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人間冰器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一場不為人知的血戰(下)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一場不為人知的血戰(下)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一場不為人知的血戰(下)



那名男子捏著女子的下巴仔細端詳著她的臉不可否認這名女人的確長的很誘人應該風野組里的每一個女性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每一個人都長著一張很難讓男人拒絕的臉蛋以及身材.

男子邪邪的笑了笑對著她了幾句話.雖然他的並不大聲而且與11相隔有一段距離可11仍能捕捉到斷斷續續的幾個字.可是這幾個字他都聽不懂因為這男子的竟是蟲國話.

他們是蟲國人?可風野組不是蟲國政府的秘密機構組織嗎?為什麼會狗咬狗自相殘殺?還是那男子是刻意蟲國話的?

11不禁對這些人的身份感到好奇尤其是看到那張熟悉的漂亮臉蛋後也打消了他想置身事外的念頭.

女子似乎受傷很重眼皮很吃力的才抬起來無神的雙眼看了跟前的男人一見投以一縷蔑視的目光後又將眼皮重新合上.

可能是她的眼神激怒男子男子忽然狠狠的一巴掌扇在她的臉上."啪!"一聲清晰的耳光聲響徹全場就連11也清清楚楚的聽到.

女子被這一記耳光扇的頭偏向一邊沾滿血水的長垂掛下來重新遮住了她秀美的臉龐.可是那男子仍不依不撓又是一記耳光反手扇過去然後再指著女子破口大罵♀一次11清楚的聽到他的每一個字但地仍是蟲國話他聽不懂.

可是這一次.11打算出手了因為他好奇了♀些人是誰?為什麼要追殺風野組?這兩方人馬為什麼又會打進深山老林里?

此時那個男人還在罵不絕口另外三個男人都臉帶笑意的看著這邊.誰都沒注意到在他們身後不知何時竟已多出了一個人.而這個人手里還握著一柄彎彎的漆黑的匕.

漆黑的斬月悄悄的從一個人地脖子後面探出去然後閃電般的輕輕劃過這個人的脖子當場被割開♀個人什麼都來不及思考.便全身一軟撲倒在地上.而此時11早已一個閃身.踏著飄忽地步法整個人猶如鬼魃閃到另外兩個人中間.握著斬月的右手往左右各劃出一刀因為他地動作實在太快了快到肉眼都很難分辨出斬月是先向左還是先向右只見這兩個人的脖子同時噴出一股激泉然後直挺挺的往前面的泥地上摔過去.

而這時站在女子跟前的男子終于察覺到身後的異動迅的轉過身.可是當他剛轉過身時只感覺到一個冰冷堅硬的尖銳硬物"噗"一聲刺入額頭心處傳來一陣劇痛後便失去了對外界的一切感知.變成了一具尸體.當他躺在地上時額角插著一根冰錐雙眼還是睜地老大似乎是想努力看清楚什麼可惜這四個人到死都沒人看到是誰殺了他們.

認穴這是11從節老九陸灌那里學來最大地收獲.

穴位是指神經末梢密集或神經干線經過的地方在人體組織上的交彙處必有穴位.若干經脈交彙處為要穴.如果要害穴受傷.氣滯血淤人體就會失去局部或整體的活動機能.甚至死亡.

人體周身約有52個單穴3o9個雙穴5o個經外奇穴共72o個穴位.人體中五髒六腑"正經"的經絡有12條(實際上左右對稱共有24條).另外身體正面中央有"任脈"身體背面中央有"督脈"各有一條特殊經絡縱貫全身♀十四條經絡上所排列著的人體穴道稱為"正穴"全部共有365處.

人有1o8個要害穴其中有72個穴一般點擊不至于致命其余36個穴是致命穴俗稱"死穴".死穴又分軟麻,昏眩,輕和重四穴各種皆有九個穴.合起來為36個致命穴〃常生死搏斗中做為"殺手锏"使用.

關于死穴還有一歌決:"百會倒在地尾閭不還鄉÷門被擊中十人九人亡.太陽和啞門必然見閻王.斷脊無接骨膝下急亡身."

死穴以人體區域分為頭頸部要害穴九個有百會,神庭,太陽,耳門,晴明,人中,啞門,風池,人迎.胸腹要穴十四個如膻中,巨闕,鳩尾等等.背腰骶部要害穴八個以及上下肢要害五個♀三十六個穴位稱為死穴只要擊中就十有八九會造成死亡.

除了致命三十六處死穴之外人體還有致暈十一處穴位致殘一百零三處穴位每一個穴道都會造成不同的傷害.

雖然11曾經在"魔鬼"學過穴位方面地知識但真正與武學起源地龍國比起來"魔鬼"那點偷師來的本事就只能算是微薄地皮毛罷了.尤其是陸灌這個研究龍國醫學和針灸的大宗師對人體穴道走勢更是深入透徹所以節之行認穴也是11最大的收獲之一.

例如11以前在"魔鬼"時只知道用刀割開人體喉嚨的哪個地方是致命的割哪里會造成大量出血.又或者只知道用刀刺中手臂的哪個位置會使人整只手麻痹不能動彈可以這是比較籠統又系統化的他只知道這麼做會造成怎麼樣的傷害卻不是很了解其中的原因.只有在接觸了陸灌之後他才明白到原來人體的穴位如此的複雜這些真正的知識除了在龍國這個世界武學源地之外別的地方是學不到的.

就好像他曾經在幫陸清語時攻擊了三個混混把其中一個打的終身殘疾.換作以前他只知道攻擊大致上的這個部位會造成這樣的後果但不是很了解原因畢竟人體太過複雜了.可是陸灌地認穴知識卻是很清楚的解釋了.他攻擊的是身體右側十二肋下三橫指處稱為血號穴重擊後會使人致殘的♀些知識可不是"魔鬼"所能教授給他的.

所以11現在的出手跟以前已經大不相同他不再只攻擊局域性地要害部位而是很清楚的認穴.直擊要害穴位的一點.與直擊那一片區域地面是不相同的相對來認穴攻擊更加精准.也更加省力.

11沒有去多看一眼地上地四具尸體直接走到那名女子跟前.冷淡的語氣道:"好久不見波絲貓."

因為長擋著女子的臉龐看不到她此刻的表.只是1感覺到她的身體僵直了一下僅僅只是一下便又軟化下來然後她苦澀干的聲音很輕的道:"是你?11."

"你還記得我?"

"當然……"波絲貓好像受傷很重連話也是軟弱無力.

11看了她兩眼然後走到另一名被捆在樹上的女子前面撩開她的長♀名女子也長著一臉較好地面貌但11沒有見過她.此刻她已昏死過去.鼻孔間也氣若游絲≡然也活不了多久了.

11不再去管她回到波絲貓這邊右手一揮斬月割斷了繩子.波絲貓身體一沉被11牢牢接住再輕放到地面後背靠著樹干喘著氣.可能是剛才地動作牽動了她的傷口.她還沒坐穩就猛地咳嗽幾聲.可是咳的又如此無力只是嘴里咳出一口血.濺在11的衣上面.

深吸了幾口氣波絲貓有氣無力的問道:"為什麼要救我?"

11不答反問道:"他們是誰?"

"呵自己人."

"哦.狗咬狗."

"哈……"波絲貓想笑卻又一次牽動了傷口頓時又咳嗽起來.咳了幾聲後喘息著道:"狗咬狗?差不多吧."

"他們為什麼要殺你."

波絲貓晃了晃腦袋似乎不太想回答這個問題.

11也沒有逼問起身就要離開.

"你要去哪?"波絲貓很是吃力的喚道.

"走這件事與我無關."11頭也不回的道.

"不跟你有關."

"哦?"11終于吐來轉過身好奇地看著波絲貓.

波絲貓費力地抬起一只手輕輕撩開遮擋在眼前的長露出那張迷人地臉蛋.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輕聲道:"他們會殺歐陽博."

11走回來重新在她前面蹲下身問道:"為什麼?"

"因為……咳!咳!"波絲貓剛一句話又再咳嗽起來咳出一口血後頸部無力的靠在樹干上一直喘息著.

11也很有耐性的等著直到好一會兒後波絲貓才無力的道:"組織要接手基因戰士計劃……"

11愣了一下:"他們又要和煤國合作了?"

"沒有煤國放棄了我們.他們是用殘留的技術自己研究.呵起來這都是拜你所賜."

"然後呢?他們開始研究了?"

波絲貓面色苦的笑了笑道:"是開始了.他們繼續采用活人試驗而且這一次的實驗體一定要達到指定的身體素質."

11點頭道:"軍人?"

波絲貓搖頭輕聲道:"一開始是打算從軍隊抽調的但是檢驗結果大部份軍人的身體素質都達不到那個標准.而且那次被你一鬧後蟲國也陷入了一片恐慌到現在還沒恢複過來.上面堅決不同意這個方案怕事傳出去會鬧出軍隊嘩變."

"我明白了然後你們就被挑選出來做實驗體而你們又不甘心所以逃走."

波絲貓苦笑道:"你真的很聰明猜到了大概可是沒這麼簡單.因為我們從被挑選出來訓練所以身體素質要比軍人高大部份人都達到了那個標准.而且我們沒有家庭也沒有身份背景所以是最合適的人選."

波絲貓合上眼睛.語氣苦的道:"我知道我不可以拒絕組織上地命令可是我們真的不甘心.就算讓我們切腹自盡我們也不會多一句可是……可是要我變成那樣那樣的怪物我真的……"

11明白波絲貓的想法.出于女人的天性死愛漂亮.她們甯可漂漂亮亮地死去也絕不要變成基因戰士那種沒有皮膚.全身血肉模糊也沒有自主思維的怪物.別是她們這幫漂亮的女人.換作是任何人相信都不會願意接受地.

"你是怎麼知道的?"這才是11最關心地事按理蟲國做事不可能這麼不著頭腦會事先走露風聲讓風野組里被選中的這般美女實驗體事先得到消息≡然有人通知了她們.

"有人告訴了我."波絲貓淡淡的笑了笑道:"是我的教官兼人上藤青原°知道他是誰嗎?"

"你的教官兼人."1重複道.

波絲貓強忍著笑意嘴角微微裂開輕聲道:"他還是你們龍國安插的特務他的龍國名字叫柳長青."

"你早就知道了?"

波絲貓輕搖頭道:"事後才知道的."喘息了一會兒.她又道:"他本來是我們的教官『責教導我們.他地身份也沒有可疑父親是龍國留學生母親是蟲國人.他父親在蟲國時和他母親生下了他後來就溜回去了只留下他母親辛苦把他拉扯到大所以他這輩子最恨地就是龍國人.他本來只是組織一個負責教導我們的教官後來因為設計了幾個針對龍國的方案.其中包括……咳咳.刺殺龍國三軍總司令歐陽博的計劃方案.使得組織完全信任了他一手將他提拔上來♀件事就是他事先走露風聲通知了我們.我們才知道原來自己被挑選出來當實驗品了還是那種惡心的東西……"

11靜靜的聽著沒有打岔但是波絲貓到刺殺歐陽博時他立刻想到了歐陽博的妻子感染病毒地那件事.

波絲貓繼續道:"我當時都蒙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也想過逃可是組織地事我還是清楚的我們逃不了☆終地命運還是被捉回來繼續當那惡心的實驗品.我也想過自盡可是我又不甘心我為他們賣命一輩子為什麼到頭來要出賣我?"

11頗有同感的點了點頭對于波絲貓的心他深有體會.當年他就是知道了自己是實驗品才最終與"魔鬼"反目成仇.

"後來上藤告訴我我們還有機會.在組織里有一份血玫瑰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才成功滲入到龍國軍政人員的名單只要能偷出這份名單我們就有機會……咳咳有籌碼和他們對抗讓他們不敢動我們."波絲貓苦澀的笑了笑道:"我以為上藤他是真心愛我的才會甘冒風險處心積慮的為我設想.結果我還是上了他的當.我聽從了他的安排秘密聯絡了幾個被挑選上的姐妹我們我們終于偷到了這份名單.我把它交給上藤幫我保管可是誰知道……"

波絲貓的臉頰落下兩行熱淚苦笑著道:"誰知道他騙了我.我就知道我們這種人是不可能有真感的可我還是傻傻的相信他愛我心甘願的受他的騙."

11問道:"那份名單呢?"

波絲貓合上眼睛道:"他得到那份名單就立刻轉手給了歐陽博.我們知道的時候已經遲了.他告訴我他叫柳長青是龍國大校他的上司就是歐陽博.他還其實他沒有恨過他父親因為他父親沒有逃走是被蟲國人殺死的所以他恨的是蟲國.呵他還他是真的愛我∏有什麼用?我還是愚蠢的被他利用了.什麼跟他一起到龍國然後就可以從頭再來.哈其實連他自己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組織是不會放過我們的.所以我親手殺了他."

"然後你們就逃到了龍國?"

波絲貓點頭道:"我跟參與這件事的姐妹趁著事還沒敗露就一起逃出來了.可是有個叛徒又溜回去拿這件的真相當籌碼乞求活命.然後組織就知道了整件事立刻派人來追殺我們."

11補充了一句:"還有歐陽博."

"是他們不會放過歐陽博的∏份名單事關重大如果拿不回來組織幾十年的精心策劃就全完了.所以他們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得到那份名單."

"可是這跟我有什麼關系?"

"當然有很大關系☉道你不想知道是誰陷害你嗎?"

11眼睛一亮:"血玫瑰?"

波絲貓的聲音越來越輕眼皮也越來越無力輕聲道:"我還不能確定可是跟他們也脫不了關系……從你一出現組織就很關注你的事所以我想……咳咳!"

波絲貓輕咳了幾聲後道:"我不行了……"

11不帶感的道:"我知道."

"幫我殺個人……"

"我為什麼要幫你?"

"看在我告訴你這事的份上……算是交易……"

11想了想問道:"誰?"

"冰顏."

"魏冰顏?"

波絲貓點了點頭.

"她就是你的叛徒?"

波絲貓很無力的點頭輕聲道:"我一直最信任的妹竟是第一個叛徒我的人.很諷刺吧?我求你特意為我跑去殺她只求你如果以後遇上她幫我……殺了她……"

"看況."

雖然11回答的很含糊可波絲貓還是很滿意的微笑道:"謝謝☆後請你殺了我."

11面無表的道:"你已經快死了."

"給我一個痛快吧……"

"你殺了她?"酒鬼問道.

"是."11的語氣沒有半絲波動仿佛他殺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只雞.

酒鬼歎息道:"真是難為她了."

"她可是你的敵人."

"敵人也分很多種的有可敬的也有可憎的."酒鬼笑了笑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又問道:"照你所歐陽博應該很早就得到了那份名單.可是為什麼我們一直都沒有收到消息?而且他又為什麼故意隱藏起這個消息?"

"這不是我該考慮的事."

"可能他有他的理由或苦衷吧."酒鬼又問道:"這麼你躲在這里已經有段時間了?"

11淡淡的道:"比你們早."

"有什麼現?"

11搖搖頭道:"沒有."

酒鬼想了想道:"有一點我很奇怪歐陽博手上不是有那份名單了嗎?他應該知道了自己身邊誰是內奸了吧?為什麼你又讓我心他身邊的人?"

"這不同."11道:"你最好現在回去守在他身邊一步不離."

"這個不用你我們也會做的."

"不他們應該今天晚上就會動手°守在他身邊別讓任何人接近他."

"今晚?"酒鬼吃驚的道:"沒這麼急吧?"

"今晚是最好的機會."頓了一下11又道:"出手的人肯定是誰也想不到的那個."




上篇:第三百九十六章 一場不為人知的血戰(中)     下篇:第三百九十八章 背叛?誰也猜不到的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