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易筋經.. 第076章 詭異車禍  
   
第076章 詭異車禍

車子很快就行到了華港東區新園路附近,這里的酒吧不是很多,僅有的兩三家看上去都很有格調.

悍馬車利落的在一家看上去似乎新開張不久的酒吧門前停了下來,恐龍妹下了車,拉過龍靈犀指著酒吧的招牌竊竊私語,接著又出一串笑聲.秦刺的目光從酒吧的招牌上掠過,一串英文,他並不認識.

"這家酒吧新開張的嗎?倒是沒來過,看格調,似乎很不錯啊!"蕭斕和安倍雅正也下了平治車,不過他的話剛完,目光觸及到酒吧招牌上某些隱含的特殊標志時,臉上的笑容頓時一滯,回頭看了看身旁的安倍雅正,嘴角抽*動著,露出了一個十分古怪的表.

恐龍妹挽著龍靈犀的胳膊,啵了一個飛吻,笑的極為得意的:"親愛的,走,咱們進去吧."

龍靈犀的眉間也戴著惡作劇的古怪笑意,不過轉眼看到身旁的秦刺時,露出些許擔心的神色,朝恐龍妹示意了一下,恐龍妹當即

醒悟過來,賊兮兮的聲:"別擔心,這里面我熟,隨便交代幾句,就沒人敢招惹咱秦大帥哥.再了,這間酒吧里面並不全是同志,尋常人也可以進入的."

龍靈犀這才放下心來,想到恐龍妹出的這整人的主意,不由偷笑出聲,卻趕忙用手掩住.

"別磨蹭了,都進去吧."

恐龍妹的蒲扇大手招了招,便挽著龍靈犀當先走了進去.秦刺自然也不會慢了拍子,緊跟著就走了進去.

蕭斕這個明白人已經看出了恐龍妹和龍靈犀倆人耍的是什麼陰謀,卻不知道為何,並沒有出生提醒安倍雅正,笑著拍拍安倍雅正的肩膀:"走吧,咱們進去玩玩兒."

秦刺是第一次進酒吧,狂暴的音樂和烏煙瘴氣的環境讓他很不習慣.幾個人尋了位子坐了下來,恐龍妹似乎和這里的管理人員很熟悉,早就看場子的皮顛顛的跑過來打招呼.接著酒吧的老板親自給送來了酒水.

恐龍妹招招手對那老板耳語了幾句,那老板目光在秦刺他們幾個身上溜達了一圈便露出了了然的味道,笑著退下了.

"靈犀,走,咱們上去跳個貼身舞."恐龍妹笑著提議道.

龍靈犀也是混慣了酒吧的主兒,進了這個場子里面,聽著節奏感極強的音樂就已經有點熱血澎湃了,聞點頭起身道:"好啊,走."

秦刺眉頭一皺,:"不要亂跑."

恐龍妹笑著:"放心吧,秦大帥哥,我會把靈犀看的牢牢的,絕不會讓別人勾走."

龍靈犀也猶豫著道:"沒事的,就這麼點兒大的地方."這丫頭現在還真有那麼點畏懼秦刺的味道.

秦刺點點頭,沒有再話,也沒有動桌子上的酒水,就這麼端端正正的坐著,和酒吧里的氣氛顯得格格不入.

倆姑娘入了舞池,很快就消失在人縫里.秦刺雖然沒有跟隨,但始終捕捉著倆人走動的那股氣流.只要距離不是太遠,憑著秦刺對周圍氣流的感應和掌握能力,完全可以確定他們在什麼位置,一旦出了什麼意外,他也可以第一時間趕到.

"秦先生對龍姐倒是很關心啊."蕭斕笑著道.手中的酒瓶緩緩的給杯子滿上酒,我這杯柄,朝秦刺樣了樣,:"不來一杯麼?"

秦刺只淡淡的回應了一句:"沒興趣."

周圍的氣氛實在是太鬧了,若非顧及著身旁倆人,秦刺真有點關閉五感的沖動.

蕭斕並沒有因為秦刺的話而露出什麼不悅的神色,不過眼見著秦刺沒有交流的興趣,他也沒有那熱臉貼冷pigu的打算,笑著轉過頭用一口地道的日語和安倍雅正交流起來.

"嘖."秦刺的目光忽然一凝,他目光觸及處,看到了一些匪夷所思

的事.舞池的角落處,幾對男子抱在一起激烈的擁en.

"同*戀?"秦刺的眼簾低垂了下來,當初在書籍上接觸到這一類新鮮的東西時,秦刺就感覺到不可思議,如今親眼所見,更是覺得渾身冒著絲絲寒氣,他雖然不干涉別人的行為,但也極為排斥這樣的事.

事卻並沒有完,很快的,就有一個身上掛滿銀鏈子,坦露背,只穿著一條緊身褲的男子走了過來.此男子看上去渾身的肌肉很壯實,用時髦的話來,就是很man.他不請自來的在安倍雅正的身旁坐了下來,雙眼放光的盯著他,笑眯眯的:"帥哥,我請你喝一杯怎麼樣?"

蕭斕眉頭一抬,嘴角頓時忍不住抽*動起來.

安倍雅正也不知道是因為語不通,還是有意忽略了此人的話,亦或是看出了此人的身份,不不語,不睬不理,素手輕揚,捧著酒杯的緩緩遞到嘴邊.

"帥哥,怎麼不話呀."這男子

卻有些得寸進尺的味道,手一伸就攬住了安倍雅正的肩膀,再緩緩的下移落在了安倍雅正的腰間,輕揉緩捏著,眼神中更是放出絲絲挑dou的意味.

蕭斕笑眯眯的在一旁喝著酒,目光在那名男子的身上溜達了一圈出了一聲輕笑.卻是轉過頭去朝秦刺道:"秦先生,不來一杯麼?"

秦刺淡淡的搖搖頭,他也注意到了那名不請自來的男子,不過沒招惹他的身上來,他自然不會去理會.

"靈犀,快看,那子有麻煩了."恐龍妹扭動著肥碩的身軀,朝龍靈犀一歪頭,得意的笑道.

龍靈犀轉過頭去,看到那名男子糾纏安倍雅正的場景不由咯咯的笑個不停,伸手拍打了一下恐龍妹道:"還是你這主意毒的很,不過就憑安倍雅正這不男不女的相貌,不當受正是浪費了."

"哈,人不可貌相,你咋知道他就不是攻呢?"恐龍妹桀桀的怪笑著.

而秦刺這邊眾人落座的位子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安倍雅正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那名男子的語和動作越加大膽放*起來,甚至他的手已經逐漸下移到了**的部位.安倍雅正的臉色終于變了.

只見他目中一道寒光閃過,那名不請自來的男子忽然出一聲尖叫,雖然被周圍狂暴的音樂所掩蓋,但是靠近坐著的秦刺和蕭斕都聽的很清晰.秦刺是因為性子向來是穩如泰山,所以只是移過目光看了一眼.而蕭斕倒像是早料到如此一般,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出一連串的笑聲.

那名不請自來的男子已經跌跌撞撞的站起了身子,左手緊握著自己的右手,臉色蒼白,口中陣陣慘叫,目光盯著自己的右手充滿了驚恐的味道.但是在旁人看來,他的右手似乎沒有任何的變化.

待那名男子嚇跑以後,蕭斕笑著舉杯朝安倍雅正樣了樣:"雅正君,看不出來,你的心腸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這可不像你的性格啊."

安倍雅正還是

保持著嫵媚的笑容,那張線條柔和俏麗的面孔在昏暗的燈光下更顯迷人,他笑著道:"既然司馬姐喜歡惡作劇,我何必壞了她的興致,只要不觸碰到底線,捎帶懲罰就夠了."

"哈哈,我就知道什麼事都瞞不過雅正君."蕭斕笑著道.

安倍雅正輕抿了一口酒,轉過頭笑看著蕭斕:"蕭桑是不是也很想看到我出丑呢?"

"怎麼會呢."蕭斕笑著擺擺手,"以雅正君的智慧,怕是早就看出來了吧.再,剛剛這個人一上來就直呼帥哥,以咱們當年同窗數年的經曆,這就是最大的破綻啊."

安倍雅正輕輕一笑,沒有再話.

其實蕭斕下之意卻也不無挖苦的意思,安倍雅正因為長相的問題,給人的第一感覺為女人的居多.所以常人上前第一句都是稱呼為美女,剛剛那名男子直呼帥哥,顯然是早就知道了安倍雅正的性別.

秦刺的目光一直追隨著那名倉皇逃逸的男子,直到消失不見,他才微微瞄了一眼身邊的安倍雅正.日語的交流,秦刺聽不明白,但他對安倍雅正這個人卻是越來越好奇.剛剛他看的很清楚,那個男子的右手並無任何的問題,但是他的表現卻好像右手變成了一條毒蛇一般的恐懼,這是什麼原因,秦刺不明白,但顯然是安倍雅正動了什麼手腳.

一曲熱舞完畢,恐龍妹和龍靈犀已經牽著手兒回到了座位.在這樣一個特殊性質的酒吧里,像倆個姑娘這般親密的舉動,很容易會讓人誤會她們倆個之間的關系.

倆姑娘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灌下了一杯冰涼的飲料,恐龍妹更是有些意猶未盡的道:"跳的真爽."

這話的時候,她的眼光還若有若無的瞄著一旁的安倍雅正,眼里也充滿著疑惑,顯然她剛剛也看到了那名男子倉皇逃逸的場景.

dJ在瘋狂的叫囂著,引導著下一輪氣氛的*.舞台上出現了一只樂隊,領唱的是一個被凌亂頭遮住

面孔的歌手.一束燈光打在他身上,有些沙啞低沉的聲音緩緩的飄散而出,卻在一分鍾之後,隨著節奏陡然拔高,近似歇斯底里的吼叫.

也唯有在歌聲中才能分辨出,這是一位女歌手.

氣氛帶動起來了,舞池上的男男女女high到了極點.

恐龍妹或許是一計不成,再生一計,找安倍雅正拼起酒來.恐龍妹就是傳中具備著兩種解酒酶的酒桶級人物,喝酒是她的強項.把安倍雅正灌倒了,讓他出出丑,她顯然也是樂意的.

安倍雅正卻是來"杯"不懼,溫和中卻也彰顯出不俗的酒量,兩人半斤對八兩,正好趕上了.

蕭斕夾在中間笑眯眯的看著兩人拼酒,只是誰也看不出他那笑容的背後究竟藏著什麼.

秦刺原本垂著眼簾,忽然抬起頭,目光直射舞台上的那名女歌手,雖然對方的面孔被凌亂的頭遮住看不真切

但是對方的聲音,以及這渾濁的空氣中幾縷熟悉的氣息都讓他察覺出了對方的身份.

"咦,她怎麼會在這里?"秦刺的目中透出不解之色.

龍靈犀雖然對恐龍妹挑釁安倍雅正喝酒很感興趣,但心底還是時時刻刻留意著一不的秦刺.待無意中現秦刺停留在舞台上那名女歌手身上的目光足足有七八分鍾以後,她就突然的不高興起來.

待再看向舞台上的那名女歌手時,她眼里已經多出了幾分寒意.

一曲完畢,下一個環節開始.像這樣的酒吧,晚上的節目都是非常豐富的.秦刺忽然站起身,轉頭對龍靈犀道:"我有點事,很快就回來,你在這里,不要離開."

"你干嘛去?"龍靈犀瞪大了眼睛,以她剛剛的現,顯然是認為秦刺要去尋找那名女歌手.但事實上,秦刺的確是這樣打算的.

秦刺根本就沒有

回答她的意思,微一點頭,轉過身,就擦開了人群,很快就在昏暗的燈光中消失的無形無蹤.

"氣死我了."龍靈犀狠狠的將一個酒吧扔在了地上出了一聲清脆的響聲.隔壁桌一男子叫罵道:"草,誰他媽沒長眼睛,往爺爺腳下撂杯子呢?"

龍靈犀一拍桌子站起身瞪著眼睛凶巴巴的道:"姑

的扔的,怎麼了?不服就過來,姑

賞你個更大的."

正在拼酒的恐龍妹像是腦袋上長著眼睛一般,忽然就拎起一個酒瓶,站起身沖到了那人的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酒瓶在那人的腦門上砸開了花.

恐龍妹的車子雖然惹眼,但知道她真人的卻不多,所以她出手雖然威風狠辣,卻嚇不住對方身邊的人,但很快的酒吧老板就領著一幫子看場子的人過來將這些人全部帶了出去.恐龍妹猶自瞪著眼罵道:"媽的,敢罵我姐妹,活膩味了是吧."

"漂亮."龍靈犀終于笑

了,豎起大拇指,覺得心里的火氣消了不少.

恐龍妹得意的一揚眉,走回位子朝安倍雅正端起酒杯道:"再來."

秦刺直追那女歌手,憑著對氣息的感應,在范圍內,秦刺非常有把握不會跟丟.但讓他意外的是,跟著跟著,居然已經出了酒吧,疾行幾步就離開了這條街道,進入了一個偏僻的轉角.

"咦,人呢?"

秦刺頓住了腳步,他在李二黑給他的特種兵訓練法中瀏覽過跟蹤術,況且他本身也具備著對氣流的微妙掌控能力,所以他對自己的跟蹤很有自信.除非是大范圍,范圍內,只要他有心,不可能將人跟丟.

但現在,他的的確確已經和對方斷了聯系.就好像牽線的風箏一樣,忽然就斷了線,再也找不到風箏的去向.

當秦刺滿是疑惑的轉過身子,想要返回酒吧的時候,赫然現,那名女歌手不知道

什麼時候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秦刺心里頓時一驚,因為他現此刻竟然感覺不到對方任何的氣息.顯然對方已經察覺到了自己的跟蹤,收斂了身上的氣息.

"為什麼要跟著我."那女歌手緩緩的開口了,聲音卻不再嘶啞,或許剛剛的歌聲只是她嗓音的其中一種表現形式罷了.

"不知道."秦刺回答的很坦然.

那女歌手手一伸,抓著頭上凌亂的頭,微微一扯,頭掉了下來,露出了一個顯眼的刺猬頭和一張英氣勃勃卻不乏俏麗的面孔.竟然不是別人,正是秦刺所好奇的那個同桌鹿幽衣.

"警告你,不要再跟著我."鹿幽衣眼一瞪,寒光畢現.完,便欲轉身離開.

"等等."秦刺出聲喚住了她.

鹿幽衣停住了腳步,卻沒

有轉過身來,就這麼背對著秦刺,開口道:"還有什麼話麼?如果你再跟著我,我會殺了你."

秦刺淡淡的一笑,不以對方恐嚇的語所動搖,他道:"我想跟你談談."

"不是同路人,沒什麼好談的."鹿幽衣一哼,邁開步子,轉眼間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秦刺沒有再跟上去,這倒不是他畏懼了對方恐嚇的話語,而是他並沒有糾纏別人的習慣.不過他心中卻難免有些疑惑,他不明白鹿幽衣為何會出現在酒吧中,並且以歌手的身份現身.鹿幽衣對于他來,始終是一個謎樣的人物.

"想問的話,卻始終問不出口."秦刺的嘴角劃過一絲苦笑.就在他打算返回酒吧的時候,剛邁出的腳步忽然又停了下來,驚疑的打量著街角處,一輛黃色的跑車像是被某種無形的物體碰撞了一般,忽然側翻開來.

一場詭異的車禍就在他眼前生了.

"怎麼又是這樣?"秦刺的目光陡然凝成了一點.

車禍以及死人或者周圍路人的尖叫都不是他關注的重點,他所關注到的是相同的事再次生.他記得今天乘坐龍靈犀的車子,也曾遇到過同樣的況.只不過當時龍靈犀的車很慢,才沒有生什麼狀況.而剛剛這輛車的度很快,所以才會造成較大的破壞性.

ps:兄弟們,男男今天爆十萬字,希望大家能把手頭上的基礎鮮花砸給我.鮮花每多7o朵,加更一章5ooo字的章節.

上篇:第075章 各懷心機     下篇:第077章 洪荒遺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