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至尊高手在都市 第兩百零二章 就是敲詐  
   
第兩百零二章 就是敲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張凡見此,心中一喜,還以為葉楓是被自己的話嚇到了,想到自己還有生的希望,他咬著牙,色厲內荏地說道:"只要你現在放了我,這件事就算是一筆勾銷,我以後也不會再來找你的麻煩."

雖然這樣說,可是張凡心里現在恨葉楓恨的咬死,心里打定主意,如果這次自己有機會活下,一定要報仇,狠狠的報仇,他也要讓葉楓嘗嘗粉身碎骨的滋味,至于安琪兒......如果真要是有機會,他一定會十倍,百倍的在安琪兒的身上找回來.

"葉楓?"安琪兒發現葉楓的眼睛里面一陣思索,還以為他真是顧及張帆背後的陳少鵬,輕輕地喚了一聲.

正在沉思的葉楓到安琪兒的聲音頓時反應過來,朝著她微微一笑之後,松開了安琪兒的細腰,蹲下了身子,對著張凡說道:"謝謝你的提醒,我差點都忘了你身上還有一點利用的價值."

說罷,葉楓在張凡的身上一陣摸索,最後找到了張凡的手機,快速的在上面搜尋了起來.

很快,葉楓就找到張凡家人的電話碼號,他按照上面的電話號碼撥通以後,放在張凡的耳邊上,淡淡地說道:"叫他們趕緊派人過來救你."

"啊?"張凡微微一怔,剛想開口說話,可是葉楓的腳又踩在他的手指上,稍稍一發力,頓時張凡的慘叫聲就通過電話傳到了對面.

"張凡,你怎麼了?"說話的是一個女聲,聽起來到有幾分嬌柔的味道.

"姐,你快來救我,我被一個混蛋------啊,不是被人快要打死了.你趕緊帶著人來救人,就在咱們家附近的那棟爛尾樓的地下室里面."

張凡頓了一頓,看了一眼毫不在意的葉楓,對著電話里面狂吼道:"一定要多帶點人過來."

葉楓等到張凡把電話打完之後,一腳把電話給他踹開,反正以後他都用不了電話了.

"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打了電話了,你還想干什麼?"張凡見到葉楓那不懷好意的眼神在自己身上上下的掃動,心中頓時一虛,只是他四肢全廢,根本沒有任何的抵擋能力.

"不想干什麼,就是趁著你家人還沒有來的時候,給你松松筋骨."葉楓笑眯眯的望著張凡說道.

張凡仿佛預感到葉楓接下來要做什麼,臉上出現了驚恐的神色,"不要,不要啊,求求你放過我......啊"

慘叫聲依然在繼續,隨著慘叫聲越來越虛弱,原本躺在地上裝昏的林子恨不得真正的暈死過去.

這尼瑪也太殘忍了吧!

......

等了將近十多分鍾,葉楓把張凡身上所以的骨頭都敲碎以後,張拉拉帶著人終于來了.

當她看見自己弟弟像一只無脊椎動物躺在地上的時候,臉色頓時一變,讓她原本還有幾分姿色的臉蛋看起來猙獰無比.

"不管你是誰,竟然敢動我弟弟,今天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張拉拉一臉戾氣地望著葉楓,說道.

神色倨傲的張拉拉穿著一件香奈兒低領緞面腰身七分袖體恤,脖頸出露出了雪白的一大片,那鑲嵌著金邊條紋的體恤竟是真空,胸前的V字領口開到了胸部以下,沒有穿內衣,里面完全是真空的,用橡膠乳貼來縛住兩座乳峰不讓它們動彈的太過激烈.

下半身是一條網狀黑色絲襪,將她修長筆直的長腿襯托的更加淋漓盡致,尤其從網格中透出的學嫩肌膚如剛剝殼的蛋白一樣柔嫩,這樣的女人確實傲人的資本.

見到葉楓用眼神打量自己,張拉拉微微撇了撇嘴,"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聽見張拉拉的話,葉楓微微一怔,而安琪兒更是捂著嘴輕笑起來.

沒想到葉楓這家伙有一天也會被人家說成是癩蛤蟆!

"小子,你想死是不是?竟然連我們張家的人都敢動,識相一點就趕緊松開我兒."和張拉拉並排在一起的中年男子對著陳衛東喝道.

此時的張凡已經被葉楓折磨的不成人樣,見到中年男子,虛弱地說道:"爸,快點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你他媽找死!"那中年男子見到滿身是血的張凡,再也受忍不住,嘴里發出一陣狂嘯,隨即他身後便撲出數道人影.

只是眾人只聽見一陣慘叫聲,那數道人影便以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來.

張拉拉見此心中一凜,這幾道人影都是他們張家培養出來的保鏢,可是沒想到竟然一招就被對方給解決了.

張拉拉和那中年男人對視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凝重,突然中年男子對著張拉拉重重地點了點頭,或許是有恃無恐,張拉拉竟當著葉楓的面打電話請救起來.

"喂,王叔嘛!我是拉拉,有個叫葉楓的外省人把張凡給打傷了,我想......"

嘟嘟......

聽見電話里面傳來一陣盲音,張拉拉微微一怔,隨即臉色有點發黑,不知道平時待自己還不錯的王叔為什麼會掛自己電話.

接下來,張拉拉一連打了十幾個電話,無一意外,只有聽到"葉楓"這個名字,都是急匆匆的掛了電話.

突然,張拉拉有一種不詳的預感,她看了一眼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的葉楓,猛地想起攪動整個甯城的風云人物,不由的咽了咽口水,朝著葉楓問道:"你到底是誰?"

可是葉楓沒有回答而是用一種玩味的眼神看著張拉拉.張拉拉見此死死的咬住了嘴唇,走到葉楓的面前,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緩緩地跪了下來.

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張拉拉,葉楓挑了挑眉,這張帆究竟有和能耐竟然能讓張拉拉這樣生性高傲的女人跪下為他求情.

"拉拉,你干什麼?"張拉拉的父親見到驕傲的女兒竟然破天荒的跪了下來,臉色頓時一變,幾步沖上前去想要把張拉拉給拉起來,可是卻被張拉拉一把給甩開.

"父親,你或許還有別的兒子,可是我只有小凡這麼一個弟弟,我絕不會允許他在我眼皮子底下出事."張拉拉冷冷地說了這麼一句,然後便死死地盯著葉楓.

看著一臉堅定的張拉拉,張拉拉的父親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開口說話.

張拉拉說得沒錯,他還有別的兒子,可是張拉拉卻只有張帆一個弟弟,

葉楓掃了一眼跪在他面前的張拉拉,在她眼神里面,葉楓發現了一種叫瘋狂的火焰,他深信無論現在提出任何要求,張拉拉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包括她自己.

一直在葉楓懷里的安琪兒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色,她扭過頭看了看一臉平靜的葉楓,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說話.

"你不恨我?"看著跪在地上的張拉拉,問道.

因為張拉拉穿得上V字領,居高臨下的葉楓能清晰的看見這女人領口處大片的雪白和一條被兩座走勢險峻的玉峰擠壓出的細縫.

柔嫩,飽滿,富有彈性!

這便是葉楓對張拉拉胸前的評價.

見到葉楓的眼神,張拉拉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喜色,她抬起頭,驕傲地挺了挺自己胸口,無喜無悲地說道:"恨."

見到葉楓挑了挑眉,補充說道:"但是我明白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這句話的含義,今天算我張家認栽."

氣氛一下凝固到了極點,誰也沒想到事情還變成這樣,這還是當初那個高傲的張拉拉嗎?

葉楓瞥了一眼自己腳下已經碎成肉泥的張凡,這家伙就算是不死今後也是廢人一個.

"葉楓."似乎是看出了葉楓心中的猶豫,安琪兒輕輕的搖了一下他的手臂,"反正我也沒有什麼事,要不然就放過他們吧!"

這個時候張拉拉的父親也反應過來,連忙走到葉楓的面前跪下,葉楓見此只得無奈的揮了揮手.

張拉拉見此,心中一喜,張帆總算是逃過這一劫了.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們張家必須為你們做出的事付出代價."葉楓說這話的時候,故意在張拉拉的身上停留了很久.

感受到葉楓那富有侵略性的目光,張拉拉心中狂喜,但是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只得恭聲問道:"不知道你想要什麼樣的補償?"

在得到葉楓的承諾後,張拉拉原本懸著地心終于落了下來,說這話的時候,她朝著葉楓眨了眨眼睛,其意思只要是個男人都懂.

"不要臉!"一旁的安琪兒見到張拉拉竟然當著自己的面對著葉楓放電,不由撅著嘴暗罵了一聲.

只是張拉拉也不覺得尷尬,只是目光炯炯的望著葉楓,眼中的火熱絲毫不加以掩飾.

葉楓當然明白這女人心中的想法,他對著衣著暴露的張拉拉嘿嘿一笑:"我想要你......"

見到自己身邊的安琪兒一瞪眼,就要施展出"九陰白骨爪",立馬說道:"我要你張家賠償安琪兒一百萬."

呃.....聽見葉楓的"要求",所以人都是一愣.

就這麼簡單?

如果要是讓葉楓知道張家人是這樣想的,不知道會不會直接加到五百萬.

上篇:第兩百零一章 求死不得     下篇:第二百零三章 這怪我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