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16,絕望  
   
216,絕望

"我……不該這樣說你."徐逆道,"你很好,雖然總愛戳人傷疤……"

"……"

"待人不錯,就是有點小心眼."

"……"

"長得也好,就是……"

"喂!"靈玉豎起眉毛,"你這是誇我還是損我?"

徐逆看著她,沒說話.

好一會兒,他才輕咳一聲:"好吧,讓你想起傷心事了,很抱歉."

靈玉瞪著他看了一會兒,見他真的低著頭,一臉懺悔的表情,不知怎麼的,就笑了起來.

"沒什麼,"靈玉說,這事沒什麼好糾結的,只是想起來郁悶而已,"我現在沒有了修為,可很快就會恢複的."

徐逆沒有說話,定定地看著她.

靈玉笑道:"別這麼看我,不然我真的會以為,你想當我的凰."

"……"這次徐逆沒有生氣,反而跟著笑了一下,然後站起身,沿著溫泉慢慢地走過去.

他看著霧氣彌漫的溫泉,默默地出神.雖然剛才被氣個半死,但郁氣也散了很多.在紫霄劍派,他永遠不敢這樣大聲怒喝,甚至連皺個眉頭都不敢.

說起來,這好像是他第一次這樣把真實的情緒表露在外,原來,他還能表達出自己的情緒……

靈玉想了想,跟了上去.

兩個人默默地走了一圈又一圈,就在靈玉以為,徐逆千里迢迢跑到太白宗,就是為了給她的洞府夯土的時候.徐逆突然停住了.

"我娘沒了."低低的聲音傳來.有些聽不清.

靈玉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抬頭去看.

徐逆合上眼,伸手蓋住了臉龐,不讓她看到.

靈玉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她跟徐逆單獨在一起的時間很少,談及這些事情就更少了.但她一直以為,他母親早就死了,他雖沒有明說,可言語舉動.都說明了這一點.若是他母親還活著,他又怎麼會不知道父親是誰?

徐逆轉過身,在溫泉邊席地坐了下來.

靈玉猶豫了一下,在他身邊坐下:"你……原來之前你娘還在……"她不由自主想,如果他母親一直還活著,是用怎樣的心情面對他?明明是自己的孩子,卻有著別人的臉.沒辦法給他未來,只能看著他掙紮在不屬于自己的命運里.

"不是那個意思.當年,劍君帶我娘回到紫霄劍派的時候,我娘就已經性命垂危.劍君用秘術拖延,然後換掉……"他頓了頓.繼續道,"後來,我娘再也沒有清醒過."

"……"靈玉不知道該說什麼.這種情況,已經不能算是活人了吧?不少字

"這麼多年,我忍受一切屈辱,承擔這樣的命運,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把我娘救出來,不管是生是死,都有個歸宿.可是……"

他始終沒有面對她,側過臉,看著霧氣彌漫的溫泉.

"前些天,我終于知道,我娘的身體,被劍君毀掉了."

"……"靈玉想想覺得不對,"既然你娘一直半生不死,為什麼他要留著你娘的身體,直到現在才毀掉?"

"他只是以防萬一,好牽制于我,至于毀掉,也是一件意外."說著嘲弄地一笑,"劍君脾氣暴躁,想必我放走袁師兄,讓他很生氣."

"……"靈玉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回應了.安慰這是意外?拜托,那是他母親.痛罵昭明劍君?雖然昭明真不是個好人,但這樣有用嗎……

"我忽然不知道,該怎麼走下去了."徐逆低著頭,說,"我那麼拼命,到底是為了什麼?自由?沒錯,我想要自由,可如果……"

"活了這麼多年,我只見過我娘幾次,每次她都躺在那里,不言不動……我很想知道,她要是睜開眼睛,會用怎樣的眼神看我,會用怎樣的聲音喚我……可現在,再也沒有機會了."

他的聲音,是從未有過的輕柔,靈玉從來不知道,徐逆也可以有這麼充滿感情的聲音,而不是那樣冷冰冰的.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誰.我有父親,有母親,但是,卻又不是他們的孩子.有時候,我甚至無法面對自己的臉,像是戴了一張永遠都脫不下來的面具,就算我自由了又怎麼樣?我……我還是不能成為一個正常人."

"徐逆……"

他沒有理她,繼續說:"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沒有發生這一切,我會是什麼樣子?也許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修士,掙紮著築基,面對著遙不可及的結丹……可這些都是空想.我連自己應該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靈玉的聲音傳來:"你心境已亂,小心走火入魔."

徐逆發出一聲輕笑,卻仍然沒有面對她:"你看,連你都看出來了.我連自我都找不到了,何求本心?談何結丹?如何元嬰?到哪里求自由?這樣下去,也許我連利用價值也沒有了……"

靈玉從來就不是濫好人,可這樣的徐逆,讓她覺得很可憐……

第一次遇到徐逆,他還是"徐公子",容顏俊美,高傲冷漠,帶著名門子弟特有的高高在上.彼時他已築基,她剛從下界上來,只是一個煉氣小修士,根本不在他的眼中.

第二次,她已入了太白宗,拜入蔚無怏門下,築基成功.他終于把她看在眼里了,二話不說將她扯入他和伏元青的恩怨中,利用她制造假相.

第三次……她無意中揭穿了他的身份,讓他起了殺人滅口的心思,拔劍相向.之後,無奈立下同心契,將秘密埋在心里,好像什麼也不知道地當了三年同伴.

最後是大衍城內,她被流焰波及,毀了靈劍.她記得那個時候,第一個撲上來的人是他,拼命地想把藥喂進去,保住她的性命.雖然她知道,他做這些,只是因為他們之間存在同心契.

不管是"徐公子"還是徐逆,他都是冷漠理智的,當機立斷而毫不留情,無論對別人還是對自己,都那樣冷酷.不管是什麼,只要擋了他的路,他都會一劍斬去.

而現在,擋住前路的人,是他自己.這些年來,昭明劍君對他的要求有多嚴格,他對自己的要求就有多嚴格,拼盡全力地前進,就是為了早日擁有足夠的力量.

這樣的徐逆,她怎麼才能覺得不可憐?他對她向來很冷淡,不是當沒看到,就是嫌棄地挑三撿四,可他卻在她面前示弱了,把自己的傷疤,活生生地揭給她看.

現在的他,到底有多軟弱,才會需要用這樣的手段,讓自己痛不可抑,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徐逆坐在那里,明明對著她說話,卻始終沒有把頭轉過來.他怕自己一旦轉過頭,就沒有勇氣說出這些話了.

靈玉坐在他身邊,默默地摩挲著自己的指節.

許久,她問:"你……是不是該結丹了?"

徐逆一頓,緩慢而沉重地點頭:"對."三十年過去,他已經築基圓滿,一切都准備好了.

"可是你現在這個樣子,根本沒辦法結丹."

"……不錯."劍修結丹凝劍心,需要在結丹之時,將對劍道的領悟融入其中,淬煉出一顆通明劍心.劍心淬煉得越是剔透,結丹後的實力就越強,這是劍修與法修最明確的分界線.所以,劍修結丹,比其他人更難.

徐逆想要複仇,這一步絕對不能走錯,差上一點,他將來達到的成就追不上昭明劍君,那一切都是空談.

可他現在這樣的狀態,別說淬煉劍心,連結丹要求的心境都達不到.

"……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說這個?"

低著頭的徐逆,發出一聲輕笑:"除了你,我還能找誰?段師弟他們……我是他們的支柱,不能在他們面前表現出一點點軟弱,否則……"

段飛羽對徐逆的信賴,靈玉都看在眼里.他們這個團體中,徐逆是不可動搖的核心,如果他崩潰了,人心就會散掉.

別的人就更不用說了,他的秘密,不能對別人說出口.

"我……沒辦法為你做什麼."靈玉說,低垂著頭看自己的手,現在的她,自顧不暇,連自己的結丹之路在哪都不知道.

眼角的紫袍拂動了一下,徐逆轉過身,然後她就被陌生的溫度包圍了.

"喂--"她叫,雙手直覺地抬起,隔在兩人之間.

他沒有多做什麼,只是抱著她,在她耳邊說:"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靈玉想生氣,卻發現自己氣不起來.雖然這個擁抱嚇了她一跳,但他的手很規矩,只是這種親近讓她很不適:"……干什麼?"

"不要……"他的氣息吐在她的耳邊,聲音帶著深深的絕望,"不要忘了我."

靈玉僵住了.

"如果……如果我就這麼死了,段師弟他們,也會被劍君清理乾淨,到時候,這世上知道我存在過的人,只有你了……"

後背微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眼淚,她聽到他用絕望的聲音說:"我,不是徐正,或許也不應該叫徐逆,我不知道自己是誰……一旦死了,連個牌位也不會有,更不會有人懷念.我只希望,我死後,有個人知道,我在這個世界……存在過……"

…………

不知道過了多久,靈玉忽然用力,一把將他推開.

"開什麼玩笑?"她用冷漠的聲音說,"我為什麼要記住你?"(未完待續..)

PS: 繼續跑</p>

"小說,"

上篇:215,鳳求凰     下篇:217,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