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從蠻荒走出的強者 第六十八章:主持公道  
   
第六十八章:主持公道

"師叔祖!好消息!好消息啊……"

關山遠跑到柳毅身邊,當頭就拜,三跪九叩.

師叔祖?

三跪九叩?

頓時,除柳毅之外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瘋了!全瘋了!"眾人想著.

有人低聲問道:"這關山遠,莫非是吃錯藥了?"

王三炮聽了此話,連連搖頭,沉思道:"我看不是,估計是練功真氣出岔子,走火入魔,燒壞了腦子."

侯四喜借著補充了一句,"也有可能是走路摔了一跤,腦門撞在一塊大石頭上,摔傻了."

"住口!"

段木怒眉頭一皺,駁斥道:"你們休要再胡亂語!我看這關山遠,極有可能是跑來看柳毅的笑話,故意三跪九叩,只是在耍柳毅師兄,想要找點樂子,耍著玩玩而已."

聞,眾人紛紛點頭,"有道理."

關山遠就跪在坤字院大門口,自然能把眾人所的話語,聽得清清楚楚.

"二貨!SB!現在你們取笑老子,等真相大白的時候,你們哭都哭不出來!"

關山遠心中對此十分鄙夷,擺出一副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寬廣胸襟,一本正經跪在地上,抬頭看著柳毅:"掌門真人重罰了牛師叔,又讓朝露峰弟子在琅琊護心鏡面前測試.結果師叔祖你剛走不久,接下來測試的那個朝露峰弟子盧大柏,就了假話."

柳毅點點頭,示意關山遠繼續往下.

"被牛磨磨前輩拷問一番之後,那個朝露峰弟子什麼都了."

關山遠一臉興奮,只想在師叔祖面前好好表現一番,起話來更是興致盎然,"盧大柏,他在朝露峰中,插了一杆定位旗.那定位旗是當初虎倀真人給他的,還如果不插那朵定位旗,他就會被虎倀真人扒皮抽筋."

關山遠雖然是跪著,卻比那些站著的人,更加開心.仿佛他在柳毅面前這一跪,跪得很高雅,跪得很有檔次.跪出了水平,跪出了格調,跪出了特色,跪出了風采……

他興致勃勃,保持著最標准的跪姿,繼續道:"掌門真人當場下令,廢掉盧大柏一身修為,逐出山門,遣送回家!"

"知道了."

柳毅僅僅回答了三個字,隨即轉身看著坤字院中眾人,道:"這三人打上門來,在坤字院鬧事,現在已經被我制住了,誰來將他們丟出院外?"

眾人面面相覷,卻無人回答.

胡圖圖趾高氣昂站在柳毅身邊,一腳踹在杜偉身上,心里得意洋洋.這可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毆打高高在上的內門弟子!

平日里這些內門弟子趾高氣昂,絕不肯正兒八經的看他胡圖圖一眼,今天卻被他踩在腳下,像是一只死狗.

爽!

胡圖圖只覺得心中暢快至極,哪怕接下來就會被逐出山門,他也心滿意足.

關山遠喜滋滋站了起來,跑到柳毅身邊,滿臉諂媚,"師叔祖,我來幫你丟人."

丟人!

柳毅眉頭一皺,關山遠這話有歧義.

"師叔祖恕罪,是弟子錯了話,弟子該死."

關山遠一邊連連道歉,一邊倒提著范建的腳掌,將他丟出了坤字院大門.再相繼提起童人傑與杜偉,把他們丟出了門外.

"這關山遠,難道真的瘋了?"龔茉莉站在人群中,狐媚眼睛里春光閃閃,心里滿是疑惑.

"毅哥兒!"

胡圖圖則是跑過來拉著柳毅的衣,"咱們快跑吧,再不跑就來不及了."

"為何要跑?"

柳毅搖搖頭,往坤字院門外走去.

胡圖圖呼喊道:"毅哥兒!"

"胖,你別擔心.這等區區事,算不得什麼."

柳毅回答道:"從今日起,我就住到玉溪峰那座洞府去了,你有什麼事,就去洞府找我吧."

胡圖圖半信半疑,心中想著,"莫非今天發生的一切,全部都在毅哥兒的掌握當中?"

就在此刻,一道劍光,從玉溪峰方向飛來.

劍光呈鮮綠色光輝,約莫有五尺長短.

一個長髯垂胸,面如冠玉的修士,站在飛劍上端,飄然凌風,禦劍飛馳而來.

趴在坤字院門外痛呼的范建三人,見到此人飛來,就像是落水之人看到一快浮木,以為是來了救星,高呼道:"掌門真人!掌門真人要為我們主持公道啊!"

飛來之人,正是玉溪派掌門侯端陽.

"你等在此哭哭啼啼,是何道理?"

侯端陽眉頭一皺,從空中落下,冷然瞪了范建三人一眼.卻並沒有逗留片刻時間,反而是徑直朝著柳毅走去.

"弟子侯端陽,拜見師叔祖!"

侯端陽來到柳毅面前,恭恭敬敬施了一個弟子之禮,道:"弟子這一次來找師叔祖,是想要跟師叔祖,接下來一年半時間,師叔祖還是要留在外事堂與內門這兩處地方曆練,等二年之期滿了,一切再由師叔祖自己安排."

柳毅點點頭,簡簡單單出三個字,"知道了."

按照柳毅的想法,他並不想做什麼師叔祖,不想要師門前輩在他面前恭恭敬敬施禮.而今侯端陽以後輩弟子的身份,出現在柳毅面前,柳毅真不知該如何跟侯端陽話.

這師叔祖的身份,並不是他想要的.

此刻,躺在不遠處的范建三人,用一種驚詫之極,無法置信的眼神看著侯端陽.而侯端陽卻在柳毅面前恭恭敬敬,以弟子自稱.

這個畫面,帶來的反差是在是太強烈了.

柳毅猛然間覺得,他這個玉溪派師叔祖的身份,似乎十分愜意……

"這三人是否冒犯了師叔祖?"

侯端陽再道:"以下犯上,大逆不道!弟子建議,將三人廢掉修為,逐出師門,遣散回家."

堂堂玉溪派掌門,何時變得如此畢恭畢敬了?

這種場面,讓柳毅頗為不適應.

柳毅覺得臉上有些燥熱,喉嚨有些干燥,輕咳了一聲,道:"杜偉可以留下,其他兩人,就按照你的辦吧."

只所以留下杜偉,只因柳毅還記得,當初范建過,杜偉打算去無量群山的烽火溶洞中,謀取寶物.

上篇:第六十七章:怒打     下篇:第六十九章:云中滴天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