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16,安頓  
   
016,安頓

016,安頓

記入上院果然要複雜得多,在古道士的指令下,靈玉幾乎把祖宗十八代都交代了一遍,這些年的經曆也一五一十告知,甚至還要有證明人的姓名.不過,她經曆簡單,前面九年在程家,後面三年跟隨玄塵子,古道士沒怎麼為難.

問過出身經曆,張古二人又搬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法器,對她進行各種測試,又問了她許多關于修煉上的問題,從何時開始修道,如何修道,玄塵子平日怎麼教導,巨細靡遺.

兩人問罷,又商討了一番,張道士搓著下巴道:"通玄法師如此授徒,固然能保持心思單純,只是未免嚴苛了."

古道士卻搖頭:"法師之事,我們不可妄加議論.再說,這對孩子未必沒有好處,她如今入得門來,自有內院法師從頭教導,倒是不虞功法不契合的問題."

張道士點點頭:"也是."

靈玉聽了半天,忍不住問:"兩位……道長,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兩人轉過目光,古道士笑道:"你既入上院,按規矩,喚我們師兄就是.老朽古元良,內院監事,監管上,下院弟子造冊,這是上院執事張照觀,掌管上院弟子雜務,以後你有事,少不得要麻煩他."

靈玉不知道監事和執事是多大的職務,不過,客氣點總是沒錯的,當即揖禮:"見過古師兄,張師兄,以後請多多關照."

張古二人含笑點頭,古元良接著說:"你資質不錯,靈氣入體,沒有出現排斥現象,是修道的好材料.不過,你之前只是熟背道經,沒有任何修煉基礎,一切都要從頭開始.修道,是一個艱苦的過程,光是引氣入體這一關,就不好過,你要做好准備."

"是,多謝古師兄教誨."靈玉畢恭畢敬.

"你這孩子,倒是老練得緊!"古元良摸著白胡子笑,將一枚用法器刻好的古金木牌遞給她:"這是你的弟子令牌.待你正式入道,師門會發給你度牒與弟子手記,在此之前,弟子令牌就是你的身份證明,切切不可遺失."

"是."

所有該記錄的東西都記錄下來,古元良將一片絹帛丟給張照觀,擺手:"行了,都辦完了,你把她領走吧!"

張照觀打了個響指,對靈玉笑道:"走吧!以後你歸我管了."

"是,張師兄."

張照觀領著靈玉,從偏殿出來,穿過一個大廣場,又走了一刻鍾,才到了一處建築群.

眼前是連成片的院子,一眼看不到頭,牆磚地面乾淨整潔,相比起前面氣勢恢宏的廣場山門,顯得樸實無華得多,像個住人的地方.

張照觀把她領進最前頭的那間大院,高聲喊道:"青書!青書!"

"哎!"里頭傳來清脆的應答聲,一名十四五歲的少年走了出來.這少年頭挽道髻,身穿道袍,並非道童,而是道士打扮.

張照觀又把他的葫蘆摸出來,喝了一口酒,把那片絹帛丟給他:"新來的師妹,你安排下."

這少年道士看到靈玉,驚奇了一下:"這位師妹好小啊,是入上院嗎?".

"廢話,不入上院能來這里!"張照觀轉身進屋之前,交待靈玉一聲,"程師妹,把你的弟子令牌給他,他會替你辦妥的."

"哦,多謝張師兄……"只來得及說一句,張照觀已經晃悠著進屋了.

少年道士打量了她幾眼,便笑道:"這位師妹,你是新入門的嗎?以前從沒見過你,倒不知道下院有這麼優秀的師妹."

"是,"靈玉小心地看了他幾眼,取出自己的弟子令牌遞過去,"有勞這位師兄了……"

這少年長了一張圓臉,神采飛揚,眉目帶笑,看起來很容易親近的樣子.他接過弟子令牌,翻看了一下:"程靈玉."抬頭道,"原來是程師妹.我也姓張,張青書,張執事是我叔叔.我今年剛入上院,暫時在這里打雜,師妹以後有事,只管來找我就是."

沒等靈玉回答,他率先進了大堂:"師妹先進來."

"哦……"靈玉跟著這張青書進去.

大堂開闊,卻十分擁護,十幾個高大的櫃子占去了大部分的空間,牆角還有許多雜物.兩旁有數個小門,通往內間.張照觀不在這里,大概進里屋去了.

張青書拖過一張椅子:"師妹請坐."自己在桌旁坐下,利索地拿出數件東西,有本子有冊子.

"程靈玉,七月十二入上院."張青書照著絹帛上的內容,在各個本子上謄抄記錄,最後把筆遞給她,"師妹簽個名吧."

靈玉接過,在上面簽下名字.

張青書將東西收好,攤開一張丈余見方的獸皮地圖,上面繪著密密麻麻的建築,正是這片院落.

"程師妹,這是上院弟子居所,女弟子住在這一片.你剛剛入上院,按規矩,兩人一間小院,這些空白的都是沒人住的,你看著挑吧."

靈玉看了下,地圖上空著挺大一片,便問:"青書師兄,可以選那些全部空著的嗎?".

"可以."張青書道,"也是你遇到好時候了,半年後要招收新弟子,特意空出了好多院子."

"那就這間吧."靈玉指了指地圖.

張青書一看,笑了:"師妹可真會挑,這里確實不錯,很清淨."

她挑中的小院,在一條小溪旁邊,與最近的院子隔了十來丈,既清淨,又不會偏僻.

張青書拿了個印章,在上面蓋了一下,收起地圖,起身去翻櫃子:"這是師門配給弟子的東西,師妹點收一下."

卻是一柄木劍,一只玉瓶,兩本冊子,以及十塊閃著熒光的石頭.最後,張青書拿出一個灰撲撲的皮毛制成的袋子,將這些東西都裝了進去.

看到這袋子,靈玉眼睛一下子瞪圓了,這跟玄塵子留下來的錢袋一模一樣!可她還沒看清怎麼打開的,張青書已經把東西放進去了.

看到她這模樣,張青書笑了:"師妹還未真正入道吧?不少字這是乾坤袋,不要看它小,可以放好多東西呢!等你入了道,引氣入體,就可以使用了."

"原來是這樣……"靈玉按住雀躍的心情,這麼說來,玄塵子的家當,八成就在那個乾坤袋中.也對,那些傳奇故事上不都說,壺中藏日月,袖里有乾坤嗎?

"這是你的."張青書把乾坤袋丟給她,起身往外走,"走,我帶師妹去住的地方."

張青書領著靈玉出了大院,七拐八彎走了頗遠,才到了她選中的小院.

到了實地,靈玉發現,她選得太對了!不止是位置頗佳,周圍環境也好得出奇.身為三大道觀之一,玄淵觀山門駐地本就是一等一的風水寶地,風景優美,山明水秀,此處靠山臨水,正得山水之意.

小院門口,張青書取出一枚花紋凹凸的古金木牌,往門側同樣凹凸不平的石槽內一嵌,院門應聲而開.

靈玉眼珠都要掉下來了,好奇妙!

張青書把木牌丟給她,奇道:"師妹小小年紀,就到了入道的境界,卻對這些常識一竅不通--到底是怎麼修煉的?"

靈玉含糊地說:"我師父沒有告訴我這些……"

所幸張青書也沒有多問,把她帶進去看了一圈,確定沒什麼缺的,就告辭了,臨走時說:"按規矩,每個小院有兩名仆役打理,先前這里空著,所以沒人.我回去安排一下,明天就有人來了--哦,對了,晚飯也會著人送來,師妹安心歇著就是."

"多謝青書師兄,麻煩了."靈玉送他出去,之後回了小院,選了個房間,略微收拾一下,住了下來.

過不多久,一名青衣侍女送了飯食過來,還有炭火,燭台,盆壺,衣服等日常用具.

靈玉見用具精致,飯食美味,不禁再一次感歎:難怪天下道門弟子,都削尖了腦袋往三大道觀里鑽,這麼優越的修煉條件,可比野道士強多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安心住下來的時候,玄淵觀的主殿靈景宮,正發生一場因她而起的爭辯.

通真法師把那本弟子手記丟在案上,目光凌厲地盯著一旁同樣著法師道袍的道士.這道士與他一般年紀,清俊溫文,如此情境下依然閑適自得.

"鄭通玄好大的本事!私自利用分院資源,給他自己謀好處,卻不上報道觀!韓師兄,你說是不是?"

那位韓師兄抬了抬眼皮,仍然八風不動,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悠閑自得:"可不是."

這般輕描淡寫的反應,可不是通真期望的,他臉皮抖了抖:"當年鄭通玄出觀游曆,可是韓師兄特准的呢!"

"是啊!"回答他的仍然是淡淡的兩個字.

通真臉皮再抖,忍不住了:"你就沒什麼要說的嗎?".

那位韓師兄聞言,終于轉過頭,把目光放在他身上,頗詫異地道:"譚師弟要我說什麼?"

"你--"通真最終被他的厚臉皮氣到了,"韓師兄,鄭通玄可是你的人!你一路為他保駕護航,要說他干的事沒你的指使,我可不信!"

韓師兄更詫異了,挑著眉頭道:"譚師弟這話我可不明白了,什麼叫我的人?不管我們分屬哪一宮哪一堂,都是玄淵觀的弟子.再說了,我們都是法師,鄭師兄的資曆可比你我都要高,說我指使他……譚師弟,以後這種話,還是不要說的好,讓外人知道了,要笑話我們玄淵觀不成體統了."

上篇:015,入門     下篇:017,召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