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易筋經.. 第073章 異能傳承  
   
第073章 異能傳承

秦刺目光一縮,剛剛出拳相抗那道無形氣流他已經用出了他現在所能運用的最大勁力,折換成原力值也就是三千原力左右.既然彼此相互抵消,也就明了剛剛對方擊出的那道無形氣流所蘊含的原力值也有三千原力左右.

但現在這三道無形氣流來勢更猛,顯然其所蘊含的原力值更大,而這種類似于勁力的無形氣流,只能用同樣無形的勁力相抗,秦刺本身所具備的近乎一萬多原力值的力量根本無法阻擋,因為勁是力量的升華,力量在勁的面前就好像是一層窗戶紙,一捅就破.打個簡單的比方,如果力量是錘子的話,勁就是針尖,錘子會對人造成傷害,但很難進入身體內部,而針尖只需輕輕一用力就可以刺進身體.兩者的區別差不多就是這樣.

"嗨!"

秦刺提起拳頭,雖然對手的實力明顯過他,但他沒有絲毫懼怕的心思,反倒是戰意飆升,他是個喜歡在逆境中尋求突破的人.

"噗!噗!噗!"

短時間內連續催勁揮出三拳,讓秦刺有些後勁不足的虛弱感,畢竟他只是剛剛體悟出生勁的法門,連初級都算不上,只能是入門級的雛子.

但這一次果然如同秦刺所預料的那般,三拳的勁力並沒能完全抵消掉無形氣流的殺傷力,在三聲悶響之後,仍有三道消減了不少的氣流直沖個來,秦刺盡力閃躲,避開了兩道氣流,但仍被一道氣流割裂了子,劃上了手臂,血珠子一串串的滴落下來.

這是秦刺修煉以來第一次見血,雖然只是微不足道的輕傷,但秦刺的心中還是冒出了滔天的殺意.對方一直靜靜的隱形在那里,甚至在動攻擊以後並沒有馬上進行連擊,這讓秦刺生出一種被對方貓戲耗子般的錯覺.

秦刺是一個可殺不可辱的人.所以,他不再被動防守,而是采取主動攻擊,最好的防守就是反擊.下一刻,秦刺的身影就消失了.

高的移動讓的休息間內

氣流湧動,那位一直被風團包圍的隱形人似乎也被秦刺高移動所產生的隱形效果所震驚了,出一聲模糊不清的驚疑聲,包裹著的風團一動,就如一縷清風消失在原處.

整個休息間內處在一種詭異的狀態中,似乎空無一人,卻不時的有一陣陣莫名的風聲拂過,空氣中也不斷的傳來"噗""噗"的氣勁交擊聲,並且不是的有物品被散落的氣勁擊碎.

約莫十來分鍾,秦刺身影陡然閃現,全身的衣衫已經被割裂出十幾道傷痕.于此同時,房門忽然被打開,一縷清風飄然而出.

"想跑!"

秦刺目中精光暴漲,身子一動就追擊而出.但剛出了門口,秦刺就停了下來.不是他放棄了追逐,而是他忽然想到了自己保鏢的職責.雖然還不知道這次襲擊自己的人目的究竟何在,但就目前的況來看,很有可能是為了龍靈犀.畢竟他只是初來華港,除了撕裂了那個黑人的胳膊,並沒有惹下什麼仇人,想來那黑人也不可能召開如此厲害的高手報複.

龍靈犀就在隔壁,若是對方使得是調虎離山之計,那自己貿然追出去,豈不是正好落入了對方的圈套.而且剛剛打斗了這麼久,還不知曉龍靈犀這邊有沒有生什麼狀況.所以秦刺理智的迫制自己放棄了追逐,而是按響了隔壁休息間的門鈴.

"誰啊,吵死了,讓不讓人休息啊."

龍靈犀不知道何時換上了粉色的睡衣,睡眼朦朧的模樣,頭披散著,肌膚白嫩如瓷胚,此時看上去倒還真有點清水芙蓉的純淨之美.

秦刺頓時放下心來,搖頭道:"沒事了,你好好休息."

看來這些休息間的隔音效果非常好,盡管隔壁剛剛交手的動靜不算,但卻沒能驚動這個熟睡的姑娘.

"嗨,你什麼意思啊?"

龍靈犀看到秦刺轉身就走,手一伸就扯住了秦刺的衣,剛想話,

忽然臉色一變,急問道:"你這是怎麼啦,衣服破破爛爛的,啊,還有血."

看到秦刺衣衫上的血跡,龍靈犀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圓.

"沒什麼."

秦刺甩開她的手,卻又被她緊緊的扯住,跟個母獅子似的硬將他拉扯過來,秦刺眉頭一皺,但是觸及對方那心疼的目光,不知道為什麼,心里卻是一軟.

"你這是怎麼了?"龍靈犀查看著秦刺身上的傷勢,心疼卻又責怪的詢問道.

"沒什麼,一點傷而已,不用管它,很快就會好.不過你還是要注意一下,可能有人想對你不利."這點皮肉傷秦刺自然不放在眼里,不過他倒是有些擔心對方的用意,若是意指龍靈犀,那這姑娘最近就有些危險了,並經出手的人實力的確不弱.能夠勞動這樣的高手,怕是背後的主謀人已經磨刀霍霍了.

"恩?"龍靈犀的眉頭一皺

她怎麼也是大家族里長大的孩子,雖然在哥哥的保護下甚少受到什麼傷害,卻也見慣了爾虞我詐同室*戈.最近生的事,她也能大致猜出個緣由,聽秦刺這麼一,她立刻就明白了.面色一變,問道:"剛剛有人來過,你和對方交手了?"

秦刺點點頭:"實力還很強."

其實不用秦刺,龍靈犀也能看的出來,畢竟以她對秦刺的了解,能夠讓秦刺如此受傷的人,實力足以稱得上是恐怖了.

面色一番變換以後,龍靈犀一拉秦刺:"其他的先別多了,你受了傷,我替你上點藥,好的會更快一些."

"不用了."秦刺皺眉道.

龍靈犀眼一瞪:"哪有你這樣的人,受了這麼多傷害擺什麼譜子,快進來,你以為本姑娘喜歡伺候傷號啊?"

雖然話的不太好聽,但秦刺還是聽出了隱含在其中的濃濃關

切之意.是以秦刺沒有再推辭,隨著龍靈犀一起進了房間.

而此時,教師專用休息間內,玉無瑕摸出藥水正搓*揉著自己原本白嫩的胳膊上那一團烏青中帶著血點的傷痕.

"臭子,下手竟然這麼重,害的老娘差點現形.嘶,疼死我了."玉無瑕一邊搓*揉著胳膊,一邊嘟囔著罵道.

顯然,秦刺的推理錯了,襲擊他的人並不是為了龍靈犀,也不是任何人派來的.不過也不能怪他,他不是諸葛亮,能掐會算.誰會想到看上去貌美如花的女教師會有如此高明的身手,並且還會襲擊他呢?畢竟完全找不到任何的動機.

"看來不能穿無衫了,不然這一大團傷勢暴露出來,憑那臭子的本事,肯定能察覺出一點蛛絲馬跡出來."玉無瑕放下藥水,站起身,在休息室里的專用櫃子里翻找著儲存在這里的衣服.

很快的玉無瑕換上了長衫,遮住了傷勢,整理好物品以後,施施然的走出了休息

室.

下午的課,盡管老師的天花亂墜,秦刺卻聽得心不在焉.他身上的傷勢不過是皮外傷,擦了藥,換了身龍靈犀特意給他買來的衣服已經看不出任何的異樣.可他的心里卻始終不能平靜下來.中午與那神秘人的交手,屢屢在腦海中閃現.

"對方似乎是一個能*縱氣流的人,或者簡單點,就是一個能運用風的人,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才能做到的!我沒有感覺到他的身上有精元流動的痕跡,顯然不是煉氣之人.而對方所用的攻擊手段雖然類似于勁力,但實際上只是轉化氣流形成攻擊手段,顯然也不是什麼煉體之人.既不練氣,也不煉體,那他究竟是什麼人呢?莫非……"

秦刺的眼中精光一閃,他想起了爺爺曾過,在塵世中還有一批肉身凡體卻具有特殊能力的人群,稱其為血脈傳承者.

"難道對方是一個擁有掌控風能力的血脈傳承者?"

秦刺不知道,其實他的猜測基本上已

經和事實吻合了.玉無瑕正是一個具備風能力的血脈傳承者,當然,如果換做外面世界的術語來,她就是一個異能者.

下午有三節課,但是直到兩節課過去,秦刺也沒有看到他的同桌露面,不免讓他有些失望.而左右前後的同學畏他如虎,或許上午的表現太過強悍,這些同學連看他一眼都躲躲閃閃,更別提主動和他話了.秦刺也沒有和他們交流的想法,在自己的思考中度過了兩節課.

最後一節是玉無瑕的課,或許這個美女教師的容貌遠遠勝于她稍顯古板的服飾,所以雖然換了一件衣服,卻並沒有引起學生們的注意.

玉無瑕教授的是英語課程,實際上,她精通的可不僅僅是英語這一門外語,能夠進入組織的都經過嚴格的培訓,特別是分配在華港這個世界級的自*港,精通國際主流國家的語是最基本的考核要求.

秦刺閱覽群書,對世界曆史不陌生,但是對除了母語之外的其他外國語卻是一竅不通.這並非是他對語愚鈍,相反,若是他願

意的話,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可以掌握住所有的外語.但他不願意,他覺得語只是一種交流方式,這中間存在著主動和被動的關系,如果你足夠強大,那麼你就占據著主動權,到時候就是別人想要迎合你,想和你交流,而先決條件就是他得學習你所能聽明白的語.

秦刺沒有去迎合外國人的想法,也不覺得外國人強大,所以他完全不理會任何一種除母語之外的語.

可以他頑固吧!

但這又何嘗不是秦刺的一種個性.

不過秦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玉老師從踏進教室開始,眼光始終若有若無的留意著他.

秦刺並沒有多想,他覺得或許自己是新面孔,這個班主任對自己存著些許關注吧.索然無味全英語式上課方式,讓秦刺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思想中,對外界幾乎不聞不問.

"臭子竟然不聽課."玉無瑕

的手臂一直隱隱作痛,雖然擦了組里派的特效藥水,但好轉的度仍是慢的很,這自然讓她時時記著秦刺這個傷她之人.換做平時,像秦刺這樣的學生,只要不破壞課堂紀律,她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現在她心里卻是堵得慌,哪還能吃得住秦刺的態度.

"秦刺,不要分心,認真聽課."由于是全英語式的講課方式,玉無瑕話的內容用的是英語.

除了秦刺外,其他的學生都聽明白,無一例外的都將目光投向了秦刺.但秦刺沒有任何反應,微微低頭還在思索著如何通過毛孔*縱外界的氣流.

"秦刺,聽到我話沒有."玉無瑕的聲音提高了八度,秦刺完全忽視的態度,讓她身為老師的尊嚴受到了極大的挑戰.換句話來,秦刺的漠視就好像是在直接抽她的臉.那滋味,臉上和心里都火辣辣啊.

可惜的是,秦刺依舊還是沒有反應.

周圍的學生們在畏懼秦刺的同時卻不免生

出些坐山觀虎斗的心思來,他們可是打心眼兒里的希望秦刺這個彪悍的同學能和玉無瑕這個滅絕師太干上一場.

"靈犀,媽的,秦大帥哥真是牛叉,看把滅絕師太給氣的.老娘決定了,以後就抱著秦大帥哥的大腿混."恐龍妹又在唯恐天下不亂.

龍靈犀無語的白了她一眼,倒是第一回覺得秦刺這幅性子有些可愛.班上的同學每一個不憎恨滅絕師太的,可都吃過她的苦頭,特別是那些男生們,早些時候蹦?的厲害,可是被滅絕師太一頓整治以後,各個都乖的跟貓一樣,實在是一點兒爺們兒血性都沒有.她倒是樂意見到秦刺的性子和滅絕師太撞上,看看到底誰贏誰輸.

"秦刺."玉無瑕重重的一拍桌子,漂亮的臉蛋兒罩上了一層羞惱的暈.不過,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惱過了頭,下意識的出了最熟悉的語,倒是沒有再用英語.

秦刺終于有反應了,其實他剛剛並非是沒有察覺周圍氣氛的變化,只是他並不知道玉無瑕在什麼,自然也就沒

有回應的必要.抬起頭,看到周圍的目光,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奇怪的是,不過是一個細微的表動作,卻讓那些投向他的目光下意識的都回避過去.

淡然的站起身子,秦刺目視著玉無瑕道:"老師,有事麼?"

玉無瑕覺得自己快要吐血了,雖然教師並不是她真正的職業,但終歸已經做了這麼久,遇到的學生不計其數,但像秦刺這樣的,她還真是第一回碰上.就好像你一磚頭砸進河里,偏偏河面上連水花都不濺一朵.

淡定,淡定,一定要淡定.

玉無瑕努力克制著自己的緒,告訴自己要淡定,但聲音卻還掩飾不住帶著點惱意:"你這是什麼態度,我叫了你幾聲,你聽不見麼?我知道你剛來,可能學習還跟不上,但你得用心學啊,不學又怎麼能會?瞧你上課的態度,那是在用心聽講麼?"

秦刺淡淡的開口道:"跟我話,請用漢語."

簡潔的八個字讓玉無瑕一腔惱意打在了棉花上,渾身堵地難受.班里的學生們則是一個個私底下暗暗叫好.秦刺的態度讓他們看到了雙方進一步激烈交鋒的希望,不過顯然,他們的心里是偏向于秦刺這一方的.

"你不知道這是英語課麼?"玉無瑕漲著臉問道.

"知道,但是我不感興趣,也沒必要感興趣.語,我只要掌握一門就夠了,除了漢語,我不需要其他任何語."秦刺還是淡淡的開口,似乎看不出一點兒緒波動,偏偏出的話讓人有吐血的沖動.

淡定,淡定,一定要淡定.

玉無瑕不斷的在心里念叨著,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經過午間的交手,她已經對秦刺的實力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這樣一個深不可測的少年,她自然不願意把他得罪的過頭了.不定彙報給組里,組里還會重視呢.

可她現在的身份是老師,被學生駁的下不來台,她

到哪兒去找面子.

于是,她只好生硬的給自己布了個台階,:"你先坐下吧,下課以後來我的辦公室,我們好好談談."

下課鈴聲很快奏響了,玉無瑕收攏起教材,不忘招呼秦刺跟她一起去辦公室.秦刺起身,對走過來的龍靈犀:"在教室等我."

龍靈犀點點頭,一旁的恐龍妹卻是揮著壯碩的拳頭興奮道:"秦大帥哥,加油,干掉滅絕師太,老娘支持你."

辦公室里,玉無瑕站在窗片一下一下的揮動著皎腕,一道道無形的氣流隨著她手臂的擺動,凝形,出擊.受傷的則是窗外不遠處那一片茂密的綠化帶樹木,隨著隔著一定的距離,氣流在不斷的運行中逐漸衰弱,但仍可見到那些樹木枝腰葉落,一地狼藉.

沒錯,她正是在泄.

直到敲門聲響起的時候,玉無瑕才停下了動作,長長的舒出一口氣,自語道

:"心里舒坦多了."

ps:兄弟們,男男今天爆十萬字,希望大家能把手頭上的基礎鮮花砸給我.鮮花每多7o朵,加更一章5ooo字的章節.

上篇:第072章 神秘同學     下篇:第074章 東瀛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