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65章:你會跟她結婚嗎?  
   
第65章:你會跟她結婚嗎?

晏鴻章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臉色比較複雜,凜冽的氣勢少了幾分,眼中多了幾分凝重和無奈.只有他自己知道,與孫兒的這一場對峙,實際上,沒有贏家.身在豪門,身不由己.表面上光鮮亮麗,內里卻是有著太多的糾結與擔憂.所謂富不過三代,晏家已經屹立了一百多年不倒,可算是一個奇跡的家族,到了晏鴻章這一代,守業,已經是相當地不易了.

望著晏鴻章離去的背影,洪戰竟然覺得,這個高高在上的老人,精神狀態好像矮了一截似的,背脊竟顯得有點佝僂,比起先前進去那架勢,晏鴻章就像是有筆生意沒談成一樣的不振.

洪戰站在辦公室門口久久都沒進去……剛才晏鴻章的最後幾句話,洪戰可是聽清楚了,不由得暗暗皺眉.晏鴻章真想得出來,用那種方式威脅晏季勻,瞧瞧現在那個男人的臉色簡直比鍋底還黑.

嗯,最好還是別進去,等大少爺消停消停吧,估計現在氣得不輕.

水菡嫁給晏錐?開什麼玩笑,大少爺能忍受得了?這不只是嫁的問題,關鍵,水菡還懷著孩子.晏鴻章現在肯定不會讓水菡將孩子打掉,假如她真的嫁給晏錐,豈不是懷著晏季勻的孩子去嫁別的男人?

洪戰不得不佩服晏鴻章的腦子,連這都想得出來,但這不失為一個威脅大少爺的好辦法……

隔壁的一間辦公室,比晏季勻這間要一些,但也比他的顯得溫馨一點.辦公桌上擺放著兩個的盆栽,這一簇綠意使得這里平添了幾分生機.

靠在落地窗前的男人五官與晏季勻有幾分相似,不同的是,晏季勻的五官棱角分明,輪廓深邃,而這個男人的臉部線條卻是多了些柔美清秀.他正在跟人通電話,臉上的表竟是平時少見的可愛.

晏錐此刻就像是個竇初開的少年,嘴角的笑意掩飾不住,有興奮,還有一絲靦腆,話的語氣更是溫柔極了.

"那個禮物是我親手做的,還喜歡嗎?"

"嗯,很喜歡,我現在每天都抱著睡覺呢."電話那端傳來一個動聽的女聲.

晏錐明亮的眼眸閃動著亮彩,心大好,手指輕輕在玻璃上劃著……

"聖誕節的時候我再送一個更大的給你."

"真的嗎?先謝謝啦!"女人開心地笑.

晏錐腦子里已經幻化出對方那張笑臉,不由得神越發柔和:"怎麼還跟我客氣,只要你喜歡,我可以做很多公仔送給你……你知道的,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

女人微微一愕,隨即又以笑聲掩飾尷尬:"哈哈,晏錐,你話總是能逗我開心……呵呵……呵呵……"

晏錐啞然一笑,心里卻是有幾分苦澀……他每次這麼,她都裝作不懂,只是樂呵呵地笑,其實他明白,她是故意的.她冰雪聰明,怎會不懂他的意,可她就只是保持與他做普通朋友,或許,在她心里,始終還是沒有忘記某個男人吧.

晏錐有點失落,但這些年來,他已經習慣了與她的這種相處方式,他相信,能做朋友就有希望成為戀人.他的心,只會為她而動,為她而痛……

下班時間,晏季勻從公司正門走出來,他那高大挺拔的身影一出現,立刻吸引了某些人的視線.他們是在此等候多時了,好不容易等到晏季勻出來.

一群興奮的記者們呼啦一下子圍上來,爭先恐後,有的拿著相機忙著拍照,有的拿著錄音工具准備著,他們的目光亮得像黑夜里找到獵物的狼……

晏季勻和洪戰被記者包圍了,兩個男人均是一臉陰沉,冷靜肅然的氣息,沉著地應對著.

晏季勻穩如泰山一般站在那里,尊貴如同天神,帶著不可侵犯的神態,卻又有著一絲張狂與倨傲,任憑記者們有多激奮,他始終是一副不變的神.這份定力也確實夠可怕的.

"晏總,炎月集團貨倉失火的事,請問您將會對外公開調查結果嗎?"

"是不是有人蓄意報複呢?"

"晏總,聽貨倉原來是在一座垃圾庫旁邊,請問您如何向廣大消費者解釋?"

"晏總,可以透露一下您對這件事的看法嗎?"

"……"

傳總是越被添油加醋的,傳來傳去就會變質了.

晏季勻聽到這一個個敏感的問題,涔冷的表有多了一分薄怒,本來是不想回答任何問題,但現在卻不能不點什麼了.

晏季勻深邃凜冽的鳳眸瞄著攝像機鏡頭,淡定地:"貨倉失火一事,警方還在調查中,詳細結果沒有出來之前,我本人也不方便妄加揣測.另外,當著各位媒體朋友的面,我也順便澄清一件事……失火的貨倉在搬遷之前,舊址在市郊,因為得知旁邊將會修建垃圾庫,所以公司才會決定搬遷.至于外界傳貨倉修在垃圾庫旁邊,這是無稽之談,完全沒有這回事.不但如此,我們公司所有的貨倉都是經過嚴格選址和管理,衛生條件都是經得起檢查和考驗的.炎月口服液是廣大消費者們信任的老牌子了,我們公司絕不會拿消費者的健康和利益開玩笑……"

晏季勻在鏡頭前侃侃而談,他沉穩而堅定的面容,令人信服的口吻,莊重大氣的一番話,就這麼透過鏡頭被無數的人看到.人們只會再一次地被他的風采所折服,而他所的話也深深地印在人們的腦海里.

記者們一時間有點傻眼……原本以為這些問題會讓晏季勻亂了陣腳,可沒想到他居然利用記者來為公司做宣傳了,這可比那些商業廣告的效果強太多了.

晏季勻非同凡響的氣度和臨場應變的能力讓人不得不佩服,能將危機瞬間變成機會……強!

貨倉失火的話題被晏季勻化去了,可還有記者不死心的.在晏季勻轉身離去之際,也不知是哪個記者冒了一句……

"晏總,請問您對自己的緋聞有什麼感想嗎?據您的秘密人才十八歲,還是在讀大學生……"

晏季勻挺拔的身形陡然頓住,表比剛才還要冷上幾分……

一個人開了頭,其他的記者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地又興奮了起來,再次圍住了晏季勻.

"晏總,這是您的第一條緋聞,請問是真的嗎?"

"您是女人心目中最具價值的單身漢,是否會因人懷孕而結束單身呢?"

"十八歲還不到法定結婚年齡,如果結婚,是否意味著晏家能享受特權?"

"……"

已經走在他身前為他開道,如鋼鐵一般的臂膀,從這人堆里隔出一條道路,縱然如此,記者們還是不斷在試圖將他包圍.

一個個尖銳的問題紛紛從記者口里鑽出來,加上一直閃個不停的閃光燈,如果不是經常面對這種場面的人,絕對會有種窒息的感覺.但晏季勻卻絲毫沒有慌亂,鳳眸里墨色正濃,冷眼一掃眼前這群人,凜冽的氣勢陰森森彌漫開來.

"這是我的私事,不需要向你們交代."晏季勻丟下這句話,頭也不回地走了.

冷酷,孤傲,霸氣!有種人天生就是王者,有著極強的氣場,一個人就能震懾住全場.晏季勻就是這種人.

他都已經鑽進車里了,記者們還站在原地,都沒追上去.只因為,他們從剛才晏季勻的話中感受到了他的態度.就算再問,他還是不會多一個字.他不會在乎是否得罪記者媒體.這種強勢,是發自骨子里的力量,而他的話,也是讓記者們有些面子上掛不住.人家的私事,你們起哄個什麼勁?

應付記者,晏季勻自有一套,什麼時候該什麼話,他游刃有余.從身在豪門,身為晏家的嫡孫,晏季勻很早就需要學會怎樣面對媒體記者,怎樣在複雜的場合中冷靜地應對.這也是一種可怕的能力,普通人是體會不到的.意志薄弱的人就會被記者逼得亂了分寸而錯話.

坐在車里,很安靜,沒了那些充斥在耳邊的嘈雜聲音,晏季勻的緒稍微緩和一點,但卻更有種深深的疲憊感襲上心頭……累.

最近發生的一連串事都讓人措手不及,每天起床後的心都很糟糕,晏季勻越發向往平靜淡然的生活……或許,在澳洲留學的時候反而是最輕松自在的.即使是被家族流放在外,可那也是他最自*的時光.

剛應付完了記者,晏季勻還消停不了,還得去見一見一位市領導……副市長羅德凱.

也不知對方今天怎麼這麼有空請他出來坐坐,晏季勻心知不是閑聊,但到底是什麼事,他只有見了才知道.

某個清靜幽雅的茶樓貴賓間里,端坐著一位戴眼鏡的中年人正在品茶,見晏季勻到來,他的眼睛不由得一亮……

"季勻,快進來坐."羅德凱這一開口就表現出了親和力,直接喊晏季勻的名字了.

"不好意思,羅副市長,我來晚了."晏季勻淡定地坐下來,客套地著.其實他沒有晚,現在距離約定的時間剛剛好.

羅德凱呵呵一笑:"季勻,私底下就別叫我副市長了,叫羅叔."

晏季勻微微一勾唇,神色如常,對于羅德凱的平易近人,他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像炎月集團這樣的大財團,納稅大戶,即使是在市領導面前也是不必卑躬屈膝的,甚至地位還會更高……這樣的大財主,別是副市長了,就算級別更高的官員在場,晏季勻的身份也不會低.

"季勻,嘗嘗這茶,凍頂烏龍,感覺怎麼樣?"羅凱利親切的笑容不像領導,更像是長輩.

晏季勻輕輕啐了一口在嘴里,一股清香味順著喉嚨直入腹中,唇齒留香,令人精神為之一清.

"果然好茶."

"呵呵……季勻好,那可是難得,也只有這種頂級名茶才能入你的眼吧?如果這一杯只是普通的茶,怕是就沒這麼好的味道了……"羅德凱的目光格外亮,似乎有一絲弦外之音.

晏季勻垂著的睫毛微微動了動,眸中泛起一點異色,隨即漫不經心地:"各有千秋吧,其實,品茶,貴在人的心境."

羅德凱一愣,緊接著哈哈一笑:"好一個心境!季勻,你貴人事忙,我就不跟你啰嗦了.實話了吧,今天叫你來,是想問你一件事,雖然有點難以啟齒,但是為了我那個多年交的老朋友,我也只能厚著臉皮了."

副市長很客氣,但晏季勻很坦然,因為他有底氣,有資本.

"羅叔,你請."到這份上,晏季勻隱隱猜到是什麼事了.

羅德凱見晏季勻干脆,他也省心許多:"是這樣的……黃埔銀行的鄧行長跟我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最近我見他為了女兒的事憂心忡忡,我也是于心不忍啊……嘉瑜那孩子,從我看著她長大,乖巧伶俐,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追求她的人也不少,可她都不中意.我是做長輩的,難免有點為她著急,聽她爸爸,她屬意的人原來是你,我這就厚著臉皮請你出來坐坐.季勻啊,不會嫌羅叔多管閑事吧?呵呵……"

晏季勻心中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

"季勻啊,你跟嘉瑜也不是不認識,你們年紀也相當,只要多花點時間相處,培養感,或許你們會有發展的機會呢?她對你可是傾心啊,女孩子家,咱們做男人的應當多體諒體諒,你就給人一個機會如何?"羅德凱這是相當有耐心地在勸,撮合.

晏季勻心中冷笑加反感,可嘴上還是不動聲色地:"羅叔,謝謝您看得起我,只不過,感這東西,還真是不准.嘉瑜是很好,就像這名茶……只可惜,我平時在家都是喝的很普通的茶,凍頂烏龍固然名貴,我卻是有俗人一個,不懂欣賞了.羅叔的一番好意,晏季勻在此謝過."

晏季勻的干脆果斷,有些出乎人意料,羅德凱此刻的表就像是被噎到一樣,尷尬至極,想不到晏季勻竟然如此直接地拒絕了他的撮合.

"羅叔,謝謝您的茶,我還有事,失陪了."晏季勻站起身,微微欠了欠腰身,不卑不亢地著,然後,鎮定自若地轉身……

在他剛一走出去,屏風後邊就走出來一個女人……是鄧嘉瑜.她此刻的表像極了一個冷毒的怨婦.【下午還有一章.】

上篇:第64章:將水菡嫁給晏錐!     下篇:第66章:綁架孕婦