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人間冰器 第三百一十二章 被破壞的實驗室  
   
第三百一十二章 被破壞的實驗室

第三百一十二章 被破壞的實驗室



千渡鎮的夜還是如同往常一樣寂靜只有一輪彎月還高掛在夜空靜靜的俯瞰著大地的滄桑與人世的蒼生百態.

兩個月前的千渡鎮上演了幾場血腥的一幕.而這幾次血腥卻是追尋著曆史的腳步重演了一次曆史的痕跡.五百年前的千渡鎮同樣上演著血腥的場景可是至今也沒多少人知道五百年前的那曆史真相甚至更沒有人知道千渡鎮所隱藏的秘密.因為那些真想早已淹沒在曆史的長河之中只留下耐人尋味的真相.

只是不管曆史如何改變頭上的彎月仍是千百年前那輪彎月只有它見證了真正的曆史.可惜月不能也不能語.

所以月依舊是那輪月它從誕生起就這麼靜靜的掛在高空中.

見證著人類的興盛與衰亡.

靜看著人間的輪回.

靜看著人間的滄桑.

千渡鎮雖然已經有半個多月沒有再生過命案.但只要事一天沒得到解決在這里的居民就一天無法安心生活.所幸的是鎮子里白天都有大量的警察在四周巡邏到了晚上就會換一批人巡邏◎上不知怎麼的流傳出一則謠.據晚上來的這批人才是真正的驅魔高手他們都是特地等到晚上才過來為鎮子驅魔除妖的.雖然千魂索命的謠仍令這里的人夜不能寐但至少能聽到在外面有人走動的腳步聲尤其知道這些人都是高手後總會覺得心里會安心許多.

此刻夜已深.只是不知道鎮上到底有幾人能夠真正睡的安穩.

武學組加上異能組的所有參與這次任務的成員分成三批第一批人在鎮內搜索.第二批人在鎮子外圍搜索第三批人由11,酒鬼,陸揚和冷夜組成跟著11這個有"搜狐經驗"的人尋找九尾狐.

而此時這四個人卻未像烈火所想的那樣去用心搜索九尾狐.反而跟著11到了鎮外的林子里後就沒再移動過.

11坐在樹下雙手枕著後腦背靠著樹干正閉目養神.酒鬼和陸揚也沒有多問兩人坐到一邊掏出酒瓶你一口我一口開始飲酒.只有冷夜看看兩個酒鬼.又看看11走到11身邊問道:"我們不去找九尾狐了嗎?"

11連眼皮都沒抬一下淡聲道:"我每次追丟它都是在這附近找到如果它要回來的話應該會出現在這附近."11知道沒有他的許可白現在是不會再來這里殺人挖心髒吃既然白不會來了.不管去哪里搜都是一樣不可能會有結果的.所以與其到處跑浪費體力還不如呆在這里休息.

白很聽他的話甚至是對他有某種依賴只要是11的吩咐它都會很忠心的去執行.11不知道白為什麼會這麼聽他的話記得不久前他跟白還在這里生死相搏可是一轉眼白就像最乖巧忠心的狗一樣依偎在他身邊.他曾經問過瘋子博士可是就連瘋子博士也不知道原因最後只能歸功于白的基因中擁有11的基因所以它對11產生某種親人般的感.但是真正的原因是否如此.恐怕就連白自己也不知道了.游牧之神手打.

冷夜愣道:"這不是守株待兔嗎?萬一它從別的地方繞進去呢?"

11睜開眼淡淡的瞥了一眼冷夜又重新合上道:"我只會在這里等."

冷夜看了看飲酒正歡的酒鬼和陸揚見他們兩個都沒有表示無奈的在11身邊坐下來.

這片林子很靜.不像11以前在"魔鬼"受訓時送去的那片未開的原始森林∏里一到了晚上就變得很熱鬧什麼毒蟲猛獸都會在夜間出沒整個森林里到處都能聽到許多動物的啼叫聲那許多中動物混雜的叫聲總讓人覺得像是有無數在夜間出沒的幽靈在四周游蕩般令人不寒而栗.可是這邊卻是人工種植的樹林除了一大早會有一群鳥兒在樹上嘰嘰喳喳的叫外根本就沒有其它的動物在這里生存.除非是到了夏天才會有許多知了在這里"吱吱"的叫.

"楚源……"冷夜抓了抓頭笑道:"呵呵.我還是習慣這麼叫你."

11閉目不答就像是睡熟了一樣.

"你真的都不記得以前的任何事了嗎?我是任何事."

11閉著眼睛道:"你想什麼?"

冷夜笑著搖了搖頭道:"沒事了我就是閑著無聊隨便問問."

"冷夜."過了一會兒.11忽然問道:"你怎麼進龍魂的?以你的實力※本連龍魂的門都入不了."

冷夜神秘的笑了笑道:"誰告訴你我是龍魂的人?"

11睜開眼睛看向他.卻不話.

冷夜笑道:"我只是被安排協助任務而已."

"哦."11淡淡的應了一聲算是回答.

冷夜苦笑道:"你還是老樣子."

11瞥了他一眼知道冷夜又在試探他了.好像一有機會冷夜就會老提及以前的事←11能漏嘴似的.

其實11根本不用再問下去他已經大概猜到冷夜所的協助任務是什麼了.冷夜不可能是參與追捕九尾狐以他的近戰能力如果真面對上九尾狐的話恐怕根本撐不了多久就要丟掉命.白的可怕只有11才真正深有體會.況且上頭也不會笨到有龍魂這批絕對的高手不用偏要用一個不是頂級高手的高手去執行這種必死的任務.

冷夜的強項在于狙擊方面的能力想要單挑白除非他有狙擊槍而且還要在白現熱愛之前已經找到了狙擊目標才行.可是看冷夜兩手空空的≡然也不可能帶著狙擊槍出來.所以他的任務只有一個就是監視並觀察11是否真的失憶.畢竟他的握指數太高了上頭在不舍得丟棄掉這枚強有力的棋子的同時還想將他牢牢掌控在手中所以冷夜就成了最佳人選.

11又將目光投向酒鬼和陸揚這兩個二代與三代的龍魂酒鬼正把盞飲酒好像在他們的眼里除了酒就看不到別的東西.只是11隱隱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好像酒鬼和陸揚總隱瞞著什麼東西.

11跟冷夜之間的談話就這麼不歡而散之後無論冷夜什麼.11都吝嗇的不願再開口上一句.酒鬼和陸揚依舊在把酒歡然後評論著各國的美酒區別.道共同話題時兩人都不顧場合放聲開懷大笑談到分歧時又臉粗脖子爭論不休.

11依舊閉著眼睛似在熟睡.驀地他的耳朵輕輕跳動了一下.亦就在同時.陸揚和酒鬼也不約而同的靜下聲豎起耳朵靜聽著周圍.

冷夜並沒有現11的異樣卻注意到酒鬼和陸揚那邊的況奇怪的問道:"副組長.神劍前輩……"

"噓!"酒鬼輕將一根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冷夜噤聲.傾聽了好一會兒才聲問道:"你剛才有沒有聽到?"

陸揚點了點頭眼睛一直在周圍移動似在尋找著什麼.好半晌後他才道:"好像是嬰兒的啼哭聲但又不太像."

酒鬼輕聲道:"的確不是嬰兒的啼哭聲能出這種聲音的只有一個……"

兩人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出自己心目中的答案:"九尾狐."

冷夜湊上來聲問道:"我怎麼什麼也沒聽見?"

酒鬼伸出手腕按下手表上的一個鍵.輕聲道:"九尾狐出現但不能確定具體位置."

"真的來了?"手表里傳出烈火的聲音.沉默了辦妙左右烈火才沉聲道:"你們那邊繼續搜索.二組搜搜索范圍大家注意安全."

冷夜轉頭看向還靠在樹干上閉目養神的11也不知道11是不是睡著了.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冷夜盯著11看了數秒後才將目光移開朝酒鬼和陸揚輕聲問道:"現在怎麼辦?"

酒鬼朝11呶呶嘴然後繼續開始灌酒仿佛剛才的事都未生過一般.酒鬼的意思很明顯既然11都沒有動應該還需要繼續等.至于等什麼他們就不知道了.

此時的11雖然表面上還在睡覺可是心里卻是在思考著問題.他剛才幾乎跟酒鬼和陸揚同時聽到類似嬰兒的啼哭聲一樣的聲音.在聽到這聲音的時候他就確信是白在鳴叫.白不是在瘋子博士那里嗎?怎麼又會跑回千渡鎮?白雖然是一直外表像狐狸狗的基因改造異獸.但它的智力幾乎能與十來歲的嬰兒相比.在沒有11的允許下它是不會擅自跑回來挖心髒.可是剛才的叫聲又怎麼解釋?

而且最奇怪的是白的叫聲中隱隱有些著急.好像在呼喚什麼人的味道.

"咿……咿……"白的嗚鳴聲斷斷續續的傳來這回連冷夜也聽到了.酒鬼和陸揚更是露出注意的神色仔細的判斷聲音傳出的方向.可是白好像很擅于隱藏自己居然連陸揚和酒鬼這兩個頂尖高手都現不了它的真正縮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白一直在四人的周圍沒有離開.游牧之神手打.

酒鬼皺著眉頭道:"它聲音的方位一直變幻不定."

陸揚亦是點頭道:"好像是沖著我們來的."白的叫聲一會兒在左一會兒又在右感覺上好像是在圍著這四人轉圈.

冷夜已經抽出了匕之神緊握在手掌心中環顧著四周漆黑的林子他沒有帶著狙擊槍唯一的武器就是這把匕.

場上四人中唯有11似什麼也沒現般繼續閉著眼睛像在熟睡著.但也只有他才知道白確實是沖著他們來的.以白靈敏度極高的鼻子一遭就嗅到了11的氣味才會順著氣味找過來.但同時它還嗅到其他人的氣味才隱藏著不敢出來只以叫聲喚11去見它.

白低鳴的叫聲頻率越來越快好像真的出了什麼事很焦急的樣子.

這時11才慢慢睜開眼睛再慢悠悠的站起來環顧著四周.

冷夜聲問道:"是不是來了?"

"嗯."11應了一聲道:"在附近分開找."

"不行!"冷夜拒絕道:"我們必須在一起."

11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後也不管三人徑直朝一個方向走去.

冷夜叫道:"楚源你去哪?"

11頭也不回的徑直鑽進漆黑的樹林中.

"楚源!"冷夜大叫一聲.可是11的腳步卻沒有為他而吐.

冷夜轉回身急叫道:"前輩……"

酒鬼搖搖手道:"你去跟著他.我和神劍之神去附近找找."

冷夜想了想.便毅然轉身追著11的身影跑去.

林子里只事酒鬼和陸揚.兩人的手里各提著半瓶酒腳邊的地上則雜亂的放著四個已經喝空的酒瓶子.

陸揚晃了晃酒瓶中事的半瓶酒問道:"這樣好嗎?"

酒鬼露出饒有深意的笑意道:"有什麼不好?倒是你好像很擔心啊."

陸揚望向11和冷夜已經消失的方向輕搖了搖頭道:"這是最後一次考驗←他能過關吧."

"誰?你徒弟?"見陸揚沒有話.酒鬼又問道:"要是過不了呢?"

陸揚眼中閃過一絲的不忍歎氣道:"我會親自出手."

過了半晌陸揚抿下一口酒問道:"在想什麼?"

酒鬼大灌了一口酒擦了擦嘴邊道:"跟你想的一樣."

"哦."陸揚故裝驚奇的問道:"游牧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應該跟我想的一樣."

"呵呵."陸揚淡淡的笑了笑借著朦朧的月光看著手中的酒瓶子道:"我老了偶爾老糊塗也不過……"

"我也是."酒鬼笑道:"我今年都七十四歲了偶爾犯一下老人癡呆也沒什麼關系吧."

兩人對視了一眼均從對方眼中看到某些熟悉的味道.過了半晌.兩人又不約而同的放聲大笑.

11在離開四人先前所在的地點後並沒有筆直朝一個方向前進而是在林中七拐八繞一會兒向東一會兒又折向南.借助著黑色和林子里的黑暗不停的變換方向.忽然他又順著原路跑回來迅的竄上一棵不算粗的樹上.然後一動也不動的靜靜伏在那里.

過了數分鍾後.冷夜匆匆忙忙的從樹下跑過他跑到這棵樹的附近蹲下身檢查了一下地面上留下的痕跡然後朝著一個方向快跑走.hi.baidu/游牧之神

冷夜跑遠後11仍是沒有動靜靜的伏在樹枝上與黑夜融為一體.他努力控制著自己的體溫和呼吸不讓自己露出破綻.

大約隔了四,五分鍾後冷夜又重新跑回來♀次沒有停頓.而是往剛才所跑的方向直接跑去.

11仍是沒有動.再等了幾分鍾.冷夜又從原路跑回來這次他停留在原地.低著頭似在思索著什麼‰了足有半分鍾左右才又順著第一次過來的方向跑回去.

直到冷夜再次跑遠後11才從樹上跳下來然後就筆直的往冷夜所去的方向跑去♀兩人從頭到尾都是在打心理戰術可是論追蹤與反追蹤機巧11明顯更技高一籌.任冷夜如何聰明也絕對想不到自己要追的人反追在自己身後.

11追在冷夜後面跑了一陣然後才折開往左邊跑去≌跑出沒多遠遠遠就看見一點白影從正對面往他迅沖過來.

短短百米的距離以白的度眨眼便至白找到11好像很興奮繞著11的雙腳不斷的轉著圈.

11蹲下身輕道:"我不是告訴你不可以出來?"

"嗚……"白輕輕的搖了搖頭咬住11的褲腳往右拉.而他們右邊的方向下去正是瘋子博士的實驗室所在的地方.

11輕皺了一下眉頭白的神態好像很焦急似乎急著要他跟著它去某個地方.11起身往後面的林子看了一眼右手搭在左手手腕上所戴著的手表上面驀地在手掌與手腕之間冒出一股白煙當他的手移開時整只手表都被蓋上了一層冰霜.

手表是在晚上出前酒鬼給他的手表上面有追蹤器11不能讓龍魂的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丟手表這種事他已經演過一次故技重演就會失去它應有的功效.所以只能先給手表暫時弄點故障.所有的部件都被冷凍住了.還有什麼裝置能夠再運作呢.

11凍住手表後先在現場布置了一些戰斗過的痕跡他的手表最後的傳出信號是在這里消失的所以龍魂的人也很可能會找到這里來.如果他的手表無緣無故就失去了信號就難免會惹人起疑.但是所做的布置也絕不能多.多了也難免會露出馬腳尤其龍魂中沒有弱手∏些高手一眼看上去就知道這里曾生過怎麼樣的一場打斗.

11所做的布置恰到好處別人看到後會只以為他在這里遇上九尾狐雙方沒打幾下就有一方逃走.另一方則在後面追♀點線索就足夠他們琢磨好一陣了.

做完准備工作後11就直接往實驗室那邊的方向跑去.而白也理所當然的緊跟在他身後≈在他所扮演的不管是追還是逃的角色都是不能坐出租車的好在實驗室離這里並不算太遠以11和白的腳力差不多一個時左右就能跑到.不過這當中還要避免被人現所以11和白一路都是心翼翼的前進.

一人一獸花了一個多時才跑到瘋子的實驗室≌跑進破屋11就看見原本應該蓋在地面上掩蓋地道的那塊地磚已經被搬到一邊露出一個黑漆漆的石階走道.11想也沒想就直接沖進走道中.跑進實驗室時他猛的一驚.

實驗室里的各種大型器材已經被人破壞了.就連實驗台上的顯微鏡那類儀器也被錘子之類的東西以蠻力砸壞←間實驗室亂七八糟的地上瓶瓶罐罐摔的到處都是差點都沒有落腳的地方好像這里剛被人洗劫了一樣.

11站在門口邊上.靜靜的看著實驗室里的一切眉頭擰成"川"字像是在思索著什麼.白站在他的腳邊嘴里出輕輕的悲鳴聲.

驀地.11走到櫃子前拉開櫃門.原本里面裝滿了瘋子博士研究出來的各種藥劑此刻里面卻空無一物.連只空瓶子都沒找到.11又迅的跑進倉庫原本堆滿在倉庫里的各款槍支武器也全都被搬之一空.就連瘋子博士研究出來的一些合金屬也都不見了←個倉庫也是空蕩蕩的.只有幾個原本端放武器的大木架子還孤獨的佇立在那里.

11又快跑進實驗室的地下∏里原先是生物研究室.還未跑進生物研究室迎面就一股刺鼻的腥臭味撲鼻而來.11推開盡頭的門沖進去卻被里面的場景愣了一下.

這間生物研究室原本放著大大數不清的鐵籠和玻璃溫箱里面關著各種各樣的動物和植物.可是此刻這里卻變成了屠戮場所有的動物.不管是稀有動物還是常見的生物都被人用利刃以殘忍的手法殺死.一條大蟒被切斷了七寸後更被人剖腹取走了蛇膽.一只瘋子博士不知道怎麼弄來的東北幼虎身上被人捅了幾十刀而且每一刀都是刺破動脈將血放光致死.甚至還有幾只動物更是剖胸挖腹體內的器官都暴露在外面.此刻這間研究室里的地面已經被血水浸滿.不僅是這些動物就連原本栽在溫箱內的許多稀有植物此刻也被破壞殆盡.

11走到一只鐵籠前里面關著一只成年山貓.山貓是從後臀處被人用軍刺刺入體內絞爛了體內器官致死.他默默的看了幾眼後就將視線移往下一個鐵籠子里♀只籠子里就是那只東北幼虎.以傷口來看凶器與殺山貓的凶器是一樣的都是那柄三棱軍刺所造成的.再看了幾只動物尸體後11現來這里的人應該很多因為大部分的動物身上的傷口都不一樣有軍刺也有匕片刻工夫11至少現了三款型號的軍刺和五柄不同款式的匕所造成的傷口≡然進來這里的人都是有組織有目的性的而且手法殘忍不是普通的傭兵或部隊造成.從傷口來看殺這些動物的人跟"魔鬼"訓練營時的學員有些相似.生活都存在著巨大的壓力喜歡以殘忍的手段來泄自己心中的壓力.而且他們出手都很專業顯然也都是經過嚴格的訓練.

"魔鬼"?這個可能性很但也不是不可能.雖然"魔鬼"根本不知道瘋子博士的存在但還有一個人知道.韓月溶因為她本身就在這里.如果真是這個皇後引來"魔鬼"的話不管她是有心還是無意11都絕對不會再留下她.

11這方除了他,韓月溶和狂潮外還沒有人知道瘋子博士的所在狂潮也不應該會蠢到泄露這件事.而且除狂潮外其他的黑客包括若慈在內都不知道瘋子博士的事.

除了他們三人☆有可能性的就是瘋子博士所的那個老家伙.他到底是誰?瘋子博士不是為他工作嗎?他又有什麼目的破壞這里原本應該屬于他的一切?

11在研究室里看了半分鍾左右才帶著白折返回到實驗室.

這里到底生了什麼事?到底是什麼人破壞了瘋子博士的實驗室?還有瘋子博士和應該還在這里接受治療的韓月溶又去哪兒了?好多的疑問卻沒有人能為他解答.

階梯剛走到一半11眼中忽然閃過一絲冷芒而白也幾乎在同時咧開嘴露出獠牙沖著上面著"嗚嗚"的聲音.




上篇:第三百一十一章 神秘的少年與龍魂第四代高手之迷     下篇:第三百一十三章 實驗室的戰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