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86,鐵片  
   
186,鐵片

)

186,鐵片

"你的功法呢?借我用用."

好理所當然的語氣,好坦白自若的態度!靈玉頓時無語,好一會兒,說:"徐道友,我們的交易在當年就已經完成了,雖然說你吃虧了,可都二十年過去了,再要補償不合適吧?不少字"

徐正道:"當年你不把功法給我看,是因為門規所限.如今情況特殊,我們都是朝不保夕的人,保命最重要,門規可以暫時拋開."

"……"靈玉道,"就算是這樣,我沒有這個義務吧?不少字"

徐正沉默了一會兒:"確實沒有."

就在靈玉起身打算離開的時候,聽到他說:"如果是我的請求呢?"

腳步一頓,靈玉轉回頭,看著他.

徐正目光平靜,坐在蒲團上,視線微微上抬,直視于她:"我現在修煉的功法,出了很大的問題,如果沒有原本的話,恐怕結丹會很難過."

靈玉遲疑了一息,重新坐了下來:"不過二十年時間,你就從初期到後期,莫非不是正常晉階的?"

徐正沉默著沒有說話.事實上,這個問題靈玉本不該問,這是修士的隱私.不過,他要借功法,也是不該說的.大家半斤對八兩,不如把話攤開來說清楚.

就在靈玉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突然看到徐正伸手到腰間解腰帶.

靈玉被嚇了一跳,眼看著他把解下來的腰帶扔到一邊,脫了外袍,繼續去解中衣,連忙扭開頭:"你干嘛?耍流氓啊?我不怕你哦……"

徐正動作沒停,脫了中衣後,一把拉開里衣:"你看."

他語氣平靜,也沒有要做什麼的意思,靈玉一怔,轉回頭,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只見徐正身上,糾結著一團團古怪雜亂的氣息,幾乎覆蓋全身,奇怪極了.

"這是……"

徐正一件件穿回衣服,面無表情:"我確實用了特殊的方法,才能在二十年內,提升到後期,但後果你看到了,如果不把這團氣息去除,結丹將是我邁不過去的門檻."

"這跟我有什麼關系?"

"因為我發現,你的功法,可以緩解這種情況."徐正說,"就是因為修煉了你告訴我的功法,我現在才能完好地坐在這里.可我手上沒有功法原件,只能到這里了."

"……"靈玉沉默著,聽他繼續說道:"本來我想著,等到線防禁制開啟,就去太白宗求功法,因為我實在不能肯定,你是不是活著……誰知道這麼巧,你不但活著,還自己撞上來."

靈玉沒有立刻回答.如果她交出功法原件,那就違背了門規,正常情況下,她絕對不會這麼做的,太白宗待她不薄.但,正如徐正所說,戰場關閉了這麼久,他們這些被困的修士多多少少違背了門規,為了生存,對同門出手,功法互換,這都是經常發生的事.他們都知道,現在是特殊情況,就算有一日戰場開啟了,宗門也不會算舊帳.

只是,這是她打算修煉到元嬰的功法,交到別人手里,並不安全……

"如果我不答應,會怎樣?"

徐正難得地歎了口氣:"威逼,利誘,無非如此.但我不想對你做這些,所以希望這件事能夠圓滿地解決."

還真是夠坦白的!靈玉不知道自己該謝謝他的直率,還是該詛咒他的態度.

她沉吟道:"你身上這些氣息很奇怪,有堂堂正正的劍氣,也有詭譎莫名的濁氣……莫非,你用萬劍訣將這些氣息都煉化了?"

"這是我想要達到的目標,但目前沒辦法做到."

靈玉糾結了一會兒,說:"反正你現在已經把這些氣息壓制住了,剛剛築基後期,到結丹最起碼還有三四十年,用得著這麼急迫嗎?".

徐正露出一抹苦笑:"我跟你不一樣,沒有那麼多時間……如今戰場被關,任何人都進不來,是我最好的機會,一旦錯過,不知道要多花多少年……"

這句話實在奇怪,靈玉還想問下去,徐正已經轉了話題:"你直說吧,怎麼樣才肯把功法交出來?"

他的態度並不強硬,語氣也很平和,可靈玉卻能感覺到他堅定的內心.她所認識的徐正,絕對不是一個做事半途而廢的人,既然他下了決心,她不答應的話,恐怕真的會像剛才說的那樣,逼她答應.

威逼,她和緣修兩個人實力不差,但徐正已經後期了,雖然有著各種隱患,可看他的氣勢,實力並沒有受到影響.段飛羽同樣是中期,據說還有其他人……誅邪堂都是以一當十的實力派劍修,實力上完全壓制他們.再說了,緣修那個性,就算他們做了二十年同伴,眼看不好,不一定會陪她送死.

所以,靈玉很快有了決定:"你出什麼條件?"

聽到這句話,徐正暗暗舒了口氣.他其實很擔心靈玉會咬死了不答應,動手並不是他的意願.

只是,他回想了一遍,發現自己拿不出足夠分量的東西.法寶,他不是沒有,但對劍修來說,只有封劍盒這種有特殊作用的才有價值,他看不上,靈玉自然也看不上.靈石,他有是有,可現在這種情況,一則自己本身需要靈石,二則能打動靈玉的,絕對不是小數目.丹藥,二十年過去,已經稀缺到一瓶丹藥就能引起搶奪的程度……

徐正苦笑了:"現在的我,好像提不出什麼條件……"

"……"這個答案,在靈玉的意料之中,"那你的意思是?"

徐正思忖片刻,從懷中摸了摸,取出一件東西:"這樣吧,我先給你一件信物,只要我活下來了,他**拿著信物,可以要求我做一件事.只要這件事不會壞我道基,隨便什麼都行,哪怕赴湯蹈火,也不會猶豫."

靈玉本想說,你的承諾有這麼值錢嗎,卻在信物拋過來的那一刻怔住了.

這是一塊鐵片,一端為圓,另一端不規則的凸出來,上面刻著密密麻麻的符文.

"這是……"

"這是我最珍貴的東西."徐正淡淡地說,"上面有一篇不完整的功法,你可以抄下來.不過,對你而言,恐怕沒用,就連劍君都看不懂……"

靈玉沒有應聲,她拿起鐵片,急切地讀上面的符文.這最功法最上面的一部分,名字叫先天紫氣訣,全是一些高深的道法理論,可以說,根本就是一部廢功法.可是,她克制住自己的激動,從乾坤袋中取出另外兩枚鐵片,將它們擺在地上,拼到一起.

一個完整的圓出現了,三張鐵片,發出淡淡的光,倏然間合到了一起.圓盤一般的大小,密密麻麻的符文,完全地融合到了一起,沒有絲毫突兀.

徐正說到一半的話突然這住,驚訝地睜大眼.

兩個人誰都沒說話,只是呆呆地看著圓片,好像時間突然停止了一般.

許久,徐正終于反應過來,他將圓片搶到手中,顫抖著手撫著表面,啞聲問:"你哪來的?你怎麼會有另外兩部分?"

靈玉的腦子紛亂,無數的念頭冒出來,一時顧不上回答.

這兩塊鐵片,一塊來自鄧靖,一塊來自張麟光.他們兩人曾經一同去玄冰島冒險,結下仇怨,起因就是張麟光的妻子文芳在玄冰島失蹤.既然如此,這兩塊鐵片應該跟玄冰島有關,第三塊鐵片,應該也是當時去過玄冰島的人得到的.

徐正說,這是他最珍貴的東西.這上面的功法確實高深,但連昭明劍君都看不懂,並沒有實際價值,這是不是代表著,它之所以珍貴,並不在于它的用途,而在于承載的一些東西?比如感情.

她想起,張麟光臨死前掙紮著說,他的孩子,一定還活著……

靈玉抬起頭,直視徐正,目光奇特:"你出生于大景四年還是五年?"

"大景五年."徐正順口就答了.

這個時候,驗證了心中的猜測,靈玉長出一口氣:"果然如此."

她的反應,讓徐正產生了不好的聯想,不由地逼視著她:"你問這個是什麼意思?"

靈玉沒有回答,繼續問:"你母親,是不是叫文芳?"

她話音一落,徐正突然直起身撲過來,雙手按住她的肩,目光有些瘋狂:"你怎麼會知道?"

他身上殺意升騰,靈玉毫不懷疑,她的答案如果讓他不滿意,他一定會出劍殺人,毫不猶豫.

她不跟自己的命過不去,所以,很干脆地取出那枚玉簡,丟給他:"你看了就知道."

徐正努力壓抑下渾身的殺意,閉上眼緩了口氣,伸手取過那枚玉簡,坐了回去.

玉簡里除了那副畫像,只有千余字,不用多長時間,就能看完.

可徐正卻看了很久很久,他握著那枚玉簡,有如雕塑.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閉上眼,輕輕歎了口氣,而後睜開,看著她目光已經變得很平靜:"多謝."

靈玉知道他謝什麼,但沒有接話.

徐正想了想,把合為一體的鐵片收起來:"抱歉,現在這個不能給你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85,獵場行宮     下篇:188,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