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五十一章:功勞,責問  
   
第五十一章:功勞,責問

"你我分屬于正魔兩道,本座不宜久留,就先行告辭了."

譚度翁臉色冰冷,轉過身深深看了柳毅一眼,隨即領著聖火魔宗修士飛空離去.

當夜,在確認了煉獄窟高手完全撤走之後,玉溪派將高手派出,連夜召回了遣散的弟子.又在玉溪峰設下宴席,招待抱樸宗與道玄派來援的修士.

柳毅只是一個親傳弟子,本來沒有資格參加這種宴席,不過他獨自一人擊退虎倀真人,功勞極大,所以被安排在玉溪峰大殿當中,坐在唐佳文旁邊,和眾人一起宴飲.

幾杯酒下肚之後,眾人的話語漸漸多了起來.

抱樸宗掌門張云苛與侯端陽高聲暢談,起了三年之前,煉獄窟高手入侵抱樸宗,侯端陽領著玉溪派高手前去支援的事.

隨後,又起十九年前,煉獄窟入侵玉溪派……

柳毅坐在殿中聽著,心中嘀咕,"難怪我玉溪派弟子從後山撤退之時,有規有矩,有章有法,一兩天時間就撤走得干乾淨淨.原來是經常干這種逃跑的事,經驗已經十分豐富……"

大殿之內,觥籌交錯.

道玄派修士戴禮書端著一只酒杯,施施然來到柳毅面前.

"柳道友當空一劍,擊退虎倀真人.隨後在空中顯化出數百米劍光,將虎倀真人一路追到竹林里,逼得他灰頭土臉施展土遁術逃走.這種威風凜凜的架勢,實在是蠻荒少有,在下敬你一杯,先干為敬!"

戴禮書爽朗一笑,燦爛的笑容配上他那俊逸的面孔,倒也有幾分吃軟飯的資本,"不過,我心里對虎倀真人不戰而逃之事,頗有疑問,還請柳道友賜教解釋一番."

來者不善!

柳毅劍眉一揚,面帶微笑看著戴禮書,"戴道友有何疑問?"

話雖如此,柳毅心中卻在想:"我是睡了你娘親還是女干了你妹妹,我與你素不相識,你子居然對我有這麼大的敵意."

戴禮書筆直站在柳毅面前,擺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在下想問柳道友一句,為何那虎倀真人會不戰而逃?堂堂煉獄窟三大妖王之一,怎會如此膽?按照虎倀真人氣焰囂張目中無人的性格,至少也要和柳道友你大戰三百回合再走,才合合理啊……"

"哼!"

柳毅臉色冷然,掃視了戴禮書一眼,"我不是虎倀,我怎麼知道?"

"虎倀老妖怪口口聲聲你是他的寶貝女婿,在下還以為你和虎倀真人感深厚,就算你不問他,也會知道答案呢."

罷,戴禮書居然搖頭晃腦吟詩一句:"心有靈犀一點通!"

柳毅卻不理他,只將此人當做一只嗡嗡亂叫的綠頭蒼蠅.

"柳道友,下回再遇上虎倀真人,你就隨他回煉獄窟去吧.虎倀是煉獄窟三妖王之一,財大氣粗.你真要是做他女婿,那該多好啊,何必留在玉溪派?"

戴禮書搖搖頭,又道:"我看那陸凝霜道友,對柳道友你似乎有些義……先前在後山大殿之前,我看到陸凝霜道友那種眼含淚水,梨花帶雨的模樣,心肝兒都碎了,唉!我要是你,定會一劍殺了虎倀真人,絕不肯做他的女婿,讓陸凝霜道友傷心……"

戴禮書與柳毅話之時,侯端陽一直在和張云苛高談闊論.

此刻,兩人已經到了一百多年前,煉獄窟入侵道玄派,各方修士一起支援道玄派之事.

柳毅側耳聽著,忽而對著戴禮書展顏一笑,"風水輪流轉,明年到你家.指不定什麼時候虎倀真人會入侵道玄派,到時候戴道友一定要把握住機會,一劍斬殺了虎倀真人.千萬不要抱頭鼠竄,嚇得屁滾尿流."

"哼!"

戴禮書轉身離去,不敢再譏諷柳毅.他神色一陣青一陣白,心中想起了先前被柳毅一個"殺"字,嚇得癱倒在地之事.此刻戴禮書更加覺得臉上無光,顏面無存.

"很好!很不錯!"

唐佳文微笑著點點頭,"道玄派號稱正道第一派,今天你能滅了戴禮書的氣焰,為師十分欣慰!"

柳毅答道:"是師傅教導得好!"

"嗯!"唐佳文伸手摸了摸下顎修長的胡須,神態十分滿足.

一番宴飲,通宵達旦.

第二天,道玄派與抱樸宗修士相繼離開.

唐佳文施展駕云飛行之術,親自帶著柳毅與守在玉溪峰山下的貪狼,一路飛回外事堂,叮囑道:"昨夜戴禮書搬弄是非,你與虎倀真人之間肯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而朝露峰首座牛磨磨,也認定了你是虎倀真人的內應……為師早就與你過,不遭人妒是庸才.你我師徒身正不怕影子斜,別人的誣陷,詆毀,你無需放在心上,安心修煉才是正道……"

關切之,溢于表.

"弟子知道."

柳毅辭別唐佳文,回到外事堂坤字院.

自從下山賣藥,遇到虎倀真人那一天開始,整個玉溪派都處于一種十分緊張的狀態中,柳毅已經有好幾天不曾安心睡覺了.

回到房間往床上一躺,柳毅雙眼一閉,沉沉睡去.

貪狼卻精神頭十足,趴在牆角.獨自一狼,十分無聊.

嗖!

羽毛從柳毅胸口飛了出來,漂浮在貪狼面前.

貪狼揮揮爪子,想要把羽毛拍開.或許因為貪狼老是看到柳毅對著羽毛自自語,所以,貪狼似乎像討厭蒼蠅一樣討厭羽毛.

"灰灰,乖,羽毛老祖教你玩游戲!這個游戲學好了之後,你就可以開口話,和柳毅聊天.還能成為一匹英俊瀟灑的狼帥哥,到時候還能勾搭肥肥美美的母狼."

羽毛循循善誘,"老祖我教你,你用心去感覺丹田部位,引導丹田里那一股氣流……"

一覺醒來,柳毅盤膝坐在床上.閉上眼睛運轉真元,修煉修改版的《三元歸一經》.運功完畢之後,忍不住想起了陸凝霜雙眸含淚,梨花帶雨的模樣.

"陸師妹為何要流淚?虎倀真人又不是她爹,我又不是她丈夫.我和虎倀真人打架,她哭什麼?"

柳毅左思右想都不明白,懷著滿心疑問,和胡圖圖一起去食堂吃飯.

剛剛吃到一半,長台峰大弟子易長風來到了食堂.

"師弟,快隨我去玉溪峰."

易長風拉著柳毅騰空飛起,徑直飛向玉溪峰大殿,"師傅讓我來找你,前往玉溪峰領取師門賞賜.這一次能擊退虎倀真人,師弟你功勞最大!只是……只是朝露峰牛磨磨師叔聯合一些師門前輩,他們一口咬定你是虎倀真人的同謀,要和你當堂對質,責問你為什麼要勾結煉獄窟妖孽,師弟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備."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

眾口鑠金,積毀銷骨?

柳毅渾然不懼,來到玉溪峰大殿之時,他腰杆挺得筆直,"我自一口正氣在,咬定青山不放松,任爾東西南北風!"

上篇:第五十章:師叔祖     下篇:第五十二章:一劍,半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