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80,臨死囑托  
   
180,臨死囑托

)

180,臨死囑托

"程道友,這樣不好吧?不少字"耳邊傳來緣修的聲音.

靈玉的手頓了頓,仍然堅決地伸過去了.鄧靖的乾坤袋上面設了禁制,人還沒死,禁制有效,費了一番功夫,才將禁制破去.

鄧靖身家甚豐,乾坤袋里東西很雜,靈石不少,妖獸材料更多,靈器亦有好幾把,不過不是什麼好貨色,丹藥只有少少的兩瓶.臨海戰場被關閉大半年了,丹藥這種東西,沒處產出,一則煉丹師活下來的不多,二則有煉丹師也不易尋找靈藥,這使得丹藥越來越貴,入不敷出.

無視了這些可能很珍貴的丹藥,將其中幾枚玉簡翻出來.弟子手劄,幾本很一般的功法,還有一些雜聞錄事,沒有預想中的東西.

該不會他學了之後就銷毀了吧?不少字靈玉不甘心,仍舊翻來覆去地看,最後在雜物里找到一張鐵片,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符文.粗粗掃過一眼,她知道自己找到了.

鐵片雖小,內容卻很多,靈玉拿出一張空白的玉簡,將內容拓印下來,仍舊放回去.放到一半,兩只手倒了一下,鐵片拿回來,拓本扔進去.

拿了功法,她從懷中取出一只小瓶.這里面裝的是長生水,不多,也就幾滴,備著交易用的.

給鄧靖喂完長生水,靈玉說:"拿你一本功法,救你一條命,算是扯平了."

她當然可以趁著鄧靖昏迷時把乾坤袋整個摸走,可這樣的話,因果就欠大了.修仙路上,可以爭,可以搶,但不要無緣而爭,無因而搶,這麼做只會讓自己背上沉重的因果,使得以後的仙路越來越難走.

做完這一切,扭頭看到緣修呆呆地看著自己,靈玉奇道:"你看什麼?"

緣修搔搔沒毛的頭:"道友目標遠大啊!"因果的道理很簡單,但能始終貫徹而不迷失的人卻很少,不是為人老實,就是志向高遠,靈玉很老實麼?緣修顯然不這麼認為.尤其是四大營地出事,臨海戰場關閉後,很多人都把持不住,在這麼混亂無序的環境里,仍然能夠護住本心的人何其少.

"大師也不遑多讓."說罷,靈玉伸出手,"還等什麼?"

緣修明白她的意思,將手中幾個乾坤袋看了看,隨便丟了她兩個:"雖說見者有份,可我是出了大力的."

"是啊,翻翻找找,好大力呢!"靈玉接過乾坤袋,要笑不笑地說.

緣修沒在意她的語氣,摸著光頭,感慨:"可惜沒找到他們爭的東西,不然就發了……"

從某方面來說,他們爭奪的戰利品,算不得有主,要是能順手撈走,他們不會客氣.

兩人大眼瞪小眼地站了一會兒,緣修道:"程道友,你還不走?"

靈玉反問:"大師你呢?"

緣修嘿嘿笑,沒說話.

靈玉不再理他,繼續查看其他人的情況.

張麟光居然也沒死,莫非他膽敢自爆靈器,也是因為另有護符?看來,不能小看任何修士,哪怕他做出多麼不可思議的舉動.

正想著,張麟光竟然悠悠轉醒了.雖然沒死,但他的傷已經重到無法恢複的地步了,靈玉握著劍,並沒有退縮.

張麟光的眼睛里不再有瘋狂,而是帶著懇求地看著靈玉:"幫……幫個……忙……"

他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說出幾個字,鮮血不停地從嘴角流下來.

靈玉略一思索,兩指一並,在胸口點了一下,用真元暫時封住經脈崩裂的速度:"我不一定會答應你."

張麟光的目光閃動一下,顫動的手指在腰間摸索,許久,從腰帶里摸出一張玉簡:"找個……人……求求你……"

也許是他的目光太淒涼了,靈玉頓了一下,最終還是接了過來.

玉簡里,是一副女子的畫像,旁邊寫著一行小字:吾妻文芳,大景四年失蹤于玄冰島,是時有孕在身……

"找你的妻子?"看完開頭,靈玉眉頭微皺,她記得,大景是周國的年號,距今大約三十多年.尋找一個三十多年前失蹤的人,太難了吧?不少字再說,玄冰島那是什麼地方,該島長年冰封,靠近溟淵,怪物橫行,一個孕婦,在那里失蹤三十多年,還能活著嗎?就算她當時活了下來,現在的玄冰島,因為溟淵之氣泄漏,已經被封了,她哪有那個本事進去?

似乎知道這件事有多難,張麟光眼中的懇求之意更濃:"孩子……一……定……活著……"

靈玉眉頭疊得更深:"連你的妻子都找不到,哪里找孩子?再說,你怎麼確定孩子一定活著?"如果真的活著,也三十多歲了,誰知道那人會是怎樣的命運,也許被玄冰島附近的鬼哭陵修士撿走也不一定,鬼哭陵那地方,是尋常人能進的嗎?

"求你……"張麟光從懷中摸出一張玉片遞給她.

這玉片很光滑,看成色只是一般,如果不是張麟光如此慎重地遞給她,根本不會有人當回事.

"所有的……是你的……乾坤……袋……"

意思是,所有的東西,都留給她?特意把乾坤袋單獨拿出來說,莫非所有指的就是這個玉片?靈玉神識微微一沉,頓時發覺,玉片里有一個極大的空間,比普通的乾坤袋大上好幾倍,堆滿了妖獸材料.

原來這是件儲物法寶,想來,他們爭搶的東西,就在玉片里?

這種儲物法寶,靈玉見過,有些女修會利用戒指,手鐲,珠釵儲物,但容量遠遠比不上乾坤袋,只能存些私物.這玉片倒是件難得的靈器,空間比乾坤袋大得多.

可是,就算她想要這些東西,也不一定就答應張麟光的要求吧?不少字只要他一死,她拿東西就拿得光明正大,不用背上任何因果.

正這麼想著,張麟光突然伸出手狠狠地抓住她握住玉片的手指,陡然間有什麼紮進她的血肉,一陣刺疼.

靈玉倒吸一口涼氣,甩開張麟光,低頭一看,指頭破裂,被紮了一個小洞,卻沒有半滴鮮血溢出來.與此同時,一股莫名的力量沿著手臂竄上去,最後埋伏在識海之中.她大驚,這是什麼東西?居然能突破識海的防衛!

張麟光灰白的臉色露出笑容:"巫咒……完成時,就會……消失……"

靈玉大怒:"你算計我?"

"我……活不了了……"張麟光艱難地轉頭,看著倒在地上的鄧靖,眼中露出刻骨的仇恨,"找不到……文芳,能殺……他,也好……"

靈玉一怔.張麟光突然做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是早有預謀?他一定不知道,自己剛剛喂了鄧靖幾滴長生水,只要沒發生別的變故,已經死不了了.他說的巫咒,又是什麼東西?

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靈玉心生惡意,冷笑道:"鄧靖沒死,可惜你白白賠了性命!"

張麟光眼睛瞪大,露出不甘,可在看到靈玉手指的傷口,又笑了起來:"罷了,有你……找人,就夠了.文芳……孩子……"他喃喃地念著,眼中的神采一點一點消失,終于一片灰白.

"喂!你還沒告訴我巫咒是什麼東西!"靈玉抓著他搖晃著,可惜,死去的人再也不能複活.

"巫咒,是太古之時流傳下來的詛咒之術,其實就是魂契的一種,只不過,要以性命為引,且不需要另一個人同意."說話的是緣修,他搖頭晃腦,"沒想到巫咒還有流傳,我還以為早就失傳了呢!"

"你知道巫咒是什麼?"靈玉轉頭看著他,"如果不做會怎樣?能不能消去?"

緣修不說話,盯著她手中的乾坤袋.

靈玉壓下心頭的火氣,伸手一摸,抓了一個靈石袋丟給他.

緣修接過,掂量了一下,嘻嘻笑道:"哎呀,現在靈石能買到的東西不多啊!"

靈玉暗暗咬牙,但還是伸手摸了只丹瓶丟過去.

這下緣修滿意了,繼續道:"其實,程道友根本不用在意.太古之時許多術法,都是不完全的,巫咒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可說起原理,一點也不複雜.既是魂契,就是用靈魂壓迫,施術的一方,靈魂之力最起碼要與被施術的一方差不多,這對修士來說,元神越強大,靈魂之力也會越強大,等你的元神強大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把巫咒完全化去了."

"……原來如此."靈玉有些明白了,"只要我修為晉階,元神也會跟著強大,到時候,這個什麼巫咒,根本不是問題."

"對,就是這樣."

"那有時間限制嗎?".

"放心!"緣修擺擺手,"此人都快死了,靈魂之力能有多強大?他想限制都限制不了,指不定,不用多長時間,你就能慢慢化掉了."

靈玉這才放下心中大石,受制于人的感覺真不妙,看來她以後行事還要再謹慎些,不能以為別人快死了,就少了防備.這次她要是夠戒備,根本就不會被張麟光下了這個什麼巫咒.

尋找他的妻子?靈玉把玉片和乾坤袋往懷里一丟.一個三十多年前就失蹤的人,還是在玄冰島失蹤的,她哪有那個本事去找?如果真能順利化解巫咒,又有那個機會的話,看在這些東西的份上,她不介意幫把手.可要是沒那個時間……管他呢!

緣修忽然警覺地扭過頭,沉下臉色:"有妖修經過!"

"你……"靈玉想問他怎麼會知道,可想到緣修這麼狡猾的個性,肯定很會逃跑,會特殊的探敵之術也正常,便道,"這里的禁制被破壞了,還有這麼多人,說不定會被發現."

緣修一句話也不說,動作飛快地從乾坤袋里取出一件件東西,在周圍布置下來.

他動作之迅速看得靈玉瞠目結舌,好半天,道:"原來你會陣法之術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79,自爆     下篇:181,緣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