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17,召見  
   
017,召見

017,召見

這一番話看似語重心長,卻把通真擠兌得臉色忽青忽白,正要發怒,及時被人拉住了.通虛向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觀主還坐在上頭,隨後自己出言打圓場:"韓師弟說的是,譚師弟太沖動了."

通真猶帶怒色,忿然道:"我才不--"

"師弟!"通虛肅容喝了一聲,見通真不甘不願地閉了嘴,才向上頭端坐的中年道人揖禮,"觀主,譚師弟雖然言辭沖動,但有一點,說的不錯.鄭師兄確實私下隱瞞,有違門規,此事不追究,何以正門規?"

一直半閉著眼睛裝死的玄淵觀觀主聞言,睜了下眼睛,摸著胡須哼哼了半天,才說:"撫甯,你說呢?"

那韓師兄施施然起身,原來撫甯是他的名字.只聽他道:"華師兄所言有理.不過,弟子以為,追究不追究,還要分情況."

"哦?"

韓師兄微笑,面對眾人侃侃而談:"弟子此前,曾翻查過宗門名錄,發現鄭師兄入門以來,從未做過錯事,犯過門規,反倒立下了幾個功勞.既如此,他若已經身亡,追究也是無益,不如就此了結.左右他無兒無女,只是臨死送回來一名弟子,我們玄淵觀還不至于連個弟子都養不起."

觀主思度片刻,微微點了下頭.

"可……"

通真才說了一個字,韓師兄立刻打斷了:"當然,他若還沒死,這件事,就要好好追究,以儆效尤了!"說完,似笑非笑地看了眼通虛,"華師兄,你說是不是?"

通虛臉色微沉:"這麼說,韓師弟的意思是,要先查清楚鄭師兄是死是活了?"

"這是自然."韓師兄淡淡道,"死有死的說法,活有活的說法,退一萬步,假如鄭師兄還活著,師門豈可對弟子見死不救?"說罷,又是一歎,"鄭師兄二十多年前就離觀游曆去了,譚師弟後來才入門,可能不大了解他的性情.鄭師兄為人謹小慎微,不是沖動的性子,他既然命自家弟子帶著度牒與弟子手記回來,八成性命已經不保了,唉!"

聽到他的感歎,通真暗暗在心中啐了一聲:你倒巴不得他死了才好,鄭通玄真是白跟你了!

"韓師弟說的有理,只是,這要拖到什麼時候?"通虛臉色微冷,也淡淡道,"他那小徒弟知之不多,說得語焉不詳,要說線索,就是弟子手記上這些寥寥的內容,追查起來,人力物力怎麼算?"

那韓師兄勾起笑,瞥了眼觀主:"華師兄難道對鄭師兄手記上所言的寶物不感興趣嗎?鄭師兄能花費這麼多年尋找,想必有它的價值,依我看,這才是重點!"

…………

來到玄淵觀已經七天了,這七天來,靈玉享受到了神仙般的日子.

程家本是巨富,她從小也是錦衣玉食,然而,玄淵觀中的一切,與她以往經曆的富貴全然不同.

最明顯的差別是食物,玄淵觀的食物,帶著一股天然的氣息,不用怎麼烹調,都十分美味.靈玉覺得,這大概就是仙氣了.還有其他東西,比如,同樣用炭火,玄淵觀的炭火一小塊能燃燒很久,整整一天都不會熄,發放的道袍不管怎麼撕都撕不裂,等等等等.

另外,那兩名仆役也不錯,一名貼身服侍的侍女,一名干粗活的婆子,態度恭敬殷勤,除了干活,半句閑話也不說.

總之,每天看看山看看水,吃飽睡睡飽吃,有人服侍,沒人煩心,日子過得很悠閑,就是沒人管她.為此,靈玉特地去找張青書,張青書笑著解釋:"師妹不知,入門弟子,都要查過出身,這幾日師門要傳訊尹城分院,直至確認出身屬實,才會給師妹入道授業.師妹安心等著就是."

既然沒辦法,那只能等了,反正她的出身都是真的.

第八天,終于有一名青衣侍女過來,恭恭敬敬地福身見禮:"程仙子,法師有請."

靈玉大喜:"法師終于要見我啦?去哪里?"

對著十二歲的靈玉,那青衣侍女半低著頭以示恭敬,答道:"回程仙子,自然是去玄明宮."

這七天來,靈玉閑著無聊,讓張青書把乾坤袋里的兩本冊子拿出來給她看,其中一本是門規,另一本是弟子須知.弟子須知里,有玄淵觀的詳細介紹,包括上,下,內三院分別,各座宮殿的作用,等等.玄明宮是內院的主殿,也就是法師,首座,監院等平日輪值之處.

靈玉忙道:"好,你帶路."

侍女又福了一福,領先半個身位,帶著她往玄明宮而去.

一刻鍾後,靈玉站在了玄明宮門前.

玄明宮離古元良所在的偏殿不遠,看起來只是一座很尋常的宮殿,一點也看不出來,是整個玄淵觀第二重要的建築.

帶她來到這里,與守殿弟子交涉過後,青衣侍女便離開了,靈玉又等了半盞茶的時間,才有人過來喚她:"程靈玉程師妹是嗎?".

"是."靈玉連忙向這人揖禮.

這人笑了一下,甚是和善:"隨我來吧."

靈玉跟著他入殿,只見大殿內供著祖師塑像,塑像前香檀嫋嫋,除此之外,一個人也沒有.

這弟子帶著她進了後堂,里頭竟是十分寬闊,旁邊有長長的通道,不知通往何處.

靈玉猶豫了一下,還是小心地問了:"這位師兄,請問,是去見哪一位法師?"

這人帶著她拐進一條通道,一邊走,一邊道:"程師妹運氣不錯,今日是撫甯法師輪值."

撫甯法師,那就是韓撫甯了.

這些天來,靈玉對玄淵觀的人員構成基本了解了一下.玄淵觀分下,上,內三院,下院主要是新招收入門,還未入道的弟子,上院是已經入道的弟子,內院則是管理層.

除了觀主和監事這種處理庶務的管理職務,內院之人主要分為三種,一是法師,二是首座,三是監院.這三者,監院,首座是職務,非德高望眾者不能勝任;監院固定二人,權力僅次于觀主;首座三人,分為太虛,玉虛,沖虛三宮,觀主由三宮首座其一升任;法師則是固定稱號,代表著擁有收徒授課的資格,升任首座,監院的資格.

太虛,玉虛,沖虛三宮的分法,是建觀起來的傳統,三宮各有祖師,是競爭協作的關系,這也是玄淵觀祖師調動弟子競爭能力的措施.

太虛以通為字輩,玉虛以撫為字輩,沖虛以威為字輩,一代一代,如此傳承,而不是一代一個字輩.

靈玉聽了,就知道自己的師父分屬太虛宮.據說,太虛宮近年人才凋零,惟二出色一些的,便是那日來見她的譚通真,華通虛二人,但靈玉覺得很奇怪,這兩人對玄塵子好像沒什麼感情,甚至直呼鄭通玄,按理,師父可是他們的師兄啊!

沖虛在三宮之中,是最獨特的一派.沖虛一脈,少出觀主,但曆來是劍術狂人的聚集地,是玄淵觀內最癡迷修煉的一群人.

玉虛一直四平八穩,倒是近年來,那位韓撫甯法師聲望日隆,據聞不久之後,便會接任玉虛宮首座,有望在十來年後接任觀主.

修煉的事,靈玉也了解了一些.所謂的入道,就是進入觀想境界後,引氣入體,成為修士--她現在的狀態,就是已經進入觀想境界,而未引氣入體,正處于入道的門檻上.一旦入道,成為修士,就是進入了煉氣期.

煉氣期共分為十層,從引氣入體到煉氣五層,都不算難,一般三大道觀的弟子,能入道的都能修到五層.但從六層開始,就要講悟性和天賦了.玄淵觀的內院法師,最低是六層修為,僅僅六層修為想要被接納入內院,需要另有特長,比如玄塵子就是擅長符術.首座是八層修為,監院和觀主必須九層.有沒有人十層以上呢?

靈玉曾問張青書這個問題,張青年愣了好一會兒,只說,有的,但這些人基本不在人前出現了.靈玉又問,既然是煉氣期,那過了十層,是不是還有別的期?張青書被她問得張口結舌,只能求助他叔叔張照觀執事,張執事告訴她,當然有,但不是他們現在能接觸的境界,等她修煉到六層以上,進入內院,就有資格知道了.

且不提這些,對靈玉來說,什麼境界,還是很久遠的事,她眼前要面對的,就是內院法師的召見.

那位弟子說她運氣不錯,確實,韓撫甯的名聲,在內院這麼多法師中,是最好的.玄淵觀從上到下,都說他教導弟子最是用心,從無門戶之見.

但,靈玉卻提著心.她可是太虛宮鄭通玄的弟子,與玉虛宮不是一路的,韓撫甯真的不會有任何成見嗎?聽說這位撫甯法師,跟太虛宮關系不大好呢!

來不及多想,那弟子已經在一道小門前停住了,敲了兩下門,揚聲道:"撫甯法師,程靈玉程師妹帶到."

過了數息,里頭傳來平和的聲音:"進來吧."

"程師妹,請進吧."那弟子說,替她推開門,向里面的韓撫甯一揖,便獨自離開了.

靈玉只能鼓起勇氣,獨自一人踏進屋中.

"程靈玉?"不算狹窄但也絕對不寬敞的屋內,一名外貌二十來歲的道士向她點頭微笑,"坐吧.你的身家已經查清,沒有問題,現在開始,就是玄淵觀的正式弟子了."

上篇:016,安頓     下篇:018,引氣入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