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三十章:神機妙算  
   
第三十章:神機妙算

此人叫做杜偉,是范建的表兄,玉溪派內門弟子.

其實,杜偉早就認出那個持劍大殺四方之人,就是柳毅.

只是杜偉心中驚疑不定,不敢相信柳毅區區一個拜入師門三月的弟子,就有這麼強大的實力,才自欺欺人問了范建一句.

"就是他!"

范建指著柳毅背影,滿臉怨毒,"當時他打斷我雙腿的時候,就是這副趾高氣昂的囂張態度.表哥,你可得給我報仇啊."

"我要想打斷柳毅雙腿,輕而易舉.但是我們內門弟子,不能像你們外門弟子這麼張揚,更不可能像童人傑一樣領著人打上門來."

杜偉眼神陰沉,目光像蠍子一樣,盯著柳毅遠去的背影,"我要是只將他腿打斷,他吃一顆丹藥就能治好傷勢.要想真正報仇,至少也要讓他身敗名裂!"

聞,范建兩眼放光,"表哥你有妙計?"

"回去再."

杜偉轉身就走.

外門弟子資質良莠不齊,如果二十五歲不能突破至煉氣境,三十歲不能突破至神魂境,就會被遣送回家.

一旦遣送回家,就不再算是玉溪派弟子.

所以,外門弟子只能算是半個修行之士.

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不同.

成了內門弟子,就能在玉溪派群山當中,自己找一個幽靜的地方,建設一座院落,潛心修行.

通俗一點來:生是玉溪派的人,死是玉溪派的鬼.

所以,玉溪派對內門弟子的管理,十分嚴格.

坤字院弟子將院外戰場速度打掃了一遍,清理地上那些板磚,木棍之類的武器,以及地上血跡.就連積雪,都被打掃的干乾淨淨.然後再搬出了酒肉等東西,在院中雪地上慶祝這次大戰勝利.

眾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好不熱鬧.

酒,自然是由胡圖圖出錢,再讓人去育獸坊租借了幾匹靈獸快馬,下山去買的.

關山遠提著一個酒壇,到處找人拼酒,一副醉醺醺的模樣.

柳毅用眼角余光打量著關山遠,也裝作大口大口喝酒,右手端著酒杯,左手擋在面前,卻把酒水大多倒進了衣中.

他清楚的記得,上一次眾人飲酒取樂的時候,關山遠偷走了他身份牌,進入他房中.

因胡圖圖賭博發了財,眾人都找胡圖圖敬酒,胖子一會兒就喝醉了,四仰八叉躺在雪地上.

貪狼則趴在胡圖圖身上,大口大口咬著肉,咕嚕咕嚕喝著酒.這狼倒也體質不凡,喝酒就像喝水一樣,千杯不倒.

"羽毛過,我修煉到了煉氣境,就能給貪狼煉制提升靈獸等級的丹藥.現在我修為到了養氣九層,煉丹的日子,指日可待!"

想到這里,柳毅眼中帶著一絲憧憬,將杯中酒水,一口喝了下去.

遠處關山遠見柳毅大口喝酒,臉上泛起一股不易察覺的笑容.

********

坤字院與乾字院打群架的事,很快就被外事堂管事甯玉柱得知了消息.

可當他趕到坤字院的時候,眾多乾字院弟子早已經散去.只聽到坤字院中傳出陣陣歡聲笑語,喝酒劃拳的聲音.

"甯竹竿來了!"

院中一個弟子眼尖,見到甯玉柱站在院外,趕緊低聲呼喊了一句.

頓時,院中叫囂的聲音,消失無蹤.

嘎吱!嘎吱!

甯玉柱踏著院門口積壓的冰雪,走到眾人面前.雙目一掃,不怒自威,"今天,是哪些人參與了打架斗毆?"

眾弟子鴉雀無聲,無人回答.

柳毅一口一口吃著烤肉,他自然不會做出頭鳥.

"甯前輩,我們這里沒人打架."

段木怒身為舍長,這時候第一個站了出來,朝甯玉柱拱手施禮,"我們從早晨開始,就在院子里喝酒吃肉,到現在都醉倒了一大半.我們坤字院的師兄弟們感極好,經常在一起喝酒聚會,關系親如兄弟,怎麼會打架斗毆?"

甯玉柱眯上眼睛,又問:"有人舉報,坤字院和乾字院,今天大打了一場,使用了刀劍之類的凶器."

"弟子敢保證,這絕對是誣告!"

段木怒裝出一臉義正辭的神態,憤憤不平,"甯前輩要是不相信,我段木怒願意和那個誣告我們的人,當面對質!看他當著我們的面,還敢不敢誣告我們."

"對!"

坤字院弟子借酒發瘋,大喊大叫:"當面對質!當面對質!"

"你們好自為之."

甯玉柱臉色一寒,轉身離去.

段木怒將他送到門外,又問了一句"甯前輩要不要留下來喝一杯?",可甯玉柱並未理會他.

"柳師兄!你果然神機妙算,"

段木怒朝柳毅敬了一杯,贊歎道:"要不是你讓我們開一場烤肉大會,在院子里宰殺野獸,遮蓋住了打架留下的血腥味,只怕甯竹竿不會這麼輕易離去.他這一走,我們打架斗毆的事,以後就不會再追究了."

柳毅皺了皺眉,問道:"為何?"

"各宿舍院子為了藥膳,大打一場,一戰定輸贏,是外事堂外門弟子多年來的規矩.只怕當初甯竹竿做外門弟子的時候,為了食堂藥膳,也和人打過不少架……這里頭的條條道道,甯竹竿心知肚明,他怎會刨根問底來追究此事?"

到此處,段木怒又壓低了聲音,在柳毅耳邊道:"童人傑壓迫我們坤字院的時候,把得來的飯菜,賣給那些有錢的弟子,十兩銀子一碗,柳師兄你准備怎麼處理我們坤字院多余的飯菜?"

段木怒此就是在詢問柳毅,該如何分贓.

打了這一架,坤字院不再被人剝削,而且還多出了六十幾碗飯菜.

這些飯菜,算是勝利的果實.

胡圖圖躺在貪狼身邊睡著了,胸前衣服縫隙里,露出一大把銀票,有數千兩之多.

"我要一半!"

柳毅目光從那些銀票上掃過,眼中精光閃爍,再道:"至于剩下的一半該怎麼分,就由段師弟你負責,按照出力的多少,分給坤字院弟子."

"柳師兄!真讓我來負責?"

段木怒眼中狂喜,心中暗想道:"柳師兄將這麼重要的事交給我,想必已經把我當做了他的心腹之人.柳師兄前途無量,我段木怒跟著他,必有出頭之日!"

柳毅點了點頭.

"我段木怒必定辦好此事,柳師兄請放心!"

段木怒意氣風發,帶上王三炮侯四喜等人,前往乾字院討債去了.

當初童人傑怎麼做的,這一次段木怒就怎麼做.

剝削者與被剝削者的身份,一天之內,顛倒過來.

一碗飯菜,十兩銀子.

十兩銀子,能換一兩黃金.

百兩黃金,才能換一兩靈石.

玉溪派早有規矩,只要成為內門弟子,每個月能從師門領到一百兩靈石.一百兩靈石,相當于白銀十萬兩!

靈石能用來煉丹,煉器,布置陣法.

修為在煉氣境以上的修行之士,可以直接吸收靈石中的靈氣修行.

柳毅本來就是親傳弟子,只需在外事堂曆練一年,就會被派到內門曆練,每月能領百兩靈石.

柳毅站起身來,環視四周外門弟子,神色肅穆,問道:"這次打架,坤字院人人出力.得來的好處,卻被我柳毅獨占一半,是否有人不服?"

上篇:第二十九章:服軟     下篇:第三十一章:關門打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