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五十四章:名師高徒  
   
第五十四章:名師高徒

剛剛柳毅逼瘋關一東之時,面向大殿之外,背對著殿中眾人.殿中眾人,無人看到了柳毅眼神變化.

所以,包括唐佳文與侯端陽在內的玉溪派高手,都沒能發現柳毅的真正手段,並非是氣勢,而是眼中神光.

"我玉溪派中,絕對沒有柳毅這種劍法!"

牛磨磨依舊不肯退讓,今日關一東連柳毅半劍都抵擋不住,簡直讓他丟盡了臉面,"本座修煉數百年,也從未見到誰施展過單憑氣勢就能把人逼瘋的劍訣!柳毅這種劍訣,肯定是邪魔妖法!"

反正牛磨磨就是一口咬定了,柳毅施展的是妖法.

殿中玉溪派高手的目光,也變得複雜起來.

唐佳文雖然十分鄙視牛磨磨,但是在此時此刻,他也不得不問一句,"毅兒,你這劍訣,是從何處學來的?"

柳毅目不斜視,回答道:"師傅,我這劍訣,是在玉溪村的時候,自創的劍訣."

"這劍法怎麼創出來的?"

牛磨磨滿臉譏諷,追問道:"自古至今,能自創功法的,無一不是天縱英才,你柳毅年紀,怎能自創劍訣?"

"牛師叔你有所不知,當年在玉溪村的時候,我經常給村里人殺雞.殺雞殺的多了,就熟能生巧創出了這麼一道劍訣."

柳毅話之時,似有所指,模棱兩可道:"我用這劍訣殺雞的時候,不論是公雞還是母雞,不論是大雞還是雞……只需半劍,就能逼瘋雞,只需一劍,就能宰殺老公雞!"

聞,牛磨磨氣的臉色發紫,臉面紫得像一塊豬肝.

只因柳毅所的逼瘋雞,實際上就是在剛剛他半劍逼瘋了關一東.

關一東是雞,牛磨磨自然就成了老公雞,這讓牛磨磨怎能不怒?

"哈哈哈哈!"

唐佳文仰頭大笑,問道:"徒兒,你這劍訣有名字嗎?"

柳毅道:"弟子稟告師傅,我這劍訣,就叫做殺雞劍訣."

師徒二人一問一答,就像在演相聲雙簧,氣的牛磨磨嘴唇發顫,手指發抖.

"柳毅!竟敢罵我是老公雞,本座滅了你!"

牛磨磨氣到了極點,手中捏出一道法訣,朝柳毅打去.

轟隆!

隨著牛磨磨手中法訣一動,一道雷電當空落下,朝柳毅頭頂打來.此乃是玉溪派秘傳的玉溪雷法,威力不凡.

"牛師弟你是惱羞成怒,還是故意借著這個機會欺負後輩弟子?"

唐佳文揮動衣,丟出一方青色八卦鏡,擋住空中落下的雷電,喝道:"莫非是牛師弟今天皮癢,想要我給你止止癢?"

"師傅!"

柳毅仰頭看著被八卦鏡子擋住的雷電,朝唐佳文拱手抱拳,"殺雞焉用牛刀,還是讓弟子施展殺雞劍訣……"

"也罷!"

唐佳文點點頭,"師傅守在這里給你助威,毅兒你絕不可丟了我們長台峰的威風."

師徒二人一唱一和,氣得牛磨磨臉色發黑.

"老子滅了你!"

牛磨磨理智余額明顯不足,拋出手中飛劍,只想斬殺了柳毅.

可玉溪派高手都在大殿當中,怎會任由牛磨磨胡作非為?

"夠了!你朝露峰是嫌今天丟臉丟得不夠多?"

侯端陽冷哼一聲,又道:"柳毅身具稀世靈根,資質卓絕天下少有,自創一套劍訣有何不可?柳毅,你先過來.這一次擊退虎倀真人,你立了大功.本座賞罰分明,師門這次獎賞你靈石千兩,洞府一座.祖師爺那柄龍紋劍,從此之後也歸你所有."

"弟子謝過掌門!"

柳毅拱手施禮.

"你先回外事堂,務必要潛心修煉,且不可驕傲自滿!"

侯端陽揮揮手,讓柳毅退下.

噗嗤!

柳毅一抬頭,口中猛地噴出一道鮮血.

"毅兒!"

唐佳文臉色發白,跑到柳毅身邊,替他把脈探查傷勢,驚呼道:"為何你體內氣息紊亂,氣血攻心?"

"師傅你有所不知,我那殺雞劍訣一旦施展,就不能半途而廢,否則就極有可能氣血逆流,沖擊心脈,會導致心脈寸斷而死."

柳毅一本正經回答道:"剛剛關一東師兄倒在地上,已經算是認輸了.我和關師兄都是玉溪派弟子,怎能同門相殘?弟子怕傷到了他,才硬生生收回劍訣,于是……"

"于是你就受了內傷,五髒受損?"

唐佳文反問兩句之後,又是一聲長歎,"毅兒!唉……你就是太善良,為人太老實,太容易吃虧啊!"

"師傅!"

柳毅深受感動,輕喚了一聲.

唐佳文搖搖頭,"為師知道老實人有老實福,傻人有傻福,毅兒你無需多.這顆療傷丹藥叫做蟲草丹,你拿去服用了,千萬不要留下病根才好."

柳毅收起蟲草丹,"弟子先告退了."

當柳毅走到門口之時,牛磨磨又忍不住譏諷道:"柳毅你今天好威風啊,居然想要和我這做師叔的動手,以下犯上,唐佳文倒是教了個好徒弟."

"師叔過獎了."

柳毅一本正經回答道:"弟子資質愚鈍,怎麼比得上師叔門下弟子關一東?牛師叔的朝露峰,才算是名師出高徒."

這一席話,差點氣暈了牛磨磨.

等柳毅下山之後,唐佳文伸手指著柳毅離去的方向,朝侯端陽等人道:"我這弟子,其他的都好,就是性格太誠實,喜歡實話.唉……朽木不可雕也!"

明顯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牛磨磨聽了這話,怎能不氣憤?

不過牛磨磨今天氣得夠多了,似乎已經氣成了一種習慣.正所謂債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癢,這一次牛磨磨倒是把怒氣忍了下來,沒有開口怒罵.

"柳毅!你這毛頭子,竟然騎到老子頭上屙屎!"

牛磨磨一不發,盯著遠處外事堂方向,心中不由自主產生了一些別樣的念頭.

上篇:第五十三章:神光     下篇:第五十五章:排隊測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