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六十七章:怒打  
   
第六十七章:怒打

范建與杜偉走進院中之後,乾字院舍長童人傑,也來到了坤字院里.

經過幾個月的修養,童人傑傷勢痊愈,變得活蹦亂跳.

"柳毅!"

童人傑一臉冷笑,用中指指著柳毅,"你子也有今天!"

"童人傑你這***!"

胡圖圖勃然大怒,摸了摸身邊貪狼的腦袋,隨後抓起地上一塊石頭,奮力朝童人傑身上砸去,"上次你喝了灰灰的尿,這次自己送上門來,莫非是想吃灰灰的屎?你個***皮癢了,要爺爺給你松松皮?"

一番話語,劈頭蓋臉罵了過去.

"我等正道門派弟子,怎麼能開口閉口打打殺殺?"

童人傑一臉得意,不知從哪里掏出一柄折扇,放在身前搖了幾下,倒也有幾分花花公子的模樣,"今天大爺我不是來打架的,我來坤字院只為了看熱鬧而已.我倒要看看,這次柳師兄打傷了牛師叔,師門會如何處置,嘿嘿嘿……"

這笑聲,十分的幸災樂禍.

"我呸!"

胡圖圖喝罵道:"你個狗娘養的."

柳毅則是站在胡圖圖身邊,一臉笑容.

胡圖圖罵得越凶悍,柳毅心中就越爽快.畢竟論起罵人的功夫,柳毅自問遠遠不如胡圖圖.柳毅只覺得,胡圖圖幫他罵人,比起他自己親口罵人,來得更加痛快.

柳毅眼中精光一閃,仰頭大笑,道:"哈哈哈……胖,罵人的事就交給你了.等下要是打起架來,打人的事就交給我."

聽到柳毅放肆大笑,眾人想道:"這柳毅莫不是瘋了,還是破罐子破摔,大難臨頭了還笑得出來!"

"好咧!"

胡圖圖高聲回答,心中想道:"今天毅哥兒莫不是受了什麼刺激吧?看這架勢他像是豁出去了,那我胡圖圖還有什麼好怕的?大不了陪著毅哥兒一起被罰.老子就算是被師門弄死,也要在死之前罵個痛快,出口惡氣!"

一念至此,胡圖圖下定決心,指著童人傑破口大罵,"狗娘養的東西,老子當初把你當人看,你們卻把自己當畜生,當初你們打輸了,老子放你一條狗命,你居然還敢爬著上門來找茬!還拿著扇子學人裝瀟灑,你穿了衣冠也還是禽獸!"

"老子忍屎忍尿也忍不住你個***!要是把老子惹毛了,老子一巴掌把你拍到茅坑里,扣都扣不出來……"

"如今蠻荒地界的禽獸越來越多了,你為了保住禽獸的地位而更加禽獸,你以為我會原諒你嗎?"

"你有病你得去治啊,咱們又不是獸醫!"

"你***就是犯賤,不打不罵你就不痛快!"

胡圖圖罵得很水准,尤其是最後一句,直接把范建給扯了進去.還伸出手來,筆直指著范建,朝童人傑咧著嘴,示意這就是***范建.

胡圖圖躍躍欲試,似乎要把手指按到范建的臉上才舒心,"我范建師兄,你爹娘真有才,這名字取得太有殺傷力了!我本來是在罵童人傑那畜生的,沒想到扯上了你的名字.不過我還是想問問,為什麼你爸當初就沒有忍住,怎麼不把你射牆上呢?"

…………

一串話語,罵得酣暢淋漓.

坤字院眾弟子這回算是長見識了.

周圍眾人目瞪口呆.

就連柳毅,也免不得有些驚訝,沒想到胡圖圖居然還有這種能耐.

童人傑與范建被罵得狗血淋頭,氣得渾身發抖,眼神發顫.

"好!好你個胡圖圖!"

范建咬牙切齒,眼神像毒蛇一樣盯著胡圖圖,掄起拳頭就准備沖過去.

"表弟!稍安勿躁!"

杜偉將范建一把拉住,沉聲道:"讓他先得意一會兒,今天柳毅打傷了牛師叔,師門絕對不會放過他,你我等著看好戲就行."

"也對!"

童人傑齜牙咧嘴,回複道:"聽今天柳毅自己去了一趟玉溪峰,只怕師門已經做出了決定.只等柳毅被罰,這坤字院就是個軟柿子,到時候任憑我們捏圓捏扁."

"心機倒是不淺!"

柳毅冷哼一聲,指著童人傑,喝道:"灰灰,咬他!"

隨即從懷中掏出一個黑乎乎的錘子,交給胡圖圖,"等下瞄准了,給我砸!"

這紫電錘上被胡圖圖塗滿了墨水,到現在還是黑的.

一語道出,柳毅已經沖了出去.

人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可柳毅卻不是那種忍氣吞聲之輩,今天這三人來到坤字院,明顯是等著看他的好戲,找茬來了,若不打回去,怎能消除心中悶氣?

柳毅一馬當先,沖了出去.

范建與童人傑嚇得趕緊往後退.

杜偉卻是內門弟子,有著神魂境二層的修為,學了一道尋常的乙木雷法,揮手就打出一道雷訣,引動雷電當空落下.

轟隆!

乙木雷光落到柳毅身上,卻對他構不成任何損傷.對于雷法一類的法術,羽毛來者不拒,全都吸走!

"柳師兄好猛!"

院中外門弟子目瞪口呆,驚呼道,"雷法居然對柳師兄無效!"

一道道雷電,手臂大,接連不斷打在柳毅身上.

可柳毅一馬當先,絲毫不受雷電的影響,沖到童人傑與范建中間,手中劍丸一丟,化作劍鋒穿透童人傑大腿.劍鋒插進地面石頭中,將童人傑釘在地上.

隨即手臂一揮,運臂如劍,手掌砸在范建喉嚨上.

嘣!

范建應聲而倒,死狗一樣躺在地上.

杜偉見勢不對想要逃跑,卻被貪狼沖過來咬住大腿.貪狼銅皮鐵骨鋼牙,杜偉施展出的乙木雷法,只能燒焦貪狼的毛發,卻傷不了它分毫.

胡圖圖趁機丟出黑乎乎的紫電錘,砸在杜偉胸口.

隨著咔嚓一聲響,也不知斷了幾根肋骨.

柳毅一腳踏在范建臉上,踹得他滿嘴是泥,"我讓你跑來坤字院看戲,我讓你看我出丑,讓你看我被罰,讓你幸災樂禍……"

"柳毅你休要得意!"

杜偉躺在一旁,捂住胸口斷裂的肋骨,呼喊道:"今天你不僅打傷了牛師叔,還將我們三人打成重傷,你不敬師長,殘害同門.師門知道此事之後,必定饒不了你!"

"我饒你爹!饒你娘!"

胡圖圖狂奔而來,連番兩個巴掌摔在杜偉臉上,將他打得鼻青臉腫.

杜偉張開嘴巴正要話,貪狼抬腿就是一泡尿,正好灑在他嘴巴里面.

這一幕,看得院中外門弟子膽戰心驚.

"這柳毅太膽大包天了!"

"牛師叔那件事還沒完,他居然又惹了一場大禍!"

"造孽啊造孽啊!"

"唉……"段木怒站在遠處,亦是搖了搖頭,長聲歎氣.

可眾人以為柳毅闖了大禍,罪責難逃的時候,一道人影從遠處狂奔而來.

此人,正是那關山遠.

上篇:第六十六章:牛鬼蛇神     下篇:第六十八章: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