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三十六章:羽書開口  
   
第三十六章:羽書開口

"柳師兄你看今夜月明星稀,良辰美景,別人都去和家人團聚,我們孤孤單單留在師門,同是天涯淪落人……"

龔茉莉走進院子,期期艾艾看著柳毅,扭著腰杆坐到火堆對面,"柳師兄,今夜可以請師妹我吃烤肉嗎?"

"不可以!"

柳毅將烤肉翻了一翻,目光從龔茉莉身上掃過,"請你吃了,我豈不是要餓肚子?"

對于龔茉莉這種款式的女子,柳毅自然是不會放在心上的.

不過,怎麼也是同門師兄妹,柳毅也不好將龔茉莉趕走,只在心中埋怨道:"為什麼女弟子宿舍門口,有人守門,會把閑雜人等擋在門外,而男弟子宿舍卻沒有.這分明是性別歧視,歧視男弟子!"

"柳師兄,人家想吃烤肉嘛."

龔茉莉嬌滴滴這話,把竹盒子拿來,從里面拿出一些精制的糕點,"這些是人家自己做的糕點,我用糕點跟你換著吃,好不好?"

"想吃肉的話,自己打獵去!"

柳毅再度拒絕,自從那一次龔茉莉朝他丟了繡球,柳毅就覺得這女子有些不對勁,加之今日她又主動送上門來,讓柳毅更是心中警惕.

無事獻殷勤,非*即盜.

"柳師兄別那麼凶嘛."

龔茉莉哀怨又憂愁,看了柳毅一眼.

寒風襲來,吹在院中.

龔茉莉穿得單薄,趕緊湊近火焰烤火,她被寒風吹得瑟瑟發抖,卻還把肩膀上的輕紗掀開,露出滑嫩嫩的肩膀肌膚,朝柳毅拋著媚眼,"柳師兄,人家好冷……好空虛,好寂寞!"

時至此刻,烤肉已經熟了.

柳毅帶著烤肉走向房間,頭也不回.

"柳師兄!"

龔茉莉立刻站了起來,追上去朝柳毅呼喊著,"你真的忍心留下我一個人在這里,挨凍受餓?"

"覺得冷,你就回房穿衣服去."

柳毅丟下一句話語,啪的一聲關上門.

龔茉莉見柳毅如此不懂風,恨不得沖上去咬他一口,此刻面對著關緊的房門,只得恨恨的跺了跺腳,跑回木字院宿舍穿衣服去了.

********

柳毅和貪狼吃完烤肉,隨後坐到了床上,將羽毛拿了出來,問道:"我有顆聚氣丹,三顆聚元丹,羽毛你我是吃呢,還是不吃?"

羽毛雷光一閃:"吃".

"上一次一夜之間突破至第九層,被師傅知道了,師傅還刻意給了我一顆芝草化毒丹來解毒.要是修煉速度太快,師傅肯定又會擔心我."

柳毅搖搖頭,將懷中幾顆聚氣丹,聚元丹,以及芝草化毒丹,失心丹都拿了出來,道:"要是你有辦法,能讓師傅發現不了我是在吃丹藥練功,那就好了."

羽毛輕輕一顫:"有".

"真的?"

柳毅心中驚喜,他想要四年之後報仇雪恨,自然是修煉速度越快越好,丹藥吃得越多越好.

羽毛卻沒回答他,仿佛是因為受到了柳毅的質疑而尊嚴受損.

"羽毛兄!"

柳毅心中激動,連羽毛兄這稱呼都用上了,"快告訴我,你的辦法是什麼."

羽毛回答:"先吃藥,修行."

柳毅依舊有點懷疑,問道:"什麼時候能把你的辦法告訴我?"

羽毛:"煉氣境".

"煉氣境就煉氣境!"

柳毅收起羽毛,盤膝坐好,吃下一顆聚氣丹.有羽毛在身上,什麼揠苗助長,是藥三分毒之類的事,對于柳毅來,都是浮云.

運功十二周天,消耗一顆聚氣丹,打通奇經八脈中的四條.

吃過晚飯後,柳毅再吃下一顆聚氣丹,運功修行,打通了奇經八脈中剩下的四條經脈.

養氣境第十層!

一身經絡,十二正經,奇經八脈,已經全被打通,真氣暢行無阻.

丹田中真氣滾滾流轉,慢慢的結成一個氣流漩渦.

漩渦中間的真氣,不斷被壓縮.

不知不覺間,真氣液化,漩渦最中央出現了一滴液態真元.

這一滴液態真元,從漩渦中掉下,滴落在丹田內壁上.

嘀!

冥冥之中,柳毅聽到了一聲水滴落地的聲音.只覺得渾身一顫,舒暢無比,再度睜開眼睛之時,視線中的一切,似乎都生出了變化,和原來有所不同.

眼中看到的顏色更加鮮豔,耳中聽到的聲音更加清晰,就連觸覺,也變得更加敏銳.

消耗兩顆聚氣丹,突破至煉氣境.

"煉氣境!我終于突破到了煉氣境第一層!"

柳毅心中激動,將羽毛拿了出來,"羽毛兄,快把你的辦法告訴我.不然被師傅發現我一天之內突破到了煉氣境,肯定會責備我."

"區區煉氣境而已,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突然之間,一句話語在柳毅心頭響起.

"是誰!誰在話?是誰偷偷躲在房里?"

柳毅心中警醒,趕緊將羽毛放進懷中,掏出劍丸,顯化出三尺長劍握在手中,怒喝道:"如果再不出來,我一劍殺了你!"

羽毛是柳毅最大的秘密,而今他對著羽毛話的時候,出現另一個人的聲音,柳毅只以為這秘密被人發現,頓時就動了殺念.

"是我!"

又是那個聲音,在柳毅心中響起.

柳毅拔劍四顧,怒問道:"你是誰?"

"我是羽毛兄!"

隨著這句話在柳毅心中響起,羽毛唰的一聲從柳毅懷里飛了出來,顯現出字跡:"是我."

"真的是你?"

柳毅依舊有些不信,用三尺銀色劍鋒指著羽毛,"真的是羽毛兄你在和我話?"

羽毛飄回柳毅懷里,自動掛到他脖子上,在柳毅心中話,"把你那破銅爛鐵劍丸,收起來吧.這只是一顆下品寶器劍丸,我讓你砍一萬年,你也砍不動我.這玉溪派也太窮了些,你師傅也太氣了!區區一顆下品寶器劍丸,一個下品法器錘子,也拿得出手賜給門下弟子."

柳毅替唐佳文抱不平,"羽毛兄,這里是蠻荒地界啊,師傅都了,此地物資貧乏."

"蠻荒里的門派,就應該這麼窮?"

羽毛十分不滿,"你這是弱者的思維方式,窮了就該想辦法.你們玉溪派掌門,應該向你學習.修為低了,就該想辦法提升修為,身負血海深仇,就該想著報仇!門派窮,就該想辦法富起來!"

柳毅嘀咕一句:"難道你准備指點指點掌門,讓玉溪派富起來?"

"玉溪派是死是活,關我什麼事?"

羽毛更加不滿,"我關心的,只是你子的死活."

"羽毛兄的心意,我自然是知道的."

今天羽毛忽然能話了,柳毅心中滿是疑惑,腦海里千頭萬緒卻也不知該如何起,只問了一個眼下急需解決的問題,"羽毛兄,現在你該把你那個辦法,告訴我了吧?"

上篇:第三十五章:苦中苦,仙中仙     下篇:第三十七章:五行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