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23,選劍  
   
023,選劍

023,選劍

盡管柳威意說過,在打好基礎正式修劍之前,她可以不修煉,但靈玉還是十分勤勞地把《太素紫云心經》翻了一遍又一遍.

原本,仙石被劫之事,只是給了她一個長遠的目標.這個目標並不緊迫,因為她知道,仙石暫時不會有性命危險,而她自己身在玄淵觀,更是安全.

但韓撫甯詭異的表現,讓她的精神緊繃了起來.韓撫甯知道了白水觀藏寶的事,會不會對她不懷好意?還有他所謂合作的說法,她實在想不通,他有什麼事情,需要她這個剛剛入道的小娃娃去做.

她想來想去,覺得自己現在的處境,大概跟仙石差不多.身為鑰匙之一,白水觀藏寶開啟之前,她應該是安全的,可開啟之後,就不一定了.

她需要迅速強大起來,避免韓撫甯動手的時候,自己卻毫無反抗能力.

一刻也不能浪費.

在柳威意的操練之下,靈玉陷入瘋狂的忙碌之中.

早上去入道宮,下午去沖虛宮,回去藥浴完,立刻睡覺,睡上兩三個時辰,半夜起來修煉,直到天亮.

這使得她根本沒有時間進行人際交往,直到半年之後,她課業過關,不必再去入道宮,才有所好轉.

之後,便是異常辛苦的鍛體.練武從來就不是一件輕松的事,凡人中所謂的武林高手,尚且要冬練三九夏練三伏,何況他們這些修真者.

靈玉知道自己基礎薄弱,想要早日成為劍修,除了多吃苦,別無他法.她生在程家那個畸形的環境,內宅爭斗不休,兒子如寶女兒如草,還能不受欺負地長大,便是因為她有一股狠勁.憑著這股狠勁,她習武進度飛快,甚至連修為也沒落下.

時光飛逝,三年之後,靈玉進入了煉氣三層,同時,筋骨達到了柳威意的要求,可以摸劍了.

十五歲的靈玉,身形抽穗似的拔高,已經趕上了柳威意,只是身材瘦削,發育得極其不好,乍看之下,倒像個少年郎,穿著女弟子的服飾,時常被人圍觀.

對此,靈玉很淡定,她的女性意識本來就不強,反倒覺得這樣挺方便的.

跟在柳威意身後,無視眾人或羨慕或嫉妒或敵意的目光,靈玉一路悠悠哉哉,往劍閣走去.

剛來玄淵觀的時候,她人生地不熟,又身懷秘密,所以裝得老老實實.如今她得了柳威意青眼,混得風生水起,完全沒必要收斂本性,更用不著看別人的臉色.

玄淵觀號稱仙家道觀,其實與俗世無異,千余弟子,各有圈子,上層法師,利益糾葛,其中錯綜複雜,非外人所能了解.

靈玉很清楚,那些羨慕她的,嫉妒她的,或敵視她的,未必就是出自本心,更多的是因為他們所站的位置.

她是太虛宮鄭通玄之徒,卻由沖虛宮柳威意教導,偏偏鄭通玄生前又投靠了玉虛宮韓撫甯,這關系說起來簡直一團亂麻.故而,除了柳威意本脈弟子,還有張青書這個與她交好的小圈子,其他三宮弟子,多半對她抱有敵意.而不知情的普通弟子,因為她承劍修之脈,又修為提升迅速,對她羨慕嫉妒兼而有之.

不過,這有什麼關系呢?別人的目光,能影響她什麼?她照樣修煉,照樣練劍,將來也會照樣成為精英弟子,乃至真傳弟子,法師……

別人的目光,是最不需要在意的東西.

劍閣位于玄淵觀最北面,主殿靈景宮的右後方.

玄淵觀的格局,山門,廣場,三清殿,靈景宮為一條直線,整個道觀,以這條線為中軸,坐北朝南,背靠大山.靈景宮,就是壓軸.劍閣的位置,有些奇特,它在靈景宮的右後方,一方峭壁之上,比靈景宮還要高,孤零零地懸著,仿佛不屬于這個整體.

靈玉隨柳威意到達靈景宮,經過嚴格的身份驗證,才被准許踏上通往劍閣的山路.

"柳師叔,"行走在狹窄的山路上,靈玉隨口問道,"劍閣只是藏劍之所,為什麼建得如此古怪?好像比靈景宮還重要."

走在她前面的柳威意轉頭看了她一眼,面露贊賞:"你倒是敏銳,一眼看出,劍閣的重要性."頓了頓,說,"劍閣當然重要,它藏的可不是普通的劍,而是最頂尖的煉器之法煉制出的寶劍,這樣的東西,絕對不可以流出去,否則……"

否則,三大道觀的壟斷地位不保.靈玉在心中默默地補上這句話.她已經不是初入道途的小道士了,身為沖虛宮法師的傳人,又跟張青書那群人混得極熟,見識遠超普通弟子,許多事情,稍微想想就知道.

各大道觀之所以勢大,最根本的原因有三,一是功法,二是丹道,三是器道.

初級功法倒是不稀奇,每個正經道觀,許多家族都有傳承,中級以上功法比較少見,而高級功法,則是各大道觀的不傳之秘.張青書曾這樣對她說,煉氣五層,是一個分水嶺,天下修士,能入道的修煉到煉氣五層只是時間問題,想要突破五層進入六層,乃至更進一步,達到八九層,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天分,資材,功法,缺一不可.所以,沒有高級功法,那些小一些的道觀,家族,散修,沒辦法在修為上跟各大道觀一爭長短.

丹道器道也是同樣的道理.三大道觀壟斷最頂級的資源,各大道觀瓜分中等資源,這些資源都去了何處?能吃的變成丹藥,能用的變成法器,都填充了大道觀的庫房,增長了弟子的修為,強大了他們的實力.

正想著,小路已經走到了頭.

靈玉踏上劍閣門前那塊平台的時候,霎時一寒,全身被一股凌厲的劍意所籠罩,森寒之氣,凜凜而發,幾乎要將她壓倒.

她腳下一晃,三年的鍛體此時見效,又很快站穩了.

這劍意來得快去得也快,她站穩之後,便消失無蹤了.

"柳丫頭,你徒弟?這筋骨鍛煉得不錯!"

蒼老的聲音響起,靈玉循聲望去,看到劍閣旁的樹下,一個鶴發童顏的白袍老者盤膝而坐,面帶微笑地看著她們二人.

"弟子見過豐老."見到此人,柳威意恭恭敬敬地行了個道禮.

豐老頷首微笑.

"靈玉,"柳威意轉頭道,"這是劍閣值守豐老,是我們玄淵觀最厲害的劍修."

柳威意這般慎重地介紹,靈玉不敢馬虎,上前見禮:"弟子程靈玉,見過豐老."

待她直起身,柳威意道:"豐老,靈玉是太虛宮鄭通玄在外收的弟子,鄭師兄意外隕落,故而由我教導.她筋骨不錯,悟性也好,鍛體三年,初見成效,弟子帶她來劍閣選一把劍."

豐老仍舊面帶微笑,半閉著眼睛輕輕點頭:"在我的劍意之下,這麼快恢複的,並不多見.這孩子意志極強,是修劍的材料."

得到認同,柳威意略微松了口氣,露出一點微笑:"弟子修為所限,不敢妄言,還請豐老指點."

靈玉聽得奇怪,柳師叔可是玄淵觀內鳳毛麟角的煉氣九層法師,還要自稱修為所限,這豐老難道是煉氣十層?

豐老沒有立刻說話,那股劍意又籠罩了下來,但其中鋒銳之氣盡去,只剩下凜凜的寒意.

"咦!"許久之後,豐老抬起眼皮,認認真真,仔仔細細地打量了靈玉一番,最後,撫著長須道,"這孩子不但筋骨出色,與靈氣更是親和,倒是更適合走法修的路子."

柳威意聞言一怔:"豐老,您的意思是……"

豐老擺擺手:"莫急.若當真讓她走法修的路子,未免浪費了這筋骨和銳氣.但若讓她走純粹的劍修路子,又浪費了這樣的好經脈……"閉目思索了一陣,最後慢悠悠道,"那柄坎離劍,或許等到了它的主人."

柳威意聞言大喜:"多謝豐老指點."

豐老輕笑,手指輕輕一點前方,劍閣之門應聲而開:"去吧,劍閣的規矩,你是知道的."

"是."柳威意恭敬一揖後,轉身帶著靈玉,進入劍閣.

一入劍閣,靈玉就覺得眼睛不夠看了.

到處都是劍,四五丈見方的屋子里,密密麻麻掛滿了劍.這些劍有的插在劍鞘之中,有的露著劍鋒,散發著凜凜的寒意.

靈玉抖了一下,忍不住摸了摸手臂.

柳威意發現了,眉頭微皺:"怎麼了?"

靈玉道:"這里好古怪,好像有很多的氣息,很冷."

柳威意挑了下眉,略有異色:"你現在就能感覺到劍氣?"

靈玉聞言不解:"劍氣?"

"一把有靈性的劍,是有劍氣的."柳威意說,帶著她走到右側,看了一番,取下一柄劍,"就是這把了."

靈玉接過,只見劍鞘暗淡,看起來毫不出奇.她握住劍柄,用力一拔,"吭--"劍身緩緩推出.

靈玉略微有些失望,這把劍的劍身,並不像傳奇話本上說的寶劍一般,湛如秋水,而是帶了淡淡的灰,好像沒洗乾淨似的.上面用符文刻著兩個字:坎離.

"走吧!"確認沒錯,柳威意轉身,"劍閣的規矩,拿了劍就要走人,不可隨意逗留."

"哦."靈玉連忙把劍身推回,跟了上去.離開之前,瞥到角落的樓梯,忍不住問了一聲:"柳師叔,二樓也都是劍嗎?".

柳威意的腳步頓了一下,道:"等你修為到了,就知道了."

............

這章寫得異常艱苦,幾乎一個字一個字寫的,大概我今天抽空去打了次攻防,把感覺打沒了……

上篇:022,修煉     下篇:024,劍修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