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55,殺意  
   
055,殺意

)

055,殺意

靈玉揣著書冊和那枚玉牌,心情分外激動.

無論是程悅的遺書,還是韓撫甯漏出來的消息,她早知道有上界的存在.但,知道歸知道,沒有確切的線索,上界于她只是一個模模糊糊的影子,遠在天邊,難以觸摸.

可現在不一樣了.《太白經》的末頁,潦草地記錄著程悅來到此界的經過,清晰地標記了一條路徑.

南極,天柱!

難怪韓撫甯對天柱之事如此熱衷,原來通天之路,就在南極!

靈玉的右手按在胸口,按在書冊上面.

她不知道韓撫甯的消息從何而來,但她知道,這本書絕對不可以讓別人看到.

知道了這條路徑,她不用再害怕被韓撫甯利用,反倒可以借助他的力量,進入那個地方,去往上界.

上界,煉氣之後可以築基,築基之後可以結丹的上界!

築基可禦劍飛天,結丹可吞云吐霧,元嬰可移山填海!

相比起來,這個世界,所謂的頂尖高手,與一群螻蟻何異?!所謂的斗法,與小孩子打架何異?!

靈玉心情澎湃,熱血沸騰.

上界,太白宗.這是她要去的地方!

狂喜之後,靈玉很快目光一黯.

玄淵觀這里,她沒什麼好掛念的,無論是師長還是好友,他們各有各的路.至于程家,正是鮮花著錦之時,母親妹妹有三弟可以依靠.問題是,傾天之禍就在眼前,假如天柱傾塌之勢已成,虛空之風侵入,這個小千世界將會毀于元磁風暴……

如果世界毀滅無可改變,她必然要去上界,尋找一條生路,只是這樣的話,就得放棄這個世界的親人好友.她可以斬斷俗世親情,卻希望他們能好好地活著……

"喂,今天沒飯吃嗎?".阿碧的聲音拉回了她的思緒.

靈玉茫然:"什麼?"

阿碧玩膩了靈石,正翻著她屋里的東西:"不然你干嘛這個表情?沒飯吃沒關系,我看過了,附近有不少的野味,咱們打一些就是……"

靈玉失笑.對于阿碧來說,這世上最大的事,就是有沒有飯吃吧?不少字不過,她說的也對,沒飯吃,還可以打野味,世上的事莫不如此,選擇不止一個.退一萬步,就算走到最後,只有一條路,那又如何?正如前人所言,有生就有死,有起就有滅,既然有開始,就有終結.想要改變這一切,就要讓自己擁有相應的力量,不然,只能看著這一切發生,無能為力.她不過是個剛剛進入道門的初學者,再操心也沒有用,只能盡力而為.

她打起精神,說:"不用了,我們去吃飯."

帶著阿碧出門,走到廣場處,靈玉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紙鶴上下來,踉踉蹌蹌地走了幾步.

"季師弟?"靈玉一怔之後,揚聲喚道.

季武呆呆地抬頭:"程……程師姐?"

"季師弟,你這是怎麼了?"靈玉上前扶住他,只見他道袍多處破損,破損處血跡斑斑,受傷不輕.

季武抓著她的衣袖,雙唇顫抖,忽地嚎啕大哭:"程師姐,程師姐……"

靈玉見他孤身一人,想到與他同行的石靜白,心中一沉,大聲問道:"季師弟,石師妹呢?"

季武顫抖得更厲害,一邊哭一邊說:"都怪我,都怪我貪心……"

他好不容易控制住情緒,斷斷續續地把事情一說.原來,他們一行六人,因為實力不夠,一直在周圍打轉,半月前,到了一處道觀,被那道觀中的修士誑去采集材料,說是對半分,不料卻用他們填了妖獸的肚子,自己采了材料就跑.季武這一行人,都只有煉氣二三層,對敵經驗又少,只有他一個人逃了出來.

靈玉心中一沉:"你是說,石師妹她……"

季武面露淒哀:"石師妹沒能逃出來."

靈玉咬緊牙關,閉目深呼吸.她想起那個總是面帶羞澀的小姑娘,總是用崇拜的目光看著她,臨行前特意為她准備了東西,卻躊躇許久,生怕自己做得不好……

她曾對她說過,她心地善良,將來一定會有福報的,不料才兩個月,她就……

"可是一個叫廣甯子的老道,帶你們去一個叫烏龍潭的地方采集鹿角茸?"許久之後,靈玉睜開眼,語氣平靜地說.

季武面上露出驚訝:"程師姐,你怎麼知道?"

靈玉苦笑,沒想到真應了張青書的話,這老道不安好心,他們五人實力高強,又不上當,不好下手,就找了別人.但她沒想到,會是石靜白!

"他們現在何處?"

季武怔怔地搖頭:"我從烏龍潭逃出來,不知道……"

靈玉穩住情緒,喚出自己的紙鶴,聲音卻森寒無比:"我去殺了他們!"

紙鶴沖天而起,下面傳來季武的聲音:"程師姐,你一個人……"

靈玉駕馭著紙鶴,往烏龍潭小道觀飛去.她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熱烈的殺意在胸口沸騰,哪怕是當年被緋云,公孫堰等人挾持而命在旦夕,石靜白的臉龐在她眼前不停地浮現,令她無法控制.如果當初他們經過那小道觀的時候,發現廣甯子不懷好意,就果斷出手,石靜白也不會……

可是,這世上沒有如果.半個時辰前,她還在想,如果毀滅在即,這里的親朋好友該怎麼辦,卻沒想到,世界還沒毀滅,就已經有人喪命了!

紙鶴的速度達到極致,原本需要大半天的路程,被她縮短到兩個時辰.靈氣不夠,就用靈石補充.

她在小道觀門口落下紙鶴,提著劍,邁了進去.

明明胸口殺意升騰,目光卻更清明.

道觀里空蕩蕩的,沒有道童前來相迎,想必被季武逃出去,他們自知末日將近,都逃離了.

靈玉將靈網放了出來,一步一步,不急不緩地往里走去.

走到後殿,她推開觀主修煉室的門.

一個老道正在翻箱倒櫃,聽到推門的聲音,身子往後一仰,一道浩蕩的碧濤突然出現.

靈玉目光一沉,坎離劍出鞘,離火劍氣劈出,將碧濤斬為兩半.

"碧濤符."她輕聲說.這碧濤符出自她的手中,臨行前贈了石靜白,她不會認錯.

碧濤符輕松被破,廣甯子一驚,雙手連出,一道道靈符不要錢似的拍出來.

靈玉腳步一錯,在靈符的夾縫間,慢慢地前進.

明明靈符鋪天蓋地,她卻總能找到微小的空隙,毫發無傷地走進去.

廣甯子大驚:"你是何人?"

"何必拖延時間?"靈玉目光冷漠,"你若認不出來,怎會一見面就動手?"

廣甯子手中握著一疊厚厚的靈符,臉色陰晴不定.

不錯,被那小子逃出去後,他就知道,道觀是不能呆了,就算大難臨頭,玄淵觀也不會眼看著弟子被殺而無動于衷.他早就做好了棄觀而逃的准備,反正他壽元不久,不趁著這個機會撈上一筆,此生都沒有機會再進一步.弟子們都已經打發出去了,可他在此經營幾十年,舍不得這些家當,又折回來搜撿,不然的話,此刻已經遠走高飛.他現在只後悔,自己一念之貪,沒想到人會來得這麼快.

不過,並不是毫無機會,這個小姑娘,也才煉氣六層,他手中還有那麼多靈符……

靈網鋪開,周圍三丈盡在掌握,靈玉提著劍,一步步仍然走得很穩,她總能找到靈符的空隙,便是避不開,一劍劈出,也就夠了.

隨著她越走越近,廣甯子臉上驚慌之色更加明顯.

論修為,他煉氣五層,論手段,對方是劍修.

"道友,何必趕盡殺絕?若能放我一條生路,我願將全部身家奉上!"打不過,廣甯子干脆以利誘之.

靈玉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殺了你,你的身家不也是我的?"

廣甯子見打動不了她,撲通一聲,絲毫不顧及形象地跪下,苦苦哀求:"道友,都怪我一時鬼迷心竅,玄淵觀發布下的任務實在難以達成,我也是無可奈何……"

"兩個月前,我們經過此地,你就極力相誘,一時鬼迷心竅?"靈玉不為所動,已經走到了他的面前,"看在你年事已高的份上,我留你一具全尸!"

"道友--"廣甯子哀叫一聲,似乎已經絕望.卻在伏地的那一刻,眼角閃過一絲凶光.

只見他雙掌一合,一道靈符夾在手心--

"噗!"腦袋滾了下來,雙目猶睜,似乎不相信,自己就這麼隕命了.

靈玉挑起他雙掌間的那道靈符,眼中閃過詫異的光:"爆符,這老道還真有點壓箱底的寶貝."如果這道爆符發動,她近在咫尺,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看著腦袋分離的尸首,靈玉諷刺地一笑,"臨死還要作怪,別怪我不留全尸!"

滾燙的鮮血,慢慢澆熄胸口的殺意,靈玉茫然地站了一會兒,撫平心中波瀾.

這是她第一次殺人,卻沒有半點猶豫,也許,憤怒使得她很快適應了這種感覺.劍氣劃過人體,跟妖獸沒有差別.

可殺了人報了仇又如何?已經死去的人,沒辦法再回來了.

門外傳來雜亂的腳步聲,不多時,三名玄淵觀的弟子跨進門來,看到眼前的情形,怔了一怔:"這位師妹……"

靈玉若無其事地轉過身:"幾位師兄是奉命來剿滅妖道的嗎?".

為首那名弟子很快回過神,向她一拱手,笑問:"可是程靈玉程師妹?我等奉法師之命前來,季師弟說你先走一步,沒想到已經將妖道滅殺了."

靈玉淡淡道:"這妖道還有四名弟子,已經逃走了.既然幾位師兄是奉法師之命,我就不多事了,暫且告辭."(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054,取寶     下篇:056,南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