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四十四章:妖王  
   
第四十四章:妖王

旗幟黝黑,有一尺來長,上面刻畫了重重疊疊的陣法紋路.

"這是一朵定位旗!此旗能替人在迷蹤陣法之外,指明方向!"

唐佳文拿著旗幟打量一番,旋即臉色一變,"我玉溪派除了八卦庚金大陣之外,還有一座五行迷蹤陣,設置在山下土壤當中.為的就是防止敵人施展土遁術,從地底攻入師門.如果毅兒你聽了虎倀真人的,將這朵旗子插在山中,虎倀真人就能帶著煉獄窟高手,施展土遁之術,避開八卦庚金陣,攻入我們玉溪派內部!"

五行迷蹤陣,是借五行靈氣,設置的一座浩瀚大陣.

陣中迷途重重,顛倒上下左右的方向.

一旦施展土遁之術進入陣中,就像是來到了一座迷宮里面,分不清東南西北.

"這朵旗子事關重大,為師要去與掌門商議此事."

唐佳文朝柳毅點點頭,"你趕緊去外事堂收拾一番,再趕回步虛樓,和你師兄師姐彙合之後,再一同離開師門."

柳毅狂奔下山,跑回坤字院.

他本就沒什麼東西需要收拾,回到坤字院只是要帶上貪狼.

坤字院里許多弟子,已經收拾好了包裹,胡圖圖則站在房間門口等待柳毅,"毅哥兒!剛剛甯竹竿派人來傳令,讓我們趕緊收拾東西,去後山彙合,從一條密道離開玉溪派,再各自回家,就連神行符都發下來了."

胡圖圖神態焦急,得十分匆忙,心中稍一猶豫之後,拿出一張符紙交給柳毅:"毅哥兒你沒分到神行符,我這張給你."

柳毅心中一暖,把符紙塞到胡圖圖懷中,"把神行符給了我,你自己怎麼辦?"

"不怕!我身上都是肥肉,他們不會吃我的!"

胡圖圖又把符紙交給柳毅,他口中話語得義正辭,可雙腿卻在發抖,顯然心中十分懼怕.

沒有神行符,就意味著跑不快.

跑不快,就意味著會死!

柳毅搖搖頭,"我師傅讓我去長台峰,和師兄師姐彙合,他們會照顧我,這符紙對我真的沒用,胖你自己保重."

"這樣我就放心了!"

胡圖圖掏出一張信紙放在柳毅手中,"這張紙上,記著我家的地址,以後毅哥兒你可要來我家看我!"

完之後,胡圖圖一路跑出坤字院,消失在弟子人群中.

"胡圖圖夠義氣!"

柳毅在心中贊歎一句,領著貪狼回到長台峰.

易長風與瘋子凳子,以及莫安甯四人,等在步虛樓里.

"師弟."

丹登子來到柳毅身邊,喚了他一聲,"我們准備留下來,和師門共存亡."

柳毅面色堅毅,"那我也不走!"

"師弟,師傅喜歡你這樣的性格,純爺們!"

莫安甯贊歎一句,抿嘴微笑.

"你們都不准備離開?"

唐佳文從空中飛來,停在步虛樓欄杆外.

"那就隨我前往山門,與煉獄窟高手大戰一場!不過……為師還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丹登子與丹峰子你二人."

唐佳文神色慢慢變得深沉起來,"你們師弟柳毅,以及師娘門下弟子陸凝霜,兩人資質卓絕,決不能留在玉溪派.等煉獄窟高手攻破護山大陣之後,你們就帶著毅兒與陸凝霜,趕緊從密道下山!"

丹峰子道:"師傅,我們都不走!"

唐佳文臉色一冷,"你們師弟與陸師妹離開了,才有希望替我們報仇雪恨!難道連師傅這份心願,你們也不能滿足?"

"師傅!"

丹登子悲呼一聲,不再爭執.

唐佳文深吸一口氣,眯著眼眸,揮手招來一團白云,載著師兄弟幾人,飛向玉溪派山門.

素云峰首座鄭逢蓮帶著陸凝霜,從遠處飛來,與唐佳文等人彙合.

陸凝霜神色如霜,默默看了柳毅一眼.

可柳毅心事重重,想著離開玉溪派之後該如何是好,只朝陸凝霜拱了拱手.

玉溪派除去玉溪峰不算,另有六座山峰.分別是長台峰,素云峰,朝露峰,浩然峰,鴻運峰,兜率峰.

六峰與玉溪峰相互拱耀,呈北斗七星之勢.

山門之內,早已聚集了諸多高手.

掌門侯端陽領著六峰首座,內門諸多長老,以及玉溪峰中那些輩分很高的門派護法,嚴陣以待.

"唐師弟.師門危在旦夕,我早已下令讓各峰遣散親傳弟子,連真傳弟子都早已從密道離開,你門下這些弟子,怎麼還在此處?"

侯端陽轉身看向唐佳文,神色有些無奈,"虎倀真人是煉獄窟三大妖王之一!煉獄窟高手眾多,絕不會只讓此人孤身前來.必定有許多妖修高手,隱藏在遠處!"

"師兄,我也勸過他們,可他們不願意走."

唐佳文面帶苦笑,心中卻十分欣慰,"我這些徒兒,要與師門共存亡,唉……"

山門之內嚴陣以待,山門之外,卻只站著虎倀真人一人.

頭戴斗笠,身穿蓑衣,黑巾蒙面.

侯端陽盯著虎倀真人看了一眼,再道:"其他人可以不走,柳毅與陸凝霜,必須離開!"

可就在這時,站在五彩陣法護罩之外的虎倀真人,看到了柳毅.

"乖女婿!你怎麼還留在玉溪派,還不快快到岳父這里來?"

虎倀真人朝柳毅大喊大叫,見柳毅無動于衷,他立刻伸手指向侯端陽,高聲怒罵,"侯端陽!本座還以為你們玉溪派是名門正派,行事光明正大,沒想到你們居然這麼卑鄙,把我乖女婿抓起來做人質,想要以此來威脅本座!"

眾人聽了這話,只覺得一頭霧水,不知道虎倀真人要表達個什麼意思.

唯有唐佳文與侯端陽知道柳毅之事,二人相視一笑.

"虎倀真人!我本來就是玉溪派弟子,當初和你的話,都是騙你的!"

柳毅從唐佳文身邊站了出來,面向虎倀真人,"我是正道修士,你是邪派妖修.你我勢不兩立,我又怎麼會做你的女婿?"

"乖女婿,你不是在騙我吧?"

虎倀真人思前想後都弄不明白,神態有些瘋瘋癲癲,"我給你的那朵旗幟呢,你放哪兒了?"

聞,唐佳文從衣中掏出旗,朝虎倀真人揚了揚.旗幟之上,用一方金鎖鎖住,金鎖鎮壓住了旗幟的威能,使得這朵旗幟再也不能給人指示方向.

"你!你竟敢騙我!"

虎倀真人氣的渾身發抖,在陣法護罩外上躥下跳,叫囂了一陣之後,他忽然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岳父我用《白虎震荒訣》引誘你,用儲物戒指收買你,你都不肯背叛師門,證明你是一個義膽忠肝,頂天立地的男兒!岳父果然沒看錯人!今天你沒有背叛玉溪派,沒有辜負師門的期望.日後你就不會背叛岳父,也不會辜負我女兒!哈哈哈哈……"

上篇:第四十三章:大劫難逃     下篇:第四十五章:三萬里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