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89,過關  
   
089,過關

)

089,過關

靈玉這一等,就等了兩天.中間她偷偷出去看過,峽谷外面,被設下了禁制,幾十名煉氣修士,被擋在外面.不知道那幾位築基前輩說了什麼,這些人都老老實實地等著,沒有試圖破禁.

兩天後,就在靈玉修煉之時,石道方向突然傳來一連串巨響,靈玉探頭一看,山石崩裂,絕音婆婆跌跌撞撞地跑出來.

"好狠的手段."絕音婆婆咳出一口血,"要不是老婆子有點壓箱底的寶貝,今天非折在這里不可!"

靈玉聽得心口一跳.怎麼出來的只有她一個人,其他人呢?

絕音婆婆說罷,就地盤坐下來,服藥調息.

過了一會兒,傅長春渾身浴血,氣喘籲籲地出現.

絕音婆婆睜開眼,眼中閃過意外:"傅道友,你竟逃出來了!"

傅長春抹掉手上的血跡,苦笑:"險死還生."他如今的模樣,著實狼狽,道袍上到處是血跡,半邊袖子都沒了,下擺被撕掉一塊,哪里還有原來的高人風度?最可怖的,還是他腰上的傷,血肉一片模糊.

"其他人呢?"絕音婆婆咳了一聲,又吞服了一顆丹藥.

"唉!"傅長春面帶傷感,"苟道友,裴道友,圓悲道友,已是折在里面了."

絕音婆婆默然半晌,最後搖了搖頭:"貪念纏身,合該有這一劫."

靈玉聽得怔怔的.這話的意思是,那刑天門的少女,森羅殿的文士,還有觀慧寺的和尚,都死了嗎?一時間,心中百味雜陳,她還記得,那刑天門的少女進去之前,與她談笑,輕松自在的模樣,還有那文士,和尚……兩日前還是活生生的人,如今卻再也見不到了.

這還是她第一次見識到滄溟修仙界的殘酷,早就聽說過,在這里,修士紛爭,亂斗,多不勝數,卻沒想到,自己無意中見到了實例.

伏元青,徐正,妍姑娘三人沒有出來,難道也折在里面了?

正這樣想著,就聽傅長春長歎一聲:"不過一場尋常至極的招收弟子法會,居然隕落了大半主持之人,只怕陵蒼各派都要被震動了."

絕音婆婆嘿然道:"傅道友何必說得如此客氣?豈止是震動陵蒼各派這麼簡單,徐正隕身于此,昭明劍君必定震怒,元後大修士跺跺腳,陵蒼非得掀起腥風血雨不可,便是星羅海,也不會平靜了."

徐正隕落了?靈玉大驚.聽徐正和伏元青的對話,他分明是那位昭明劍君的心頭肉,要是隕落于此……她不敢想像,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傅長春苦笑起來:"我們也不會好果子吃,以昭明劍君怒喜無常蠻不講理的個性,指不定就認為是我們連累了他的寶貝玄孫,到時逼著我們給徐正陪葬……"

"這倒不必擔心."絕音婆婆很鎮定,"不管如何,我們都不是紫霄劍派的弟子,昭明劍君再威風,也不能隨手奪我們性命.無論是赤霞宮,還是太白宗,都有元後大修士坐鎮,要是讓昭明劍君奪了我們性命,兩派的面子往哪擱?"

"唉!絕音婆婆,你說的那是好的情況,萬一昭明劍君先一步趕到,隨後將我們滅殺,又能如何?頂多你我二派的元嬰師祖,跟他打上一架,難道為了我們兩個小小的築基修士,當真跟紫霄劍派翻臉不成?"

這番話,聽得絕音婆婆默然.以她對紫霄劍派的了解,昭明劍君說不定真的會干出這樣的事……

現場一片死寂,兩人都不再說話.忽然,石道方向再次傳來聲音,一人提著劍,緩緩從石道出來.

這人正是傅長春和絕音婆婆都以為已經隕落的徐正!

他的模樣,比絕音婆婆和傅長春都整齊得多,只是淺紫劍衣染上了大片鮮紅,都是血跡,看樣子也不輕松.

"徐……徐道友,"傅長春大吃一驚,"你沒事?"

"我該有什麼事?"徐正面色冷漠,掃過他們二人.

絕音婆婆不可思議地道:"徐道友,你被溟淵之氣困住,居然能脫身而出?"

徐正哼了一聲,懶得回答這個問題,目光如電地盯著他們二人:"你們來得還真是及時,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尋到機關的那一刻過來."

這句話,讓傅長春苦笑起來:"徐道友,法陣出了問題,我們身為主持法會的負責人,不來解決,還有誰來解決?只是沒想到,八派法陣,原來被人改動了構造,通往溟淵絕地.早知事情如此嚴重,我們一定會上報宗門,而不是擅自進入溟淵."

溟淵,將滄溟界劈成兩半的無底深淵,傳說溟淵深不知幾萬里,黑黝黝不見底,充斥著一種古怪的氣息,別說凡人,便是修士也難以進入.像他們這樣的築基修士,若是擅自進入溟淵,被溟淵之氣包圍,幾乎無法生還.正是因為如此,傅長春和絕音婆婆才以為徐正已經隕落了.

此時見到徐正出現,他們大驚之余,也放下了心口大石.只要徐正活著,昭明劍君的氣,怎麼也發不到他們身上.兩人頓時有一種逃出生天的放松.

"哼!要不是你們眼皮子淺,見到好東西就上前哄搶,也不至于到這樣的地步!"

徐正這話有些刺耳了,別說傅長春和絕音婆婆,連靈玉都皺起了眉頭.這個徐正,個性也太討人厭了,就算他是昭明劍君的愛孫,有本錢倨傲,也不必如此尖刻.他如果不是昭明劍君的後輩,說這種話,早就被人踹了!

一時間,絕音婆婆和傅長春臉色都很難看,偏偏他們不好說什麼,畢竟這事他們確實干了.靈玉對這徐正也是印象大壞,她一向不認為,依靠長輩有什麼值得自傲的,就算他說得沒錯,這番話也太不留余地了.

"算了,現在說這些也沒有用."徐正抹了抹臉,然後一臉厭惡地擦掉手上的血跡,"我們出去再說吧."

這個提議,絕音婆婆和傅長春欣然同意.他們進法陣是為了什麼?不就是怕這些煉氣修士被困其中,惹出大禍來嗎?什麼淵溟,什麼寶物,都是進來才發現的.

徐正率先離開,然後是絕音婆婆,最後是傅長春,他向藏在角落里的靈玉招招手,和顏悅色地道:"程靈玉,難為你小小年紀,克制得住自己,現在事情了了,我們出去吧."

靈玉連忙起身,向他一揖:"是,多謝前輩."

跟隨著傅長春,出了峽谷.之後,就見他和絕音婆婆,徐正三人一番忙碌,打開法陣.

靈玉只聽遠處傳來隆隆之聲,天光頓時大亮,一道白光將自身包圍,等到白光散去,人已站在連環島上.

"傅師伯,傅師伯……"

"傅師兄!"

守在外面的太白宗修士看到傅長春,一窩蜂湧上來,紛紛關切地詢問.

傅長春被攙扶著在屋前坐下,口中道:"不必驚慌,只是些皮肉傷."

靈玉知道,傅長春必定不止是皮肉傷,法陣中,他從石道出來的時候,臉色灰敗,分明連經脈也受了傷.不過,她知道,這麼多弟子面前,他必須保持風度,再大的傷,也只能容後再說.

就聽傅長春將事情吩咐下去:"……第三試就算了,法陣已經壞了,只能報請宗門修複,暫時弄不成了."

"那成績怎麼辦?"

"就按前兩試的成績算吧,反正,實力是可以培養的,我們太白宗招收弟子,一向不拘泥于實力."

"好,就聽傅師兄的."

看著這些築基修士嘰嘰咕咕地商議著,參與法會的煉氣修士們緊張地盯著他們.剛才法陣中遭遇突變,許多人都是靈氣耗盡,有的些險些被游魂奪魂,如果不是法陣及時被破,怎麼也要折損一些人.現在聽說不用參加第三試,前兩試成績不錯的人安心多了,而成績不佳的,卻生怕自己過不了關.

靈玉暗自琢磨,自己第一試是甲等,不會有問題,就是第二試,評的是乙等,該不會兩試都是甲等才能入門吧?不少字那就太倒黴了.

正想著,那邊商議完畢,一名築基修士走上前來,揚聲道:"第一試,問仙路,甲等,乙等過關."

隨著這聲音,有的人失望歎息,有的人欣喜若狂.

這名築基修士又道:"第二試,宗門試,甲等,乙等,丙等過關."

第二試是丙等的大大驚喜,沒想到自己還有機會!

緊接著,這名築基修士道:"兩關皆過者,可以來領取獎勵了,願意入門的,請留下姓名,不願入門的,交回法會令牌."

確認自己過關了,靈玉放下心中大石,此時聽了這句話,才知道為什麼第二試要放寬條件.這時是星羅海,許多散修不願進入宗門,只是為了獎勵才來參加,要剔除這部分,當然要放寬條件了.

果然,靈玉就見,許多人上前領了獎勵,交回了法會令牌.這樣的人,居然將近上百,兩試過關的也不過三分之一,兩百多人.

這樣想著,靈玉也上前領了獎勵,卻留下了姓名.從現在開始,她就是太白宗的弟子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088,接二連三     下篇:090,啟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