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09,生天  
   
009,生天

009,生天

星圖中忽然亮起刺目的光.

之後,靈玉卻沒有感覺到預想中的疼痛,而是周身一暖,安然無恙.

等到光芒散去,周圍一片血紅.

緋云等四人鮮血淋漓,重傷不起,而他,仙石,還有玄塵子,三人都完好無損.

好不容易脫離了緋云的掌控,靈玉立刻轉身,往玄塵子跑去.

他沒不自量力地去救仙石,因為他知道,不管其他人傷多重,只要沒死,就不是他能碰的.

而剛才這一番變化,他心中已有計較,就算師父收他為徒,根本是另有所圖,但至少目前,師父還想留他性命.

只要師父還不想殺他,就夠了.

看到他跑過來,玄塵子滿意地點了下頭,眉毛一動,正要伸手將仙石攝回.

正在此時,一雙枯瘦的手伸了出來,牢牢地抓住了仙石.

"咳!"公孫堰抬起頭,因身受重傷而越發老朽的面容露出陰毒的笑,手上青筋暴起,不讓仙石被攝走.

"玄塵子,"他嗓音越發粗啞,陰沉沉的,映著渾身的血跡,顯得分外駭人,"你在符陣中做了手腳,什麼精血,根本是用來保護這兩個孩子的,老夫技不如人,沒看出來,只能認輸了!不過……"

一枚閃著靈光的靈符忽然出現在他手中,瞬間自燃.

玄塵子大喝:"休想--"手中靈符出手.

可惜,靈符落地之時,公孫堰和仙石的身體有如虛影,已經消失在原地,回蕩著的,是公孫堰恨意滿滿的聲音:"這小子老夫帶走了,這封印,你休想開啟!"

"呵!"下一刻轉醒的,是緋云.她披頭散發,滿臉血汙,哪里還有剛才出現時的半點風姿.她的目光恨恨地掃過玄塵子和靈玉,什麼話也沒說,手中紅線一抖,陡然炸開一朵絢麗的煙花,煙花散去,同樣消失在原地.

玄塵子臉色陰沉,盯著已經空了兩個角的星圖.

若不是他手中靈符消耗太大,為了布這個符陣,幾乎都用光了,豈會沒辦法阻止他們二人遁逃?可他不能不這麼做,因為,如果不是占了地利之便,他一個人絕對打不過他們四人聯手,不趁著他們重傷在身全殲于此,自己只會越來越被動!

除此之外,也是他太低看別人了,沒想到公孫堰手中居然會有一張土遁符,也沒想到緋云亦有奇妙遁術.

失策,真是失策!一步走錯,他謀劃了二十多年的好局面,就要落空了!這兩個人一跑,白水觀的秘密就會泄露出去,又因為仙石被帶走,他沒辦法趁著別人來之前打開封印了.

一時間,玄塵子只覺得全身無力.

好一會兒,他惡狠狠的目光落在應修德和紀修明身上!

放跑了那兩個人,這兩個不能再讓他們跑了!

幸好,他顧忌著應修德,把大部分的靈符,都布置在了他的方位上,將他直接打得毫無反抗之力.

"去死吧!"玄塵子手中木劍拋出,"噗"一聲,正中應修德胸口.

應修德還未轉醒,渾身抽搐了幾下,慢慢地不動了.

玄塵子緩緩吐出一口氣.應修德的死,緩解了他心中這口惡氣.不過,還不夠.

他舉步上前,將木劍拔出來,慢慢向紀修明走去.

為了一舉引爆這些靈符,他的真元損耗得差不多了,而靈符,也只剩下幾張,他准備留著應對突發狀況.

走到紀修明跟前,他舉起木劍.

"惡賊受死!"尖銳的聲音響起,卻不屬于玄塵子,而是紀修明.

他受的傷最重,又受了符陣一擊,已是重傷不起,卻在斃命之前,猛然爆發了出來.

玄塵子看到迎面而來的三枚飛刀,大吃一驚.

這三枚飛刀,每一枚不過手指長短,也不見如何精致,卻殺氣凜然,光華流轉.

法器!

玄塵子腦中閃過這個念頭,只來得及偏了偏身子,一張靈符脫手而出.

"啊!"

"噗!"

前一聲,是紀修明的慘叫,後一聲,是玄塵子口吐鮮血.

三枚飛刀,一枚在玄塵子手臂上,兩枚在他胸口.而紀修明,被靈符砸個正著,已是氣絕身亡.

不過數息,逃了兩個死了兩個,剩下一個也是重傷在身半死不活,靈玉呆呆地看著,難以置信.

這就是……修士的世界嗎?血腥,殘酷,生死無常……

直到玄塵子支撐不住,倒了下來.

"師父!"他顧不得多想,沖上前,艱難地將玄塵子扶了起來.

"咳咳!"玄塵子一口一口地吐著鮮血,吐得靈玉膽戰心驚.

"師父,你怎麼樣?對了,藥,這兩個人有藥……"他撲到應修德和紀修明尸體旁,顧不得惡心,在他們身上翻找起來.

好不容易找出幾個玉瓶,倒出來一看,好像真的是藥丸,靈玉欣喜若狂,跑回來捧到玄塵子面前:"師父,你看,藥!"

玄塵子看著他小心翼翼捧在手心的藥丸,不由笑了一下,卻道:"傻孩子,這只是普通的養元丹,平日里倒是珍貴,可是……"

"啊?"靈玉一呆,"沒,沒用嗎?".

玄塵子搖搖頭,盤膝坐下,五心向天,試圖調息.

可是,他很快發現,三枚飛刀,有一枚正好釘在他的經脈之上,將他的經脈截斷了,連調息療傷都做不到.

莫非,他真的天命已到?玄塵子腦子里不由地浮起這個念頭.幾十年的人生一幕幕在眼前劃過,身體卻越來越無力.他知道,他真的……走到頭了.沒想到,他謀劃二十多年,不但沒得到寶物,還賠上了自己的性命,尤其,最後還死在自己從來沒看在眼里的紀修明的手上.

報應啊!他自以為一切盡在掌握之中,卻沒發現,自大讓他遺漏了很多事情……

"靈玉."玄塵子睜開眼,看著身邊僅存的小徒兒.

"師父,我在!"眼前的玄塵子,虛弱得仿佛隨時都會死去,靈玉不由地想起三年的師徒之情.就算,就算師父居心不良,但到底剛才保護他和仙石了,而且,他現在這個樣子……

下一刻,玄塵子的手,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脖子.

靈玉駭然,瞪大眼,呼吸不過來:"師,師父……"

"乖孩子."玄塵子的臉上,露出奇異的笑容,"為師舍不得你,所以,你陪為師一起上路吧!"

靈玉感覺到脖子上的手越來越緊,仿佛要掐斷他的骨頭:"師父,我……我……"

脖子上的手略松了一些,但也只是一些,玄塵子道:"別怪為師心狠,要解封印,必須程氏族人的精血.你死了,他們就算有仙石,也解不開封印,哈哈哈哈--"到最後,已是狀若癲狂.

加大自己的籌碼,增加活下去的機會……

靈玉感覺自己話也說不出來了,但他還是一字一字地說:"程……程氏族人,不止我……尹城,程氏三千族人,還有各旁支……沒有我,也有別人……"

手勁又松了一些,他終于可以順暢地說話了:"那老頭手上有仙石,又知道了寶物的具體方位,只要找到程氏族人,總有人可以踏入修道之門,早晚會把封印解開,拿走寶物……"

"那又怎樣!"玄塵子焦躁,瞪著眼睛,"我若死了,管不了那麼多,至少,不能讓他們白占便宜!"

"我會替您報仇的!"靈玉努力讓自己看著他的眼睛,"師父三年教養之恩,靈玉牢記心頭.那公孫老頭,抓走了仙石,破壞了您的大計,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玄塵子怔怔地看著他,嘴角鮮血不停地滴落下來,聲音也軟化了:"靈玉,你……"

"師父,沒遇到師父之前,靈玉流落江湖,大道理我不懂,我只知道,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傷害過我的人,絕對不能讓他好過,就算死了,也不能讓他如意!"稚嫩的臉上,目光堅定無比.

玄塵子閉了閉眼,抓著他脖子的手終于松開了.

"噗!"又一口鮮血吐了出來,他連坐都坐不住,倒了下去.

"師父!"靈玉撲上前,含淚看著他.

玄塵子伸出手,顫抖地從懷里摸出一本破舊得連封面也沒有的書,說:"你記住今天說過的話……你資質過人,只要有十幾年,必能成為一代高手,到時……到時……"

"我會殺了那個老頭,絕對不讓他如意!"靈玉說,眼淚一滴一滴掉下來.

玄塵子嘴角往上勾起,露出一個變形的笑,而後,抖抖索索地翻開那本書,從書頁里拿出一本暗金色只有兩頁的冊子:"為師……拿著為師的度牒,去……玄淵觀,記得,不要假扮男童了,玄淵觀……不是能隱瞞的……地方,好好修煉,為師的一切,都是你的了……"

"師父!"靈玉接過,看著他,淚流滿面.

玄塵子的臉上,浮起奇異的紅暈,忽地咬牙切齒,大聲說:"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不……"至此無聲.

看著玄塵子的手軟軟地垂了下來,眼皮慢慢合上,靈玉更是伏在他身上,大哭出聲.

哭聲撕心裂肺,慘絕人寰.

不知道哭了多久,聲音慢慢地停了.

靈玉摸著手下漸漸冰冷的尸體,慢慢擦掉臉上的眼淚,目光卻冷靜得可怕.

他--或者說她,知道,自己活下來了.

上篇:008,算計     下篇:010,善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