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14,回歸  
   
114,回歸

)

114,回歸

"兩位師叔來宜清城分院,敢問是求助,還是回程?"

錢家樂輕咳一聲,微揚著下巴,說:"回程."

他未開口之前,這名弟子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們兩個,試圖分辨男女.嗯,稍矮些的這位師叔是女子,稍微一看就認得出來,男人沒有這麼纖細的骨架,也沒有這麼秀氣的五官.呃……下一刻,他就想推翻自己之前的推斷,這位師叔,五官不止是秀氣,更有著妖豔之美,居然是個男子!

分院的煉氣小弟子茫然了一會兒,才曉得回話:"請兩位師叔出示身份令牌,好安排飛舟."

兩人很干脆地丟出弟子令牌--這令牌也要換了,築基之後,身份不一樣,待遇也不一樣.

煉氣小弟子狐疑地接過,心中嘀咕,這不是煉氣弟子的令牌麼,這兩位是築基師叔啊……難道是搶的?

他小心地後退一步,緊張地喚道:"鄭師叔,鄭師叔,快來!"聲音都變調了.

"什麼事?鬼叫什麼!"一名中年築基修士從里面踱出來,不滿地斥了一句.

那小弟子手指微微顫抖,將兩枚身份令牌遞到這築基修士手上,指著靈玉和錢家樂說:"這兩位師叔的令牌,勞煩鄭師叔驗一下真假."小聲補充一句,"令牌還是煉氣期的."

鄭修士神情一下凝重起來,瞅了靈玉和錢家樂兩眼,果然很陌生,謹慎地接過令牌,對照了一下.

嗯,里面存儲的影像與兩人都對得上,真元印記也沒問題.鄭修士略微一想,奇道:"這位師弟,師妹,你們二人是在外面築基的?"

"正是."錢家樂拱手,"我們在外得了些機緣,意外築基成功,正要回宗門登記名錄."

"原來是這樣."既然身份沒有問題,那就沒什麼好查的了.鄭修士把弟子令牌還給他們,和氣地道:"兩位稍等,分院馬上就會安排."

按令牌上的記錄,這兩人都是剛剛二十出頭,這樣的年紀,在外面築的基,該是多大的機緣啊!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鄭修士不無嫉妒地想著,拍了下小修士的腦袋:"給這兩位師叔安排飛舟."

確認他們兩人是宗門的築基前輩,小修士長出一口氣,點頭哈腰:"兩位師叔稍候,弟子馬上去安排."

不多時,分院就調來了一艘小型飛舟.

分院內正好有五六名煉氣弟子要回宗門,可湊不齊人,花費太大,聽說有兩名築基修士要回宗門,紛紛趕來搭順風船.

靈玉和錢家樂說是築基修士,可連令牌都沒換過,之前大部分身家換成了鍛脈丹,身上沒剩多少靈石,巴不得和別人分擔租用飛舟的費用,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當日,飛舟起程,前往太白宗.

"原來兩位師叔是這次剛剛築基的?運氣真好!"一名與他們年紀相仿的煉氣弟子羨慕不已地看著靈玉和錢家樂.

他也是出來體悟功法,尋找築基機緣的,可惜沒那個運氣,在附近流連了一年,無功而返.

"對了,兩位師叔一直在宜清城附近,是不是見過地裂之災?聽說死了好多人,後來還封了祝融山,不許進出.唉,修仙界好多年都沒發生這種慘禍了,死了幾百個人,真慘……"

靈玉與錢家樂對視一眼,齊聲問:"地裂之災?"

"兩位師叔不知道嗎?".這名煉氣弟子訝然.

"呃……"靈玉說,"知道倒是知道,但我們也只是聽說……"

"哦,兩位師叔剛回宜清院,所以不大了解吧?不少字"這名煉氣弟子自顧自給他們找好了理由.

"對."錢家樂馬上點頭.他和靈玉商量過,築基的機緣瞞不了師門長輩,但在其他人面前,最好不要多說,否則只會引發騷亂,"不如,你給我們說說?"

兩名築基師叔求問,這名煉氣弟子得意之情油然而生,繪聲繪色地開始講故事:"話說半年前,祝融山舉行了一場盛大無比的煉氣弟子的法會……"

經過半年的流傳,事件的開端已經完全變了樣,不過,主線還在,他們兩個當事人,隨便聽聽,便能尋到事情的真相.

"……這場地裂之災,死了幾百人,陵蒼各大宗門都驚動了,將祝融山封鎖了三個月有余.在第三個月,不知為何,祝融山的常年不熄的火焰突然消失了,成了一座石頭山.各位結丹前輩搜尋許久,未有發現,這才解除封鎖,撤離祝融山."

原來是這樣……

靈玉和錢家樂對視一眼,很默契地閉口不言.聽說祝融山的火焰在第三個月熄滅,他們就猜到了,火焰消失,一定跟羽毛有關,那個時間,正好是他們開始築基,仙書把羽毛吞吃了.

關于仙書,靈玉沒有多講,錢家樂也未親眼所見,只知道靈玉有一件寶物,把羽毛吃掉了,將靈氣反饋給他們.事關機緣寶物,修士一般不會多問,哪怕是生死至交,錢家樂很明白這個道理.

"看來錢師兄猜對了,那些羽毛,就是祝融山火焰的來由."問話結束,那名煉氣弟子回船艙去了,靈玉仍然保持警惕,用密語傳音之術與錢家樂對談.

錢家樂點點頭,拍著胸口慶幸:"我就說,我們倆運氣也太好了一點,這種情況下,兩個人同時築基成功,堪稱驚世駭俗,原來是寶物是功效."

一個能產生祝融山天火的寶物,最起碼也是結丹等級的,被他們兩個吸收,築基自然不在話下.

…………

許寄波喜滋滋地從靈眼池站起來,感受熟悉的力量,貫穿全身.

終于築基了,這一次,沒有浪費太多的時間.僅僅二十歲,築基成功,哪怕是精英遍地的陵蒼,做到這一步也不容易.她記得,太白宗那兩位元嬰嫡傳,也是今年築基的吧?不少字說不定她能借個東風……

清洗乾淨身上的汙垢,換上潔白如新的弟子服,許寄波滿面春風,浮想聯翩.曾經,她多麼羨慕那些天之驕子,為什麼自己沒有那樣的天資,沒有那樣的氣運.現在,她終于彌補了遺憾.

拼著性命從祝融山取得寶物,終于從宗門換取了築基丹,取代那位震動滄溟的師姐……許寄波心中湧起淡淡的愧疚.

一開始,她並不是這樣的打算.住進攬月峰的時候,發現那位師姐竟然與自己同批入門,她想的只是與她搞好關系,給自己找條粗一點的大腿來抱.後來,隨著自己修為提升,不但不比這位師姐差,還勝過些許,漸漸就有了別的心思.

這一次,她不再是無人注視的小魚小蝦,為什麼不能和那些天之驕子一爭長短?她不甘願,不甘願這樣平凡的存在,最後無聲無息地坐化.沒有人為她歎息,沒有人因她落淚.活著如此,死了還是一樣.

當她得知他們要去祝融山的時候,霍然想起,有這麼一件慘禍,震動陵蒼,而有那麼一個人,經曆了這件慘禍,卻全身而退,甚至取得天大的好處,開始了她的傳奇之路.

她的心火熱起來,努力地思索,其中關鍵在哪.

那個時候,她不認識這位師姐,亦不知道她靈寵的習性.這一次,她有足夠的線索,可以慢慢拼湊出事實的真相.

阿碧喜歡亮晶晶的東西,那件寶物便是如此.阿碧是木屬性藤妖,不喜歡火,只會身處地裂泉……她猜對了,因為她的拖延,阿碧沒能找到那件寶物,反而被他人發現,她早有准備,順利從一堆火晶中,找到真正有價值的寶物.並且,在地裂之災中活了下來.

她成功了,取代她獻寶,得到了築基丹.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個時候的築基,有著極大的好處.

太白宗有條規矩,築基之後,能得到一個拜見結丹修士的機會,如果對方看得上眼,便可入其門下.但是,不是所有的結丹修士都有意願收徒,也不是所有的築基弟子都能入他們的眼,能成功成為結丹修士門徒的,只有三分之一,更不用說被元嬰修士看上.

但,這一年開始,但凡修士築基,都會被結丹修士收入門下.

成為元嬰修士的嫡傳,她還不敢想,自己資質普通,不可能入元嬰修士的眼.但她可以拜入那幾位即將元嬰的修士門下……

她一邊思索,一邊邁出靈眼池.

看守靈眼池的弟子看到她出來,眼尖地發現,她已經築基了,連忙上前恭賀:"恭喜師叔,晉階築基,踏上仙途,大道可期."

築基,只是向大道邁出第一步而已,這話未免太誇張了.許寄波搖頭而笑,心情極好地拋給那名弟子一枚中品靈石:"承你吉言."

接過中品靈石,這弟子吃驚地瞪大眼.雖說一枚中品靈石,等于一百顆最尋常的低品靈石,但實際價值要高得多,他們這些煉氣弟子,很少能看到中品靈石.再說,一百顆靈石,這筆賞錢也是極豐厚的,他守靈眼池一個月,也就十幾塊靈石.當即大喜:"多謝師叔!"

許寄波擺擺手,十分適應築基修士的感覺,笑問:"我閉關多久了?"

得了她的賞錢,這弟子態度殷勤:"回師叔,您閉關正好三個月."

"三個月,正好."她又問,"三個月來,宗門可有什麼大事發生?"

"大事?"這煉氣弟子想了想,道,"一個月前,陸師叔和端木師叔成功築基."

陸盈風和端木澄?許寄波點點頭,沒錯,這個時間跟她的記憶吻合.

"還有呢?"

"還有……陸師叔和端木師叔築基之後,掌門頒下法旨,此後築基的師叔,師祖們必須收入門下."這弟子喜滋滋地說,"師叔正好撞上了好時候呢!這一個月來,除了師叔,也就是另有兩位師叔築基了.對了!這件事奇妙得很,那兩位師叔是在外面築基的,聽說是祝融山的幸存者."

許寄波臉上笑容一僵,忽然有強烈的預想,肅然問:"他們叫什麼?"

"嗯……名字不大記得,只記得一位姓程,一位姓錢."

許寄波腳步一晃,險些摔倒.(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13,滄海桑田?     下篇:115,拜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