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人間冰器 第六百九十四章 龍魂來援  
   
第六百九十四章 龍魂來援

第六百九十四章 龍魂來援



七座面包車在道路不快不慢的行駛著,車內,餿舟竹于一直保持著均,跟著追蹤器的信號他們遠遠的吊在後面並不著急.

雪鈴兒依舊是冷著臉,看不出來她在想什麼也坐在後面閉目養神,這五天里他很少"醒"過♀一車人大概也就火鳥最著急了,看他的樣子好像恨不得馬上追上去跟那群人火拼一場.

"他們吐來了."天葬將車靠邊停前.看著旁邊筆記本中顯示的追蹤信號,道:"位置在舊城區."

.緩緩的睜開眼,在他的眼中沒有找到任何的感**彩,只有那一抹冷淡的灰色.伸出手臂"拉下蛛絲護腕,露出下面的一只手表.蛛絲護腕有著隔阻信號的效果,就是這個原因,龍魂才愣是沒能找到他

按下手表上的某個按扭.手表上面一層的蓋子彈開了,下面一層升出一根針,隨後這根針似乎張開了手臂般往兩邊各呈扇形打開,轉眼變成了一個微型的雷達天線.

"嘀!"手表傳來嘀一聲輕響.立刻有一個很甜美的女孩聲音道:"您好,冰."

"聯系酒鬼."

"好的."女孩沒有半分廢話.僅僅只在幾秒鍾後,手表立刻傳來酒鬼驚天動地鬼哭狼嚎的怒吼道:"混蛋!你躲哪去了!?嗚"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嘛

不論天葬,雪鈴兒還是火鳥都不禁渾身抖了抖,一陣惡寒絲毫沒有瞞著他們的意思,跟酒鬼的對話也是公開的.可憐的老酒鬼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高大光輝形象已經在這三人的心目中徹底崩塌了.

車內,唯一沒有被酒鬼惡心到的也只有.了,他依舊是那付冷淡到不近人的語氣道:"酒鬼.馬上帶人來舊城區."

"干嘛?你又惹什麼麻煩了?等等"咦,你怎麼跑出來了?還大搖大擺的在路上晃°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唐僧肉很搶手嗎?""清語被徐謙捉走了."

"呃?"酒鬼愣了半天,才苦笑著道:"他真是瘋了.對了,兩個多時前,大道的一幢樓里生戰斗,好像你有個女友也住那幢樓里面吧?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不知道嗎?"反問道.

"我只知道有九個是徐謙派出來的人,死了八個,還有一個現在在醫院.是誰在跟他們打?"

"魔鬼."淡淡的道.

酒鬼歎了口氣,沒有再什麼,又問道:"這幾天生的事,你有沒有份參與?"

"狂幫是我做的,歐陽月兒是我救的,其它的時間我都躲著."

"真鉚"

"你愛信不信."

"我信,我信還不行嗎."酒鬼嘻皮笑臉的道:"我知道你這混蛋雖然做事囂張,可也不會亂來的."

手表里傳出一聲輕哼,是烈火的聲音.

』好氣跟他糾纏下去,道:"快點過來."

"你是想讓我們過去幫你做見證是吧?喂混蛋,你考慮清楚嘍.我們過去了這次就不會輕易放你走了."

.淡淡的道:"不用你操心."

"好吧,在那里等我,信號記得別再斷了,半時內到."

再鬼的效率很高,是半時.事實上只花了二十分鍾還不到,當然這也跟深夜路上行人和車輛不多有關系.

兩輛轎車飛快的從遠處駛來停靠到面包車旁邊,酒鬼搖下車窗探出臉.朝面包車揮揮手叫道:"喂.混蛋."

"走."連看都沒看他.直接讓天葬行動.

天葬搖了搖頭.啟動車子往前方舊城區駛去.酒鬼高舉著手,愣愣的看著!!連個招呼都不打就這麼跑了.一腔熱全都貼冷屁股上了.酒鬼氣惱的跺了跺腳,回過頭來見一車人都好笑的看著他,就連一向嚴肅的烈火也挑著眉頭憋著笑意,酒鬼氣惱道:"看什麼?沒見過被人拒絕的麼?快點跟上."

開車的司機是異能組的鬼火.鬼火強忍著笑意應了一聲,駕著車子急忙跟上.而另一輛車子也跟在他們後邊,這次烈火和酒鬼是把異能組能調動的力量都派出來了.

舊城區中一幢老房子附近.三輛車遠遠的停了下來》蹤信號顯示阮清語就在前面拐過彎後一幢舊樓里面,但是.他們並沒有繼續前進∏幫人可都是職業軍人,崗哨的重要性他們還是懂的.

.獨自下了車,看了看後面同樣吐來熄火熄了燈的兩輛車,便獨自走到前面的拐角處後面心的探出半個頭.探出半張臉的同時,他的左眼瞳孔瞬間擴散覆蓋了所有的眼白,乍看起來很是嚇人.在他的視界中,前面所有的東西都變成了黑色和深綠色條紋組合,以及色的人影斑點.色斑點就是人體溫度,左眼的熱感探測可以透視牆壁阻擋.可以清楚的看到每個人的姿勢和動作.

他看到前面的一輛車中有兩個人影斑呈坐姿坐在里面,而且臉部還來回晃動,應該就是那幫軍人留下的崗哨抬起頭隔著外面的牆壁一層層的往大樓里面看,每一層里面都有幾個斑塊狀,那是里面的人躺在被窩里睡覺,所以只看到露在外面的頭,被窩里面的身體是看不見的.終于目光落在第三層樓後便停了下來"看到三樓里面一間房里.或站或坐或臥著共七個人,目標應該就在這里了.

眨了眨眼,左眼的瞳孔瞬息恢複正常"轉身回到酒鬼的車前,曲指敲了敲車窗.

酒鬼似乎還在為剛才.對他不理不睬的事賭氣,故意等了一會兒才慢吞吞的搖下窗戶.然後沒好氣的問道:"干嘛?"

.指了指前面的樓房,道:"就在那輯樓里,三樓.樓下還有兩個人在車里,是崗哨."

酒鬼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問道:"你不是想讓我們當免費打手吧?"

.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帶了這麼多人來,不就是要自己動手麼?那我自己來."著他就要走開.

酒鬼"!"算了,怕了你了,回然後恨恨的瞪了他凹聯丑!"你給我老實呆著哪兒都不准去."

完後,酒鬼又朝分別坐在前面駕駛座和副駕座上的鬼火和水柔揚揚下巴.吩咐道:"鬼火,水柔,去救人吧."

鬼火和水柔下了車,水柔出來時還跟.俏皮的眨了眨眼∥時另一輛車中也出來四個人,分別是鐵將,玫瑰,金鋼,還有一個』見過,看起來年紀較大,應該是和烈火,酒鬼他們一樣同屬三代的成員.

鬼火,水集,鐵將玫瑰和金鋼這五個年輕一代的異能組成員都朝.善意的打了聲招呼後便往那幢樓走去,看他們一個個一付輕松的模樣不像是去戰斗,而是去吃宵夜一樣.其實烈火和酒鬼這次大張旗鼓的帶了這麼多人出來就是為了救人的.如果真讓.出手,估計那幾個戰士就沒命回去了.再怎麼這些人也都是龍國的軍人,烈火和酒鬼可不消他們死在.手里頭.

而另一個!沒見過的高手則是靠了過來,朝.微笑的點了點頭,雖然也是熱臉貼冷屁股得不到半點回應,可他絲毫沒有介意↑是興致勃勃的看著水柔他們進了那幢樓里.不過≤察覺的到,他的注意力一直在自己這邊,大概是在防備他逃跑.就像酒鬼之前的,他們這次出來可沒打算這麼輕易的再放他走了.事已經越鬧越大,甚至還搭上了一個龍國上將,在事得到解決前",耍在他們的控制中才是最好的選擇.

此時,水柔五人已經來到了樓下.

守在樓下車中的兩個戰士都警惕的盯著他們,其中一人還拿著對話機准備隨時出信號.水柔他們仿佛沒有看到車中有人一般一邊談笑著從車旁走過,就在這時,鐵將忽然攤開手掌往那輛車做出"吸"的動作.

"砰!"車子前面的兩扇門突然自動彈開,車中的兩名戰士愣了一下,顯然為車門為什麼會自己打開而感到詫異.就在這微愣之間,離車最近的玫瑰已經一掌拍向坐在駕駛座上的那名戰士的脖子,這名戰士下意識的抬起手想要擋開,忽然身體像抽搐般劇顫了一下然後頭一歪失去了知覺,在他的脖子處留下一個細的針洞〉瑰帶刺,她的身體任何一個部位都可以生出尖刺,正是明白自己異能的優勢和缺點,所以玫瑰在記練異能的同時也有學習大量的有關人體經脈,穴位的醫書.如今她對人體構造方面有著極高的造詣,簡簡單單的一根刺就立刻讓這名戰士昏迷過去,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另一名戰士馬上反應過率,抓起對話機叫道:心"話剛出口他就馬上察的到不對勁了,這部對話機壞掉了.而車外,鐵將一手虛抬笑眯眯的看著他,他的控金異能已經先一步破壞掉了對話機內部的金屬構造,所以這個戰士的警告沒能出去.

這個時候.金鋼已經繞到了另一邊車門,並一記手刀向著這名戰士的項間劈去士的眼中閃過厲色,揮起拳頭砸向金鋼的手腕.可是這一拳砸下去,他的臉色就變了,那一拳感覺就像打在一塊鐵板上一般骨頭生疼,而金鋼的手臂甚至連晃都沒晃動一下繼續劈了下來士悶哼了一聲被劈暈了過去,五個人就這麼輕輕松松的解決了崗哨,而鬼火和水柔甚至都還沒出手.

"走吧."水柔往樓上努努嘴道.

將車門重新關好,五個人繼續往樓里面走去.

這幢舊樓的三樓某個房間里,事的六名戰士都守在客廳中,阮清語則被安置在臥室里面,這會兒還躺在床上處在昏迷中♀間房子是王家族長在世時安排的,本來上次出手抓張欣欣就是准備將她帶來這里藏起來,誰知道那次被比從中破壞了□家族長死後,同樣知道這個地方的徐謙就廢物利用,把抓來的阮清語也藏到了這里.

此刻,六名戰士都在客廳中均是眉宇不展面色愁色.另一隊失敗的事他們已經收到消息了,他們也同樣知道,徐謙完了.

徐謙完了,仲們的任務該怎麼辦?是繼續下去?還是就此放棄?

所有人都在看著當中官銜最高的上尉,而那名上尉卻是一臉的無奈."鍾長官."一名少尉問道:"我們該怎麼辦?你到是句話呀."

"媽的,老子怎麼知道."上尉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旋即歎了口氣道:"這樣吧,等到天亮後看消息,如果長,已經出事的話.咱們就把人給放了,然後裝作什麼也不知道偷偷的回去."

蘇一名士兵問道:"如果回去後他們問起來呢?"

"你們都閉緊嘴巴就是了,要是問我們今晚去哪兒了,就出去找樂子了.媽的."上尉忍不住罵了一句,旋即又問道:"那個女的什麼時候能醒?"

馬上有人答道:"估計也是明天早上吧."

上尉搖了搖頭道:"把她丟在這里就好了,別讓她看見我們的模樣.哦,再給她留點錢,讓她自己坐車回去."

少尉問道:"這樣好嗎?可我們的任余,"

上尉沒好氣的道:"如果長都完了,還有什麼任務?沒有長的命令,我們拿這個女的怎麼辦?真的全躲在這里看著她一輩子不出來了?"

其他的人不禁面面相覷,徐謙如果真的完了,他們繼續這個任務也確實沒有意義了.

上尉掏出煙每人分了一根,給自己點上狠狠的吸了一口,道:"都機靈點,咱們這隊別再出事了.媽的,那隊窩囊廢,抓個人都會暴露."

少尉吸了兩口煙,煩燥的站起身在客廳中來回渡著步♀時,屋中的六人都沒有注意到,房門的門鎖竟在悄悄的扭動,就像有一只無形的手在開門.

"砰!"門忽然被踹開,六名戰士都驚跳起來,一個個滿臉驚駭的看著幾道人影沖了進來"




上篇:第六百九十三章 霸王餐的心跳     下篇:第六百九十五章 家族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