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94,蜃景  
   
194,蜃景

)

194,蜃景

這是靈玉有生以來,看過的最宏大的景象.

只見茫茫大海之上,洶湧波濤之中,一座仙城拔地而起,在海天之間若隱若現.天然古拙的青石城牆,不及飛廉城精致,沒有凌云城壯闊,卻有著遺世獨立的仙氣.

她看著云間的仙城,能夠清楚地分辨每一塊青石,不由脫口道:"大衍城?"

"別做夢了,大衍城哪有這麼好找?"徐逆的聲音傳來,"這是蜃景."

蜃景?靈玉微微一怔:"海市蜃樓?"

徐逆點點頭:"而且,據我所知,真正的大衍城並不是這個樣子."

"那這是什麼?"

"……這應該算是,大衍城的附屬之城吧."徐逆沉吟著慢慢說道,"我曾聽劍君說過,大衍城號稱化神之城,其實並非城池.化神修士,他們有能力創造自己喜愛的環境,大衍城只是一個統稱."

他指著海中的蜃景,說:"這座仙城,肯定不是真正的大衍城,至多就是服侍他們的弟子門人所在之地."

既然大衍城並非城池,這座仙城當然不是大衍城.而他們身在大海深處,附近根本沒有其他仙城,能夠形成蜃景,最大的可能還是附屬之城.

"這樣也好."徐逆隨意取過一根枯枝,在沙灘上畫著,"真正的大衍城,哪怕元嬰修士,也不是想進就能進的,我們能找到這座附屬之城,是最好的結果."

靈玉看著他列出八卦九宮,演算易數,越寫越高深……

"你會數術?"

徐逆抬頭看了她一眼,垂下眼皮繼續演算:"別說出去."

"……"她算是知道了,這家伙的秘密多得令人發指,居然連易數都學了,估計還是瞞著昭明劍君學的.

許久之後,徐逆終于扔掉枯枝,直起身:"走吧."

"去哪?"

"確定方位,找仙城."

確定方位很簡單,太陽和星星就是最好的導向工具.至于找仙城,也不知道徐逆怎麼算的,反正是他算出來的.

兩人先在這座無名大島上做好標記,然後按照徐逆演算的結果出發.

本來,靈玉很擔心出去會遇到妖修,徐逆卻道,大衍城附近,不會有妖修敢放肆.既然已經出現了蜃景,說明附屬之城離此不遠.

所以,兩人沒有隱藏形跡,就這麼光明正大地一路尋過去了.

而事實正如徐逆所言,一路上,根本沒有妖修的痕跡,就連海獸,都是連煉氣都沒有的凡獸.

妖修天生有占地盤的習性,他們不喜歡在別人的地盤生活,也不喜歡別人在他們的地盤生活,實力越高,地盤就越大.既然附近有仙城,這些妖修自然退避三舍.

何況,靈玉記得,大衍城修煉于此,為的是坐鎮溟淵,一旦大衍城有失,沒有化神修士坐鎮,溟淵之氣外泄,那些妖修就會遭到池魚之殃.

不過,東溟的妖修能夠平安渡過溟淵,來到西溟,這種事並沒有發生.

越想越覺得這事複雜.蜃景里的仙城,沒有任何異常,想來溟淵之氣並非在此處外泄.但玄冰島遭災是事實,這些化神修士又失蹤了,莫非是填了溟淵?

"想什麼呢?"前方不遠處,徐逆回頭看了一眼.

"哦……"靈玉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

徐逆思索片刻:"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連他都同意,靈玉有些緊張:"如果化神修士真的填了溟淵,豈不是以後沒有人鎮守了?"

"你操心那麼多干什麼?"徐逆卻很平靜,"一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並不清楚,也許這些化神修士還好好地活著.二則,以我們的修為,就算溟淵塌了,也輪不到我們操心,自有元嬰前輩處置."

"想想還不成?"靈玉嘀咕,"要是溟淵真出事了,我們每個人都要倒黴……"

徐逆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古怪.

"干什麼?"

"……不知道該說你是天真還是熱心."徐逆淡淡地說.

靈玉愣了一下,說:"倘若事不到臨頭,就不去關心,一旦事到臨頭,又該如何?不過未雨綢繆罷了."

許久之後,本來以為徐逆不會回答了,忽然聽他說:"道理雖簡單,可更多的人,不願意去想."

其實,靈玉沒有他想的那麼高尚,她只是喜歡把事情放在前頭.什麼事都依靠別人,這不是個好習慣.

飛了一整天還沒到,入夜之後,兩人放下一艘小舟,在海面上休息.

這艘小舟,是緣修的傑作,由獨木挖空,經過一番煉制,設了禁制,勉強算是靈器.他們三年來在大海上都是這麼過的,出去探路的人,不一定能找到小島休息.

靈玉飲了幾滴長生水,調息了一番.氣息穩定之後,睜開雙眼,看到徐逆在對面修煉.

他全身都籠罩在紫氣當中,很像修煉《太素紫云心經》的樣子,不同的是,他身上的紫氣實實在在,至純至清,帶著凜冽的劍意.

靈玉恍惚了一下,一時間竟覺得,眼前的徐逆好像一把出鞘的劍.這就是《先天紫氣訣》的特殊之處?

她思忖半晌,暗暗歎了口氣.可惜啊,這部功法與她無緣,不能當作主修功法,等到《五行萬劍訣》修煉有成,再按照徐逆所言,慢慢修煉《先天紫氣訣》,將劍氣儲存入封劍盒,或可當作後備手段……

個把時辰後,徐逆停下修煉,收了紫氣,睜開雙眼.

見靈玉盯著他看,淡然問:"做什麼?"

靈玉問:"你的紫郢劍真的就是紫郢劍嗎?".這三年來,從未見到紫郢劍出過劍匣,他最常用的,還是那把紫雷劍,這算是保留實力?

徐逆沒有立刻說話,袖袍一動,劍匣內的紫郢劍主動飛出,橫在膝上.

紫氣氤氳,與他合為一體.

"不知道."徐逆慢慢抹過膝上的紫郢劍,聲音低沉,帶著些微溫柔.只有面對自己的劍,他才不會那麼冷淡.

"這把劍是哪來的?"

"……是劍君帶回我母親的時候,順手帶回來的."靈玉只是隨口問問,沒想到他竟然回答了,"當時只是一柄殘劍,分不出是什麼材質.不知為何,我從小就對這柄殘劍十分癡迷,後來,自己想辦法重新鑄造,認主成本命靈劍."

"原來如此……"這麼說,也是玄冰島出產的?"這劍,該不會跟《先天紫氣訣》是一套的吧?不少字"

"大概吧."徐逆一揮袖,紫郢劍重回劍匣.他不想再廢話,拿出玉簡,一字一字地推敲功法,過了好一會兒,發現對面還在發呆,不禁問:"你干嘛?"

"啊?"靈玉回過神,隨口道,"哦,我在想當年玄冰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徐逆的手抖了一下,面無表情地抬起頭:"你想這個做什麼?"

"……好奇."其實,她是覺得,自己的仙書八成跟徐逆的劍有點關系,聯系在一起,說不定能發現一些東西.

徐逆緩緩地撥弄著手中的玉簡,過了一會兒,說道:"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

"什麼?"

"假如是真的紫郢劍,我為什麼可以認主?"

"……"靈玉頓時失語.是啊,傳說中的紫郢劍是有主人的,而且,還是自行衍化而出的靈體,它的主人與劍密不可分.只要紫郢天君還活著,紫郢劍就是有主之劍.而如果紫郢天君死了,紫郢劍就會失去所有的光輝,成為一堆廢料.

無論從哪個角度去想,這都不會是真正的紫郢劍.

那麼,她的仙書呢?難道,並不是那位前輩的本命法寶?

"不過,我估計,這確實是紫郢天君的傳承."徐逆說,"從《紫霄劍典》轉修《先天紫氣訣》,沒有任何障礙,我原先修煉出來的紫氣,被轉化得一干二淨."

"這麼說,你報仇有望?"

徐逆沒有作答.這個問題,他答不上來.天資再高,他也只是一個築基修士,昭明劍君卻已經元後很多年了……

靈玉拿出自己的仙書,翻了一遍.

仍然只有五頁內容,她通讀了《先天紫氣訣》,而且試著修煉過,仙書卻沒有任何反應.是精元不夠嗎?可是,這些年來,她給仙書吃的妖獸尸體一點也不少……

她又想起那個夢了,夢里那場大戰,堪稱驚天動地.

想著想著,她鬼使神差地問:"你們紫霄劍派,是紫郢天君的傳承,可有關于他的事跡?他是否參與過什麼大戰?有哪些敵人?"

徐逆沉默良久,答道:"紫郢天君是鴻元道祖的弟子,在清都山聽道萬年,化出靈體.後來三大道祖隕世,道祖弟子紛紛離開廣樂天,紫郢天君就去了上真界,建立了北極上真宮."

"要說他的敵人……"徐逆沉吟道,"紫霄劍派內,記載過紫郢天君參與的三次大戰,一是隕世之戰,對戰成化魔君;二是分界之戰,這個沒有明確的記載;三是奪天之戰,敵手眾多."

"這麼說,能明確的只有成化魔君?"靈玉摸著下巴.這三次大戰,她只聽過隕世之戰,據說,人界修行始于三大道祖,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在三大道祖的道場廣樂天內,爆發了一次大戰,然後三大道祖隕世,這次大戰被稱為隕世之戰.關于成化魔君,只有簡短的記錄,不知道來曆和模樣.滄溟界被隔絕得太久了,眾多典籍都遺失了.

她夢中仙書的主人,分明是個正統的道修,不符合成化魔君的特征.到底是誰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

上篇:192,荒島     下篇:195,尋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