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三十二章:十年練劍  
   
第三十二章:十年練劍

"你有什麼禮物要送給我?"

柳毅收起劍丸,把房中泥火爐點燃,在爐子上放了一顆薯,好整以暇坐在桌邊,等薯烤熟,"上一次你給了我一顆聚氣丹,我念及你我是同門師兄弟,才領了你的,放你離去.這一次你送的禮物,如果比聚氣丹差,就別怪我不顧面!"

到最後,柳毅語氣中滿是冷意.

上一回放任關山遠離去,不僅是因為關山遠送了他聚氣丹,而且那時候柳毅一身修為實力,尚且比不上關山遠……

今天,不同往日!

柳毅養氣九層,劍丸在手,連煉氣境第七層的童人傑都不是他的對手,區區一個關山遠,怎打得過柳毅.

關山遠就是甕中之鱉.

柳毅則是在關門打狗.

"柳師兄,這次我也是為了送聚氣丹而來."

關山遠壓制住心中懼意,掏出一顆散發著藥香的聚氣丹,走到桌邊,把丹藥放在桌上.此人施展了隱身符,柳毅看不到他的身影,只見到面前出現一顆丹藥,擺在了方桌上面.

"凡事不可一而再,再而三."

柳毅拿起聚氣丹,搖了搖頭,"每次都是聚氣丹,關師弟你可真沒創意!"

"這……"

關山遠神色愕然,掏出幾張符紙,放在桌上,"我還有幾張隱身符,也准備送給柳師兄."

柳毅收起隱身符,卻不肯回答關山遠,只是靜靜的坐在桌邊,直到薯烤香了,他才拿起薯,慢慢剝開,神態悠閑.

關山遠卻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卻又不敢催促柳毅放他出去,只得老老實實站在一旁,腳都站麻了.

不知不覺,半個時辰過去了.

關山遠身上隱身符的效力,終于消散.

"灰灰,你去搜他的身!"

柳毅朝著滿臉汗水的關山遠看了一看,優哉游哉吃著薯.

嗚嗚!

貪狼低呼一聲,朝著關山遠嗅了一下.

狼的鼻子,十分靈敏.

嘶!

貪狼一揮爪子,撕開關山遠胸前衣服.十來張符紙,和一顆淡藍色丹藥,從關山遠懷中掉了出來.

那些符上,都寫有一個"隱"字,全是隱身符.

"這是什麼丹藥?"

柳毅拿起那顆藍色丹藥,只將丹藥放到鼻子前聞了一聞,就突然覺得嘔心難受,趕緊放下丹藥,盯著關山遠.

"這是……這是……"

關山遠猶猶豫豫,不敢回答.

"!"

柳毅劍眉一揚,氣勢凜然,三尺長劍出現在手中,指著關山遠.

"這是……失心丹."

關山遠支支吾吾,終于了實話.

"失心丹有什麼功效?"

柳毅長劍一揮,將桌子角斬開,滿臉殺氣,"你要是不實話,猶如此桌!"

直到此時,關山遠才算是認命了,答道:"失心丹吃了之後,會在一個時辰之內喪失心智,無論別人問什麼,都會老老實實的回答."

柳毅冷然問道:"你偷偷來我房中,是想給我吃這顆失心丹?"

關山遠趕緊解釋,"剛剛吃下失心丹的人,會覺得難受至極,以至于大喊大叫.師兄要是吃下了失心丹,必會被坤字院的弟子發現,一旦把這件事上報師門,我關山遠必遭師門處罰……"

"這麼來,你不准備在坤字院給我吃這失心丹?"

柳毅心念一轉,已是猜到了這聚氣丹,失心丹,隱身符的來曆,"牛師叔把這些東西給你,你卻全送給了我.等牛師叔問起你的時候,你怎麼回答他?"

聞,關山遠神色一呆,當場愣住.

關山遠完全沒有想到,柳毅居然知道他身上這些東西的來曆.

柳毅又問:"牛師叔給你失心丹,肯定是讓你把這丹藥給我吃,然後問我一些問題.你,他讓你問什麼?"

"柳師兄……"

關山遠叫了一句,聲音像是在哀嚎.

"要是不,我就讓貪狼吃了你!"

柳毅揮揮手,把貪狼招到身邊,摸摸貪狼的腦袋,"貪狼食量很大,你一百多斤肉,只夠它吃個三五天,骨頭都不會剩下."

而貪狼則是輕輕搖了搖腦袋,齜牙咧嘴,實際上它是想告訴柳毅自己不吃人肉.可在關山遠看來,卻覺得貪狼是在向他示威,隨時准備將他吃了.

"我!我!"

關山遠在心里掙紮了很久,終于走上了坦白從寬的道路,"他以前讓我在你身邊打探消息,讓我喂你吃失心丹,然後叫我問你,為什麼修煉速度會這麼快,身上是不是有什麼寶物."

"哼!"

柳毅臉色冰寒,持劍指著關山遠,冷聲道:"在我被發現有稀世靈根之前,牛師叔或許會這麼做.但是我體內稀世靈根被發現之後,牛師兄怎麼還會讓你問我這些問題?我有稀世靈根,哪怕修煉速度再快些,也在理之中!你若不實話,休怪我翻臉無."

"我!我全都!"

關山遠畢竟不是什麼英雄豪傑,他在外事堂,也只是個角色,心智膽量都算不上傑出,此刻嚇得渾身冷汗,回答道:"這是我自己的主意,我今天見到柳師兄大發神威,一人一劍大殺四方.柳師兄只修煉了三天劍法,卻如此厲害,于是……"

"于是你就認為,我是靠著寶物的幫助,才能在三天時間將劍法修煉到極深的境界?于是你就用了隱身符,來我房間,想要給我吃失心丹?"

柳毅將半截薯往關山遠臉上一丟,罵道:"我從五歲開始練劍,修煉凡俗世人的劍法,到現在練了十來年,早已到了人劍合一的境界.這十來年的艱辛,怎是你關山遠想得到的?我這三天時間學會一套劍法,不過是因為我有十年練劍的基礎而已!"

柳毅滿口胡話.

可若不這樣,也騙不到關山遠.

區區一個關山遠,自然是無關緊要之人.

關鍵在于,柳毅想要借關山遠的嘴巴,把他十年練劍的事出去.如此一來,他三天時間練成《長風騰云劍譜》之事,才算合合理.

"原來,柳師兄曾苦練了十年劍法."

關山遠神色晦暗,不知所措,忽然間跪在柳毅面前,不停的扇自己的耳光,"柳師兄!是我不該鬼迷心竅!不該把心思用到了邪路上,你就放過我吧!"

"我放過你容易,可牛師叔卻未必會放過你!"

柳毅搖搖頭,"牛師叔雖然過,要收你做弟子.可他性格陰狠,可能會一劍殺了你,因為關師弟你……知道的太多了!"

"我!我該如何是好……"

關山遠這話的時候,神色十分惶恐.

"關師弟你就別和我裝蒜了."

柳毅示意關山遠站起來,伸手摸著貪狼的腦袋,目露冷光,看向關山遠,"你能趁我不注意,前後兩次進入我房間,算是一個很有心機之人.現在怎麼連這種事,都要來問我?"

關山遠依舊驚疑不定,"柳師兄……你真的願意放過我,不殺我?"

"你走吧."

柳毅走到門口,將擋住房門的凳子移開,再打開門,仰頭看著門外漫天大雪,頭也不回道:"如果下次再來,要記得帶一些比隱身符與失心丹更好的禮物."

關山遠看著柳毅站在門口的身影,心中一悸,想道:"柳毅有稀世靈根,此生必定不凡.只是我卻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心誠意放過我."

關山遠只覺得他和柳毅相比,宛若汙泥比之白云,螢火比之皓月.

上篇:第三十一章:關門打狗     下篇:第三十三章:豔!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