火球受到劍鋒這麼一托,竟是改變了方向,朝柳毅身前一個乾字院煉氣境弟子身上打去.

嘣!

火球炸裂.

那人胸前衣服被火球炸碎,胸前皮肉一片焦黑.

這一劍之後,乾字院幾個煉氣境弟子,已經沖到了柳毅身邊,各施手段朝柳毅攻擊.

左邊一人揮拳砸來,右邊一人踢來一腳.

拳腳虎虎生風,威勢不凡.

柳毅一劍在手,劍鋒揮灑出一抹銀光,挑斷左邊對手的手筋,隨後身軀半轉,劍鋒由下而上,割開右邊對手的腳筋.

每一劍都如同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劍勢軌跡玄之又玄,劍鋒角度妙至巔毫!

唰!唰!唰!

一連幾劍,將周圍弟子打翻在地,又擊飛了童人傑打來的幾個火球,柳毅腳步移動,已經來到了童人傑面前.

陸凝霜揮手收回雪白珠子,目不轉睛看著柳毅,眼中滿是驚詫……

柳毅這幾劍,風無限,竟是將素云峰首座鄭逢蓮座下的天才女弟子陸凝霜,都給迷住了!

劍鋒如霜,抵擋在童人傑咽喉處.

"柳毅,難道你敢殺我?"

童人傑心中打著鼓,嘴上卻十分強硬,高聲叫喊,"我們玉溪派戒律森嚴,嚴禁同門相殘.哪怕你是親傳弟子,如果你殺了我,你也要償命!"

正在大戰的外門弟子聽到童人傑的呼喊聲,立刻各自分開,轉頭看向柳毅與童人傑.畢竟這兩人才是雙方的首腦,二人分出了勝負,這些外門弟子再打下去也已經沒了意義.

"你得對,眾目睽睽之下,我的確不敢殺你."

柳毅神色沉靜如水,氣勢如虹,手中長劍猛地一揮,劍鋒以一種異常玄妙的角度抖動,電光石火間,已是割斷童人傑腳筋.

不敢殺人,卻在眾目睽睽之下,割斷人腳筋.

周圍各院弟子紛紛神色大變,看來這柳毅,絕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更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而那些圍觀的女弟子,心思則與男弟子有所不同.

一個個像嘰嘰喳喳的麻雀,相互語著:"柳師兄好厲害,養氣境就打得過煉氣境,還是一人單挑一群!"

"有性格,我喜歡!"

"柳師兄施展劍法的氣度,迷死人了!"

"柳師兄剛剛那幾劍的風,讓師妹我下面都已經濕了."

這話,實在是太露骨.

就連陸凝霜聽了,都覺得臉上有些發燙.

上篇:第二十七章:乾坤之戰     下篇:第二十九章:服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