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64,另有天地  
   
064,另有天地

)

064,另有天地

落入旋渦的時候,靈玉只覺得渾身一熱,靈魂仿佛飛出天外,思維一片混沌.

好像過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瞬,靈玉猛然睜開眼.

"你醒了."她聽到一個嘶啞難聽的聲音.

雙眼慢慢聚焦,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張被傷疤覆蓋的臉.

"范道友?"看清楚這張臉,靈玉微怔.

跪坐在她身邊的,正是范閑書.他神情淡淡,輕輕點頭:"程師姐."

靈玉突然想起,他已經入門,按理應該喚句師弟,便歉然一笑:"范師弟,你救了我?"

"不敢,只是湊巧而已."

靈玉坐起身,不禁按住胸口.全身骨骼疼痛無比,想必是撞傷了.她運轉了一下真元,松了口氣.還好,沒有內傷.

確定了自身安全,她扭頭四顧,發現他們所在的地方,是條狹窄的石道,周圍岩壁溫熱,顏色火紅,有可能附近存在火脈.

"這是哪里……"

"我也不知道."范閑書神情安然,"入了仙境,我就被傳到了這里,想走卻又出不去,已經八天了.剛才聽到響動,出去一看,就看見師姐躺在湖邊."

"湖邊?"靈玉站起來,向外面走去.當她跨出山洞,頓時呆住了.

沒想到,旋渦底下,居然存在這樣一個世界.

滿目焦紅的土地,寸草不生,遠遠近近的山口,燃燒著火焰,不遠處,一個方圓十丈的湖面,冒著滾滾的熱氣.

難怪她當時覺得很熱,原來旋渦通的是這個湖.

"這里是……火山?"她喃喃自語.

"看樣子是的."范閑書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不知道是不是被困久了,他表現得很淡定,一副已經習慣的樣子.

靈玉張口,剛想問孟雪峰的下落,忽然腳步聲伴隨著一個聲音響起:"范師弟,這是……"隨後,好像被嚇了一跳:"程靈玉?"

因驚訝而高八度的嗓音顯得有些尖銳,靈玉轉過身,看到石道的另一端,走來一個穿玄淵觀道袍的少年--羅蘊!

靈玉抓抓頭:"羅師兄,好巧."確實是很巧,她遇到了孟雪峰,范閑書遇到了羅蘊,她和孟雪峰又被水流沖到此地.入仙境的三十多個人,玄淵觀占三分之一不到,遇到的全是同門.

與兩年前相比,羅蘊看起來變化不大,還是那麼傲氣.只不過,現在的靈玉,不但是真傳弟子,修為也比他高,這使得他傲氣之下,又有些心虛與不服.

"對了,孟師兄呢?"靈玉問.

"孟師兄在我那."羅蘊答了一句,隨後反應過來,"你跟孟師兄是一起的?"

范閑書道:"沒來得及跟羅師兄說,發現孟師兄之久,程師姐也被沖了過來."

"哦……"

聽他們的對話,靈玉大致明白了,孟雪峰先被沖了過來,范閑書和羅蘊發現了,羅蘊去照顧他,之後她也被沖了過來,范閑書發現了,還沒告訴羅蘊,她就醒了.

說完了事,三個人大眼瞪小眼,好一會兒不知道說什麼.

"咳咳!"靈玉瞅瞅,問,"孟師兄還好吧?不少字"

"沒什麼事."羅蘊說,"剛剛把水吐了出來,應該很快就醒了."

"哦……"

"我先去看看孟師兄."大概是覺得有些尷尬,羅蘊找了個理由,就想轉身走人.走了兩步,忽然想起自己過來的目的,"范師弟,你是不是有治外傷的藥?"

"嗯."范閑書取了一個瓷瓶,拋過去,"外敷就好."

"多謝."羅蘊拿過瓷瓶,謝了一句.

羅蘊走後,范閑書又坐了下來,撥弄著角落的火堆,上面還燒著一罐水:"程師姐怎麼會來這里?"

靈玉在他對面坐下,把經過簡略地說了一下:"……然後就被旋渦沖了過來."

"原來是這樣."水燒開了,范閑書使了個小法術,倒了一小碗給她,"這麼說,出去的路,就在湖底."

靈玉遲疑地點了下頭:"是的."通往仙境的路確實在湖底,不過,通往上界的路,卻在這里.

"這麼巧,羅師兄也在這里?"

范閑書抬頭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靈玉總覺得,這次再見范閑書,他眉目的倨傲冷厲少了很多.

"是啊,羅師兄也被颶風刮來了這里,我們沒多久就遇到了.可惜,我們兩人修為都不高,實力也差了點,怎麼找也找不到出去的路."

"原來如此……"靈玉覺得,這兩人運氣真不錯,如果被卷到其他地方,以他們兩人煉氣五層的修為,想保命著實困難,這麼巧,他們都被卷來了這里,沒有妖獸,只是出不去而已.

"這里你們都找過了,沒有其他的路嗎?".

范閑書搖頭:"沒有!"

"火山呢?"

這個問題,讓范閑書一愣:"火山?"

靈玉點點頭:"火山之內,說不定另有通途."

范閑書不解:"既然湖底可以過來,那必定可以出去,為什麼我們不走那里?"

靈玉說:"我們是被旋渦沖過來的,就算到了湖底,也會被旋渦沖回來."

"……"范閑書想了想,想不出什麼話來反駁她.

靈玉站起來:"我去找找看……"

話未說完,忽然聽到石道深處傳來刀劍相擊的聲音,然後是慌亂的腳步聲,以及羅蘊的喊聲:"孟師兄,你干什麼?"

兩人聞言一愣,齊齊轉頭,只見羅蘊慌里慌張,跌跌撞撞地跑出來,後面孟雪峰一身狼狽,卻咬牙切齒,提劍追砍.

靈玉和范閑書同時上前幾步,一個將羅蘊護在身後,一個攔住孟雪峰.

"孟師兄?"靈玉橫劍攔住他,"你這是做什麼?"

孟雪峰顯然處于狂怒之中,臉色漲紅,怒發沖冠,被她攔住,只是緩了一緩,仍然怒不可遏,指著羅蘊道:"你問問他!"

靈玉轉過視線:"羅師兄?"

羅蘊莫名其妙:"問我?問我什麼?孟師兄,我對你從小都是客客氣氣的,哪里對不起你?"以師門輩分而言,孟雪峰不是法師,羅蘊只要叫一聲師兄就夠了,但論親屬輩分,孟雪峰是羅通臨的弟子,羅蘊卻是羅通臨的孫輩,不用行晚輩之禮,也要保持足夠的禮貌.羅蘊雖然傲氣,但從沒聽說過有跋扈之舉.

"哼!"孟雪峰怒視著他,冷聲喝道,"你為何要告訴我,那深潭之中,大蟒已被擊殺?我險些喪命,你可知道?!"

靈玉聞言吃了一驚,那個消息,居然是羅蘊告訴孟雪峰的?!

"啊?"羅蘊也很吃驚,他眨眨眼,好半天才想明白,"你是說,你是說……"

"你說,你是不是要害我性命?!"孟雪峰大聲喝問.

羅蘊呆了好一會兒,低下頭,沒有辯駁.

"羅蘊!"孟雪峰又逼問,"今**非得給我一個答案不可!我長你幾歲,從小對你照顧有加,哪里對不起你?你為什麼要害我?!"

羅蘊仍是不回答.

靈玉覺得奇怪極了,按住孟雪峰的手臂,道:"孟師兄,你先別激動.之前你被沖到這里,是羅師兄救了你,又一直照顧你,還特意向范師弟借了外傷之藥,給你療傷.你想想,他要害你,剛才你們單獨相處,你又昏迷,機會多得是,可他沒有.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孟雪峰身為真傳弟子,心智不低,聽了靈玉這一番話,不禁也遲疑了.他之前也不相信,羅蘊要害他,他們兩人根本沒有利益沖突,也沒有仇恨,羅蘊怎麼會突然想要害他?可事實擺在眼前,就是羅蘊告訴他假消息,他才險些被大蟒吞吃,由不得他不信……

他緊盯著羅蘊,沉聲喝道:"羅師弟,你告訴我,是誰告訴你這個消息的?"

聽他的聲音緩了下來,對羅蘊從直呼其名到羅師弟,靈玉松了口氣,放開他.

羅蘊卻沒有回答.

孟雪峰不耐,再次喝問:"羅師弟,你不說,難道真的是你害我的?"

好一會兒,羅蘊抬起頭來,輕輕搖頭:"孟師兄,別問我了."

這個答案,讓孟雪峰怒火再起,他上前一步,高聲道:"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跟害我的人是一伙的?"

可不管他怎麼喝問,羅蘊就是搖頭,緊閉著嘴,一個字也不說.

靈玉看看范閑書,雖然把羅蘊護住了,他卻一副不想理會的樣子,無奈只好再次出面:"孟師兄,你也想到了,此事必有蹊蹺,羅師兄不說,肯定有他的理由,你再怎麼逼問,也沒效果."

"那你說怎樣?"之前與她同曆險境,孟雪峰聽她這麼說,不得不給點面子,"程師妹,其他的事也就算了,這可是害命之仇!"

"我不是讓你就這麼算了,只是希望孟師兄緩緩再說."她掃了點羅蘊,"起碼,應該不是羅師兄想害你.你若想知道緣由,也要羅師兄肯說才行."

孟雪峰的神色慢慢緩了下來,深深吐出一口氣,最後冷冷看了羅蘊一眼:"羅師弟,你傳假消息,現在是我沒死,如果我死了,就等于是你害了我性命.那人這邊指使于你,你還要隱瞞?你這麼做,怎麼對得起我們十幾年的情誼?你好好想想吧!"說罷,扭頭就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063,水流     下篇:065,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