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54,交易  
   
154,交易

)

154,交易

靈玉轉回身,看著他.

徐正慢悠悠道:"那天晚上,你故意跑來撩撥我,是想讓我生出警惕之心,怕被你發現了不可告人之事,然後遠離你,少找你的麻煩?"

靈玉嘴唇微抿,盯著他,不說話.

"不得不說,這個度把握得不錯,既不會讓我覺得太過危險而殺你滅口,又讓我起了警惕之心."徐正的語氣淡漠且冷靜,與他經常表現出來的驕傲易怒很不一致.

"那你為什麼不成全我呢?"靈玉抱胸靠在石壁上,用跟他一樣冷靜的語氣說.

"本來我想成全你的,可是,誰叫你手上有我需要的東西."

靈玉微微皺眉:"我的劍訣?我實在想不明白,你為什麼會需要.以徐公子你的身份,想要什麼劍訣得不到?紫霄劍派的劍修傳承,可比太白宗豐厚得多."

徐正沒有說話,看著她的目光很沉靜.

看著看著,靈玉就笑了:"好吧,我問了個傻問題,你要說了,就等于把秘密告訴我了--你看,這根本無解,你把理由告訴我,等于把底牌亮給我看,不把理由告訴我,我又沒辦法信任你.只是說一句,我的劍訣對你有用,這跟不說有區別嗎?".

"有兩個方法."徐正說,"第一,我們定下交易魂契;第二,我把我的劍訣以及本命靈劍給你看.你選哪種?"

靈玉的笑容一收,看著他:"你認真的?"

"你覺得我有那麼閑?"徐正神情漠然,屬于徐公子的高傲瞬間附體.

靈玉略郁悶,剛覺得他順眼了一點,立刻就壞她心情了.

定下交易魂契,似乎是最安全的方式,但是,很容易被挖坑,比如徐正答應不殺她,卻讓別人殺她.思考了一下,她道:"封劍盒現在就可以收納劍氣嗎?".

"自然."徐正把玩著手中的封劍盒,"這些屬性各異的頂級材料,就是用來收納劍氣的.當然,你想把劍氣放出來,使用它對敵,那必須到結丹期."

"可不可以用來收納別人的劍氣?"

"可以."

靈玉越問越郁悶,這簡直是為她量身訂做的,這樣下去,她會忍不住答應的!

偏偏徐正追著問:"一還是二,選擇哪種?"

靈玉糾結了好一會兒,終于挫敗地吐出一口氣:"魂契我不熟,萬一你設個陷阱,我就虧大了."

"這麼說,你選擇第二個."徐正點點頭,"不錯,有劍修的自信."

靈玉扯了扯嘴角:"徐公子這是嘲諷我麼?"明知道她目前打不過他.

徐正卻沒有露出快意的表情,反而深深看了她一眼:"你才是嘲諷我,每次叫徐公子的時候."

"……"被看穿了,不過靈玉一點也沒覺得不好意思.

"這是我的主修劍訣."一張玉簡丟過來,緊接著,徐正袖口一展,一道紫光從劍匣流出,停留在他的手中,化出一柄細長的劍.

靈玉定定地看著他手中的劍.劍身狹長,泛著冷冷的金屬光澤,劍格很窄,刻著一個簡單的太極,整體包裹在霧一樣的紫氣中.同樣是深紫色,它完全沒有紫雷劍的霸道,而是散發著沉穩,純淨的氣息,帶著先天紫氣特有的清甯.

她也是劍修,不用徐正說明,也能看出,這柄劍在他手中運轉自如,是真正的本命靈劍.

"本命靈劍,不是威力更大,為什麼從來不用?"靈玉感歎似地說,說完,發現自己又白問了,顯然不會得到回答的.

果然,徐正沒有回答,而是一松手,將劍收回劍匣.

靈玉清咳一聲,不再多問,拿起玉簡,將神識注入,開始看了起來.

下一刻,她驚了一下,抽回神識,看向徐正:"紫霄劍典?"

徐正笑笑:"是,也不是."

什麼意思?這上面明明寫著紫霄劍典啊!

她又不放心地問了一句:"我要是看了,會不會被追殺?"紫霄劍典,可是紫霄劍派的無上功法,太白宗還有九大聖典,紫霄劍派卻惟此一部,地位至高無上.

"放心,這部紫霄劍典,只有我一個人會."

靈玉懷疑地看著他.

徐正作勢收回:"你不看就算了."

靈玉把玉簡往身後一藏,道:"我已經看過你的本命靈劍了,如果不打算交易,你是不是會殺人滅口?"

徐正沒有回答,眼中的殺氣卻說明了這一點.

"……那我可就看了."靈玉不怕他現在動手,只要往回跑,伏元青一定會幫她,但是,麻煩能少一點,還是少一點吧.

神識再次注入玉簡,一目十行地看過去,靈玉的神情漸漸凝重起來.這部劍訣很正,無論是入門還是修煉進展,走的是堂堂正正的路子,但是,細節處的高深巧妙,卻又是言語無法形容的.她一口氣看下去,從煉氣到築基,正要往下翻,玉簡卻到此為止了.

"我不可能把全部的內容給你看."徐正道,"不過,這部分應該夠了."

靈玉點頭表示理解,將玉簡拋還給他,看著他輕輕一捏,將之銷為粉末,隨手拋開,毀滅痕跡.

做完這一切,徐正繼續看著她.

"你想知道什麼,我解釋給你聽.大宗門的規矩,你是知道的,頂級功法連副本都不許留."

徐正略一思索,道:"有兩點,一是劍陣如何拆分修煉,二是各種屬性的劍氣如何轉換."

"……"靈玉攤攤手,"徐公子,你可真會抓重點."這兩點,就是《五行萬劍訣》的核心好嗎?

徐正笑了一下:"我可是把劍訣和本命靈劍都給你看了,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將把柄送到你手上,還要附贈一件高階法寶,這要求過分嗎?".

好吧,一點也不過分.靈玉看了看周圍,找個稍微寬敞的地方坐下,示意徐正坐到對面,然後認真地解釋起來.

時間一晃而過,等他們一問一答大致說完,一個時辰過去了.

靈玉看了看周圍,礦洞之中,看不見天光,只有礦石散發出的光芒,不過,她推測,應該已經天黑了.

徐正卻沒有要走的意思,手心一團劍氣,正在專注地體悟她所說的內容.

靈玉等了一會兒,忽然想起一件事:"我說,徐公子,你讓我知道了這麼大的秘密,真的不會殺人滅口嗎?".

徐正停下劍氣運轉,道:"你是太白宗的弟子,而且還是蔚無怏的徒弟,殺你很麻煩."

敢情她要不是太白宗的弟子,不是蔚無怏的徒弟,他就會動手了?

"不過,我覺得,我們最好還是訂個魂契吧."

靈玉一愣回神:"什麼?"

徐正道:"或者,立個心魔誓也可以."

魂契是雙方面的,心魔誓則是單方面的,以道心立誓,對修道之人來說,是最慎重的誓約.

卻聽徐正道:"你怕我殺人滅口,我可以答應,此行視你為同伴,讓你安全回轉.但你也要答應我,我的事情,你不能泄露出一絲半點,違者,道心蒙塵,道基不存!"

道心蒙塵,道基不存,等于斷了修仙之途,不可謂不嚴重.

靈玉思考一番,道:"如果回去之後,你派人追殺我呢?"

"好吧,"徐正改口,"我保證,這件事情當沒發生過."

"……我們還是訂魂契吧."即使雙方互有把柄在手,靈玉還是不敢輕忽,因為這位徐公子脾氣太古怪了,現在看著還正常,誰知道什麼時候翻臉.

雙方確定了魂契內容,然後訂立了交易魂契.這個,還是靈玉來到滄溟界後才學會的,下界只存在認主契約.

魂契生效,靈玉終于覺得安心了一點.她接過封劍盒,擺弄了一番:"怎麼用?"

"拋出去便可以直接收納了."說罷,徐正起身,"回去吧."

靈玉把封劍盒往乾坤袋一塞,起身整衣.

回到落腳點,伏元青和段飛羽已經結束了療傷,各占一角,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看到他們回來,兩人同時收聲.

靈玉懶得說話,向伏元青點點頭,表示自己搜索過了,坐回原先的位置,打算理理思緒.徐正的劍訣,給了她許多靈感,與自己的劍訣互相驗證,說不定另有一番收獲.

而段飛羽,眼神古怪地看著徐正在自己身邊坐下,猶豫了好一會兒,終于還是低聲問了:"徐師兄,怎麼去了這麼久?"

徐正轉過頭,疑惑地看著他.

段飛羽咳了一聲,道:"正事要緊,而且你看,惹上太白宗不大好……"目光有意無意地瞥向靈玉.

徐正面色古怪起來:"你在胡說什麼?我又不是……"頓了頓,改口,"我辦正事什麼時候出過差錯?"

段飛羽一窒,放心了:"原來不是啊,也對,不是你喜歡的類型……不過,怎麼會這麼久?這個洞窟很大嗎?".

徐正懶得回答,閉目開始修煉.

而伏元青,看看徐正,又看看靈玉,隱隱有些不安.他怎麼疏忽了,這位徐師弟,豈能讓他跟女修單獨在一起?仔細觀察一番,又覺得自己多慮了,好像不是那個.對,應該不是那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53,封劍盒     下篇:155,水下遺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