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六十三章:邁向強者的第一步  
   
第六十三章:邁向強者的第一步

牛青云多年積蓄,全在那顆儲物戒指中,此刻卻拱手奉送到柳毅面前.就連手中烏木劍,以及一些伴隨他多年的法寶,都要奉送給柳毅.

在牛青云儲物戒指中,還有上百封書信.這些信箋,大多是牛青云與道玄派一個名作彭大海的修士親筆所寫.

平日里牛青云用來傳達消息,以靈獸白鴿寄送的信箋,而今卻全都落到了柳毅手里.

至于牛青云那些飛劍與法寶,柳毅卻沒有收納.

諸如那柄烏木劍之類的法寶,很容易讓人看出法寶的來曆.

法寶柳毅不能收,可牛青云卻有一張玉柱雷符,被柳毅收下了.

玉柱雷符,威力更在玉樞雷符之上.

至此,柳毅手中,共有兩張雷符,一張玉樞雷符,一張玉柱雷符,只是這種紙質雷符,都是一次性的法寶,用完之後符紙就會灰飛煙滅.

"吃下這顆丹藥!"

柳毅拿出忘憂丹,丟到牛青云嘴里.

頃刻之間,牛青云就暈倒在了地上.

羽毛則讓柳毅把房間打掃一番,抹去那些柳毅戰斗之時留下的痕跡.

這一戰,可謂滿載而歸!

"嘿嘿!"

羽毛滿是得意,在柳毅心中調侃,"沒想到你也是個狠角色,還真能下得了手,就這麼把牛青云給廢了!"

"哼!他存心想要謀害我,我今日不廢了他,來日他就會廢了我!"

柳毅施展傳音之法,轉身指著牆角.

那里有一杯茶水,被打翻在地,水漬染濕了牆角.

"聖火魔宗滅我地靈村,與我有血海深仇,我立志要報仇雪恨,血債血償,算是我的遠慮.牛青云要給我吃失心丹,要謀取我身上的秘寶,是我的近憂.遠慮近憂,都算是仇恨,這就像牆角那杯茶,裝在杯子里是茶,倒在地上就不是茶了麼?"

柳毅眼神變得越來越堅定,"我與聖火魔宗是仇,與這牛青云,難道就不是仇了?"

"得好!"

羽毛大為贊賞:"這世間強者,無一不是從血路中闖出來的!別人欺你壓你,你若連半點血性都沒有,那就只能成為強者腳下的墊腳石!"

"哈哈哈哈……"

柳毅忽而仰頭大笑,從牛青云身上跨了過去,走向門外,"那今日與牛青云這一戰,算是我邁向強者之路的第一步!我不僅要廢他修為,而且要他身敗名裂!"

羽毛問道:"那你何必拖泥帶水,為何不干脆一劍宰了他?"

"他是師叔,是我的長輩.玉溪派是正道門派,我身為玉溪派弟子,怎能做這等以下犯上誅殺師叔之事?牛青云這些書信,就是他背叛師門的證據!等我將這些信箋交給師門,他牛青云必將受到師門重罰,活著比死了更痛苦!"

吱呀!

緊閉的大門被柳毅推開.

柳毅走出門外,卻猛地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正在遠處逃離.

柳毅心中咯噔一跳,眼中殺機四射,盯住那道人影.

原來是關山遠!

"關山遠,竟然是你在偷看!"

柳毅暴喝一聲,自儲物戒指中掏出一個黑乎乎的錘子,朝關山遠身上丟去.

嘣!

錘子迸射而去,砸斷關山遠腿,讓他跌倒在地上.

與牛青云大戰之時,紫電錘這種法寶派不上用場,而今用來襲擊關山遠,卻用得恰到好處.

"柳師兄,師弟我並不是在故意偷看啊!"

關山遠跪在地上,朝柳毅連連拱手,不需柳毅問他,他就自己不停的解釋著,"我今天來育獸坊找牛師叔,是要向他請教幾個有關培育靈獸的問題.沒想到正好遇到柳師兄你大發神威,把牛青云師叔給……給……"

到此處,關山遠猶猶豫豫,不敢再下去.

"給殺了,對吧?"

柳毅目帶冷光,反問道:"我要是牛師叔沒死,你信嗎?"

他本來是動了殺念,可殺人不過頭點地,現在關山遠都已經跪了下來,柳毅的殺念也就慢慢散了.

廳中牛青云雖血肉模糊,氣息微弱,可性命尚在.

"信!信!"

關山遠連連回答:"柳師兄的,我都信!"

"你守在這門口,不讓任何人進入大廳,知道麼?"

柳毅冷聲道:"這牛青云,背叛師門,罪該萬死!"

背叛師門?

關山遠一臉不可置信的神色,跪在地上,卻不敢反駁柳毅半句.

抬頭仰視著柳毅,心中泛起無窮的畏懼之.

他只覺得站在他面前的柳毅,就像是一座無法翻越的大山.而他關山遠,就像是大山腳下的一只螞蟻,無比卑微.

柳毅徑直來到七星白云狼的院子,讓貪狼跑去大廳門口守著關山遠,隨後再轉身看著七星白云狼,"狼道友!牛青云背叛師門,被我抓了個人贓俱獲,打成重傷.現在我要去將此事稟告師傅,稟告掌門,你能否送我一程?"

七星白云狼眼神一亮,點點頭.

…………

玉溪峰,大殿.

掌門侯端陽,以及三大護法長老,端坐在大殿之內.

唐佳文靜靜的坐在一旁,與侯端陽四人,一起聽著柳毅敘打傷牛青云之事.

"今天我去育獸坊曆練,空中忽然飛來一只白鴿,我以為是山中野鴿,一劍將白鴿給斬了,沒想到那白鴿卻是一只信鴿,鴿子腳下拴著一封信.弟子打開一看,發現這是道玄派送給牛青云師叔的信箋……正當弟子把那封信看完的時候,牛師叔忽然沖了過來,讓弟子把信還給他,被弟子斷然拒絕.牛師叔見弟子不肯給他書信,惱羞成怒,想要謀害弟子,反倒是被弟子打成重傷."

罷,柳毅拿出一疊書信,交給侯端陽,"這是牛青云師叔與道玄派彭大海的往來信件,請掌門過目."

"好一個牛青云!"

侯端陽看了幾封信件之後,將書信分給三位護法長老查閱,神色勃然大怒,"沒想到我玉溪派當中,竟然出了一個狼子野心的*賊!"

信件里頭,記載的都是牛青云這些年來,在玉溪派探查《蘭陵道書》下落的所作所為.其中包括牛青云夜探藏經閣抄寫玉溪派秘法,潛入掌門大院翻箱倒櫃尋找秘籍,盜賣育獸坊中靈獸幼崽……

不一會兒,就有人抬著半死不活的牛青云,來到大殿.

六峰首座與內門長老,也紛紛趕來.

牛磨磨剛剛進入大殿,目光從牛青云身上一掃而過,神色勃然大變,稍稍了解了一番事的經過之後,對著柳毅劈頭就罵:"孽徒!牛青云是你師叔,你怎能將他打得面目全非?"

柳毅冷然答道:"此等叛徒,人人得而誅之!"

上篇:第六十二章:蘭陵道書     下篇:第六十四章:句句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