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026,學符術  
   
026,學符術

026,學符術

"不要以為成為劍修很容易,你要受的考驗,才剛剛開始!"再一次去沖虛宮,柳威意嚴厲地說,"修煉劍氣,從來就不是容易的事,這一步,比鍛體更難!"

靈玉站在她面前,目光平靜.

見她一直沒有退縮,柳威意收回了凌厲的目光,緩下聲道:"要修煉劍氣,就要先從自己的佩劍入手.每一把劍,都自己的特點,靈性,有的溫和,有的暴戾,身為劍的主人,要與手上的劍形成共鳴,才能讓它為你而戰."

"坎者,水也,離者,火也.所謂坎離,就是水火.水火二性相克,難以相容,坎離劍卻將之融合在了一起.這是坎離劍的特點,也是你的特點."

靈玉聽得迷茫:"柳師叔,為何是我的特點?"

柳威意道:"你的體質十分親和靈氣,可包容萬物,這是水的特性;同時,你的性格潛藏著暴戾的一面,如同火一般.所以,豐老為你選了這把坎離劍."

靈玉恍然:"原來……"

"另外,"柳威意又道,"馭使這把劍,需要五行之力,與法修貼近,更能發揮你的優勢."

沒想到僅僅是選劍,有這麼多的考量,成為劍修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好了,靈玉,師叔只能指點你到這里,修煉劍氣,要你自己慢慢掌握坎離,與之形成共鳴,這不是別人能幫忙的."柳威意從懷中取出一本本薄薄的冊子交給她,"這是我當年領悟劍氣的心得,你拿回去好好看,然後自己尋找領悟劍氣的方式.以後不用再每日來沖虛宮了,遇到什麼難題,再來找我."

靈玉明白,柳師叔這話的意思是,她可以自主修煉,不用再每日上課了.以後的修煉之路,要她自己去走,沒有人能扶著她.

她鄭重地點頭:"是,師叔."

…………

帶著柳威意的心得,靈玉回了自己的小院.其實,玄淵觀的弟子,都是自主修煉的,若非走了劍修之路,她三年前就該自己修煉了,哪里會有長輩親自教導三年之久.修煉,本來就是需要自律的事.

"程師姐,你怎麼回來了?"看到她一邊看書,一邊推開院門,石靜白驚訝極了.

靈玉抬頭,看到她坐在院子的大樹下畫符,身前的小桌子上,擺滿了各種符紙.

看到她的視線,石靜白滿臉通紅:"我……我想學符術……"桌上的符紙,大部分是空白的,小部分畫廢的,成功的沒幾張.

靈玉看了幾眼,問:"符紙便宜嗎?".

這個問題讓石靜白愣了下,隨後回答:"嗯,一個靈珠一大捆呢!"

大約一百個靈珠等于一個靈石,一個靈珠一捆,確實不算貴.

"哦."靈玉點點頭,把柳威意的心得冊子收起來,繞過她就要進屋.

"程師姐,"石靜白又喚道,"你今日不用去沖虛宮嗎?".

"嗯,以後都不用去了."靈玉隨口說.

"啊?"

見她一臉驚訝,大概是想歪了,靈玉解釋:"柳師叔說我可以自己修煉了."

"這樣啊,恭喜師姐了."石靜白轉驚為喜,能自己修煉,代表著修為進步了.

靈玉向她笑了笑.石靜白有意相交,她看出來了,之前她忙著練武鍛體,沒時間交朋友,現在有時間了,交幾個朋友也不錯--有了自己的人際關系網,才好去盯韓撫甯.

這樣一想,她也不進屋了:"石師妹不介意我看著吧?網不少字"

石靜白眨眨眼,下一刻反應過來,大喜:"不,不介意,程師姐請坐."

靈玉便拉了張凳子,坐在她對面,支著下巴看她忙碌.

石靜白初學符術,手還很生,被靈玉這麼看著,更加緊張,一連錯手廢了好幾張符紙.

靈玉就問:"為什麼不先用普通的紙練熟了,再在符紙上畫呢?"

石靜白聞言一愣,呆呆地說:"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馬上興沖沖回屋,拿了一大疊上好的玉版紙出來.

不涉及修煉之物,玄淵觀十分大方,凡人眼中極珍貴的東西,在他們眼中不過爾爾,這些玉版紙,要多少有多少,都是免費的.

在玉版紙上畫符,石靜白鎮定多了,靈玉見她對著桌上的符書一筆一畫地照描,就盯著符書看了一會兒.這一看,倒讓她看點名堂來了.

"這是什麼符?"她問.

石靜白有些詫異地道:"程師姐不會畫符嗎?這是訊號符."訊號符,算是符術入門,許多野道士都會畫,初學符術,基本都是從訊號符入手的.

靈玉坦然道:"我對符術一竅不通."

石靜白抬頭看她一眼,有些羞澀地道:"程師姐這般厲害,我還以為什麼都會呢!"

這說法讓靈玉頗感興趣:"我哪里厲害了?"

石靜白認真地說:"師姐十二歲就入了道,而且還是劍修一脈,如今年紀與我相當,我才剛剛入道,師姐都已經煉氣三層了,當然厲害了."又補充了一句,"師姐肯定會成為真傳弟子的!"

靈玉沒想到這個小師妹居然這麼看得起她,不禁笑道:"我連精英弟子還不是,這也太遠了!"

石靜白不好意思地笑笑.二十歲前達到煉氣五層,才算是精英弟子,而真傳弟子,不是修為夠了就可以的,到底是什麼標准,沒人說得清,她這麼說,確實太武斷了.

靈玉把注意力拉回來,對著符書道:"這符看起來好眼熟,倒像是幾個符文組成的."

聽她這麼一說,石靜白不明所以:"程師姐,什麼符文,我怎麼看不出來?"

靈玉便抽了只筆,用筆杆順著訊號符慢慢畫下來:"你看,這個符,像不像這三個符文組成的?"

等她畫完,石靜白已是呆了,好一會兒,恍然大悟:"對啊!我怎麼沒看出來呢!"崇拜地看著靈玉,"程師姐果然厲害."

靈玉心道,這小師妹真是單純,因為她入道早些,修為高些,就對她心存好感.其實這有什麼,符文之所以叫符文,自然是與符有關,只是畫成符變形了而已,真正的符師必然清楚.

"……難怪法師說,符文很有用,一定要學好呢."抬頭對靈玉笑道,"程師姐這麼聰明,為什麼不學符術呢?有一技傍身,以後也有個進項."

靈玉一笑:"原來你是為了賺錢."

石靜白臉色微紅:"那天季武師兄說,要辦一個修士交流會,我也想賺些錢,就問他能不能算上我,他說我可以先去幫忙.我想著,那交易會的機會可不能浪費了,所以想學點東西……"

"原來是這樣."經石靜白這麼一提醒,靈玉想起來,她的正牌師父,可是個厲害的符師,遺物里面還有他的符術心得,要是不學,未免可惜了.或許,她也可以學學符術,拿到交易會上去賣?

........

不知道是不是吃壞了東西,跟娃兩個一起不舒服,昨天沒更,容我恢複狀態.

上篇:025,修士交流會     下篇:027,領悟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