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人間冰器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失控的鐵將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失控的鐵將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失控的鐵將



器皿槽中各躺著一男一女兩人全身**插滿了軟管怎麼看著都像是在做實驗的白老鼠.而且這兩個都是11的熟人他們竟是失蹤的龍魂兩位成員鐵將和玫瑰.

冷夜和火鳥進來時也是愣了一下火鳥還好些他並不認識鐵將和玫瑰所以除了詫異之外更多的只是好奇.

冷夜卻是認識這兩個人的當他看到兩個**的人時脫口而出叫道:"玫瑰?"

"嗯?"火鳥愣道:"你認識他們?"

冷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一進門就只顧盯著女性身體看所以第一時間只認出了玫瑰直到這會兒才注意到旁邊還有個鐵將.本來麼男人看男人有什麼意思?該有的自己不都有?這叫什麼?男兒本"色"啊.

"他們就是被捉走的龍魂成員."11一邊著一邊走到鐵將所躺的器皿槽前面觀察了一會兒後覺得應該沒什麼握才打開了玻璃蓋.

"啊?"聽到這兩個年輕男女竟然就是傳中的龍魂成員時火鳥更多的是表現出驚奇.在外界龍魂早就被神化了在正常人眼里龍魂里每一個人都是高高在上的神一般的存在.火鳥也曾無數次遐想過龍魂的人會是什麼樣子呢?可是現在看看也不就是兩只眼睛一張嘴跟自己也沒什麼不同.

11蹲下身給鐵將做了個簡單的檢查鐵將的心跳脈搏都還在就是呼吸有點急促.他身上插著數十根軟管連通著旁邊幾台儀器其中甚至還有輸液管.

瘋子博士在鐵將身上做什麼實驗?

11好奇的檢查著一根根軟管‰看看它們各自連接到什麼儀器上面.就在這時鐵將地雙眼霍地睜開了.一雙布滿血絲的怒目圓瞪瞪的盯著頂上天花板好像有個不共戴天的仇人就躲在上面一樣.

"哇!"火鳥嚇了一跳往後退了幾步.隨即想到他還是個人啊.又不是什麼尸體有什麼好怕地?遂拍拍胸脯又上前了兩步.

11雖然沒被嚇著可是鐵將突然睜開眼睛也讓他愣了一下.此時鐵將的眼珠子慢慢的斜過來看向他.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帶著冰冷地神色看起來有些詭異.

"鐵將."11試著輕喚了一聲.

鐵將的喉嚨里突然出猶如野獸般的低吼雙臂用力一振掙脫了插在身上密密麻麻的軟管人還未坐起來已經一拳重重的向11的臉龐砸過來.

11下意識地往後跳開避過了這一拳鐵將卻是不依不饒一邊低吼著一邊從器皿里爬出來.通著雙目直瞪瞪的盯著面前的好像11就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冷夜急忙叫道:"鐵將你干什麼?"

"沒用的."11皺了皺眉頭道:"他好像失去意識了."

冷夜急的直跳腳:"這倒是怎麼回事?"

"吼!"鐵將再次低吼一聲高抬起一只腳由從往下一招劈腿沖著11的頭頂劈下來.1踩著月舞步左右晃動兩下已經閃到鐵將的身後.鐵將的一腳劈下沒有打中11卻是劈在11身後玫瑰所躺著地器皿玻璃蓋上頓時"嘩啦"一聲脆響整塊地鋼化玻璃碎成了一地的玻璃碎沫堆積在玫瑰**地身體上面.

而此時已經繞到鐵將身後的11一個手刀重重地斬在鐵將的後脖子上試圖將他打暈.可是不知道是鐵將曾被瘋子博士用什麼東西改造過身體.還是因為11身體未複原再加上連日來地疲憊致使氣力不支.鐵將沒能被他打暈卻是往前踉蹌幾步♀一來鐵將似乎被徹底激怒了高舉起雙臂仰天狂吼一聲.在鐵將的吼叫聲中.屋子里面所有的金屬都出"嘎吱嘎吱"刺耳的響聲.

"哇嗷!"鐵將怒吼一聲大臂朝11這邊一揮.11心生感應.立刻不作猶豫的踩出月舞步往旁邊閃避出去.就在同時他剛在所站位置的身後一大塊金屬以極快的度沖撞過來.與他的後背堪堪擦過.在冷夜和火鳥身處旁觀者的眼中只看到一條金黃黃的線條在眼前一閃而過緊接著"轟"一聲砸在牆壁上直接將磚牆砸出一個碩大的洞口.其度之快力道之大實在匪夷所思如果不是11躲的及時恐怕這一撞就能讓他當場吐血而換作別人的話就得筋折骨斷了.

火鳥張大著嘴巴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戰斗場面這還是人嗎?有誰見過人能控制金屬飄浮起來而且還能拿來當武器砸人的?

冷夜也同樣是滿臉的驚奇雖然他知道異能者的存在可是生平唯一見過使用異能的也只有11的冰異能』想到一個金系異能者的能力還可以這麼用?不知道11是不是也可以制造一塊冰出來拿來砸人呢?

場中的11可沒有他們那麼好的心在鐵將的控制下所有的金屬,鐵皮,刀片滿場亂飛橫沖直撞./就算靠著月步舞也有好幾次差點被打中.被這些東西打中可不是鬧著玩的在鐵將的控制下任何一件金屬都擁有著極大的殺傷力.哪怕只是一塊不起眼的鐵皮只要在你的脖子上輕輕劃過保證馬上身分家.

面對鐵將的步步緊逼11似乎也真的生氣了.他不是沒有機會攻擊鐵將相反現在狀態下的鐵將只知道攻擊根本沒有半點防禦力可1有好幾次的機會保證只要出手就能要了鐵將的命.可是他不能如果鐵將死在他手里他跟龍魂之間的結就更加解不開了那麼這次的策劃也就全無意義.有著種種的顧忌11不能擊鐵將于死地.而普通地攻擊似乎又沒有用所以一再躲避的11陷入了被動的局面.

冷夜和火鳥也同樣看出來1此刻和遭遇可是他們也同樣不能出手幫忙.冷夜固然不用火鳥也是為了命運著想.如果他為了幫11出手殺了鐵將.龍魂必將跟命運不死不休這不管是對命運還是對13的大計來都是不可取地.所以冷夜和火鳥兩個人也只能在一邊干著急暗罵11多事這完全是他自找的.

屋子里面已經一片狼籍.不管是大塊還是塊的金屬碎片滿場亂飛而且還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冷夜和火鳥已經被迫退出屋去再在里面呆下去連他們都要被殃及池魚.

屋內11也終于不再一味的閃躲./一個月舞步繞到鐵將地身後指尖用力朝著鐵將背後脊椎一處穴位點下去.就在此時旁邊一塊金屬碎塊以肉眼難以看清的度朝著11側身襲來.11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心拼著受這一記也要先將鐵將放倒再.

"噗!"尖銳的金屬碎塊刺進了11的左腹穿過了肚子又從右腹穿插出來.而11的指尖也是同時重重的點在鐵將地脊椎穴位上.

時間似乎在這一刻靜止了兩個人都保持著各自的姿勢不動原本滿場亂飛的金屬也都停了下來靜悄悄的懸浮在半空中.

忽然所有的金屬都在同一時間掉下來."哐啷啷"的出吵雜的聲音.鐵將虛晃了幾下.然後慢慢的合上眼睛朝前撲倒.11迅接過鐵將先將地上的金屬掃出一片空地.才將他輕輕放下』有去管自己此刻地傷勢卻是先扮開鐵將地眼皮檢查他的身體.

聽到里面已經靜下來了.冷夜和火鳥才敢回到屋里.

冷夜抹著額頭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11搖了搖頭他也不清楚鐵將身上生了什麼事.似乎不像是受控制.反而像是陷入了狂亂地狀態.狂亂是指一個人在極度的憤怒或緊張,害怕地緒下思想陷入暴走狀態不再受自己控制.在這個狀態下的人意識已經迷糊他們不會去管自己攻擊地是朋友還是敵人凡是出現在眼中的都要毫不留的殺掉.直到所有的人都死光或者自己精疲力竭為止.曾經就有人在睡夢中陷入狂亂狀態下把全家人都殺光再也沒有人可殺之後他就在家里四處破壞直到體力透支把自己活活累死♀件事曾在全世界轟動一時被引為奇案.而許多心理學家也正是因為這件案子開始對人陷入狂亂暴走的狀態會有什麼心理產生極大的興趣.

"現在怎麼辦?"冷夜看著一片狼籍的屋子不禁苦笑異能者的破壞力可真是驚人不動刀槍就能幫你把房子給拆了.

11想了想拍拍已經昏睡過去的鐵將道:"帶他們走."

"帶走?"火鳥不禁露出苦臉他跟鐵將和玫瑰之間沒什麼交集這兩人是死是活與他無關.況且他們三個人現在自顧不暇呢還拖著兩個睡死的累贅?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冷夜卻是沒話直接以行動來表示對11的支持.上前將鐵將扛在肩上想了想又扛著鐵將折回來交給了火鳥自己又跑去抱玫瑰了.抱著女人總比抱著男人要幸福吧.

其實11也知道現在帶著不能戰斗的鐵將和玫瑰是不明智的但是他有更長遠的想法.11並不關心鐵將和玫瑰的死活他關心的只是利益"險將兩個活人帶出去跟丟下這兩人以提高自己三人的生存率之間11還是選擇了前者.雖然他們也可以在事後重新回來救人可是現在冒險跟事後救人這其中的意義是不一樣的.

冷夜則是沒有那麼多的想法他是個國家觀念很重的人為了國家投身黑暗界槍林彈雨了這麼多年都毫無怨可知國家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之重℃對兩位國家最重要部門龍魂的成員就算11要放棄他們恐怕冷夜也會想辦法勸阻11的≈在11自己提出來就更好了所以冷夜理所當然的沒有任何異議.

冷夜走到玫瑰身前輕輕拂去她身上積壓著的金屬塊和玻璃碎片趁這個時間也好好欣賞一下這位帶刺美女的多彩風姿〉瑰的身材真的很不錯如果穿上緊身衣的話絕對是玲瓏曲線讓人食欲大動.

冷夜一邊出于某種齷齪的思想仔細的欣賞著美景一邊心翼翼的為玫瑰輕輕拂去蓋上身上的玻璃碎沫.

就在這時玫瑰的鼻孔里忽然出一聲低微的呻吟爾後她的眼皮也輕輕的跳動兩下.鑒于前車之鑒冷夜立刻戒備的跳到一邊唯恐玫瑰也突然給他來上這麼一拳.他可沒有11那般敏捷的身手面對龍魂他還是有所差距的.

"哇靠!還來?"火鳥也被嚇了一跳扛著鐵將第一時間就作出要逃跑的姿勢或者戰略性的撤退℃對著能控制金屬的怪物他打又打不得殺又殺不得不逃還能怎麼辦?

玫瑰的眼睛緩緩的睜開了同樣布滿血絲的雙眼沒有鐵將眼中的憤怒和冰冷有的只是一縷的茫然.

11靠近幾步輕聲喚到:"玫瑰."

玫瑰的眼珠子轉了幾下最後落在11的臉上先是一陣的茫然之後似恢複少許的神采輕聲喃喃了一句:"冰……"隨後頭一歪又再次昏睡過去.

冷夜拍拍胸脯心有余悸的道:"還好我還以為又一個要飆的.哎她怎麼記得你?鐵將為什麼又不認得?"

11默默的搖了搖頭想了想道:"走吧."

"哦."冷夜急忙抱起沒有威脅力的玫瑰美滋滋的跟著11身後出去.

剛步出門口冷夜又看向另外幾間屋突奇想的問道:"猴子他們會不會也在這里?"

"去看看."11沒有任何異議的折回頭往另外幾間屋子走去.

火鳥則是一臉的郁悶救兩個已經是他們三人的極限了要是再來兩個干脆不用救了直接把自己搭進去得了.

打開第一間石屋立刻從里面湧出一股惡臭味.11鑽進屋里轉了一圈很快就出來了♀間屋里面沒有人只有床上有一灘散著酸臭味的汙水還有幾台治療用的儀器以及一張床上還掛著半瓶未打完的葡萄水.

打開第二間屋同樣除了幾台不知道干什麼用的儀器之外就空無一人.

直到打開第三間屋……

"咔嚓!"門鎖被扭開了11推開門馬上就聞到一股泛著好像硫酸味道的酸臭味跟第一間屋里的味道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

這間屋子黑漆漆的沒有半點光線.借著外面從門口透過來的微弱光線11看到在牆角處窩著一個人.

那個人似乎是蹲著的又像是坐著.他的身體隱沒在黑暗中如果不是察覺到微弱的呼吸聲恐怕11第一時間也不能注意到這個角落.

可能是聽到開門的聲音這個角落里的人緩緩的抬起頭看著進來的11.

四目相對可是11的臉色卻是驟然一變.




上篇:第四百六十四章 強襲     下篇:第四百六十六章 爛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