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13,滄海桑田?  
   
113,滄海桑田?

)

113,滄海桑田?

在諸位結丹修士擔憂的目光中,顧真人笑了,他說:"放心,這次不是壞事."

發天機令還有不是壞事的時候?眾人不信.

顧真人不再賣關子,道:"天機令上只有一句話:天命之人出現,通天之途即將開啟."

全場寂靜.

顧真人奇道:"你們都不驚訝?"

顯宣真人笑了起來:"顧師兄,他們哪是不驚訝,是被嚇呆了!"

好一會兒,結丹修士們拍頭的拍頭,掏耳朵的掏耳朵.只有凌霄大著膽子追問:"掌門所言當真?"

"自然,騙你們一群毛孩子干什麼."顧真人笑容淡淡,卻很舒心,顯然心情極好.

眾人這才有了點真實感,頓時太一殿內炸了鍋似的,震驚得不知所措的有之,失態得手舞足蹈的有之,喋喋不休拉著同門說個不停的也有之,根本不記得這里是太一殿,宗門最嚴肅的地方,任誰都不得在此喧嘩.

天命之人,通天之途!

結丹以下的修士,就算聽說過這八個字,一般也不會放在心上.滄溟界被隔絕太久了,境界低微的修士,對此毫不在意,因為以他們的境界,接觸不到那個世界.但他們這些人,宗門的佼佼者,都明白這八個字,有著怎樣重大的意義.

萬年前的傾天之禍,化神以上修士,盡數在那場禍事中隕落,只余下一個殘破的滄溟界.萬年來,滄溟界與世隔絕,無法與人間各界聯系,眾多強大的道法失傳,最多只能修煉到化神期.萬不得已之下,屈指可數的化神修士建立大衍城,以求天數,指點天機,仙路何在.

曆代大衍城的城主,都是術數奇才,擅長推衍天機,號天機子.一代一代下來,如今已經是第十三代了.整個滄溟界,也等待了整整十三代.

這十三代以來,多少高階修士望眼欲穿,卻始終等不到天數改變.往往到了元嬰,前路就被堵死了.典籍遺失眾多,高階功法失傳,遺留下來的,不過是殘篇斷章,想要從中尋找化神之路,千難萬難,只有真正的奇才,有著通天的氣運,才能邁入化神之境.

而到了化神,才是絕望的開始.

這些事情,低階修士所知寥寥,他們知道傾天之禍的存在,也知道滄溟界與各界絕隔,但這與他們何干?只有結丹以上修士,有望大道,才會日夜掛念.

現在,大衍城居然發出天機令,時隔萬年,通天之途再度開啟了?

每個人都難以置信,因為在他們之前,等待了那麼多代,足足萬年,不知道有多少天才之士,在等待中坐化,無奈地看著自己的壽元走到盡頭.

他們,居然有這樣的好運?

"天哪天哪,通天之途,真的要開啟了,我不是做夢吧?不少字"凌霄拍著自己的額頭.

她身側的秀美少年橫過來一眼,右手從袖口抽出,露出掌心的玉瓶:"要不我給你來一下,你就知道是不是做夢了."

"蔚師兄!"凌霄怒道,"總說我欺負藍師弟,你才是欺負我!"

少年已經移開了視線,一副懶得理會的樣子.

顯宣真人抿唇笑:"先別鬧,還有事要說呢."

幾位元嬰祖師再次肅容,只聽顧真人道:"雖說不是壞事,但這件事也沒那麼簡單.真龍出世,必有風雨,同樣的,天命之人出現,世間恐怕也不會平靜.大衍城發來天機令,也有告誡之意,滄溟界等待萬年,事關我們的仙途,切切小心."

"是,謹遵掌門法旨."眾結丹修士恭聲齊應.

顧真人就門派事務一一囑咐下去,足足說了小半個時辰,方才結束.

眾結丹修士魚貫退下,太一殿內只剩下四位元嬰祖師.

"唉……"顯宣真人長歎一聲,按了按胸口,轉頭道,"幾位師兄,這明明是天大的好消息,可我心里就是覺得不安.你們說,不會是空歡喜一場吧?不少字"

一直沉默著的顯化真人轉過視線,他外表未及三十,面容清雅,無論是衣著還是氣度,都與顯宣有幾分相似:"空歡喜應該不會,但這過程,未必順利."

四位元嬰祖師同時默然.

他們比那些結丹小輩更靠近化神,也更明白大道受阻的壓力,越發地患得患失.

萬年的等待,十三代人的悲劇,真的要在他們這里終結了嗎?這種不真實的幸福感,讓他們感到不安.

安靜了許久,顯化真人忽然"咦"了一聲.

"顯化師兄?"

顯化真人面露古怪,看著他們道:"盈風和阿澄同時築基成功了."

另一位同樣沉默的楊真人緩緩點頭,驗證了這個消息.

"這也是個好消息."顯宣真人輕輕點頭,卻沒有多歡喜.築基,在他們這些元嬰祖師眼里,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這兩位可是元嬰修士親收的弟子,連築基都不能,豈不是成了笑話?

等等--

"只是築基而已,師兄為何如此慎重?"

顯化真人沉默了一會兒,方才緩緩說道:"為兄只是想到了一個可能."頓了頓,道,"大衍城的前輩,附著天機令傳訊過來,天命之人,應該不止一個.這是不是代表著,會有一批驚才絕豔的年輕人出現?"

顯宣真人的神情漸漸變得慎重:"你是說,盈風,他們……"

"未必就是盈風,但很可能就在他們中間."顯化真人看向顧真人,"顧師弟,從今日開始,若有弟子築基,結丹期的小子們,必須將之收入門下,你看如何?"

顧真人毫不猶豫地點頭:"顯化師兄說的有理,就算天命之人不在其中,有了師承,對我們培養下一代弟子,也很有利."

…………

焦黑的岩石間,一堆碎石突然爆開,露出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緊接著,兩名白衣提劍的少年修士,從中爬了出來.

"咦?"一出石洞,兩個人就呆住了.

水呢?火呢?地裂泉,祝融山,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七個月前,這里是占地百畝的地裂泉,燃燒著火焰的祝融山,可眼下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卻是一座光禿禿,黑糊糊,什麼也沒有的石頭山!

出什麼事了?

兩人面面相覷.

好一會兒,靈玉若有所思地道:"凡人說,滄海桑田,觀棋爛柯,難道我們身在石洞之中,不知時間流逝,已經過去千年了?"

錢家樂被她說得愣愣的,想了一會兒,搖搖頭:"不可能吧?不少字那是凡人傳說,對我們修士而言,掌握時間之術,豈不是等于長生?"

"……"靈玉也知道自己是異想天開,不過眼前所見實在詭異,不由自主冒出這個念頭.

最後,錢家樂一揮手:"管他呢,我們去宜清城再說."

也是,到宜清城,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兩人齊齊拿出紙鶴,正要駕鶴而往,靈玉忽然停下:"錢師兄,我們現在是築基修士了,對吧?不少字"

"廢話,你健忘嗎?".錢家樂白了她一眼.

靈玉又道:"築基劍修,不是可以禦劍飛行了嗎?為什麼我們還要乘紙鶴?"

錢家樂被說得一呆,恍然一擊掌:"對啊!"說著,興致勃勃地放出飛劍,"我們先來練習一下,禦劍飛行的竅門很簡單的.要是讓老郭他們知道,我們築基了卻不會禦劍飛行,一定會被笑掉大牙."

兩人一拍即合,興奮地開始學習禦劍飛行.

禦劍飛行是築基修士的必修課,作為劍修,更加要懂.禦劍飛行有好幾種形式,第一種是最常見的,把劍當作飛行法器,踩上去就是;第二種,以氣禦劍,裹著劍氣飛行;第三種,身化劍氣,隨劍而飛.

非劍修,通常用的是第一種,劍修,必須會後兩種--劍修的劍,可不是單純的飛行法器,否則,飛在半空中,怎麼跟人打架?正踩著劍飛行,忽然把劍一拔,豈不是就摔下去了?

禦劍飛行的法門,《五行劍訣》上就有,改良後的《水火劍訣》也有,上面說,劍修的禦劍飛行,要做到隨心所欲,劍氣可退可散,信手拈來,如此才能在戰斗中如魚得水.這要經過長期的實踐,現在的靈玉還做不到.

不過,僅僅只是飛行,並不算難,兩人摸索了一會兒,就會在天上搖搖晃晃地飛了.

築基之後,無論是身體還是智慧,都有了極大的改善.以前修煉的難點,一下子就能理解,不能做到的技巧,也能輕易地學會.靈玉甚至感覺,自己模模糊糊感應到了劍意,仿佛築基之後,曾經堵塞的某個心竅,被打通了一般.

難怪很多劍修邁入築基,就能成功領悟劍意,這東西跟境界有著極大的關系.

兩人嘻嘻哈哈,興奮無比地飛到宜清城.

跟他們來時相比,宜清城沒什麼分別,城池沒有變舊,店鋪也沒有易名,街道更沒有改變,來往的行人,仍然穿著款式相同的衣著.

很好,沒有發生"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這種事,這個宜清城,仍然是他們熟悉的宜清城.

循著來時的記憶,兩人找到太白宗的分院.

"兩位師叔."他們一進門,一名煉氣弟子就客客氣氣地迎了上來.

靈玉與錢家樂對視一眼,同時覺得舒暢極了.師叔,他們終于被別人喚師叔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12,天機令     下篇:114,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