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25章:她很缺錢  
   
第25章:她很缺錢

她毫不猶豫地堅定地喊出這麼一句,圓圓的杏眸充滿了憤然,瞪著他,而他這一秒才驚覺自己剛才竟然會成為他的債主……兩千塊對他來根本不值一提的.他不是應該跟她毫無瓜葛了麼?為何還要這麼?晏季勻想,那是自己一個不心沖口而出的……

向來謹慎的他,怎麼就被個不起眼的東西影響了冷靜,"一不心"這種詞,不該落在他身上.

晏季勻最不喜被人影響緒,她要倔強,與他無關.

他涔冷的目光淡淡:"真不想欠我的錢,那就將兩千塊放下再走."

漫不經心地丟下這句話,晏季勻轉身往外走去.

水菡痛苦地咬著下唇,太過有力,都快咬出血了……她不能沒有這兩千塊錢,否則,交不出房租只有被趕出去睡大街!

從未如此煎熬過,被殘酷的現實所逼迫,即使再怎麼倔強的人都只能低下自己的頭顱,哪怕是面對一個曾傷害過自己的人……

"等一等……"水菡艱難地吐出細微的聲音.

晏季勻的身影停在門口,沒有回頭.

水菡的身子在瑟瑟發抖,心如刀絞,難過地:"錢……算我暫時從你那借的,我……我會想辦法還你……"

天知道她是花了多大的力氣才出來的,他是奪走她初.夜的人啊!如果不是被逼得走投無路,她怎麼可能對他這些.

晏季勻微微蹙起的眉頭,凝結著一層薄冰,不屑地勾勾唇……她就這麼缺錢?明明憎惡他,卻還要低聲下氣.難道晏錐沒給她錢嗎?她願意出賣自己的身體卻得不到酬勞?是可笑還是可悲?

晏季勻一心認為水菡是晏錐一伙的,以為她在酒店時沒拿走支票是因為故作清高,以為沒錢是因晏錐反悔了不給她錢……

晏季勻沒再半個字,徑直離開了房間.

水菡癱軟在床上,隱忍多時的淚水奪眶而出……錢啊,真的是能將人逼到絕境嗎?為什麼命運會如此翻天覆地……先是彭娟狼心狗肺,明知她被人帶去酒店了也不伸出援手,不但將她當成獲利的工具,還吞了她母親離開時留下的錢,她無依無靠,孤苦伶仃,忍痛割愛將項鏈當掉,想借此度過燃眉之急,卻又遇到了他……當票被他拿走,她再也不能擁有項鏈了,反到還欠了他兩千塊錢.

對這個處境的水菡來,兩千塊無疑是一筆大數目.

水菡只覺得滿心的淒苦,好像自己陷在一個深深的沼澤里,越是掙紮就越往下沉……

穿好了衣服,但還是感覺身上涼颼颼的.

眼前一道陰影投來,進來的人是洪戰.

水菡是見過洪戰的,雖然不明確他的身份,但總歸還是那個男人的手下吧.

洪戰略帶急促地:"我告訴你,前天晚上的事,少爺沒有錯.不管你跟晏錐之間是什麼關系,總之,躺在少爺床上的人是你,少爺不認識你,誰躺在那床上誰就是被送去給伺候少爺的人,所以,你要有什麼怨恨也別沖著少爺.我要的就這麼多,你快走吧,少爺下了逐客令,要是知道我多嘴跟你這些,少爺會不高興的."

"晏什麼?"水菡愕然,記得昨天送她去彭娟那里的男人好像姓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上篇:第24章:成了她的債主     下篇:第26章:被趕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