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六十章:偽君子  
   
第六十章:偽君子

五行之氣從五髒中沖出,彙聚到雙手雙腳.

嗡嗡嗡……

四道劍光,從手心腳心迸射而出.

嘣隆!

屋頂被劍氣擊中,轟然碎裂,四分五裂,木屑與瓦片化作粉塵,四散飄飛!四道劍光沖天而起,有七八十米長,像是四條玉柱,矗立在洞府頂端,經久不散.

洞府所在的位置,是玉溪峰山腰.

玉溪峰高數千米,是玉溪派最高峰,這四道劍光在清晨之時十分明顯,不少玉溪派弟子都已經看到.

"是哪位前輩在修行?"

有人驚呼道:"快來看!玉溪峰方向有四道劍光,你們猜猜是哪位前輩干的?"

外事堂弟子,紛紛被吸引住了.

一個個爬到屋頂,或者飛到了樹梢上,凝視著四道劍光.

猛然,有人一語道破天機,"那是柳師兄的洞府!"

柳師兄!

柳毅!

"不可能吧?"

有人驚呼道:"柳師兄雖然資質超絕,可拜入師門才半年,再厲害也不至于這麼厲害吧?"

唯獨在坤字院,眾弟子毫不懷疑四道劍光是由柳毅發出.

只因坤字院弟子,人人都知道柳毅的洞府位于何方,人人都認識柳毅的洞府.

"哈哈哈!是毅哥兒!"

胡圖圖剛剛起床,正准備去食堂混幾口藥膳吃,猛地聽到眾人在喧嘩哄鬧,跑出來定神一看,立刻高興得上躥下跳,"肯定只有毅哥兒,才這麼威風凜凜.就憑這四道劍光,玉溪派弟子有幾人比得上?只怕算上整個正魔兩道的弟子,都無人能及!"

"是啊!"

坤字院舍長段木怒長生歎息,點頭道:"柳師兄拜入師門才半年時間,就有這般威能!我段木怒苦修數年,而今已是遠遠比不上柳師兄了……"

此話一出,坤字院弟子一片黯然.

那王三炮,侯四喜,關山遠等人,紛紛閉口不,心事重重.他們或是在玉溪派修煉了三五年,或是修行了將近十年,卻有很多人,連養氣境都不曾突破.

人比人,氣死人!

只有胡圖圖在替柳毅開心,咧開了嘴巴,露出牙齒沒心沒肺的笑著.仿佛那大發神威,四劍沖天的不是柳毅,而是他胡圖圖.

不僅是外事堂弟子在注視著四道劍氣,就連玉溪峰周圍六峰,以及內門四大堂口中的內門弟子,也在對著這四道劍氣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心胸寬廣的,是在羨慕.

心胸狹窄一點的,是在嫉妒.

沒有心胸的,是在恨.

眾人羨慕嫉妒恨的時候,羽毛卻在柳毅面前,發泄他的不滿,"三天時間,才勉強修煉出了一點劍氣,你這資質,實在太低!"

柳毅懶得理他,翻身從地上爬起,洗漱一番.

前前後後,加上閉關煉丹,一共有兩個月.

"兩個月以來,我除了前幾天去把貪狼領了回來,一直都沒有去找牛青云師叔報到,現在也該正式去一次了."

洞府中收藏的糧食,差不多已經被柳毅吃完.

隨便做了頓飯吃,柳毅便離開洞府,前往長台峰.

唐佳文一臉欣慰看著柳毅,師徒二人面對面坐下,"先前玉溪峰四道劍氣,是你施展的吧?"

柳毅答道:"弟子手持龍紋劍,正在修煉長風騰云劍譜,忽然間劍鋒震顫,放出四道劍氣,弟子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能得到祖師爺飛劍傳承,這是你的福分,也是你的機緣,為師十分欣慰.你資質高絕,能自創'殺雞劍訣’這種威力極大的功法,為師如果對你傳身教,反倒是矯枉過正,把你這個天才教得呆頭呆腦,磨滅了你的靈性.玉不琢不成器,我卻算不上能工巧匠,就怕把你這塊璞玉給雕刻壞了……為師想了一番,與其對你傳身教,還不如讓你自學功法,自*發揮,若有什麼不懂的,隨時可以來長台峰問我."

唐佳文一如既往給了柳毅幾本書,讓他好好看書,刻苦修行.

…………

育獸坊門口,牛青云筆直站著.

"柳毅,你心中可曾把我這個師叔放在眼里?"

牛青云一臉怒意,見柳毅朝他走來,當頭就問:"這兩個月來,你干什麼去了,莫非將我育獸坊當做了旅館,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柳毅裝模作樣施了一禮,"稟告牛師叔,這兩月以來,我都在閉關療傷."

"療傷需要兩個月嗎?"

牛青云喝問道:"唐佳文師叔不是給了你一顆蟲草丹麼?"

"弟子受傷太深,一顆蟲草丹不足以治愈傷勢."

柳毅不軟不硬回答道.

"哼!"

牛青云衣一揮,轉身離去.

柳毅見他走了,也領著貪狼走進了育獸坊,直奔七星白云狼的院子.先把貪狼交給七星白云狼照看,再從懷中掏出一本《育獸詳解》,跑到育獸坊各個靈獸院落中,自學修行之士育獸的手段.

牛青云藏在育獸坊陰暗處,遠遠打量著柳毅,心思陰沉.

在柳毅二劍揚名之前,他還會稍微指點柳毅一番,等柳毅大發神威擊敗虎倀真人,逼瘋關一東之後,牛青云干脆對柳毅不管不顧,半個字都懶得教他.

而今見柳毅捧著一本書自學,牛青云心中沒來由生出一股怒意,只想跑過去扇柳毅幾巴掌,再撕掉他手中書籍,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尊敬師長.

可想歸想,牛青云終究沒能動人.

他怕.

怕柳毅手中長劍,威能無限.

此刻,柳毅卻在用傳音之術,與羽毛話."牛青云果然是個偽君子,以前還教我孵化雞,現在卻半個字都不肯教我!"

"照你這麼,唐佳文也是個偽君子!"

羽毛鬼話連篇,挑撥離間,"唐佳文每次都讓你看書,也是半個字都不肯教你!"

"師傅授我功法,賜我法寶,你怎能他是偽君子?"

柳毅眉頭一皺,心中頗有怒氣,"當初在玉溪峰大殿,人人都懷疑我勾結虎倀真人,只有師傅堅定不移相信我……"

"唐佳文與我搶徒弟!"

羽毛念念有詞,"單憑這一點,他就絕不是什麼好人!"

柳毅及時糾正了羽毛錯誤的念頭,"羽毛兄,咱們是兄弟,不是師徒."

正在這時,牛青云從陰影處走了出來.

"柳毅,你隨我來!"

牛青云領著柳毅,走到育獸坊一座大廳中,指著桌上擺好的茶水:"你在我育獸坊,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人在心不在!喝了這杯茶之後,這育獸坊你不要來了,從明天起就去草藥坊曆練吧."

茶水散發著幽香,沁人心脾,有著一股失心丹的氣味……

上篇:第五十九章:朝天劍訣     下篇:第六十一章:自掘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