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易筋經.. 第062章 賭注圈套  
   
第062章 賭注圈套

龍靈犀皺著眉頭看著場上的兩個美國大漢,一時間有些難以抉擇,不由把目光投注到秦刺的身上,道:"喂,你幫我看看選擇哪個比較好."

秦刺一直都沒有參與兩人的對話,而是繞有興致的打量著場上的兩個人,聞聽龍靈犀的話,他淡淡的道:"隨便."

龍靈犀氣的一嘟嘴,咬咬牙道:"我選那個背上有紋身的叫什麼丹尼爾斯的家伙."她之所以選擇丹尼爾斯,是覺得這個人身上的傷疤比較少,應該更厲害一些.殊不知,搏擊場上,傷疤也是衡量一個人實力的標志,傷疤越多,明這個人經曆的搏殺場面更多,經驗自然也就更豐富.

"好,那我就選擇那個紮托克."蕭斕笑著點頭,微偏過頭朝身邊的保鏢使了一個眼色,那名保鏢會意了其中的意思,不動聲色的悄然離去.用不了多長時間,便悄悄的回來了,投給蕭斕一個辦妥了的眼神.

戰斗終于開始了,圍觀的人們頓時將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搏擊場上,緒也隨之激昂起來.回歸到的原始的獸性,在這一刻,從沉眠中蘇醒.

當兩個猛士戰斗在一起,彼此第一次拳腳交接時,秦刺就已經計算出了雙方的實力.那個叫做丹尼爾斯的原力值大約在七百左右,而那個叫紮托克的則是穩穩的有七百出頭的原力值.這兩人的實力比之李二黑和十七都低了一截,不過李二黑和十七都是經過一定藥物催發的成分在里面.若是場上的兩人憑自身對**的磨練,達到了如此恐怖的實力,那的確稱得上是強悍了.

戰斗還在血腥的進行著,周圍觀眾的尖叫聲也是此起彼伏,但是秦刺卻失去了再看下去的興趣.因為雙方的實力並不能勾起秦刺的興趣,而這種血腥的搏殺在秦刺的眼里更像是兩只野獸的爭斗.秦刺現在更想看到的是對勁的使用方式,他還沒有修煉練筋篇的內容.一方面是給自己練肉篇累積下來的成果有個緩和的時間,另一方面也的確需要對練筋篇有個深入的了解.

相比較起來,秦刺倒是有些期待那武僧與跆拳道冠軍的交手.從書籍中秦刺多次聽聞少林功夫的厲害,雖然秦刺身處的層次和練武之人無法相提並論,但是練武可生力也可生勁,不由讓秦刺頗為好奇,這會不會和煉體之術有什麼關系.

約莫一個時持續的戰斗和數次的大*之後,場上兩人的體力終于開始不支,速度慢了下來,相互都在保存著的體力,等待給對方的致命一擊.看的出來,兩人因為實力相差的不大,搏斗的經驗都相當的豐富,所以一時半會兒很難決定勝負.當然,一般這時候就比誰更有耐心,誰更有運氣,誰的堅持能力更長.或許的一個變化就可以改變場上的格局.

事實證明,那個紮托克的運氣更好一些,他抓住了一個空擋,鐵膝的必殺技使了出來,丹尼爾斯頓時被頂到吐血.接著,紮托克重重的一拳揮打在丹尼爾斯的肚子上.丹尼爾斯一口鮮血噴吐出來,身子踉踉蹌蹌的後退,撞在了鐵絲網上,哇啦一陣響.

龍靈犀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雖然沒有如旁邊的人那般大聲的尖叫,但是嘴也是開始含糊不清的念叨起來.自然是希望那丹尼爾斯能夠雄起,狠狠的收拾紮托克,替她贏了賭注.

一旁的蕭斕轉頭看了看龍靈犀,複又輕輕的一笑.

紮托克顯然是個會抓住機會的主兒,雖然身上也多處受傷,同時被噴了滿臉的鮮血,但是他並沒有放過這稍縱即逝的機遇.立刻撲身上前,連續出拳,丹尼爾斯似乎沒有了還手之力,任憑對方的拳腳落在身上,只能稍微的防護著,不一會兒就傷痕累累.

"怎麼這麼不中用."龍靈犀終于忍不住出了聲.

秦刺倒是漠然的看著,面上不起波瀾,周圍的喧囂似乎與他處在兩個世界.

就在龍靈犀以為自己要輸的時候,本來沒有絲毫還手之力的丹尼爾斯忽然趁著紮托克狂攻的瞬息,忽然一個肘擊,他的本意應該是要砸碎對手的左胸心髒部位,但是紮托克的反應不慢,身子一矮,卻是躲避不及被砸中了肩膀,頓時一條膀子軟綿綿的塌了下來.

"好樣的."龍靈犀叫了一聲,有些得意的朝蕭斕看了一眼.蕭斕不動聲色的微笑著,似乎對輸贏看的很淡.

但是龍靈犀的興奮沒有持續多久,場面再次倒轉了過來,被砸中肩膀的紮托克激發了狂性,剩余的那條胳膊狂舞亂揮,再加上他的攻擊力本來就集中在兩個膝蓋上,廢掉的一條膀子對他的影響並不大.而丹尼爾斯雖然出現了一次*式的反擊,但是畢竟前面手上過重,一次爆發以後,終于再也沒有了反抗的力氣.

終于,在紮托克一次強力的膝頂中,他攤了下來,被紮托克重重的一腳踩在了後背上,口中鮮血四溢,身子顫了顫,再也沒了聲息.

尖叫聲此起彼伏.

龍靈犀的心卻是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她咬著牙錯開目光,不去看那血腥的場景,卻不免失望之極.

蕭斕並沒有在這個時刻些什麼,還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場上,看著那個揮舞著拳頭,有氣無力的向觀眾們展示著他所剩無幾的那點兒力量的紮托克,好像在期待著什麼事發生.而他身邊的保鏢嘴角也是翹了翹,劃出一抹冷笑.

驀地.

場上的況忽然發生了逆轉,紮托克在圍著鐵絲網奔跑了一圈之後,忽然跌倒在了地上,口吐鮮血,再也沒能爬起來.

工作人員上場檢驗之後,主持人的聲音響起了,宣布這次的比賽結果無輸無贏,算是平局.

"咦."秦刺的目光變了變,下意識的看了看身旁的蕭斕,似乎看出了一點兒什麼.

"哈哈."龍靈犀笑出了聲,紮托克倒下讓他原本失望的心再次飛揚起來,這種如同做云霄飛車一般刺激的感受讓她激動的有些露了痕跡.再次轉頭看向蕭斕時,她得意的道:"平局,你過,平局也算你輸.那麼按照賭注的話,潛龍灣那片地,你們蕭家可就應該退出了啊."

蕭斕微笑道:"願賭服輸,不過實在是有些不甘心,沒想到和靈犀姐共進一次晚餐,竟是這般的難."

龍靈犀站起了身子,笑著道:"記住你過的話."接著,便對秦刺:"走啦,咱們去玩玩別的東西."

這一刻,她心極好,對秦刺的態度也略有些改善.

蕭斕看著龍靈犀和秦刺離去的背影,露出一抹深意的笑容,看了看身邊保鏢,贊道:"這次的事你辦的不錯,告訴他們後面的老板,所有的損失,我補償給他."

那保鏢點點頭,卻有些不解的問道:"少爺,咱們為什麼要輸啊,潛龍灣那片地,咱們蕭家不是一直都想拿到手麼?為什麼要平白送出去這麼大一個人啊."

蕭斕眼里劃過一抹光亮,呵呵的笑道:"送給龍宇軒一個人不是挺好麼?他現在在龍家的地位還不穩固,我讓他的地位更穩固些,這樣嘛,游戲才會更加的有趣."

那保鏢皺皺眉頭,顯然聽不出蕭斕語氣中更深層次的含義.

上篇:第061章 地下搏擊     下篇:第063章 人不可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